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水浒浮世录 > 第三百章 第一波刺杀

第三百章 第一波刺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呵呵,原来如此啊。”

寂静的夜色中,这座客栈静静地座落在河道附近,夜色已深,食客大多已经散去,外地来的旅客也早已经上楼睡觉了,这一楼大厅,只有这间包间还亮着灯。

董平静静地坐在那里,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苦笑,然而半天过去了,他只是那么坐着,什么也没说。

静静地看着董平,吴盛也不说话,只是他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坚定和沉着。

“果然,又是高俅。”

右手搭在桌上,拳头几乎死死地攥了起来,董平阴沉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怒火,他冷笑道:“我原本还以为是程万里干的,没想到他才是幕后指使者!”

“不错,他来上党,给原本还在养伤的董元帅,拿来了那份伪造的调兵令,元帅虽然怀疑但还是去了命令上说的西夏腹地。”

“本该养伤的元帅出现在了西夏大军的后方,皇帝会怎么想呢,再加上高俅和童贯的诬陷……”

语气低沉地说着,吴盛却是坐直了身子,神情严肃地开口了:“我告诉你这些,不是单单要你去找皇帝报仇,也不只是为了是要你推翻这个政权之类,你可知道我的目的是为何”

董平眉头皱了皱,他却什么也没说,只是眼角动了动。

“高俅这个人,你绝对不能独自去惹。”吴盛语气彻底阴沉了下来:“这个人的实力不是你能想象的,你可听说过“上古三大名剑”

“你说的可是“含光”,“宵练”,“承影””董平沉声说道:“看样子,宵练就在高俅手里,我说的不错吧?”

“正是。”

缓缓地站了起来,吴盛走到了窗户边,看着外边的夜色,双手背在身后说道:“而且,他也不叫高俅,他的真实名字,是高离。”

“什么!”

一刹那,董平几乎是喊出了声,猛地站了起来。

也不怪他大惊小怪,实在是,这太让人震撼了。

那个高离,不是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的,不过十六岁就已经立于天下之巅的绝世高手么,董平心中回忆着,几乎是冷汗直流。

当时他还没有什么怪剑,现在又有上古三大名剑之首的“宵练”在手,其实力恐怕还在王重阳和陈希真之上了!

据说这宵练“除了被血沾上覆盖时,肉眼无法识其踪迹,剑刃构造专为放血,破人经脉内脏,可谓霸道嗜血至极!”董平心中暗自思索着,却只是暗自冷笑一声。

什么宵练神剑,根据以前在山海残卷上看过的资料,这不过是上个文明纪元的科技产物之一,由“钛钢”制造成的利刃罢了。

这种矿石,因为透光性和分子结构的原因,在夜间,没有阳光的照射,确实无法被肉眼观测到,并非什么神迹。

至于坚固程度,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其他两把剑和昆吾剑之外,估计只有寒星陨铁可以相提并论了。

呵呵,看样子,这个世界已经完全成了平行世界,和历史上那个年代完全无关了啊,董平心中笑了笑,连这个高俅,也完全不是水浒里那个高太尉,他只是一个叫高离的人。

仅此而已。

和水浒传中的高俅,没有任何关系。

然而,董平很快就平稳了情绪,他看着吴盛的背影,深呼吸了一口气,才淡淡地说道:“那么,你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

说到这里,董平的眉头也皱了皱,高俅的真实身份,他肯定是要隐瞒的,以他的性格,估计连亲人也不会轻易告诉。

那么,这个吴盛又是怎么知道的

眼神阴沉地看着这个吴盛,董平心中已经暗自防备,就那么盯着他一动不动。

不料,吴盛只是仰天大笑了起来。

很快,他就停了下来。

“呵呵,那是因为,我付出了我的一切,来寻求真相,为元帅大人讨回公道。”

“刺啦——”

猛地将衣服一甩开,吴盛眼神坚定地望着前方一动不动,他的身形却如同一座铁塔一般,屹立在那里。

眼神猛地一颤,董平看着吴盛,目光瞬间就变了,他心中的防备,顿时烟消云散。

吴盛的右臂,居然是一支木料和机械混合的假臂,而他的右腿,也只有一根木棍支撑着而已。

不仅如此,他的整个背部,每个地方,每一处关节部位的经脉,都已经变成了紫红色,或者肿了起来。

缓缓地转过了身,吴盛还是什么也没说,董平却看清楚了,他的正面也是一样。

这个人的全身,都遍布着紫红色,以及无数道的伤痕。

“十五年前,为了给元帅报仇,年轻气盛的我潜入了高俅的府里,跟他们殊死搏斗,最终,我经脉尽断,也只是带着他的这个秘密走了而已。”

