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乱世逐流 > 第三十五章 第一次洛阳攻防战(续)

第三十五章 第一次洛阳攻防战(续)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这些天下来,姚襄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弟弟姚苌有些不对劲了。

和犹豫不决的姚襄不同,姚苌做事极为果决,甚至有些冲动,一向是个急先锋的角色。

但在这次攻打洛阳的战役中,姚苌的表现非常消极。

没错,就是消极。

开战就受伤,腿断了。这可以理解,虽然有些蹊跷。

随后姚苌约束自己的部署,不准参与攻城,给出的理由是无论最后一击,还是不得已撤退,都需要一支修整好,体力好,斗志昂扬的部队充当尖刀。

把这支军队打疲惫了,万一被桓温包了饺子,谁负责杀出重围?

好吧,这确实是个理由。

不得不说,姚苌说的很有道理,连谋主王亮都赞同他的做法,但姚襄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这是亲兄弟之间的默契和长期以来建立的第六感告诉他的,姚襄总觉得姚苌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具体哪里不一样,却不太好说。

“唉!”姚襄脸上是苦涩。

怎么说呢?姚苌是自己的铁杆加亲兄弟,那些质疑的话,如何能说得出口?姚襄情商不低,断然不会犯这样的错。

姚苌背叛自己,图个什么呢?这让姚襄心中苦恼,却又百思不得其解。一度让他觉得是自己心眼太多才会怀疑自己的亲弟弟。

而他心中的第六感又是这样的强烈,已经要到了坐立不安的地步,没有人可以商议,姚襄这才发觉,自己大军的组织结构实在是太糙了点。

内部一旦有什么事情,调整的能力太差。

毕竟胡人都是这么玩的,没有对内的专业侦查机构,这时哪怕这个机构只有三五个人,恐怕也能提供一些有用信息了。什么事都不会是没有痕迹的,就看你眼睛够不够亮,耳朵够不够灵敏了。

赵川用石越来暗地监视其他人,因为石越出自长安周边,算是他的“老乡”,本身又不是世家中人,正好自成一脉,还是比较弱的一脉。

没有自己的支持,石越是无法在队伍里立足的,他毕竟是投降过来的人。

和姚襄一对比,就显示出某人的高明来了。

不过姚苌的“消极怠工”,并没有打消姚襄攻下洛阳,伺机横扫天下的念头。

第二天,姚襄的兄长姚益生,身披重甲,带着麾下最精锐的士卒攻城,代替姚襄冲锋陷阵。

这次攻城的强度格外的大,姚襄几乎是把除了姚苌麾下部署以外的所有精锐线压上,洛阳城北防御中枢“百尺楼”一度被攻占,又被朱序亲自带人夺回。

这一天当中,朱序成为了救火队员和中流砥柱,带领预备队在三座城门之间流转。

姚襄的三个嫡亲兄弟,姚益生,姚绪,姚硕德,分别带自己的手下攻城,而姚益生这一路属于主攻,目标就是北门的百尺楼。

其余的人分别攻打西面的广阳门和东面的安喜门,留着濒临洛水的开阳门不打,实际上是围三缺一,等着周成忍不住逃跑将其一网打尽的。

洛水对岸,埋伏着姚苌的人马,不仅没有参加过战斗,而且个个都是精神饱满,士气高昂,长期作为先锋勇悍异常,乃是姚襄最后的底牌。

厮杀从太阳升起就开始的,可谓是首战即决战,一战定乾坤,姚襄是会打仗的,虽然打不过桓温。

首先是姚襄派人试探了一下洛阳城南门的防御,南面有洛河,按道理是防御最强的,兵力也应该是最少的,不过姚襄一上去就被朱序打了一闷棍。

洛阳城很大,城墙亦是四面修筑,周成手下两万人不到,如果城池四面都站满人,估计连预备队都抽不出来。

虽然是呆板的防御战,实际上也是像博弈一样,考验将领猜对方心思的能力,敌人会攻打哪一面,预备队留多少人,麾下的军队怎么休息和轮换,都需要周密部署。

军队少的朱序,发挥比姚襄要好,这是难能可贵的。

很显然,朱序“打牌”的水平比姚襄高多了,特别是在牌面比不上对方的情况下。

姚襄清晨就攻打地理条件对自己而言最不利的城南,若是朱序在那里兵力不足,搞不好还真被他得手了。

一个时辰过去了,姚襄悄悄将咳出来的一口黑血用布裹住,恨恨的看着洛阳城南的墙头,下令退兵。

死了一批人,毛的便宜都没占到。

尼玛这次真遇到对手了!

