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乱世逐流 > 第十七章 你方唱罢我方唱(下)

第十七章 你方唱罢我方唱(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问心智正常的男人一个问题,假如你刚结婚的老婆被人偷看洗澡,那个罪魁祸首被你抓到,你会不会把他狠揍一顿?

答案是肯定的。

从这年代的法理上说,偷看赵家娘子洗澡,比偷看萧文寿洗澡要严重的多!这就是正妻的地位和威力。

于是在把这个“小鸡”拎过来之前,“黑熊”已经在不打伤这家伙的前提下,将其打得死去活来,痛不欲生。

“大当家,你说怎么处置这家伙?”

孟昶黑着脸问赵川。

王谧看了看周边的形势,悄悄的在赵川耳边说道:“先问下对方家里什么来路,然后活埋算了,这荒郊野地,也不知道埋了多少死人,多他一个不多。”

看你文质彬彬的,心肠可是够狠啊!赵川在心中吐槽这位世家公子哥。

这几天的相处,他也不敢小看此人,世家的心黑着呢。

来自后世的某人还真不习惯这年头世家的作风。而且看孟昶的样子,不止世家如此,连流民队伍也是这样。

只怕孟昶在郭敞手下当先锋的时候,那帮人也干过不少“快意恩仇”的事情吧。

不过有一点说对了,先问下这个倒霉蛋的来路比较好,现在看来这仇也算不大不小的。

人无伤虎意,虎有伤人心啊。历史上苻坚苻天王就是“心太软”,最后没落到好下场,赵川可不想成为那样的倒霉蛋。

“你不要躺在地上装死了,没有用的。信不信我们现在就把你活埋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既然是活埋,又怎么会死不见尸?”

这位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比赵川略小的家伙顶嘴说道。

诶?到这个份上了还去关注这样的问题,这跟老虎到身边了他喵的还去数对方有几根胡子一样可笑。

“你觉得讨论这个重要吗?”赵川耸耸肩,已经失去跟着家伙说话的兴趣。

要不就活埋算了吧,下辈子记得别偷看女人洗澡,或者偷看的时候机灵点,跑快点,逢年过节我会跟你烧柱香的。

“喂,我堂兄已经回去搬救兵了,你们赶紧把我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到时候我给你们说句好话,这件事大家都有错,要不就这么算了吧。”

赵川回头跟王谧两人面面相觑,对方穿着打扮不俗,虽然身上湿乎乎的似乎掉进水里看上去很狼狈,但从说话的谈吐和衣服的布料看,这定然跟王谧一样,是个不谙世事的世家公子哥。

可能还比不上王谧,毕竟王谧不会像这家伙一样傻气吧?

“假如,我是说假如啊。我偷看你夫人,哦,或者说姐姐妹妹什么的洗澡,被你抓到,你会这么轻易放过我?”

赵川问这个问题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的智商被对方身上的中二气息拉低了。

“假如是你的话,那或许就是把眼睛挖掉吧。”已经站起来,看上去如同落汤鸡一样的家伙,居然一本正经的回答了赵川的调侃,赵安宗和萧家小妹都在掩嘴偷笑。

这家伙是不是傻?他是在建议我挖掉他眼睛么?

对于这样的人,赵川也实在是有些无语了。

诶?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赵川猛然发现,自己到现在似乎都没问对方姓谁名谁,哪里人士,家里什么背景,果然是遇到中二少年,自己也被带沟里去了么?

“我问你,你究竟是谁?”看到赵川在那里叽叽歪歪的,王谧不耐烦的把他推到一边,开始担任审讯的工作。

“我叫王恭,太原王氏,乃是王濛一脉的嫡出子弟!”

太原王氏?太原王氏怎么会在这里?太原王氏不是应该在太原么?

赵川对这些有点愣,但王谧却是再清楚不过了。

他家在东阳,不是在建康混的,所以跟王恭不熟,如果他在建康住,或者谢道韫,王孟姜在这里,那就一定认得王恭了。

中二少年自报家门以后,赵川这边的气势陡然一滞,不复之前的气势如虹,非挖对方眼睛不可的态度。

这是个拼爹的年代,赵川赵大官人也无法免俗。想爽当然可以爽,一刀的事情。

但这里这么多人,很难保证人人都闭嘴不说,对方家里如果知道了,这就是不死不休的仇恨。

说到底也不过是偷看洗澡的罪,这就将一个大世家的嫡出子弟灭口,至于么?