淡淡地说着走到椅子边坐了下来,吴盛将衣服披上,手搭在桌子上只是苦笑一声:“我原本已经心如死灰,只要苟活着罢了,这个昏沉的世道如何,就随他去好了。”

董平默然不语地盯着这个中年人,岁月在他脸上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但是,他眼中却有着浓浓的颓废。

屋内的油灯映照在他的脸上,仿佛勾起了无数的回忆,吴盛笑着,用左臂端起桌上的一碗酒一饮而尽。

“直到今天,我找到了你,你果然不负教主他的名声,哦不,应该说元帅了。”

似乎想起了什么,吴盛突然笑了起来,他看着董平说道:“你做的很好,我们这一代人已经退出这个舞台了,如今是你们的时代,凭你的能力,我相信你一定能改变这个天下,登上巅峰的。”

“呵呵,吴叔,你高看我了啊。”

笑着坐了下去,董平轻握着的拳头搭在桌上,他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不管怎么说,我是大周皇室血统也好,我是什么帝之血脉也好,我现在只是董平,大齐国的王,仅此而已。”

“而那些妨碍我们的人,就由我来解决掉,至于什么统治天下,我只是为了我自己,为了发扬光大董家,可不是什么大周后人的身份去复国。”

猛地站起了身,董平看着窗外的夜色,只是冷笑一声:“吴叔,放心好了,这一次,我会把他们亲手,通通送进地狱,这个时代,由我来开创!”

屋外的夜风突然变大了,呼啸的烈风席卷而过,连桌上的酒瓶也摔碎了一地,董平的束发也早已经散落,长发遮挡了他的视线和英武的面庞,他也毫不在意。

吴盛默默地看着董平,在他眼里,自己仿佛看到了一种信仰。

一种,无言以叙的信仰,一种,坚定的精神。

一瞬间,吴麟也有些恍惚,他只觉得,仿佛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那个,他从十五岁起就跟随的,为之效忠的英雄。

“你说的不错,相信元帅他也是这么想的。”吴盛笑道:“不管什么大周皇室也好,铁鹰教也好,那些都是过去了,现在,有你来继承你父亲的事业,我也就安心了。”

“好了,今天就不谈这个了。”董平笑着摆了摆手,又道:“吴叔,你不跟着我走么?”

“不了,我就这么自在点也好。”吴盛摆了摆手,沉声说道:“我现在已经看透了世间百态,只愿做一个普通人,我能看到你将元帅的精神发扬下去,改变这个世道,这就够了。”

“那好,在下尊重前辈的意见。”董平点了点头,又双手抱拳道:“今日晚了,我先走一步。”

董平说完,吴盛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董平便上了楼,休息去了。

而吴盛又走到了窗边,感受着略带有一丝燥热的风吹拂而过,他只是摇了摇头,然后大声笑了笑。

似乎是在感叹着什么,又好像是在宣泄着什么。

又好像是在,为什么而兴奋。

终于,他停了下来,一脸平静地看着窗外的夜色。

一抹笑意,渐渐从他的嘴角蔓延开来。

“元帅大人,你可以安息了,作恶之人,终将万劫不复,如今,你的后人即将开创新的时代,那可是……”

说到这里,吴盛再也控制不住,纵是这钢铁一般的汉子,此刻也老泪纵横,颤颤巍巍地开口了:“那……那可是您……还有我们……毕生追求的时代啊……”

很快,他的神色又变了,声音也越发坚定了起来。

“不过,不要紧,这一次,没有人,可以阻挡这个时代的到来,就是那个高离,也只能沦为历史的尘埃罢了!”

第二日,清晨。

楚江楼说要去城外买马,董平便一个人往城内去了。

至于吴盛,他还是一个人走了,董平昨天给他银子,他却坚决推辞,董平思索了一番,便清早赶出去兑换了银票,直接塞进了他帽子内缝里。

不管如何,今天也得找到红叶草和黄铜,董平暗自思索着,连路上的其他人也没去注意了。

安道全的青灵引和凌振的车载火炮,可以说是目前最重要的,也是董平能够傲视天下群雄的基础。

而现在这两样东西的基本原料,都已经快耗尽了。

青灵引要量产提高部队治疗能力,就只能用红叶草来制作效果稍差的药物,而车载火炮由于需要适应山地作战,必须换用黄铜底座了。

要不然,在山地上一颠簸,走上三两天,那底座就得直接报废,一发炮,这个火炮可以直接炸裂成碎片了。

这也是董平这一次来上党的,第二个重要原因。

眼神在附近的人群中打量着,董平谨慎地观察着附近,试图能找到什么打铁的高人和神医。

然而,结果让他非常失望。

一上午过去了,他把这上党城几乎逛了个遍,也什么都没有发现。

这街上的人倒是挺尚武,不仅做生意的多,几乎是个男子都挂着腰刀和佩剑,很多人的脸上都能看到一股肃杀之气。

董平往附近看去,这些路人中,就连十几岁的少年,也都带着刀剑。

这些人还真是,董平不禁笑着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突然,董平停了下来。

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刚才路过的那个小巷,里面似乎传出了什么惨叫声,以及,几道飞逝而过的人影。

眉头皱了皱,董平犹豫了片刻,就准备往前继续走去,不去理会这些事情。

“汉狗,你这个没爹娘的野种,也敢在爷爷面前说不字,赶紧把钱都交出来!”

