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水浒浮世录 > 第三百零五章 另一个结局

第三百零五章 另一个结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董平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已经沉默了不知道多久。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清纯美艳的脸庞,这个身穿淡蓝色长裙的少女,她美眸中似乎包含了宇宙中的大千世界,再多的词句,无法形容她的美丽。

然而,看着远处的这个少女,董平就那么站在那里,明明是期待了不知多少时日的相逢,然而,此刻,在他的眼中,什么也看不到。

而少女站在那里,她身上的伤痕明显不在少数,触目之处,尽是淡紫色的血迹,已经残破的衣服,甚至已经无法遮蔽她的身体。

她咬着牙斜靠在一棵树上,眼中的神色除了震惊之外,再无其他。

很明显,眼前这个青年的出现,也让她感到难以置信。

微凉的夜风吹拂而过,打散了二人的头发,一时间,似乎连风云也变色了一般。

谁也没有先说话,然而,他们的心中显然是思绪万千。

又是不知道多久过去,少女死死地咬了咬牙,正想说些什么,然而,眼前的一幕,打断了她所有的思绪。

董平的身子摇晃了几下,便再也站不稳了,只听一声石子踩空声,他的身影不过一瞬间,已经消失在了这片苍茫的夜色里。

“不好,他……”少女心中一横,腿下生风一般,以最快的速度向着董平之前站立的地方冲了过去。

然而,还没到那里,她就眉头皱了皱。

远远地看过去,那里居然是一个接近水平的斜坡!

手用力一攥紧,少女再也顾不得许多,她直接往下方一翻滚,整个人就那么往着董平的身影追了过去。

沿途尖锐的石块和荆棘如同利刃,狠狠地切割在她的身上,然而她却只是咬着嘴唇,一句话也不说。

没过多久,她就碰到了董平的衣角,少女的眼中明显闪烁了一下,用力往身边一拉,她已经站起身子,猛地止住翻滚的身体,硬是将董平给拖了起来。

“砰!”

然而,前方,是一块巨大的岩石。

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少女最后一瞬间,只得下意识地想要护着头。

与此同时,她抱住了董平,用自己的身体迎上了那块巨石。

“噗——”

血液飞溅,碎石屑散布在了空中,一阵狂风荡过,林中很快就已经恢复了平静。

……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董平刚醒来,只觉得一阵温暖的感觉传来,往旁边一看,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之前那个少女的腿上。

四周,是到处布满钟乳岩的石壁,感受着身下的冰冷,董平不用看也能感觉到,这是一条从山洞深处蔓延而出,浅浅的小溪。

而她,此刻已经睡着了。

董平看着少女的身影,只是苦笑了几声,他挣扎着正想爬起来,然而,却把少女给惊醒了。

“你到底,在做什么。”

慢慢地爬了起来,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董平,少女语气淡然地说道:“可别告诉我,天下无敌的董大侠,连站都站不稳。”

“程婉儿大小姐,你可是抬举我了啊,什么天下无敌,我可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找王重阳的。”

说着,董平什么也没做,他只是靠在岩壁上苦笑着说:“我要是站稳了,你还要一个人犯错到什么时候。”

“你是说……你是故意的”

一瞬间,程婉儿也愣住了,随后,她往后方退了几步,靠在岩壁上,嘴唇微张着说:“不,你不要再来逼我了,你认识的那个程婉儿已经死了。”

“现在的我,心中只有复仇,而且,我也不想介入你齐王殿下的家庭了,你走吧,就当……”

说着,已经转身走到山洞出口处的程婉儿又停了下来,她明显是抽泣了一下,才咬着牙,语气沉重地说着:“就当,就当你从来都没有认识过我!”

说着,程婉儿将手中含光收入了剑鞘,拭去了眼角的泪水,死死地一咬牙,就要往外边跑去。

“你走了,我就是孤身一人了。”

这一句飘荡在空中的话,虽然声音不大,却,如同一道光芒一般,狠狠地撞上了程婉儿的内心深处。

不知道为什么,她再也没有了力气,腿下的步伐也停了下来。

董平捂着胸口咳了几声,默然不语地靠在了石壁上,看着这个山洞,他默默地将手伸入了衣服内,摸索了几下。

缓缓地转过了身,程婉儿一步步向董平走了过去。

“你……你为了我,难道……”只觉得头脑一片空白,程婉儿一边缓慢地挪动着身子,一边看着不远处靠在石壁上的董平呆呆地说着“你……你难道,等了我这么久吗?”

