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乱世逐流 > 第二十三章 把悲伤留给自己

第二十三章 把悲伤留给自己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被赵川紧紧抓着小手,王穆之其实可以很容易的挣脱,但不知为何,她就那样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动。

苍凉的歌声在背后响起,她不敢回头,也不愿走。

“能不能让我陪着你走,既然你说留不住你。

回去的路有些黑暗,担心让你一个人走。

我想是因为我不够温柔,不能分担你的忧愁。

如果这样说不出口,就把遗憾藏在心中。

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你的美丽让你带走。

从此以后,我再没有快乐起来的理由。

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你的美丽让你带走。

我想我可以忍住悲伤,可不可以你也会想起我。”

王穆之软软靠在身后的赵川身上,双肩不断的随着呼吸而耸动,无声抽泣。

“走出山洞,就是一条不归路,你就会像被风雨吹打的美丽花朵一样凋谢,即使是这样,你还要去吗?”

赵川的声音宛如春风,让王穆之心中的坚冰慢慢融化。两人十指紧扣,已经不需要再表白。

“你不是晕过去了吗?为什么又会醒来?”她给茶水里下了迷药,想趁着对方昏迷而离开,然而这些小动作却早就被赵川识破。

将怀里的女孩扳过身来,两人头顶着头,王穆之的眼神已经有一些迷离,心很乱,刚刚下定决心,又舍不得赴死了。

“我是个坏人,从头到尾就是想得到你的身子,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赵川在对方耳边呢喃道,到这一步了,还能停下来么。

“不要做傻事,我不想你死。换一个人都可以,只要不是你就行。”王穆之哭泣着吻着对方的脸,感情的防线已经完崩溃。

“生活有时候就是这样无奈,把你杀死,或者砍下你的手脚,这样的事情我做不出来啊,只能选择轻薄你。如果你要恨我,那就恨吧。”

王穆之没有推开对方的手,即使她知道不能害死赵川,即使她知道自己是要嫁给司马聃的人。

“我只会恨我自己把你拖下旋涡……”

“如果你想停,等会你就说停……”随着赵川的这句话,王穆之闭上眼睛环住赵川的脖子,两人软软的倒在茅草上……

谁也不能阻止她今夜的放纵!既然决定了,就不会再后悔。

其实即使王穆之说停,赵川也不会停下来,然而他们最后谁都没有停,谁也没有强迫谁,一切都是那样水乳交融……

很久以后,王穆之在赵川的怀抱里调整了一个舒服的角度,脸上露出了微笑。说不上是谁得到谁,反正,那事就这样发生了。她并没有觉得怅然若失。

终于还是把自己交出去,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女人,也不枉费来人世间走一遭了。

结局是自己之前所期待的,过程却和想的不同,她没有想到身心的投入到一段恋爱当中,心甘情愿的和对方融为一体是那么快乐。

“我现在有点不想死了。”王穆之贪婪的索吻,媚眼如丝的看着刚刚得到自己身子的男人。

她已经二十三岁,在这个年代属于老姑娘了,已经迈出那一步,她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男人想女人,女人想男人,原始而神圣的事情。被赵川这样的男人睡了,没什么丢人的,倒不如说赵川被她睡了。

“你不需要去死,我会替你解决这件事。只是抱歉,不能带你走。”吻着王穆之的秀发,赵川轻轻的说道,这是他必须要去做的事情。

让王穆之不能当皇后而不要她的命,和带着人私奔,这是两个截然不同概念。

如果只是不取王穆之的性命,赵川在这件事上也就会让谢家很不快而已。

然而如果私奔,王穆之这个人对谢道韫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她从小就被培训,又有庞大的家世,谢道韫有的东西她都有。

谢家不能接受这样的威胁。

“你在这里休息吧,明日王恭他们就会来找你,我们的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也许,将来我们还有见面的一天。我只能帮你撑过这一关了。”

赵川的话有些无耻,好像吃了肉就不认人,不过王穆之却理解他话语里的意思。

这些天来,如果对方想吃掉她,第一天就能办到,不必等到今夜。

她大概是这个年代最不能碰的女人之一,谁沾上谁麻烦。

这也是她心甘情愿宽衣解带的原因,要知道她如果想停,还是可以停下来的,那些抵死缠绵,不都是因为自己愿意么?