刹那间,董平停了下来。

他的脚悬在空中,过了不知道多久,才放了下来。

缓缓地转过了身,董平的身上,似乎已经带上了一丝无形的杀气。

看向那个方向时,他的眼中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

仅剩的,只有一丝狂暴的杀伐气息。

而此时,小巷内。

“爷……爷爷,饶了我吧!”

一个矮小汉子趴在地上,一脸痛苦地看向前面的几个壮汉,但是,在他身上,竟然看不到一丝伤痕。

“做梦!”

一个领头的壮汉怒喝一声:“今天不交钱,爷爷们定要叫你脱层皮!”

然而,他的眼神却没有看着地上那个人,而是在附近四处打量着。

突然,他往附近猛地一个翻滚,转眼间就避开了数十尺远。

“你……”

正想问问他怎么了,其他几个壮汉就被眼前的事惊呆了。

几乎是一瞬间,他刚刚站立的那个位置,如今已经多了一个人。

一个,看上去二十左右的青年人。

而那块青石板,已经随着一阵爆裂声,彻底碎裂成粉末了。

“咕——”

其他人看着那个青年,几乎都是咽了咽唾沫,看这个力道和速度,要是刚才再慢一点,爆裂开来的估计就是那个壮汉的身体了。

“我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自己死在我面前,还是我来动手!”青年眼神阴沉地看着所有人,他尽管静静地站在那里,但是他脚下碎裂的地面和身上散发的杀气无不在告诉着所有人,他的力量究竟有多恐怖。

然而,那个领头壮汉只是大步地走了过来,还一边拍着手,大声地说道:“不错,不错,董平,你确实厉害,如果换成是我张天平一个人在这里,我绝对不敢面对你。”

“原来你就是张大少,摆这么一个圈套来诱我进来,你对我的性格倒是挺了解的。”董平冷笑一声:“不过……”

“这么说,你现在想面对我了。”董平眼神阴沉地看着他,声音中却仿佛已经带上了地狱深渊的寒意:“单挑,还是一起上”

“不,不,不,可不是我来对付你。”

张天平只是大笑了起来:“董平,我张天平也是堂堂八尺男儿,从小习武,我远不是你的对手,这一点,我还是明白的。”

“我可不像你以前那些对手,会傻到来和你堂堂正正地较量或是厮杀。”张天平说着,只是冷笑一声:“在我眼里,只要赢了,不管怎么样,都没问题。”

“你说这么多,和没说又有什么区别。”董平双手抱在胸前,语气低沉地说道:“我不知道你书读到哪里去了,看在你对我这么了解的份上,我最后再提醒你一次。”

“再不做出选择,我就动手了。”

说完这话后,董平也不再做声,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前方这些,将他团团包围的人。

然而,张天平和附近的壮汉,包括地上那个汉子,都仰天大笑了起来。

突然,有人感觉到了不对劲。

一道风声,已经来到了他的瞳孔前。

而他还在疯狂地笑着,根本来不及反应。

不知道为何,明明有着必胜的信心,他还是对这一道攻击,感觉到了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下一秒,这里就要多上一具尸体。

然而,变故,突然发生了。

“锵——刺啦!”

剧烈的金属碰撞摩擦声响彻云霄,几乎是一瞬间,董平便发觉了。

眼前,多出了一个人。

一个,同样用拳铠在抵挡他的人。

不过一秒之内,董平已经察觉到,这个人的实力,和自己不相上下。

没有丝毫犹豫,董平猛地一踏附近的墙壁,整个人凌空跃起,在空中一个翻滚,已经来到了那个人的身后。

然而,董平的目标不在他。

“你……你!”

张天平颤颤巍巍地说着话,他只能看到,一股寒芒,随着董平鬼魅一般的身影,已经飞速逼近了他的瞳孔!

然而,最后关头,董平停下来了。

他的拳恺在张天平的身前几步处停了下来,悬在了空中。

不是董平心软了。

挡在他前面的,是吴盛。

确切来说,是被绑起来,打地血染全身的吴盛。

“我说过了,战争的目的是赢,为了赢,无所不用其极是理所当然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刚才和董平短暂交手的人已经来到了董平面前,一把推开了一脸惶恐的张天平,他只是冷笑一声:“董平,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别来无恙啊!”

