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乱世逐流 > 第326章 鲜艳的杜鹃

第326章 鲜艳的杜鹃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悠扬的琴声,抑扬顿挫,仿佛小桥流水,又好似千军万马。

慕容伟的新婚夫人,小可足浑氏听得如痴如醉,沉浸在有魔力的琴声中不能自拔。她自幼就熟悉音律,如何听不出弹琴者高超的技艺,还有那不自觉中流露出的淡淡伤感。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小可足浑氏的叔父可足浑常已经退出寝宫,宫女太监也被屏退,就剩下那位俊朗的乐师在独自弹奏。

孤男寡女,此刻的状况极为不妥,小可足浑氏居然都毫无察觉。好像她和这位年轻男子在一起弹琴听曲就是那样自然。

她情不自禁的看着那位乐师在专注的弹奏,心跳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急促,好像……那是一种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

真的好帅,还带着让人亲近的气场,小可足浑氏此时竟然有一种相逢恨晚的感觉。

“王妃,你的头发乱了。”

琴声已经停止很久,小可足浑氏还呆坐在原地,居然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失态。

那位乐师走过来,跪坐在软塌上,轻轻的帮她缕了一下额头前的秀发,浑厚的男人气息让她有些迷醉。

略有一些轻薄的行为,却让她欣喜,一点也不讨厌,似乎还隐隐有些期待。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王妃芳容,让人一见难忘。”声音带着磁性,每句话都让自己沉寂的内心躁动不安。

小可足浑氏不是没听过别人赞美她的外貌,但从这个男人嘴里说出来,是那么自然,那么动听。

“谢谢……”她鬼使神差的说了句谢谢,完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么说。

两人离得很近,小可足浑氏低着头,她心里有种预感,今天也许会发生点什么失德的事情,在这个男人怀里,被他轻薄,是什么感觉?

她不会让对方得逞,但是稍微放纵一下,似乎也没什么关系,也不会有人知道,不会留下证据……就当是一场迤梦。

“王妃,你有些醉了,早些歇息吧。如果你想听在下弹琴,到你叔父家就行了。

能为王妃这样的绝世佳人弹琴,乃是在下的荣幸,告辞了。”琴师起身离开,丝毫不拖泥带水。

那句“你别走”差点说出口,被想入非非的小可足浑氏硬生生忍住了。

“先生琴艺高超,还未请教先生高姓大名。”

小可足浑氏的声音像蚊子一样,几乎听不见。

“贱名不足挂齿,叫我玉面郎君就好了,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哦。”琴师伸出小指头,小可足浑氏不自觉的跟他拉了个勾,两人四目相对,王妃的心都酥了。

然后看着这位玉树临风的年轻人走出寝宫。

甜蜜而失落。小可足浑氏内心感受很复杂,对方儒雅而俊朗的形象,似乎一直在脑中盘旋。鲜卑慕容当中像这样让人如沐春风的男人么?

几乎找不到。无论是才艺,相貌,气质,还是人品,都是无可挑剔,他究竟是谁?

似乎是多心了,他并不是什么别有用心的人,或许对我很有好感吧,毕竟我这么漂亮。

小可足浑氏在松了口气的同时,还有一丝小小的得意与满足……

“高玉,你怎么搞的,主意是你出的,说她不同意你就跟她那个,然后我要挟她就范,为何最后什么都没发生?”

马车里,可足浑常气急败坏的问道。今天让小可足浑氏身而退,他非常不满,这种机会很难得的,下次对方说不定就有防备了。

“你那样做,她虽然会同意帮忙,但以后难免怀恨在心,乃是饮鸩止渴的一竿子买卖,做不得。

没事,一切我心里有数,能用阳谋的就不要用阴谋,更不要做下作的事情,这样更安。

皇后你就别想了,在慕容俊身边那么久,傻子也变成了狐狸。不过慕容俊快死了,讨好她也没什么用,把宝压在未来皇后身上,还是很靠谱的。

你别以为你们是亲戚她就会帮你啊,今天你不是也看到了吗?

