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乱世逐流 > 第四十章 不应被遗忘的“大人物”

第四十章 不应被遗忘的“大人物”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两晋南北朝的历史当中,有一个看上去不起眼的人物,却绝对值得大书特书,这个人就是朱序。后世网络上玩得很6的梗,那个朗朗上口的“秦军败了”,就是出自此人之口。

淝水之战,谢玄和谢石也是因为朱序的示警,而改变了进军的策略,不然的话,仗还有的打。

这个人愚忠,有能力,最关键的是会打仗,善隐忍,除了出身不好被限制了发挥,外加运气也确实有点背以外,此人绝对是个奇才。

所以当桓婧向赵川哭诉着去洛阳救朱序的时候,赵大官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哪个朱序?莫非就是那个“朱序”?

“你说的朱序,跟你是什么关系,他是个什么人,哪里人氏?”

赵川面对眼泪汪汪的桓婧不为所动,沉声问道。

如果是那个朱序,绝对值得冒险一下,如果不是,那桓温的女儿,他也是不会给面子的,毕竟他救过桓婧一次,已经不欠对方什么了。

桓婧与朱序初尝禁果,正是恋奸情热的时候,看到赵川救人的态度很消极,只好把所有的事情都和盘托出了。

果然是那个朱序,也只有这等英雄人物,敢睡桓温的女儿,做到连自己都不敢的事情。

诶?不是听说桓温将桓婧许配给谢玄了么?

赵川这才想起这一茬来。

那究竟是应该拖慢速度,间接弄死朱序这个给谢玄戴绿帽的家伙呢,还是再次拆散谢玄的婚事呢?

两个好像都挺不错的,想想都觉得兴奋啊!

赵川的八卦之魂在熊熊燃烧。

朱序,历史上乃是东晋的名将和奇人,若真细看,其才能不在谢玄之下,不得不说,桓温父女二人挑人的眼光都挺不错的。

桓婧随便一勾搭,居然都能勾搭到这么牛逼的汉子,桓温家的彪悍人品也得到了完美继承。

朱序的命运,原本应该是去前线死磕鲜卑慕容,然后大放异彩,随后在襄阳抵抗苻坚,不幸被俘,苻坚天王异常赏识此人,不仅不杀,还赏了个支度官

几年后,朱序在任上做得极好,筹措了很多物资,以供苻坚南侵,这才有百万雄师的“节鞭断流”的说法,不然没钱没粮打个屁啊。

淝水之战的关键时刻,又是朱序在晋军渡河的时候高喊“秦军败了,秦军败了”,引发苻坚大军的大混乱,骨牌效应,让这位前秦天王饮恨淝水。

最后此人返回东晋,成为边境的顶梁柱,老来辞官,死在辞官后的第二年。

这是何等彪悍的人生。

“嗯,兵者,大凶之器,不可随意摆弄,你先在我大营里歇息一天,回许都找你爹也行,跟着我也行,不过进军洛阳的事情,当真是欲速则不达,急也是急不来的。”

好说歹说,把这位急脾气的大小姐哄走了,赵川松了口气,看来洛阳也确实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不能再耽误了。

听桓婧的说法,似乎姚襄队伍里死了几个大将?

桓温的女儿不懂兵法,赵川还是会打仗的,一下子就想到了,哀兵必胜,难怪朱序会趁机送情人出城,实在是因为姚襄这里上上下下都有一口恶气,谁碰到谁倒霉。

而朱序又是对方吃瘪的源头所在。

“好像朱序此人对晋国很是忠心,要不要让他把桓温得罪死,彻底走投无路,然后在自己帐下效力呢?”

赵川托着下巴,心里想着坏事。桓温占据洛阳以后,摆明了会对付自己,挖一下他的墙角,很解气有木有?

