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我绝不当皇帝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城塌了

第二百八十六章 城塌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将军,我们怎么办?”看着再一次接近的艨艟,守将看着下面有些不知所措,根本拿下面的乌龟壳没有任何的办法。

滚木砸不动,滚石也没有用,金汁也看不到效果,就只能够眼看着对面的艨艟在自己城楼下耀武扬威的,甚至泉盖苏文都有一种冲动,带兵冲出去,让唐人知道自己四把刀的厉害,但是很快泉盖苏文就冷静了下来,自己不能那么冲动。

对面还有五万大军在虎视眈眈,而且看着那些将领无聊的挑衅动作,感觉对方就是在等自己冲出去,野战自己肯定不是唐人的对手。

东城门这边在填充炸药,西门的李靖也在等待着,看着城头的守军,眯着眼睛思索着对策,新城不是很好攻破,城头有十几米高,利用云梯等攻城设备想要上城墙,需要付出大量士兵的伤亡,而且太上皇。

“现在什么时间了?”

手下的人看了看简易的钟表:“九点三十分钟!”

“不知道太上皇那边怎么样了!”李靖自言自语了一句之后,看着城墙,没有下令进攻,只是静静的看着,三万大军就这么的在西门等待着,等待太上皇说的一声巨响。

相比于唐军的淡定,西城门的守将杨守臣则在不断的在城楼上来回巡视着,不断的鼓舞士气。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唐人来了,谁要能够杀掉一名唐人,奖励十两银子,唐人不可怕,他们也都是肉长大,老子当年也杀过不少唐人,一刀下去……”

杨守臣激励了半天士气,守军士气高昂,但是发现城外的唐军居然没有进攻,就感觉像是一拳头打在了空气上一样,不由得有些懊恼。

“该死的,唐人在做什么!”

杨守臣皱着眉头,接着想了一会,对着远处的唐军开始叫阵,想要趁着自己这边士气正旺,好好的打击一下唐军的士气。

“唐军听着,现在速速退去,我饶你等不死,不然等会……”

“你们都是鼠辈吗?来我新城却在城外驻足不前!”

“……”

杨守臣骂的很开心,但是李靖却不为所动,只是随着时间推移,眉头稍稍的紧凑了一些,太上皇那边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看向身旁的传令兵:“太上皇那边情况怎么样?”

“回将军,暂时还没有消息传出!”

“南门和北门呢?”

“也暂时没有消息!”

南门和北门那边牛进达和尉迟恭两个人也是急脾气,但是记住了余志乾的话,无论对方如何挑衅,自己都不会动手,不过两门的守将不同于杨守臣,牛进达和尉迟恭不主动攻城他们已经十分开心了,所以更不会主动挑衅。

“在等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如果没有消息就准备攻城!”

话音刚刚落下,这时候东方突然的传来一声巨响。

“轰!”

巨大的爆炸声响,李震都感觉到地面颤抖,紧接着东面发生了巨大的爆炸声。

两分钟之前,东城外。

只见一架架艨艟突然的开始往后退去,泉盖苏文看着艨艟离开,有些搞不明白,他手下一直管你插着周围的情况,确定唐人没有挖地道,但是艨艟来了一会就离开让他摸不清头脑。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守将发现了一丝丝的不同:“将军,你看他们好像留下了什么东西!”

说完之后,指了指地面上,就看见艨艟离开之后,会在地上留下一条绳索一样的东西,泉盖苏文看了看,本能的感觉这不是什么好东西,需要将这个东西给毁掉,准备下令倒金汁。

但就在这个时候,余唐帝国哦军中,早就准备完毕的长弓手突然的发力,这些弓箭和传统的弓箭不同,上面加了小的滑轮组,有些像是后事的竞技弓,大大的提高了弓箭的射程。

“放!”

