笔趣阁 > > 水浒浮世录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张清的抉择

第三百二十四章 张清的抉择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二龙山,自从官军大败逃走后,林冲就先下令收拾那些重伤员以及官军重伤被俘虏的人员。

然后,他让杨志带着人打扫战场,毕竟,这些呼延灼手下的人马,那装备可不是一般的好。

尤其是那些战马,林冲虽然从董平那得到了许多碳钢盔甲,但是对于战马,这在大齐国的整个大环境下都是缺乏的。

林冲令人搜集,当晚就得到报告,一共剿获各类战马二千余匹。

沉默了片刻,林冲心中只是笑了笑。

如今,朝廷的骑兵本来就基本都在西军,内地的战马可以说是少之又少。

而呼延灼的这五千铁甲连环精锐,这一战下来就基本已经半残了。

呵呵,以后对付金人,看样子也可以硬碰硬了,林冲看着那些一个个高大健壮的战马,虽然面不改色,但心中却是欣喜不已。

没人比林冲更清楚,骑兵的战斗力有多么强大。

当时在二龙山刚落草时,林冲还清楚地记得,济州的张叔夜不过出动了一千重骑兵。

二龙山斗志昂扬,四员头领齐上阵,却在官军的攻势下一败涂地,损失惨重。

最困难的时候,全山被打下大半,林冲甚至带着人躲到了山洞里,准备拼命到底。

最后,还是张叔夜怕后方被其他山头偷袭,才决定了撤军,林冲才有了喘息之机。

过了这么多年,林冲大概也分析出了骑兵对于战阵的作用之本质。

像这种重骑兵,他们更大的作用是分割战场,以及充当肉盾。

那一战,二龙山射光了弓箭,也伤不到他们前排的重骑兵分毫,林冲和武松大杀四方,然而却奈那些重骑兵没有办法。

他们的盔甲材质不但坚不可摧,而且居然可以吸收缓解冲击力,鲁智深那一百斤的重型禅杖打上去,一时也杀不破他们的重围。

若是放在平常,鲁智深一个人,就能打废这一千普通骑兵!

而当时,鲁智深林冲四人被拦住的片刻,重骑兵后方的长枪兵居着四米长的恐怖兵器,加上满漫天箭雨,以及两翼抄袭迂回而来的轻骑兵。

不过片刻,一波冲击下,二龙山就有数百人阵亡。

他们,全都是倒在了这些钢铁巨兽的铁蹄下。

官军一共不过三千人,就把五千人马的二龙山一战重创。

而如今……

林冲的思绪回到了现实,他看到了这些精良马匹和全套的装备,压下心中的狂喜后,也为今天这一战的侥幸而感到感叹。

今天眼看就要输了,多亏了增援及时赶到,要不然呼延灼这铁甲连环军一全力发动,恐怕当年的惨剧又要重蹈覆辙啊!

想到来增援的人真实身份,林冲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想起白天鲁智深的武器在战场上直接打断了,他感叹道,是时候劝鲁达兄弟换个禅杖了,他后来自己打造的这一百斤禅杖顺是顺手,但质量还比不上之前在当和尚时,打造那六十二斤的!

不过,林冲显然还是低估了这些人的忠心和意志力。

伤的太重无法撤走,已经被二龙山大军趁胜活捉堵截住的一千多人中,有三百多人,在当场就选择了自杀。

当天晚上,又有五十多人选择了自杀。

林冲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喝酒,他眉头一皱,当即决定去把这事解决了。

刚一赶到监牢,他就看到了一些人正在大吼大叫。

“林寨主,您来了!”

几个亲兵走上前来,一拱手道:“这些人狂妄不已,您听听,还以为是在他们自己地盘呢,我们看不如把这帮人杀了得了,一了百了……”

“一群贼寇,有种就杀了爷爷!”

“来啊,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哈哈,老子就是死也不会投降你们这帮草寇!”

亲兵话音刚落,这些官军降兵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一群混账,敢害死我们林将军的副将,那个……什……什么将军来着!”亲兵觉得太丢脸,但平时那个许轩为人残暴,还克扣喽啰的银子,他们实在是狠之入骨,一时居然连名字都完全叫不上来。

那些俘虏正要再骂,林冲却直接下令放人,还亲手把他们的监牢,都给打开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战俘中一个为头的高个青年语气低沉地说道,所有人却和他一样不肯走。

“没什么意思。”林冲淡淡地说道:“你们既然不愿意和我们共事,我林冲也绝不强求。”

说完,他只是大手一挥喊道:“给他们每个人发一两银子,作为路费!”

“你给我站住!”几个为首的官兵大声吼道:“林冲,谁要你的钱,你放虎归山,到底是何用意!”

“呵呵,我的对手只有呼延灼一人,至于你们,都任从本心,我也不愿多费口舌,仅此而已。”

伴随着这道声音,林冲的身影转眼间已经消失在了这里。

“拿着钱,赶紧滚吧!”

几个亲兵瞪了那些人一眼,语气凶狠地说道。

那些人只是冷哼一声,什么也没做,便踢翻了放银子的托盘,各自下山去了。

“林冲,记住了,我曲端这次欠你一个人情,老子这便带着兄弟们去自寻道路,这次便不和你为敌了,下次见面,我们可还是敌人!”