“这件事要从长计议,无毒不丈夫啊,呵呵呵呵,桓温,一向都是你玩别人,看这次你不赔了夫人又折兵。”

他一个人在那里若无其事的奸笑,小萝莉苏蕙突然来到他的身后,拍了拍赵川的肩膀,满脸古怪的问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时间在这里傻笑,知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苏蕙跟他之间,毫无礼数可言,说话就是这样简单粗暴。

“喂,我警告你啊,今天来军营的那位好像是桓温的女儿,你可别乱来啊。我知道你魅力强,女人见到你自己都会扑过来,但她爹是桓温啊,你可别……”

小萝莉像是唐僧一样在赵川面前喋喋不休,最后某人逼的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把桓婧跟目前洛阳守将朱序之间的破烂事,还有跟谢玄之间的婚约告诉了对方。

苏蕙的小嘴张的老大,这件事太有震撼性了。

“朱序是桓温派来保护自己宝贝女儿的,结果这厮最后把他女儿睡了,这算是监守自盗吧。脾气一向不太好的桓温,看见朱序,会不会说句女婿你好呢?谢家的人会怎么想,还真是值得期待啊。”

赵川和小萝莉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别小看男女间的破事,有时候男人冲冠一怒为红颜,什么冲动的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嗯,想办法加快谢玄婚事的进度,再怂恿朱序去抢亲,很不错的主意。

做着白日梦的桓婧,还指望着赵川解除洛阳的围困,自己跟情郎朱序一起去见桓温,然后和对方成亲,过着美滋滋的幸福生活,丝毫没察觉当初那个急公好义的赵川,在现实的磨砺之下,已经完成了蜕变。

他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自己的女人考虑。朱序值得拉拢收买,又有些愚忠,那就不得不用点手段了。

“蕙儿,找几个可靠低调的人,去周边散布消息,就说桓温的女儿身怀六甲,野汉子据说是洛阳的守将朱序。我就不信桓温不入套!”

赵川眼中精光一闪,苏蕙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道:“惠儿惠儿的,叫那么亲热干嘛,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知道啦,我这就去了。”

桓婧根本就没怀孕,至少现在还不知道,赵川就是无良的把事情往大了说,谣言就是要能够吸引眼球,至于是不是真相,重要么?

再说了,本身就已经生米煮成熟饭,朱序你有胆子出来走两步看看?看桓温不先打断你三条腿。

至于朱序会不会在惊恐之下投降关中苻家,想来是不会的,不过即使投降也无所谓,搞臭朱序的名声,等于是断了桓温一条有力的臂膀,怎么看都是不亏的。

一天之后,桓婧和几个朱序的手下军卒,被赵川派人送到谢玄的大营,理由的是他作为北伐的先锋,马上就会迎来恶战,怎么能让桓温家的千金小姐处于极度危险之中呢?

万一出了事,谁能负责?

赵川相信自己的这位“小舅子”,看到自己的未婚妻,听到对方说自己已经跟了别的男人,表情一定会很精彩。

也一定会对桓温更加离心离德。

“诸位,前方二十里,就是汜水关,还有不远处有一个作为疑兵和策应的营地,谁打关隘,谁打营地,今天分配下去。”

平时可以嘻嘻哈哈的,之前也可以让苏道质在前台,现在却已经是图穷匕首见的时候,任何欺骗已经没什么大的价值,至少是骗不过桓温的,这时候再惺惺作态,躲在后面,已经没什么意思了。

“这样吧,石越,你对羌人比较熟悉,你打汜水关探探底。那个营地估计人不多,窦将军麾下新兵最多,你来负责打营地吧。”

大家之所以现在不说话,是因为今天的战斗,估计都只是开胃菜而已。

姚襄攻打洛阳城,一定会守住后路,汜水关虽然在之前已经被羌人破坏了一部分,但仍然是易守难攻,姚襄不可能不守住后路,无论今天是谁去,都是碰一鼻子灰回来。

而那个作为疑兵的营地,打下来毫无难度,纯粹是刷刷存在感的“新手村”任务,众人也都提不起兴趣来。

“大当家,我觉得,汜水关,很可能兵力极为薄弱,姚襄不会看不到桓温的北伐大军,在背后追的很紧。那么,他守住后路还有什么意义呢?莫非汜水关以东还有活路不成?”