随着薛仁贵的一声令下,一万发箭矢在空中形成一道箭雨直接飞向新城的城墙上,新城守军突然遭受攻击,而且还是在他们认为的安全距离之内,不由得被吓了一跳,但是很快也都反应过来,有的士兵躲在垛墙后面,刀盾兵顶在前方,将盾牌给举起来。

不过即便如此,仓促的防御,还是让新城城头上出现了一些伤亡,泉盖苏文挥舞着自己的长刀,将落下的箭矢打开,同时大声下令守军进行防御。

这个时候,艨艟内的士兵也都退到了一定的安全区域,接着有士兵将早就准备好的火折打开,将留下的引线给点燃,紧接着艨艟里的士兵开始加速的向着本阵跑去,这群士兵十分清楚火药的威力,所以知道这玩意爆炸了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效果,距离太近的话,人可能会丧命。

引线被点燃之后,冒出一阵白烟,引线迅速的燃烧着,而这个时候,泉盖苏文再一次的注意到了白烟,大吼道:“将下面的东西灭掉,灭掉!”

泉盖苏文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随着白烟距离城墙越来越近,突然的感觉自己被危险给笼罩,泉盖苏文对于直觉这种东西十分的敏感,很多次都是他的直觉救了他,所以当他心中有这种感觉的时候,就意识到可能大事不好。

周围的守军听到命令之后,立刻将旁边已经有些冷却的金汁给端起来,准备泼下去,为时已晚。

引线已经点燃了火药,只听见不远处城墙下方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第二声,第三声,最后一声如同暴雷一样的声音响起,泉盖苏文只感觉自己的脚下的城墙开始剧烈的晃动,再接着,泉盖苏文看见高句丽花了大量心血建造出来的新城,城墙就像是纸糊的一样突然的坍塌。

泉盖苏文看见自己不远处的城墙已经出现龟裂,接着连同士兵一起轰然的倒塌,一片一片。

就在泉盖苏文以为自己这片城墙也会倒塌的时候,塌陷已经停止,泉盖苏文还有周围十几米的士兵惊恐的站在原地,因为他们看到自己两侧的城墙全部都塌陷,有的城墙塌了一部分留下一部分,有的直接成片塌陷,露出了十几米的空缺。

从余志乾的视角看过去,就见原本一片一片的新城城墙,在爆炸结束之后,被炸成了孤零零的十几个零星的小岛,有些运气好的地方有十多米城墙没有塌陷,其中以城门上方的城楼位置最为显著。

整个新城东城墙现在露出了十几个巨大的缺口,每一个缺口至少有五六米的宽度,一个缺口对于新城守军来说都是致命的,更不要提这么多致命的缺口。

“进攻吧!”

余志乾看着被炸开了如此多缺口的新城城墙,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摇了摇头,心中不是很满意,虽然看起来这一次的爆炸效果不错,但是没有达到余志乾的预期效果,按照余志乾的预期,这个新城城墙应该会整片的倒塌掉。

“看来回去以后要培养一些土木专业的人才,还有定向爆破的人才了,不然这个城墙都不专业!”

余志乾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与此同时,身前的大军动了,城墙被炸开了这么多缺口,余志乾还有众多的将领知道这是炸药的威力,但是很多士兵并不知道这是炸药,以为他们如有神助,听到进攻的命令之后,一个个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拿着武器就开始往前冲。

“杀!”

只见许诸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手中拿着一个巨大的狼牙棒向着一个缺口冲去,后面跟着一群士兵,这群刀盾兵,按照正常攻城节奏,应该是举着盾牌往前冲,但是现在新城的城墙已经塌成一块一块,城墙上还站着的守军,都被吓得瘫坐在地上,要么呆呆的看着外面冲来的余唐帝国士兵。

根本没有办法防守,就算防守凭借着这点人也守不住,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余唐帝国哦士兵就已经冲到城下,许诸直接控制着自己的战马,冲入城中。

城墙后面新城守军也伤亡惨重,一部分被城墙塌陷时候砸死,一部分没有被砸死也都呆呆的看着城墙塌陷不知所措,有些脑子比较快的反应过来,立刻转身向着城中逃命,而反应慢的士兵,就看见一个壮汉冲进城中,手持狼牙棒,对着他们的脑袋狠狠的砸了过来。

“杀!”