一轮不成功,第二轮再战!

姚襄让姚益生,姚绪,姚硕德三面出击,吃定了朱序兵力不足!

树挪死人挪活,果不其然,还真让主攻的姚益生得手了,北面城墙突出部,也是城北指挥中枢百尺楼被养精蓄锐的姚益生一举攻下。其他防线受其影响,都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这时,朱序手下那一队救援桓婧的精锐人马起到了一锤定音的作用,虽然只有一百多人,但百尺楼这种地方,正是和门牙一样,利于短兵相接,人多了没用,反正无法展开。

刚刚爬上城墙,打退守军的人,都是立足未稳,很多人爬了那么高,手脚还都是软的,刚刚得手,心情也比较放松,警惕性不足。

结果遇到朱序带领的生力军,又是桓温麾下最精锐的亲卫私军,如同虎入羊群一般。

姚益生麾下的士卒像是割麦子一样的被砍倒,乱军之中,主将姚益生被朱序一刀捅在腹部,然后被踹下城楼,扑通一声,俨然是有进气没出气了!

要奋斗就会有牺牲,姚襄的兄长,被朱序这个命中克星折了,但这只是杯具的开始而不是结束。

夺回百尺楼以后,周成大军士气大振,城东和城西那摇摇欲坠的防线也逐渐稳固下来,姚襄大军不支,只好撤退,避免打成添油战术。

在撤退中,姚襄的弟弟姚硕德,被城楼上的朱序一箭射中肩膀,箭头是用粪便泡过的,极为阴险歹毒,这年头人们对破伤风的威力估计不足,姚硕德以为没什么事,只是简单处理了一下。

结果深夜这个倒霉蛋就高烧不退,第二天清晨就已经断气了,姚襄和姚苌的嫡亲弟弟,也gg了。

一天当中阵亡了两个嫡亲兄弟,姚襄气得箭伤发作,昏迷不醒,攻城大军群龙无首,士气狂跌,不得已从进攻转入休整,虽然依旧围困着洛阳城,却停止了进攻。

朱序的精彩发挥,让姚襄悲痛欲绝,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然而这种愤怒并没有什么卵用,这乱世如果愤怒能杀人,那后赵石虎不会活到他病死的那一天。

深夜,姚苌在亲卫的搀扶下,来到洛水南岸。

屏退左右以后,姚苌站在黑暗中,看着对岸城楼上的灯火,如梦似幻。

“果然一切都是真的,洛阳,乃是我们姚家的死地,只有去关中,才有希望,而我,就是天命之人!大哥,你不相信也不行,这就是命,早就注定了的。”

姚苌瘸着腿走了两步,他的腿伤并不严重,因为收买了医官,所以才能休息到今天。

“大哥啊,如果你再带领我们,只怕我们都会死,姚家也会灭族,不如你早些去地下,看着我表演,怎么样?我不会输给你的,因为我是真正的天命啊,现在的一切都证明了这一点。

你一定会输,但我是不同的。”

姚苌的眼睛里跳动着**的火焰,那是对权力的极度渴求。

他急于站到最前台,开始自己的表演,而不是听他大哥的指挥,要他做这做那的。今天死了一个大哥一个小弟,还不够蠢么!!

“回去吧。”

姚苌转过身,一瘸一拐的往回走,明日,趁着他大哥姚襄昏迷的当口,他要进一步摄取权利,其他人的队伍都是死伤惨重,唯独自己手下的精锐毫无损失。

夺权,是需要筹码的,现在自己手中的筹码很多,没错,就像预言中那样,自己先成为姚家的当家人,然后进一步成为关中的主人,一切都在正确的道路上奔驰着。

死两个兄弟?