“放心,我好的很。”

董平已经恢复了双手抱在胸前的姿势,他看了看地上已经说不出话来的吴盛,又用冰冷的眼神望向了那个人,语气低沉地说道:“不过,你今天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陈希真。”

“呵呵,不愧是个娃娃。”陈希真笑了笑,又说道:“我说过了,在战争中,只要为了胜利,任何手段都是必不可少的,为了这一点,成大事者,不惜一切代价!”

“就凭你今天这样,你以为你还有资格说这种话吗?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狂妄!”陈希真说着,猛地一挥手大吼道:“都出来,迎客!”

“唰唰唰唰唰……”

刹那间,无数道声响从四面八方传来,有翻过围墙的,有从附近巷内的房屋破门而出的,有从地下密道口子钻出来的。

甚至,有从墙外直接破墙而入的。

不过眨眼间,五十多人已经把这条巷子给彻底挤满了。

董平随意地瞟了瞟,这帮人浑身着黑袍,手持利刃,一眼就能看出来,全身都配备了陨铁盔甲,用来近身肉搏可谓是登峰造极的存在。

“看样子,你是做好死的准备了。”陈希真看董平一言不发,只是默然不语地盯着他,也不发火,他只是笑道:“董平,要怪就怪你得罪了高太尉,还敢毁了我的影天,等你去了地府,务必搞清楚了,得罪了我们的人,可是连阎王爷都不敢收!”

那些影天杀手个个一脸凶光,死死地盯着董平,恨不得命令赶快下达,好把董平这个杀了他们兄弟的人,直接撕成碎片。

实际上,这一次在高俅和慕容复的指挥下,更改过后的这第一波的暗杀行动,已经在充分的准备下,同时在山东和上党发动了。

他们这一次,可谓全力以赴,不但出动了影天的全部精锐,还配备了全套陨铁武器和防具,以及所有的最高科技产物,目的就是一举杀死董平。

而这个巷子,远离中央街道,外边的声音也嘈杂无比,可谓暗杀的绝佳地点。

何况,官府那里,张家也已经打点过了。

然而,董平看着这一群对自己怒目而视的人,又看了看那个不敢做声的张天平,他却只是大声笑了笑:“那么,就由你替我去地府吧,阎王爷不收我,我在上面也挺舒坦的。”

“董平,看在我们这么多年了的对手情面上,我就最后问你一句,让你多活一刻。”陈希真眼神彻底沉了下来,语气平静地说道:“你死前,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你。”董平同样眼神阴沉地看着陈希真。

“陈大人,别拖了,赶紧杀了董平!”张天平也装了壮胆,走上前来冷笑道:“这个人可是狡猾地很,只有看到他的人头落地,我才能安心!”

不料,董平一点也不生气,他只是笑着说:“说实在的,我倒是有点好奇,昨天在街上,你们的打手看了我就跑,你现在杀了我,就不怕那个什么安抚使来追究你们的责任”

“放屁!”张天平怒喝一声:“董平,你少在这里狂妄,这一次你已经死定了,谁也救不了你,别打什么奇怪的主意了!”

“呵呵,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个文盲,连别人的话都听不懂。”董平笑着说:“我问的是你怕不怕安抚使,而且,昨天,我好像还听老百姓都在传闻,你们的打手都被那个安抚使给整进牢房了啊。”

“董平,别在那里胡说八道,自己骗自己了。”张天平看着董平只是冷笑不已:“我告诉你,我只要说你是贼人,安抚使必然不会怀疑,我们张家在整个山西可是霸主,谁敢说个不字!”

“哦,真的吗”董平双手抱在胸前,只是一脸微笑地看着他。

而那些影天的杀手却是有些按捺不住了,他们恨不得现在就杀了董平,再把他碎尸万段。

但是由于严厉的军纪,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他们只是心中窝火,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动弹一下。

陈希真却是恼火了起来,他抓着张天平一腿就给踢翻到了一边,又往前走了几步。

他看着董平,只是冷笑道:“董平,我最后送你一句话,有我陈希真在这里,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得退让三分,更别说一个区区安抚使!”

说完,陈希真猛地高高抬起了头,右臂在空中高高举起,再猛地一扬,对着四周大吼一声:“动手,将董平给挫骨扬灰了!”

然而,一道从远处传来的声音和他的命令,几乎是完全同时响起了,甚至盖住了他的声音。

“报,岳安抚使已经赶到,目前已经入了城门,请所有官员和世家前往太守府!”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