赵大官人也是看碟下菜的。

“我们这次是打算去太原祭祖,把我祖父的衣冠入祖坟,以尽孝道。”

这个理由么?有点牵强了。

不过好像也说得过去啊。

赵川在心中暗自回想跟谢道韫等人交流的一些东西。

要知道东晋是以孝道治天下,又是喜欢刷朋友圈,没有公务员考试也没有高考,靠裙带关系。

典型的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名声比生命还要重要。

眼前这家伙绝对是家族里的重点培养对象,走一趟太原镀金,然后回来以后,家里就可以说他尽孝道什么巴拉巴拉的,迅速往上爬。

神色变幻之间,赵川已然明白对方的套路。

桓温北伐之前,江左前往太原的道路是封闭的,人多了动静太大,容易招来军队,人少了却又很危险。

现在他开始北伐了,势必会攻下洛阳,这是历史书上写的明明白白的,洛阳到太原,可就不远了,而且那里既不是苻家,也不是慕容家的地盘。

张平跟东晋还有几分香火情,名义上从属于东晋,对于世家祭祖这样的活动,睁只眼闭只眼,不会特别在意。

桓温这次北伐的借口,也是迁回司马家在洛阳郊外的陵墓,说到底,他能出兵,也是司马聃名义上的“尽孝”。

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很难理解这种看似脑残的行为。

当年桓温隐忍很深,最后手刃杀父仇人一家所有男丁,不仅没有获罪,反而声名鹊起,最后被招为驸马,这就是孝道的力量。

司马家的皇位是篡位而来的,自然不敢提“尽忠”,所以才特别强调孝道!王恭北上,似乎也不是不能理解。

“大当家,请借一步说话。”王谧不理站在一旁被人看管起来的王恭,而是拉着赵川到一旁,顺便把傻大个孟昶也叫来了。

“孟昶,你可有伤王恭那边的人,你刚才不是说射中了么?”

王谧皱着眉头问道。

在中国,自古就是没死没残不算大事!双方都有后退和前进的空间,不然事情就有些棘手。

“我确定射中了,有利箭入肉的声音,不过这家伙身上没有箭伤,我也不明白怎么回事。”

孟昶摸摸脑袋,他的战场直觉是很灵敏的,射中没射中,出手就有感觉。

而且那把弓太趁手了。

还有第二个人!

赵川走到王恭身边,递给他一串刚才还来不及吃的烤野猪肉,这家伙大概也是饿坏了,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刚才跟你在一起的还有一个人么?他是不是受了箭伤?”赵川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宠辱不惊。

不说还好,一说起这件事,王恭就怒不可歇!

“王国宝这个混蛋,明明是他要来看女人洗澡的,也是他说要把那小娘抓起来玩弄一番,结果他中箭的时候,居然把我推到水里自己跑了!混蛋!”

王恭把那个叫“王国宝”的,从头骂到脚。

赵川无语的翻翻白眼,看这家伙的做派,确实有可能他说的话都是真的。

“喂,大当家,这王国宝可不是什么好鸟啊,他以前骚扰过你夫人。”

王谧在赵川耳边悄悄的说道。

我夫人?

半天赵大官人才发现王谧指的是谢道韫。

建康城的世家,没有一个不知道谢道韫是他赵川的女人,谢家对此也是默认甚至当面承认了。

敢情王国宝是个大色狼加浪子,这个王恭估计有点小色经不起怂恿,结果被人带沟里去了。

这证明一个老司机是多么重要啊!p,我都没看过女人洗澡呢,居然被你们抢先了,亏我还这么帅!

赵川一边在心里碎碎念,一边放弃治疗了。

对方打着孝道的由头公干,自己占理也变成不占理了,偷看女人洗澡在这年头算什么大事呀!人家交换小妾,玩兔子什么的都是不亦乐乎的雅事,相反自己阻挠他人北上祭祖才是大逆不道的事情。

看到情势不对,赵大官人蔫了,这件事大概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

而且,王恭看上去还算好说话,那位逃走的王国宝,只怕不是善茬啊,更何况他还受了伤!