石越对赵川的决断,并不是很赞同,他有自己的想法。

姚襄如果不是蠢蛋,应该可以看到,不作出改变,即使自己占领了洛阳,留下来连横合纵求援的时间也实在是太少了。也就是说,很有可能他打下洛阳,没爽几天,桓温的刀锋就已经来了。

这时候,他卖个萌服个软,说自己是东晋的属臣,一路爬上来的桓温,会让他这样安然快活?怎么可能!

也就是说,姚襄好大喜功,想要占据天下中心,只怕他手下很多人都不会这么想,以他自己当时在姚襄手下所了解的那样,除了姚襄自己一家的人,包括谋主王亮在内,恐怕都会认为打洛阳纯粹送死。

最大的可能就是,他们说动关中苻家,然后让苻家派兵过来策应自己,割让洛阳给苻家,自己回关中休生养息。

至于中间会发生什么,姚襄大军内部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清。

如果打洛阳失败,姚襄也会往关中跑,谁又愿意去守着汜水关这个死地?

只怕那营地也是空的!

赵川低着头沉吟不语。他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只是立场很微妙。

他名义上是苻坚的人,实际立场却是汉人,他不可能为苻健服务,因此无论苻家派不派兵,赵川跟姚襄之间的立场,一定是敌对无疑的。

只是……一切都是姿态啊!赵川需要做个姿态给桓温看。

“那这样,石越跟窦韬一起攻打汜水关,务必要攻下!至于那个营地,派人通知谢玄吧。”赵川还是妥协了。

“不,我想一个人去汜水关,说服守将投降!”

石越一脸认真的说道:“我不是要逞英雄,而是这次我觉得自己可以说服对方,何必让兄弟们冒死闯关呢?莫非攻打城池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么?”

诸葛侃,沈劲脸色是钦佩,刘轨撇着嘴不屑一顾,孟昶看得热血沸腾,郭敞在一旁闭嘴不说话,窦滔像是睡着了一样,魂飞天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赵川手下众人出身不同,经历不同,对同一件事的看法也是不尽相同的。

“这样吧,我写封信你带过去,保证对方人身安,保证对方麾下将士的人身安,允许他们独立成军,不打散安置,不追究任何之前罪孽。”

石越感激的对着赵川拱手,这等于是解除了自己所有的顾虑。

“都散了吧,窦将军还是攻打营地吧。”

看到窦韬要走,赵川连忙给他下命令。

午夜,石越一人独自离开军营,而窦韬的人马,早已于一个时辰以前归来,姚襄在汜水关外大营内虽然插满了旗帜,却只有几十个人驻守。

没错,就是几十个人。

看到窦韬带着手下人马闯营,根本放弃治疗,完没抵抗就结束了。

和许昌的那一战异曲同工,又是不战而胜,窦韬郁闷得想发狂!敌人根本不给他证明自己的机会。

白脸将军,走运将军的名号已经传的很广了,弄的窦韬都要抬不起头来做人,可姚襄对自己就是这么“慈悲”。

“艹,白跑一趟!”窦韬恨恨的用长剑砍断一面旗帜,他的任务已经结束,现在是站在一旁观看别人表演了。

他有些羡慕石越,当然,还有佩服。

对方虽然是降将,但当真是有勇有谋,脑子灵活,而且不拘常势。而且似乎石越也更得赵川器重的样子,其间的原因,难道是因为他们以前都是在长安混的么?

这一夜格外漫长,直到天亮,一个姚襄军士卒打扮的人来到赵川的大营,说汜水关已经投降,城门大开,请赵川带人入城!!

“这不可能!一定是诈降!”

苏蕙的老爹苏道质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石越也太神奇了一点,半夜去的汜水关,第二天对方就开城投降了,这张嘴未免太厉害了点啊!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走,一起去汜水关,看看等着我们的究竟是美酒呢,还是刀兵。”

赵川一脸平静,他也有些意外,石越的本事他是知道的,去汜水关看看就知道了,为什么花儿会这样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