丢下这一句话,那个领头的官兵将军头也不回地,便往山下去了。

林冲双手后背,站在后山的最高处,他离开后发生的一切,被他尽收眼底。

呵呵,但愿你能找到一个好的归宿,别来和我们自相残杀了,做一个护国安民的大英雄吧。

笑了一声后,林冲踏上了前往宴会的路。

原来董平早已把天下各地名将告知众兄弟,这区端乃是后世西军名将,南宋大将吴阶的上司,后来却被小人陷害至死,可叹可悲。

所以,林冲自然得给他这个面子。

没过多久,宴会已经开始了。

林冲看了看对面的“宣赞”和张清等人,却只是大笑着说:“怎么,两位,现在可是搞清楚了?”

张清端起一杯酒喝了一小口,才尴尬地笑道:“林大哥说笑了,我也实在没想到,董平哥哥他居然有这等本领,能让人易容为另一个模样啊。”

“宣赞”笑道“殿下他确实厉害,这个面具连我自己也看不出了,呼延灼更不可能看的出,呵呵,这科技的能力,果然强大。”

“好了,你要不说,我都认不出你是石宝兄弟了。”林冲笑着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石宝笑着把头套面具给取了下来,那些喽啰一看这个宣赞原来是石宝,顿时纷纷惊叹不已。

“如今,晁天王和徐宁兄弟带人在堵着关胜的人马,如今应该也已经放掉了。”林冲神色一变,语气渐渐沉了下来:“那么,他被我们堵了这么久,就连信鸽也被我们全给打了下来,接下来……”

“就看这个离间之计,会如何发酵了?”张清眉头一皱。

“不错,这二人原本就互不相识,如今董平这一计,可谓是正中要害。”林冲环视了一眼附近的人,语气低沉地说道:“张清兄弟,倒是你,你现在有什么想法?”

“是啊,事到如今,你何不与董平大哥一起行事?”武松在一旁语气平静地说道。

杨志,鲁智深也劝道:“兄弟,莫要犹豫了,赶紧决定下来!”

一时间,张清也陷入了沉思中,他放下了手中的酒樽,右手撑着脑袋看向屋外的月光发呆。

林冲和杨志还想再劝,张清一摆手说道:“各位哥哥好意我心领了,我也不愿为这腐朽朝廷卖命多时了,无奈我娇妻幼子皆在汝宁,如今呼延灼兵败如果被捉,朝廷再一旦知晓……”

“他们一旦有闪失,我会后悔终生的。”张清微微摇了摇头,轻声地叹了口气。

林冲笑道:“这有何妨,你恐怕还不知晓,董平他早在数年之前,就已经在汝宁步下了埋伏人马,专门保护你家人的安全。”

“此事当真?”

张清猛地一把站了起来,浑身激动地颤抖着说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三年前,弟妹怀孕时,你们全家搬迁到汝宁的时候。”林冲笑道:“如今董平又叫徐安和扈成带队,有着数百人的顶尖高手保护着弟妹他们,兄弟你大可放心。”

张清感动不已,双手抱拳深深地鞠了一躬,看着眼前的林冲,再一想到兄长一直在暗中关照保护自己,张清之觉的热泪盈眶。

再多的话,此刻也说不出来。

原来,不管我在什么地方,什么立场,你都把我当兄弟啊。

沉默了许久,张清还是说道:“哥哥和你们对我的厚恩我来世也无以相保,不过还是等打完了这一仗,我再来和哥哥他亲自谈这事吧。”

林冲也大笑道:“好,好,今日是高兴的日子,大家共同来庆祝,喝酒,喝酒!”

众人皆大笑不已,全山寨大宴三日,酒杯交错声响彻全山,众人大吃大喝,好不快活。

没过几天,杜壆和上官义带着一万人马赶到了二龙山,众人商议一阵,于是林冲为指挥,汇集了大军三万余,屯积在二龙山,只待董平命令,不在话下。

而此时,原本警惕的呼延灼发现,那支关胜的人马没有丝毫要打的意思,关胜也一直在说被董平派人埋伏,被重兵困在了山谷中没法来增援他呼延灼。

至于那个“宣赞”,关胜和宣赞本人极力否认。

宣赞更是气地跳了起来,结果摔进了一旁的山涧里,脑震荡带来了全身乏力毫无精力的后果。

于是,这哥们只能躺在担架上,让两个人抬着走。

呼延灼又问:“为何不派信使?”

关胜怒道:“汝莫非怀疑吾私通贼寇,我绝不受此辱,你要往哪随你,我这便去寻蔡太师,汇集了人马再来和董平决一死战!”

于是,关胜带了本部一万兵马,往高唐一路急行军而去。

呼延灼也怨气冲天,然而又恐董平诡计,便也带了人,催促全军随关胜而去。

然而两人弄丢了地图,在这原始从林中晃悠了三天,还是没转出去。

与此同时,高唐城外五十里,蔡京大军中军帐处。

“停火!”

看着前方的那个人影,蔡京眉头一皱,一挥手让炮手停止了对高唐城外柴进兵马的轰击。

因为,他发现,在这两军厮杀的战场上,凭空出现了一个人。

没错,是一个人!

他冒着炮火,一个人往官军的队伍中穿行而来!

蔡京还没有反应过来,再下一个瞬间,他已经看到了更惊人的一幕。

“你……”

眼神剧烈抖动着,几乎是浑身都在颤抖,蔡京只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失去了一般。

出现在他面前,刚才瞬间跨越这一百米距离的这个年轻人。

这个戴着面具的,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年轻人。

在他身上,蔡京却感觉到了一股霸道的杀气,和强烈的怪异感。

此时,蔡京恐惧不已。

终于,那个青年说话了。

“在下,河北董双,为除掉董平而来,不知阁下可愿与我连手?”

他的嘴角,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