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音乐圣手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感情

第一百八十三章 感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从四点到六点,两个小时里只休息了一刻钟,其他时间在逼迫三零六的姑娘们不断提升自己高雅的鉴赏力理解力,把杨景行的曲子深入剖析,好在还没人唱出赞歌来。

演奏者自己先说感受,然后老师和其他人提醒补充,最后得到一个基本一致的观点,还要通过实践演奏,让大家进一步感受和加深感情。

大概来说,胡琴部分是前卫的,这种前卫是通过音色和旋律的对比得出来的,但并不是非主流。贺宏垂还认为这些前卫中包含了对生活的热情,需要大家以后慢慢体会。

扬琴部分和胡琴呼应,但是又是保守的,能看得出作者对民族传统音乐的尊重。

王蕊觉得自己的琵琶是激情的,活力的。齐清诺则认为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大气而豪放,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其他女生比较支持齐清诺。

柴丽甜的笛子之后是一个长长的过度,虽然还没开始正式练习,但是也要讨论一下。这一部分具有交响性质,旋律由多件乐器分组搭配共同推进,龚晓玲觉得这是一个融合,所以听上去似乎没有特别鲜明的表情,但又有点五味俱的意思。

再接下去就是架子鼓了,年晴虽然没柴丽甜那么明显地拼命,但是现场打一段也很熟练了。杨景行在这一段把架子鼓那点可怜的旋律感做了十足的发挥,但是更加注重的还是节奏。

年晴说得挺简单:“我喜欢这种从阴暗到明亮的感觉。”

龚晓玲说:“听着一段你们会想起什么?很熟悉的,你们。”

何沛媛说:“云开雾散。”

在大家的注视下,杨景行点头:“借鉴,借鉴。”

齐清诺的表情没啥意见。龚晓玲说:“你们练习之后就会发现,那绝对不是阴暗,从一开始就不阴暗。是什么?是隐忍,是铺陈,慢慢地舒展,慢慢地体现那种厚重感,所以军鼓少,这是特别要注意的。这种舒展和你们平时听的摇滚完不一样,那不是陡然地宣泄,是什么?到完展开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年晴对自己负责:“热情。”

龚晓玲摇头:“不太对,再想一想,你们最希望得到的感觉是什么?”

齐清诺说:“快乐。”

龚晓玲点头:“对,那是快乐,或者说喜悦,听觉的喜悦。贺教授说这一段应该表现得庄严,要有威慑力,但是我觉得应该着重表现喜悦,那是一种扬眉吐气的喜悦。理解吗?”

年晴点点头,没在老师眼皮底下做出平时那种完无所谓的样子。

贺宏垂补充:“但是不能过分,不是失去本来的厚重感。”

龚晓玲高兴:“对,尤其是和声。”

年晴再点头,看杨景行一眼。

架子鼓之后是二胡,贺宏垂要求:“这一部分,我们先简单地说一说,别太深入。”

龚晓玲问邵芳洁和刘思蔓:“你们俩练得怎么样?”

刘思蔓说:“几次。”

贺宏垂变和蔼了:“先不急,你们要慢慢来。”

大家一起听了一遍二胡部分,可好一会没人敢发表什么意见。龚晓玲说:“为什么我们说这一段是整首作品中最重要的部分之一,不是因为它看起来是高潮,或者小高潮,因为这一段的结构和内容都比较复杂……”

两个教授好一阵说道,让刘思蔓和邵芳洁表情更严峻了。

二胡之后是电吉他。蔡菲旋却为难,看齐清诺:“你来。”

齐清诺没推辞,过去提起吉他调了一下音就开始。她弹得很不错,龚晓玲说:“非常好,不过这一段的重点其实在和声,你们会发现,吉他旋律贯穿始末其实是为了衬托和声,这一部分,其他人千万不能松懈。”

电吉他之后是曲最高潮,这一部分先不讨论,说接下去的三弦。龚晓玲提问:“大家想过没有,杨景行为什么要把三弦放在后面?”

年晴说:“为了保持基调。”三弦的味道确实很重。

龚晓玲摇头:“这只是表面。齐清诺,你认为呢?”