没什么不好的,夺权的对手又少了两个而已。黑暗中,姚苌的嘴角挂着冷笑,赵川没有料到,当初随手一笔,却提前放出一个魔鬼来,吞噬了姚苌身上那为数不多的良知。

其实有时候胜败只是一瞬间而已,这就是传说中的“行百里者半九十”。

周成的状况并不像姚襄看到的那样好,他现在已经不管事,在洛阳的宫殿里醉生梦死,把所有的权力都交给朱序了。

他知道朱序杀了不少姚襄的人,自己也被牵连,现在就算投降,难道对方就会放过你?

我杀你兄弟再跟你说句对不起我错了,我看你跟不跟我拼命!

也正是因为周成的“大方”,洛阳城的资源能够被朱序完调配,这才堪堪守住城池。

朱序知道他今天杀了对方两个大将,其中一个北门的,还颇有些本事,这两天姚襄应该会消停下了。

今天他肩膀也挨了一刀,伤口刚刚处理好,一个人坐在书案前思考战局。

回光返照!

这次是真正的回光返照,桓温要是再不派人来,只怕洛阳真会在血战不支当中陷落,周成的人马,已经到极限了,因为对方手上根本不是精兵。

“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朱序长叹一声,长时间的疲劳,他的身体也到极限了,为了桓温大都督的事情,看来今天必须要有决断了。

“朱大哥你在吗?”

如果不是因为来人是个女孩,而且是桓温的掌上明珠,朱序简直想怼回去,什么猪大哥啊,真是的!

“大小姐,你来了,我正准备去找你呢。”

看到桓婧走了进来,朱序眼睛一亮。今天对方的打扮有些成熟,头发披散在肩膀上,穿着青色的襦裙,还染了淡淡的唇,看着青涩中带着一丝妩媚。

像一颗半熟又水灵的蜜桃。

这和平时桓婧一身劲装,像是男孩的打扮完不同。

他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唾沫,从执行任务开始到今天,就没碰过女人,朱序也是血气方刚的男人,心中有股邪火冒了起来,不过想起桓温平日里那带着威严的表情,又被瞬间浇灭。

不是妹子不好,而是妹子的爹太厉害了,不仅是大世家,而且还是最高上司,这花要是摘了,死无葬身之地。

“别这么叫嘛,多分生啊,叫我婧儿就好了。”

桓婧咳嗽了一声,说话带着一点不动声色的娇气发嗲,朱序的心跳更快了。

他虽然没成亲,但军中哪个汉子没睡过女人啊,他又不是初哥?今天怎么看怎么有些危险啊,这气氛不妙了!

就算对方投怀送抱,他也不敢要啊!对方可是桓温的嫡女,老妈是司马家的南康公主!!

“咳咳,那个,今夜我就派十个可靠的自家兄弟,然后护送你走洛水,去许都,听说你父亲麾下的一支队伍已经到了那里,带兵的人叫赵川,跟你似乎是老相识,应该是安的。”

暧昧的气氛,被这句话给破坏了,桓婧一愣,气急败坏的问道:“我要是走了,那你怎么办?”

朱序刚毅的脸上出现一丝决然,他大义凛然的说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更何况你父亲为了防止神州陆沉,牺牲了太多,我朱序……”

啪!

桓婧一巴掌打在朱序脸上,疼得妹子捂着手。朱序这厮打仗的,脸上肌肉都够硬朗的!

“我装不下去了,你死了我怎么办?”

桓婧带着哭腔,泪眼迷蒙的看着朱序。

“我……”

“我什么我,我就是喜欢你,你就直接说,你死了我怎么办!”

桓婧霸气的坐在朱序床上,她爹桓温身上手刃仇人那种彪悍的气质在她这里继承得很好。

装淑女太累了,枉费她花了那么多时间打扮。

“去把门关了。”听到桓婧的命令,朱序习惯性机械的关上房门,发现油灯已经熄灭,屋子里一片漆黑……

洛阳的百尺楼乃是真实存在过的,还有文中所写的城门,人名都是真实考察过的。

不过现在国内已经找不到百尺楼这样的建筑古迹,有机会去法国的朋友可以到阿维尼翁看看那座依山傍水的“教皇城”,城外有一座与百尺楼结构和作用类似的建筑,对岸山上还有一座保卫城池的城堡,和洛阳的地形有异曲同工之妙。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