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水浒浮世录 > 第二百九十五章 送行

第二百九十五章 送行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刹那间,慕容复几乎是愣住了。

这个高俅,他其实什么都知道。

自己从一开始到现在,每次一开口,几乎都要被他打断。

这个人,究竟有多么恐怖

自己可是冒死在董平身边潜伏了整整一年,受了不知道多少伤,才能打探到他们的全部信息。

而这个高俅,他是怎么知道的

想到这里,慕容复再一次看了看这个中年人,他只觉得浑身冷汗直流。

屋外的一阵冷风灌了进来,咽喉动了动,慕容复这才觉得有些浑身发凉。

稍微镇定了精神,他还是笑道:“最后,就来谈谈这个董平的弱点。”

“你说。”高俅沉声说道。

“那我就先来说说这个董平的身世。”慕容复说着,便双手抱在胸前,缓缓地开口了。

“董平,是河东上党郡人氏,最早时官拜东平府兵马都监,善使双枪,有万夫不当之勇,人称双枪将。他相貌俊朗,仪表堂堂,而且心灵机巧,“三教九流,无所不通,品竹调弦,无有不会”,有“英雄双枪将,风流万户侯”之称。”

“当然,他还是大宋西军前副统帅,董元呈之子,他对赵佶的行动,说不定也有为父报仇的意思在里面。”

“董平此人,重义而轻利,为人处世深不可测,城府极深,说实话,他唯一的一个弱点,虽然看上去细微,却能要了他的命!”

“这个人武功套路诡异莫测,总结起来就是招式玄秘,体力强大,而且速度惊人,要一次暗杀他成功,可谓是难如登天。”

“那么,为了对付他,就得用到这个弱点了。”

慕容复每说一句,就要停下来,观察一下高俅的神情。

“怎么,你是想用他兄弟和女人的性命,来威胁,逼迫诱导他露出破绽,再将他一击粉碎”

“……”

震惊。

脑海中除了震惊,再也没有了别的情绪。

听到高俅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慕容复几乎是浑身猛地一颤,整个大脑都陷入了一片空白。

半天过去了,他才略微恢复了清醒。

然而,高俅那句话带给他的震惊,还远远没有结束。

这个高俅,究竟有多么恐怖

这还是人么?

眼神阴沉地盯着这个中年人,慕容复心中再一次产生了杀机。

这个人,太恐怖了。

简直是,让人无法形容。

明明这是绝密中的绝密,他高俅这个外人,怎么可能知道董平的这个致命弱点

沉默了半天,慕容复只是大声地笑了笑,他还是开口了。

“义父不愧智谋冠绝天下,只是,这一次,我要把董平的兄弟全给杀了,再把他的女人给杀了,逼着他来惊慌失措,然后……”

“我要将董平,给一击致命,让这人知道,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你准备怎么做”

“呵呵,董平手下的女兵队伍中,“一丈青”扈三娘,“烈火狐”梁红玉,还有一个头脑聪明的“柔水灵”李清照,只要把这三人先除掉,董平,一定就会彻底失策,然后,露出破绽!”

“如果他不会呢?”

“我自有办法,这一次,董平是活不过三个月的。”

“那么,那个石宝,又究竟是什么身份。”

“那个石宝,乃是福州人氏,他年少时曾经自称“南离大将军”,使一口劈风刀和一颗流星锤,可谓百发百中,至于他的劈风宝刀,据说为陨铁打造,可劈开任何防具,除此之外,他的神箭功夫也不在那个梁山贼首,如今的曹州兵马都监“小李广”花荣之下。”

“这人,看来威胁也不小,那么杨再兴此人如何?”高俅沉声问道。

“这个杨再兴,是新宁崀山人,但是从小随着家族迁去了河北沧州一带生活,他性情宽厚,为人重义气,能文能武,也是跟随董平多年的心腹猛将。”

“那个刘赟,我想知道,他早年的经历如何。”

“刘赟,是山东登州人,少年时在山东武举人大会上获得过第一,曾经自称飞龙大将军,性格狂妄,后来家破人亡,才性情大变,如今表面上是个从不正经,玩世不恭之人,实则深通人心,据说,他年少时就曾经和卢俊义大战过三十回合,不分胜败。”

“对了,这三个是董平最重视的心腹。”慕容复又补充道。

“呵呵,那么,这三个人,就作为第三波的目标,来灭掉好了。”

半个时辰后,高俅听慕容复讲了这么久,也基本都搞清楚了。

“看样子,目前这个天下,已经状况很明朗了。”

语气低沉地说着,高俅只是冷笑一声:“我已经知道了段誉,吐蕃,方腊这三方势力的动向,接下来,只要时机一到,我们就能,横扫整个天下!”

慕容复咽喉动了动,他心中清楚,目前,这个天下,已经没有人,可以抵挡高俅了。

“最后,我还要提醒一句。”

“你说。”

“大金燕王,影枪楚江楼,此人的威胁,绝不在董平岳飞之下,无论如何,万不可轻视!”

“呵呵,我都知道了。”

冷笑了一声,高俅只是随意地说道:“你可以走了。”

而此时,高俅也已经看向了墙上的地图。

在那上面,有着十二处兵马的动向和位置。

陈希真驻守河南

张开驻守河北

荆忠驻守甘肃

杨温驻守荆湖

韩存保驻守云中雁门

王焕驻守河南

徐京驻守太原

李从吉驻守陇西

王文德驻守弘农

项元镇驻守彭城

梅展驻守汝南

最后一处,是高俅和周昂等人,在东京驻扎的禁军。

视线在地图上停留了不知道多久,直到看完了这些信息后,高俅才移开了目光。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夜,彻底深了。

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大厅,高俅只是笑了笑:“吐蕃人,守好你们的“白虎玉玺”,可不要弄丢了。”

“呵呵,五方玉玺,我很快就能得到你们,灵儿,我很快……”

“就会来找你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四面的墙壁,刹那间已经翻转了过来。

那无数张画,上面的人,依然是那名,倾国倾城的女子。

高俅看着这片大厅内的一切,半晌无话。

似乎,有着一点什么东西,在他眼里闪烁了一下。

而此时,东平城外。

河边栽种的杨柳,随风自在地飘动着,一派欣欣向荣的气象,空中,不时有几行燕群飞过,为这片地方带来了几分生机。

而此时,岳飞正站在此处,他牵着一匹马,缓缓地往城外走去,不时和身边的另一个青年攀谈着。

而他身旁,却有两个大汉骑着马,一直跟随在他身后而行。

到了一段距离后,那个青年只是笑着挥了挥手,岳飞笑了笑,也上了马,踏上了前往延安的路。

然而,他突然听到,后方,似乎传来了一阵声音。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