士兵疯狂的从缺口之中涌入新城之中,泉盖苏文呆呆的站在城楼上看着下方不断涌入的余唐帝国的士兵,不知所措,城破了,而且他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城墙就直接被攻破,泉盖苏文,感觉浑身的力量被抽空。

就在刚才他还幻想着,自己可以带领军队当初了余唐帝国前几波攻势,然后援军抵达,自己率领援军反攻余唐帝国,不到半个时辰,情况翻转直下,城墙倒塌,自己甚至连一个唐人都没有杀死,就这么的败了。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泉盖苏文大声的嘶吼着,将自己的两把刀给抽了出来,准备跳下去和余唐帝国士兵死战到底,不过他也不是没有脑子的人,抓住一名呆若木鸡的士兵,用力的打了一巴掌:“将吊篮放下去,我要去杀掉余唐帝国的太上皇!”

“是,将军!”

这名士兵听见泉盖苏文的话之后,立刻跑到后面拿出绳索,泉盖苏文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武器,看向其余士兵:“你们将我吊下去就行了,至于其他的,你们随意吧!”

话虽如此,大致的意思就是,我可能要死了,你们想要投降的话,就投降吧!

余志乾看着城楼上穿着金甲的泉盖苏文坐在一个吊篮之中缓缓的向下,看了看不远处的陈庆之:“交给你了怎么样?我要活的!”

“太上皇放心,臣去去就来!”

余志乾听见之后,点了点头看向不远处的华雄还有关羽,这两人现在都是校尉,没办法啊,余唐帝国人才济济,余志乾现在对于历史名人也没有太大的感觉,华雄关羽想要升职,可以,自己去战场上捞功勋。

“喏!”

两人立刻跟着陈庆之向着城楼赶去,泉盖苏文从城楼上下来的很顺利,因为收到命令,所有士兵都绕开了泉盖苏文的位置,也没有人趁着他在吊篮之中去攻击,而余志乾纯粹的想要看看古代的斗将士什么样子。

之前看过一次,就是华雄和许诸等人打架的时候,不过偶没有三哥汇合就结束了战斗,所以余志乾没有太大的感官,这一次不一样,泉盖苏文哎,怎么说也是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人,号称高句丽第一猛将,余志乾想要看看他到底多能打。

自己这边派出陈庆之,虽然历史上陈庆之不是以能打见长,但是怎么说也是一方大将也算是十分给泉盖苏文的名字了,不然的话,余志乾让弓箭手来一轮齐射,分分钟来一次馒头血案里的箭雨。

陈庆之拍着马,手中拿着长枪,赶到城门强大致五十米的地方,周围的士兵也都绕开,溜出一片空地,泉盖苏文从吊篮之中跳出来,也明白过来,这个人是来找自己单挑的,将自己的长刀从身后抽出,活动了一下身体,大声道。

“吾乃高句丽上将军泉盖苏文,来将军何人,我不杀无名之辈!”

很狂,嗓门很大,虽然余志乾听不清什么,但是却有人将他们对话告诉给余志乾,余志乾听后只感觉这个家伙如果在里,肯定活不过十个章节,太特么的欠打了,想到写,余志乾想到长安城里那个黑店大掌柜,据说准备不开黑店,专心写,写了一本新书叫做《掮客的战争》,笔名叫风三十五,很奇怪的名字!

战场上,陈庆之听到了泉盖苏文的话,将自己的长枪缓缓的举了起来,眼睛盯着泉盖苏文,缓缓开口道:“余唐帝国永威侯,大内侍卫统领,太子少保,太上皇亲封镇东将军,陈庆之!”

听到陈庆之的话,泉盖苏文眼睛一亮:“好好好,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杀!”说完之后,身体前倾,双刀拖地冲向陈庆之。

ps:半夜的突然更新,惊喜不!~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