她又不是你女儿,说是一家人,关系可远着呢。”

大家族里的同姓,有时候关系确实挺远的,比如可足浑常和小可足浑氏。

可足浑常跟慕容俊的皇后大可足浑氏关系亲近,可那位咬死了不帮忙,又是心思深沉之辈,为之奈何?

他也很无奈啊!

高玉嘴里叼着一根草茎,心里想着小可足浑氏的美貌,这任务太让他称心如意了。赵川和可足浑常的双重任务。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真有把握?”可足浑常满脸疑惑。

自从两人逃难回了邺城,可足浑常就把高玉当狗头军师,这厮长得帅,拉出去也有形象,现在几乎是形影不离。

若不是大家都知道可足浑常不好男色,乃是纯爷们,只怕都会以为这家伙找了个出色的兔爷。

两晋南北朝,乃是男神横行的时代,兔爷们的黄金时代,不仅不是伤风败俗,而且逼格异常的高调。

“今天进行得非常顺利,你不妨三天后邀请你侄女到你家听琴,再多请一些人来,以免太过扎眼,到时候她绝对会来的。那天再进行下一步行动。”

赵川对他说过一句话,温水煮青蛙,当青蛙察觉的时候,已经是它要煮熟的时候。于公于私,这位王妃他都要拿下。

高玉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但可足浑常已经兴奋得要跳起来,如果他不是在马车上的话。

“对了,你今天下药了吧,下次别这样,以免弄巧成拙。”高玉一看小可足浑氏的样子,就知道可足浑常给她喝的酒里加了料,还好不多,还好不是吃了会昏迷的那种,不然定然露馅!

“还有啊,以后这种活动尽量不要在寝宫里面,太引人联想了,人多不要紧,有时候人多了才刺激,又让人没有警惕。”

平日里脾气颇大的可足浑常,像是乖宝宝一样被高玉教训,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没办法,他虽然蠢,却也知道利用聪明人的才智,这高玉“能力”爆表又没有根基,对自己能有什么威胁?

回府后,可足浑常向慕容伟的王妃小可足浑氏发了请帖,说是三天之后,新请到的琴师会当场献艺,还请了几个邺城的权贵夫人参加。

小可足浑氏觉得这是帮慕容伟扩大社交圈子的好机会,欣然允诺,并满怀期待再见那天在梦里和自己温存的年轻男子,至于哪个原因更多一些,她不想深究,反正也只是看看而已……

汜水关上,赵川站在城楼上眺望着洛阳城,说实话,肉眼根本看不太清楚,太远了。

“怎么了,又想起那首山河表里潼关路来了?不是还没到潼关么?”

苏蕙走到他身旁,也凝神看着远处,两人都没有说话,很久以后,她才喃喃自语道:“前面就是洛阳啊,这个地方一直都是京城,胡人来了以后才变成现在这样。”

洛阳在宋代以前的地位,是后人无法想象的。

西周镐京,东周洛阳。

西汉长安,东汉洛阳。

西晋洛阳,东晋建康。

辉煌的历史,灿烂的文化,名人辈出。

苏蕙自幼聪慧,饱读诗书,自然清楚洛阳的分量。

没想到有生之年,居然也能来到洛阳周边,甚至是作为主人的身份,假如赵川能占领洛阳的话。

雄伟的古都,俯瞰天下的豪气,这一刻苏蕙居然也能体会到男人们那样打生打死是为了什么,还有之前赵川跟她说过的那些话。

“对了,问你个问题,一场恶战,有许多辆战车出击,回来的一部分,到处都是伤痕,如果要用铁板加固的话,你会选择加固哪里?

战马的力量有限,铁板很重,决不能部加固。”

又是这种题目?

苏蕙翻了翻白眼,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当然是受损多,伤痕多的地方,这么简单的问题还需要问么?你是不是傻?”

“错了,是把没有受损的地方加固,因为那些地方受损的车,都没有能力再返回营地,你的措施刚刚相反。

好好想想吧,别老盯着桓温的成功,你得多看看倒霉蛋姚襄犯了什么错!”