然而,董平却没有回答程婉儿的话,他将手从衣服内拿了出来,只是笑了笑说:“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这一次和那次简直一模一样啊,只是,这一次换成你来救我了。”

与此同时,他将刚才拿出来的那东西往前轻轻一甩,只见一道流影已经飞向了程婉儿。

程婉儿看也没看,只是随手一接,此时,她也来到了董平身前,而她手上那瓶青绿色的液体,却是格外显眼。

“你……你知道吗……”

几滴泪水又顺着脸庞滑落,程婉儿身躯微微地颤抖着,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我是不想……不想再麻烦你了啊……”

“你……”董平一脸凝重的看着程婉儿,他也没有说什么,然而,心中却有些茫然。

“从小到大这么久,我已经麻烦了你这么多年,每一次的危险,都是你保护在我的面前,每一次遇到困难,都是你站在我的身前,这一次……”

说着,程婉儿的泪水也早已经布满了脸颊,她轻轻地咬着牙说:“这一次,我和赵佶的仇恨,我已经……不愿意把你搅和进来了啊!”

“呼……”

狂风飘荡在山洞内,裹了裹身上单薄的衣服,程婉儿站在那里只是默然不语,那张平日里楚楚动人的脸,此时被雨水和泪水混合着,眼神中充斥着的,只有复杂的情绪。

“原来,你就是因为这个,才一直躲着我吗?”

缓缓地撑着膝盖站起了身,董平一步步地走向了程婉儿,他笑着说:“如果你觉得是麻烦了我,那我只能告诉你,你错了,你从小时候起,就一直是错的。”

“什……什么……”程婉儿眼神茫然地看着眼前的董平,只觉得说不出什么来。

正想说话,她却觉得一个温暖的怀抱已经抱住了自己。

“我们,是家人啊,对家人来说,这些都是应该做的,再多的付出,保护的责任,都是理所当然的,难道不是吗”

董平说着,他抱着程婉儿的手臂一动不动,却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刹那间,所有的不安和悲伤情绪,已经烟消云散,只有灵魂中的那种温暖,在融化着她那颗已经彻底疲惫的内心。

程婉儿就那么站在那里,看着自己身上那件外衣,以及只穿着单薄衣服的董平,她的双手轻微颤抖着,喉咙却像被什么给堵住了一般,一句话也说不出。

刹那间,程婉儿只觉得就像失去了全身的力气,她就那么倚靠在董平的身上,任凭脸上的泪水流淌。

这两年的压力和挫折,以及整日紧绷的神经,早已经让她的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

“当年在金国,我是为了救你,才……”

程婉儿正想说话,才发现嘴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董平用手指给点住了,他只是笑道:“你不用说,我都已经知道了,过去的事早已经消逝,我只知道,我认识的那个程婉儿,现在就在我眼前。”

泪水,泛滥开来,回忆的碎片冲散着脑海,程婉儿只觉得心中想说的话千千万万,然而,此刻又难以开口。

就那么拥抱着她,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董平还是开口了:“听话,把青灵引用了,快,要不然,你的伤势会加重的。”

“嗯……好。”程婉儿擦去了眼眶的泪水,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来。

董平看她终于已经打开了心结,也松开了怀抱,看着她已经打开了瓶子,顿时露出了微笑,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那个,你……你来帮我吧……”

董平一抬起头,就看见程婉儿正拿着瓶子,一脸绯红地看着自己。

“这……”董平一时间也有些愣住了,只觉得不知道怎么做。

“没……没关系的……”程婉儿红着脸说:“小时候那一次被蛇咬了,不也是你帮我……的么?”

沉默了半天,董平还是微微点了点头,用手沾上药膏,先抹匀了许多,然后,才在程婉儿身上擦上,渐渐抹开来,轻轻地按摩着。

脸颊微红着,过了不知道多久,程婉儿只觉得体内先前剧烈的痛苦,正在以能够察觉到的速度,飞快地消融着。

而且,董平的那种手法,让她觉得略微害羞的同时,也感觉确实有助于伤口恢复,活血经络。

先前因为用含光挡下了绝大部分五石散的攻击,自己才得以幸存,还跑出去了这么远。

一边想着,程婉儿心中开始思索起来,这一次的前前后后。

与此同时,她也闭上了双眼,感受着药效带来的热流在体内的涌动,以及对血管和经脉的滋补。

很快,半个时辰已经过去。

没想到,董平这药不但效果好,驱散了眩晕感和那种致命的疼痛,而且,他这按了没多久,居然,连这多年来身体的暗伤和劳累,也能驱散大半。

程婉儿心中感觉着,只觉得一阵暖意传来,没过多久,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自己将上半身的衣物滑落了下来。