齐清诺笑:“他喜欢三弦。”

龚晓玲和大家一起笑:“不是,至少不是主要理由。你自己有什么看法?”

何沛媛摇摇头:“我不知道。”

贺宏垂问:“练了没有?”

何沛媛点头。

贺宏垂不嗦:“弹一遍。”

三弦这一段,是在传统音乐基础上作出最大突破的一段,但是方向并不是朝着摇滚什么的。传统三弦很不突出的两个方面,一是旋律感,二是节奏感,杨景行就在这两点上做功夫。首先当然是着重突出旋律的线条感,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自然就必须也在节奏上花力气。

不过杨景行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改变不了乐器本身的优点或者缺点,为了不让三弦独特的味道会在整首曲子中显得格格不入,就必须从方方面面着手加工,衬托或者掩饰,对比或者配合,这一段中基本上每件乐器都给三弦当了一会二号。

总之是值得分析的东西很多,不过先让何沛媛弹一遍再说。

何沛媛和柴丽甜王蕊一样,不用看谱子,稍微检查了一下紧急戴上的义甲后就开始。一开始,所有人就能听出和猜想中完不同的感觉了。没有传统常见的快速拨弹,杨景行选择了用三弦洪亮粗犷的声音去表现柔和优美的旋律!

如果让陶萌来听,肯定会觉得很奇怪,和根深蒂固的印象很冲突,就像看见动作肌肉男星去演贾宝玉!为了不至于太恶搞,只有在演技上下功夫了,比如得学会那种恶心死人的眼神,让人觉得贾宝玉其实也可以很强壮的。

当然,这比登天还难!所以当初修谱子的时候,贺宏垂和龚晓玲提建议最少的就是三弦这部分,只有齐清诺初生牛犊不怕虎敢和杨景行商讨。

三弦部分也比较长,何沛媛弹得稍微快了一点也有两分半钟。何沛媛能看出来:“中间比较悲伤,后面比较欢快。”

龚晓玲问:“开始呢?”

何沛媛拿不准:“轻柔。”

贺宏垂提醒:“不是感觉,是感情!”

龚晓玲说:“如果我说恬静快乐,你们同不同意?”

谁敢不同意,都点头。

龚晓玲继续:“这一段起伏比较大,这里,借助二胡,旋律突然就变得十分悲痛,如泣如诉,但是又慢慢趋于平和,这和常见的手法是反其道而行之,为什么……不放弃,对,为什么不放弃,以为有希望。希望能带来什么?后面的温暖?是不是?最后是不是很温暖?”

何沛媛笑笑点头。

三零六中唯一没得到主角戏份的就是齐清诺的双排键,三弦之后就是结尾了,结尾的最后几个音符也是三弦,这个也不急着讨论,龚晓玲只说结尾就是重现以及总结,只要前面的做好了,结尾就没问题。

看着就要到下课时间了,龚晓玲也总结一下,说相信经过这个下午,大家对作品的认识肯定更深了,要在以后的练习中把理解和感情融入到演奏中去。

贺宏垂警告:“态度要端正,练习要严谨……不要想这是杨景行的作品,不管是谁的作品,都要严格要求自己……耽误大家几分钟,再来一遍上半部,录像……你坐着!”

杨景行还想争取:“我录习惯了。”

龚晓玲说:“让他录。”

研究生助教看着贺宏垂的脸色把摄像机给了杨景行。

三零六的其他女生开始面向指挥齐清诺,杨景行也走近,给齐清诺特写。齐清诺专业,不看镜头,等下课铃响过了,大家都准备好了,就抬手,开始。

别说,一下午的时间还真有效果!女生们似乎真的更有感情了,贺宏垂和龚晓玲的表情能说明这一点。

以前杨景行录像的时候,王蕊之类的都会看镜头给脸色,但是这次没有,她们都好专注,根本不受杨景行的走动影响。贺宏垂和龚晓玲也一样,杨景行把镜头对准他们时都得到了好镜头。

之前的课间就有学生在门口

你现在所看的《音乐圣手》第一百八十三章感情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音乐圣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