赵川的话,让苏蕙陷入沉思,对方什么时候离开的,她都记不得了。

没错,赵川的女眷,这支军队的老弱,都在谢玄手上,一方面的是保护,另外一方面是作为人质。

只有见识不凡的苏蕙跟着他身边,美其名曰开阔眼界。至于这位和一般女孩大不一样的聪明小萝莉是怎么想的,谁也说不清。

两天之后,谢玄带着大军来到了汜水关,赵川很识趣的把关隘让了出来,在汜水关以西五里的地方扎营。

这是他悟出来的生存之道,该装孙子的时候,必须要装孙子。

谢家北伐也是要刷声望的,不然不利于他们在朝廷里操作。一点军功都没有,怎么拿到朝廷的“编制”?

没有编制,就是私军,战斗就不能名正言顺,跟赵川现在的样子一个德行了,谢家怎么能忍?

历史上谢家就是靠着抵抗苻坚,才把自己的私军“转正”了,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北府兵。在此之前,谢玄和谢石,挂靠在桓温麾下,刷了很多年的声望,还有军功。

这是江左的游戏规则,赵川打算遵守,给谢家一个方便,至少不要挡道。

再说了,死磕姚襄,现在的他似乎也不是对手。

汜水关丢了,王钦卢这个二五仔也投降晋军了,为何姚襄会没动静呢?

因为他气急攻心,病倒了,而且是一病不起。

几天前,他差一点拿下洛阳了,真的,就只差一点点。

这天开最后的动员大会,姚襄严厉批评了姚苌的不作为,并且暂时收回了他的兵权,由姚苌的嫡亲弟弟姚绪掌管兵权。

姚苌面无表情的交出了兵权,他早就料到会这样,并且已经做好了准备。

拖后腿的准备!

现在各军都是油尽灯枯,唯独他所在的先锋军没有死伤,这时候他的队伍不打主攻,谁打主攻呢?

看来自己的兄长已经不打算从洛阳身而退了,他现在对洛阳已经是执念了!

得到了姚苌的生力军,再加上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信念,姚襄大军这天的攻城格外猛烈!

最先破城的是南门,也就是有洛水作为护城河的那一道门!

但当姚襄大军兴匆匆的涌进南门时,无数巨石从天而降,朱序竟然用攻击城外井栏的投石车,对准南门抛射巨石。

这些石头是从很多洛阳的巨富之家找来的,兵荒马乱,谁他喵的还在乎这些没用的石头!

城门都被砸坏,也有无数的姚襄军士卒被砸得血肉横飞,但是,城门也却也被堵住了,没人专门用拖车把这些石头运走,一时间大部队也难以进入(个别人可以攀爬进来。)

随后朱序的预备队到达,将冲进城的敌军斩杀殆尽,姚襄这一波突袭,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倒下。

这一波大大的打击了姚襄军的士气,而随后姚绪亲自上阵,带人攻占了百尺楼。

百尺楼一丢,城北几个城门的守军,失去指挥调度,只能各自为战,无法相互增援。

疲于奔命的朱序只得带着手上不多的预备队顶上,眼看自己人越来越少,敌人越来越多,再也无法夺回百尺楼的时候,姚襄的大军突然如潮水一般退却了。

这些人中有人高喊桓温大军来了!然后以讹传讹,士气瞬间崩溃,朱序和守军也以为桓温大军来了,拼着最后一口气,将失守的百尺楼夺了回来。

功亏一篑!

事后姚襄发现大军之中有人传递谣言,知道军心不可用,大将之中,也肯定有胸怀异志的人,洛阳已不可得,前途亦是渺茫,气急攻心,一口黑血喷涌而出,昏死过去!

这一昏迷,就再也没有醒过来,期间一直是姚苌守在他身边。

他手下的大军,也是伤病满员,无力再战。

并不是姚襄不想要洛阳,也不是在放任王钦卢投降,而是他实在是有心无力,无论是身体,还是意志,还是大军,都是这样。

就在赵川将汜水关让出来的那天早上,姚苌以姚襄的名义,将家里所有的哥哥,弟弟,谋主王亮,还有大小将领都召集起来议事。

议事的主题只有一个,那就是撤退,放弃攻打洛阳,先转战到潼关再说。

(本章完),精彩!(=)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