“你……”一时间,董平也愣住了,他刚想说话,却被程婉儿的声音给打断了思绪。

“别愣着啊,发什么呆,你这个上门女婿。”

微笑着侧过头看着董平,程婉儿笑着说:“还是说,你是想我们一直待在这个山洞里吗”

“或者说,董平哥哥,你希望我这么叫你”

董平微微摇了摇头,他只是笑道:“你这个小妖精,还真是……”

这么说着,他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不停地取出药膏,均匀地涂抹在程婉儿全身的皮肤上,那些伤口,正在以肉眼能观测到的速度,在逐渐地变化着。

没过多久,在董平的治疗下,程婉儿只觉得全身已经好了大半,身体,也逐渐有了力气,再也没有了之前那种强撑的感觉。

“董平哥哥,算了吧,这种药……应该也很宝贵吧?”程婉儿沉默了半天,还是对着身后全心给她疗伤的董平说道。

“只要是你需要的,哪有什么宝不宝贵。”董平笑着说,看着程婉儿的面色已经好了许多,身上的伤口也已经基本得到了控制,没有了危险,他只是会心一笑:“记住别乱动,这种药擦歪了可是不妙啊。”

“我看啊,是你的钱袋子不妙了吧。”程婉儿捂着嘴唇轻声地笑了笑,却把伤口给牵扯到了,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

“看看,不听我的,就是这个后果。”董平说着,话锋一转却突然严肃了起来:“婉儿,我问你一件事,你一定要告诉我。”

“嗯,你说吧。”程婉儿也没回头,语气平静地说道。

“你的武功和“含光”到底是谁传给你的。”董平手上一边按压着,一边沉声说道:“我并不是一定要知道,我只是不希望你误入歧途了。”

程婉儿沉默了片刻,一时间也没有说什么。

一瞬间,董平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实际上,他最担心程婉儿被高俅利用了。

现在,所谓的上古三大神剑,两把都在高俅和朝廷手中,董平怀疑,以高俅的本事,甚至有可能编造了谎言,然后把含光交给了程婉儿,让她去给自己卖命。

然而,程婉儿最终还是开口了:“那好,既然你想知道,我就把一切的真相,都原原本本地告诉你。”

“没事,你慢慢说。”

董平将衣服和裙子给程婉儿披上了一些,仍然给她按压着全身,一边说道:“如果累了,先休息会也没问题。”

然而,程婉儿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她缓缓地开口道:“七岁的时候,我被赵佶贼人下令灭族时,是赵佶这个畜生一直在亲手追杀我们,最后,是沈云出手,才救下了我一个人。”

“沈云!”

董平眼神猛地一颤,他几乎是语气激动地问道:“你知道这个人的具体身份吗?”

“他的表面身份,是这个天下最有学问之人,与此同时,他还有另一个身份……”说着,程婉儿的声音也渐渐低了下来。

“这个人,是上个文明纪元的科技传承者!”

“哦”董平听到这里的时候,反而是冷静了下来,因为,之前在禹帝那里,他已经听说过了沈氏一族这个概念。

这么看来,禹帝说的那个人,就是沈云了。

呵呵,没想到,我们还有机会见面啊,老先生。

想到这里,董平心中只是暗笑一声,既然这样,在亲自拜访以前,您可得保重身体了。

我有太多的话,要向您请教啊。

“怎么了,董平哥哥,你认识这个人吗?”程婉儿一时也愣住了,她压低了声音问道,董平居然对这个信息毫不在意,难道有什么其他问题吗?