她的脑子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有什么后果。

赵川愿意承担后果,所以她就把自己交出去了。

“其实即使我救你,打败那些神秘的军队,你回到江左乃至成为皇后,谢家和琅琊王家依旧会想办法杀你。所以很多事情,我没有选择。”

“我想听的不是这个……”王穆之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的嘴堵住。赵川知道她想听到的是“因为喜欢你,所以爱你。”

一个昏天黑地的长吻。

两人再次陷入柔情之中,怎么也挣脱不开了……

相爱总是简单,相处太难。将美好定格在某一刻,却是很容易的事情。

很久之后,两人都已经穿戴整齐,王穆之靠在赵川肩膀上,而自己的男人正在看她拿出来的地图。

“这东西如果弄丢的话,你回去的命运应该会很悲惨,我不能拿着,拿着就是推你进火坑。”

王穆之噗嗤一笑,亲了下赵川严肃的脸说道:“无所谓了,我已经没什么好遗憾了,如果没有这件东西,对方不会放人的。”

“好了,我记在脑子里了,地图你带回去,想不泄密是不可能了,不过总算对你家里有交代,你现在只能保护你自己,家族的事情,就交给你家里的男人们操心吧。”

王穆之心中感动得无以复加,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她拿出一块玉佩递给赵川说道:“我娘留下来的,说是出嫁的时候给夫君的……”

她羞怯的样子十分可爱,软软的靠在赵川身上,只希望这一刻能永远停留。

“有机会的话,我会来江左抢你回去的。”王穆之没注意到赵川用的是抢字,心中略感奇怪,却也没有多想。

两人又如胶似漆的耳鬓厮磨了一番,赵川才拖着酸软的身躯离开,王穆之的脸色一黯,她的选择,只是从一个大坑里跳出来,进入另一个小点的坑罢了。

失去贞洁,自然无法入宫成为皇后,入宫的检查可不吃素的,然而她怎么跟家里交代?

说她是自愿的?说她自己很喜欢对方,不是被强迫的?说她在建康的时候就爱慕这个人?

只怕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而且死人才是安的人,即使自己现在已经没有嫁到司马家的资格,只怕赵川要说服对方不杀人,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来接应自己的大军,为什么没有及时赶到?

谢家是怎么知道这些消息的?

王国宝在里面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

男女之情退去之后,王穆之的大脑恢复了冷静,越想越觉得这件事不同寻常。

她软软的靠在茅草上,想起刚才的缠绵,心里有一丝后悔。

要是自己心狠点,跟他一起私奔就好了,去他喵的家族,去他喵的皇后!

王穆之觉得如果自己是王法慧就好了,她是姑姑,长辈的人就要有长辈的担当。

赵川刚才已经说了一个计划,就是自己为了救王恭等人不慎信错了人,被赵川这个衣冠禽兽强行ooxx了。这样就可以取得家里的谅解,日子会好过一点。

千万不能表现出对这个男人的痴迷和爱慕。

说白了就是我为了救家里的重要嫡系,不慎被坏人吃掉了,我有反抗的,只是力气太小打不过被对方得逞了。

想到这里王穆之心里不免有些愧疚。

一路上都是赵川在照顾她,没有这个人自己早就死了,刚才的事情也是你情我愿,甚至自己更主动,对方不欠她的。

说到底还是家里的判断失误,低估了王谢两家抱团的程度,低估了两家反击的力度。

心变得更乱了!