“王公子,不好意思,一场误会,哈哈,不打不相识。”

“来来来,王公子饿了吧,我亲自给王公子做点野味。”

赵川翻脸比翻书还快,前倨后恭玩得无缝对接。

等会报复的人来了,王恭若是说话算话,有分量,那么一切好说。

若是王恭说话不算话,到时候直接把这厮当人质,杀出一条血路来。

他赵大官人也不是吓大的。

王恭社会经验极少,而且很爱听奉承话,吃完了野味,喝了热茶,换了身王谧带来的衣服之后,气也消了大半。

“王公子,现在天色晚了,你一个人回去也有些不便,不如明早再走如何?”

赵川十分“贴心”的问道。

他还真怕这位愣子现在就赶着回去,夜晚树林里野兽可不少啊!

要知道历史上的这个时期,由于各族人口迁徙,战乱什么的,导致很多有人的区域成为了野生动物的乐园。

史书上说,苻生继位后,关中大乱萧条,有老虎白天公然到村子里吃人。

王恭可能有些中二,却不是真傻,他也害怕这年头走夜路。

两人胡扯之间,气氛渐渐融洽起来,天色渐晚,赵川已经打算把人分两拨,轮流休息。

“大当家,有大队人马来了,快结阵!”

孟昶大喊一声,王谧手下已经昏昏欲睡的私军,赶紧互相依靠着,盾牌护住前身,孟昶躲在后面负责压制,严阵以待。

赵川倒不是特别担心,人数少的他们应付得过来,人数多的吧,想太多也没有用,必死无疑。

“把这些人给我围起来,一个都别走脱了,哎呀,疼死我了!”

一个鸡嗓子扯着喊出来的声音,在宁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滑稽。

不过赵川笑不出声来,这个不大的百人规模的营地,已经被披着轻甲的士卒,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

卧了个槽!怎么这么多人,只怕不下五百人了!

赵川心中有些后悔,若是苏家堡的人在,别说是这五百披甲,就算数量再多十倍,他赵大官人也是不虚的,可足浑常不比眼前的厉害多了,可怎么样呢,还不是一个死字!

只是现在么……好像有点双拳难敌四手的味道啊!

“这里的人给我听着,首先,你们把我堂哥交出来,其次,你们这里的小娘子,都拉出来看看,把爷爷伺候满意了,说不定就放你们一条生路,不然的话,哼哼!”

“不然的话怎样?”

赵川把短剑放在王恭的脖子上,穿过盾牌来到最前面。

“王公子得罪了,我们也想活命。”赵川在王恭耳边悄悄的说道。

“大当家,这大军是王国宝的,他和我不是一支,未必会听我的啊!”

王恭压低了声音,却是带着哭腔。

他说的不假。他是王濛一脉的,王国宝是王述一脉的,他们虽然都是太原王氏,可还真就不是一家的!

这次祭祖,跟王国宝一家是没有关系的,还是王恭家里委托王国宝一路护送。

所以王国宝才不在乎祭祖什么的呢,又特么不是他的祖先!

看旗号,赵川明白了,这是王述的军队,他在京口跟这支“杂牌军”有过一面之缘。

“这家伙跟王述什么关系?”赵川悄悄的问道。

“他是王述的嫡孙,王坦之的嫡子。”王恭突然觉得,搞不好王国宝这次不会在乎自己的性命,就像他刚才为了逃跑,推自己到湖里一样。

“部退后,不退后的话,我就先把他给杀了,反正是一个死,杀一个赚一个!”

赵川把短剑离王恭脖子近了些,很光棍的威胁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笑!真是太好笑了!

杀人的是你,又不是我王国宝,你只管杀便是,我会给他收尸的,反正回京口以后,我自然会说他老早就被你杀了,死无对证,你能把我怎么样?”

卧槽,这次遇到狠人了!

赵川被弄得目瞪口呆!

太原王氏家谱太过于源远流长,分支也特别多,这里就当是小说看看就好,勿深究。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