“没事,好了,这个人就先不谈了。”董平说着,又笑了笑:“那么,我看样子都知道了,你的武功和含光,都是他指导和传授的,对吧。”

程婉儿沉默了半天,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从那以后,我就孤身一人,被那个程万里给收养了,让我认他做父。”程婉儿缓缓地说着:“我那时候起,就一直在忍辱负重,直到后来……”

“后来”董平眉头一皱。

“后来,我发现他们对我下了慢性毒药,而目的就是把我留在山东,从那天起,我的心就已经彻底死了,后来你救了我的命,我知道自己还能活下去后,对赵佶报仇的意念,才重新燃烧起来……”

很快,又是半个时辰过去,董平也已经知道了个大概,他将这一瓶药用完后,替程婉儿穿好了衣服,才缓缓地靠在了石壁上。

“原来,那就是你小时候对我说那些话的意思吗?”董平仰望着外边的夜色,苦笑着说道:“没想到,你的身世也是这样,我也更没想到,那个程老贼会背叛我父亲,居然对一个孩子下如此毒手!”

说着,他只是叹了口气,将右手搭在膝上,昂起了头看向外边的夜色,默然不语。

“过去的都过去了,董平哥哥,你现在有什么打算。”程婉儿也走到董平身边坐了下来,轻声问道:“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会一直陪着你的。”

看着这山洞内的环境,董平只是笑了笑:“你放心,赵佶还用些利用价值,我现在虽然不会杀那个皇帝老儿,但是用不了三年,我会让你,亲手杀了他报仇!”

微笑地看着董平,程婉儿低下身子将头埋在了双膝上,轻快地说道:“好啦,你有这份心,就算是十年二十年,我都可以等你的。”

“不过……”

语气一变,程婉儿的神色突然严肃了起来,她语气沉重地开口道:“不管怎么样,现在你一定不能去惹明穹,那个王重阳,他的实力深不可测,这是我这一次血的教训。”

董平眉头皱了皱,还是没有说什么。

“董平哥哥,你要重视啊,不能这么掉以轻心的!”看董平根本没有什么反应,程婉儿一时就急了:“还有,我告诉你,那个海影天,他们更加恐怖,我的青龙玉玺这一次就是被他们抢走的,他……”

“你说那个海影天”董平一愣,才突然回忆起来,他只是随意地笑了笑:“你放心,他们已经再也没法威胁到我们了,相信我,我可不是那种说空话的人。”

微微地摇了摇头,程婉儿看董平这幅模样,也无可奈何。

“对了,这就是“中央玉玺”。”程婉儿说着,从身上将那个赤红色的玉玺取了出来,递给了董平说道:“你拿着吧,我已经用了手段,那些女真人自以为无敌的几十万铁骑,以后可是会后悔的,只是青龙玉玺可惜了……”

“好了,这些不说了。”董平摆了摆手,神情却瞬间正经了起来:“这个玉玺,还是你拿着吧,就这样。”

“啊?”

一瞬间,程婉儿几乎是愣住了,这……

“没问题的,这又不是什么聚宝盆,我拿着还能下蛋啊。”董平笑道:“就这么定了,从今天起,这个玉玺就由你来保管。”

刹那间,程婉儿几乎是愣住了,很快,她的眼神中只剩下了感动的神色,沉默了半天,她还是点了点头。

董平看着那尊正在不断散发赤红色柔和光芒的玉玺,心中虽然有万千所思,一时间却也说不出什么来。

在这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

“还记得吗,三年前,我问你,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那时候,我们两个,谁也给不出一个答案。”沉默了半天,董平的声音回荡到了整个山洞内。

“当然记得了。”看着外边的夜色,程婉儿也笑了笑说道:“现在,在我看来,活着,就是能活着本身,这就是活着的意义,生命比什么都要珍贵啊。”

“是吗。”

看着程婉儿的脸,董平愣了片刻,他才笑着说:“我的看法和你有些不一样,你愿意听听吗?”

“好啊。”程婉儿笑着说。

董平深呼吸了一口气,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看着外面的满天繁星,右手搭在膝上靠着墙,笑着开口了。

“人活着的意义,就是和生死之交以及爱人,每天都在一起,看着日出日落,共同经历一生,欢笑泪水,走完这一辈子啊。”

徐徐凉风拂过,让人觉得浑身都在舒张着,这种感觉,无疑让人身心舒爽,程婉儿听着这话,只觉得心猛烈地跳动了一下。

看向董平时,控制不住地,她的眼神也闪烁了好几下。

董平看着星光下她那张绝美的脸颊,微微一笑,默然不语。

一夜无话,第二日,董平和程婉儿踏上了回山东的路。

然而,还在路上,董平先接到了燕青发来的紧急通报。

燕青,是骑着千里马,亲自赶过来的。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