正当赵川奔赴“刑场”接受考验,王穆之为自己的未来患得患失的时候,位于京口的大营里,独步江左的王坦之等来了司马聃的叔叔辈,司徒司马昱。

“王穆之的年龄稍微大了点,不太合适啊。”

司马昱欲擒故纵的摇摇头,实际上对这桩婚事非常满意。

他也是有野心的,只是不能说罢了。即使跟王羲之和谢安交好,但这王谢的势力也确实太大了点。

王穆之跟小门小户的何法倪比起来,那是有优势的。

“诶,司徒此言差矣,俗语有云,女大三抱金砖,王穆之的年龄正合适。不是我自卖自夸,她有褚蒜子当年的风范,哈哈,司徒就别推辞了。”

比起郗超的神经质,王坦之做事四平八稳,很是老道。司马昱本就是有此一说,王坦之打蛇随棍上,两人很快就推波换盏的喝起小酒来,司马聃的亲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悲催的司马聃,此时还不知道亲事已经定下来,更不知道这朵鲜花已经被赵大官人摘了。

王恭和王穆之不是王坦之一脉的人,但王恭一家现在在朝堂上无人能说得上话,成为皇亲这种事情,自然是王坦之出面。

毕竟王穆之的父亲王濛已经死了。

得到了王家的首肯,司马昱心满意足的走了。他前脚才走,后脚就有王坦之的儿子王恺急匆匆的跑进书房来。

“爹,堂姑和堂妹那边出事了,被不明人物挟持,杨将军没有接到他们,现在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听到王恺略显慌乱的声音,王坦之心中哀叹一声,大儿子跟三儿子不是一个妈生的,现在的夫人是范氏,家出名门,生了王国宝。

所以这个儿子跟前两个确实不太一样!胆大妄为,而且轻浮不堪大用。

长子王恺很看不惯王国宝,刚才的话语里面甚至都没有说王国宝怎么样了。

“我派国宝去接应的,他人呢,有没有消息?”王坦之沉声问道。

“大概……也被掳走了吧,那五百军士部被杀,不过里面没有国宝。”

王恺做事还是很靠谱的,凭着猜测就把事情糊圆了。

“明日…不,你现在就带着我的亲笔信去找杨将军,让他务必找到国宝他们,活要见人。”

死要见尸这句不吉利的话,王坦之没有说。

很快,一封措辞严厉的催促信出笼,那位“杨将军”要是事情办不好,王坦之一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王恺匆匆的离开,王坦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今天刚刚谈好了婚事,结果立刻就接到出嫁之人被劫持的信息,是巧合么?

王坦之觉得王穆之嫁给皇帝司马聃这件事对司马昱没什么坏处啊?到底是哪里不对了?

这件事透着蹊跷。

回想起来,儿子王国宝的表现也不太正常。

平日里这个纨绔好色无度,好逸恶劳,好吃懒做,反正怎么混账怎么来,为什么这次主动提出来带兵去接应王恭他们从太原返回?

他不会是看上王穆之的美色了吧?啧啧,这可不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啊,这可是头上一千把刀啊!

如果那混账真做出这等丑事,王坦之在心里揣摩了一下,哪怕得罪死范氏,自己也会手刃王国宝,大义灭亲。

不过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王国宝虽然混账,但平日里八面玲珑,很会看人眼色,漂亮女人?世家子弟只要想要,会缺漂亮女人吗?

想来想去都没什么头绪,王坦之决定将这件事暂时保密。

王恭等人失踪的事情慢慢在发酵,它的后续影响现在还在各大势力的猜测之中。

而此时此刻,王恭被人塞住嘴巴,藏着一面竹屏风背后,透过缝隙,看到他那位远房的堂哥,正在跟一个脸上红一块白一块中年男子推杯换盏的喝酒!

他居然跟抓自己的“仇人”喝酒!王恭若不是被捆着,此时恨不得出去暴打对方。

“谢叔叔,该办的事情我办好了,那谢道韫的事情……”王国宝舔着脸求对方。

“谢道韫?我什么时候答应让你娶谢道韫了?”这位花脸中年男,露出戏谑的笑容。

“谢石奴!你无耻!”王国宝拍案而起,指着对方的鼻子,怒不可歇!

他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不就是想有朝一日让看不起他的谢道韫天天跪着唱征服吗?没想到事情办成了,对方却翻脸不认人起来!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