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神曲 > 169.吻下去

169.吻下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此为防盗章  ……

当曲悦话音落下以后,广场上一众剑修们从义愤填膺再到鸦雀无声。

包括高台右侧站着的江善唯,都是瞠目结舌。

曲悦若无其事的道:“们也说了,们的前辈们、师兄们之所以会输,并非实力不济,是没有对手阴险。往白了说,就是没他们不要脸,所以……”

“曲先生!”夏孤仞最先反应过来,打断了她。

斜飞入鬓的剑眉紧紧皱起,他微微透着古铜的肤色都能看出些红晕,气的,“我辈剑修当心存道义,若因与小人争一时长短,便丢掉羞耻之心,那我辈与小人何异?”

云剑萍紧随着嗤笑,脸上漫着不屑,连与她争论都已欠奉。

曲悦依然是脸不红心不跳:“所以我才说,们并非真的想赢。”

夏孤仞转身便走:“如此得来的胜利,不要也罢!”

曲悦喊住他:“夏公子,我且问一言。”

夏孤仞虽未回应,但却停下了脚步。

听曲悦在身后问道:“若有一日天风国兵临城下,可愿为覆霜国民献出生命?”

夏孤仞回的毫不犹豫:“万死不辞。”

曲悦笑道:“那若是脱衣裳便能平息一场干戈,夏公子脱是不脱?”

夏孤仞无语:“我当以手中利刃护国,与衣裳何干?”

曲悦淡淡道:“区区试炼中们尚且不敌对手‘阴险’,认为真正打起仗,他们会与们讲道义么?们赢得了?夏公子,丢掉脸面并不意味着丢掉道义。家父常对我说,兵者诡道,‘阴谋诡计’一词绝非贬义。”

夏孤仞稍稍一怔,睫毛微垂,似在思考。

众人见他思考,也纷纷思考。

“夏师兄。”便在此时,云剑萍哼笑道,“今日若是敢脱,待韦师尊出关,说他是会直接打死,还是来扒了她的皮?”

夏孤仞眉头一皱,大步离去,以行动表示自己退出这场甄选。

云剑萍仰头睨一眼曲悦:“我高估了,凭,便是妲媞师尊弯下腰来给踩,也踩不上去。”

言罢扬长而去。

其他剑修们原本就难以接受当众脱衣,如今失去带头的,自然也不敢跟着胡闹,一个个无声的离开。

不一会儿的功夫,原本人山人海的广场只剩下寥寥六个人。

这六人,都是三道蓝边的平民,没有一个十二姓贵族。

他们面面相觑,没有离开的意思,却也不动手脱衣裳。

其中有一人大着胆子喊道:“曲先生。”

人多时,他们站的十分靠后,此时与曲悦之间距离极远。曲悦招招手,示意他们走上前来。

“曲先生,您能不能提前告知一下,您的第二个考验是什么?”那人上前后问道,“我们想判断一下,若是第二个考验做不到的话,我们就不脱了,若不然……”

他抬头看一眼天上城,目光流露出畏惧。

其余五人也附和着点头。

今日来参与选拔的剑修们多数是凑热闹,但也有些人是不想错过一次鲤鱼跃龙门的机会。

他们没有显赫的身份,没有过于出众的天赋,也不是师尊们的亲传弟子。

他们,只不过是学院这片汪洋大海里最不足道的小浪花。

以往参与试炼的人选都是直接选订的,难得有一次公开选拔,即使看上去像是一场闹剧,他们也想试试,赌一把。

带着探究的目光从他们脸上逐个掠过,曲悦道:“第二个考验,是脱的只剩下一条裤衩之后,离开学院大门,去都城内沿着街道跑一圈。”

几人的脸色惶然一变。

脱衣裳丢的还是自己的脸,出门丢的便是学院的脸了。

既然是赌,便要衡量风险和利益。很显然,与他们要承担的风险相比,面前来历不明的四品女乐修根本不值得。

六个人又走了五个,只剩下最后一人。

曲悦走到高台边沿,抱着手臂蹲了下来,有趣的打量仅存的一颗硕果。

是个瞧着不满二十的男修,肤色白皙,眉清目秀,眼底明明透着一抹挣扎,但脸上却挂着从容不迫的笑容。

曲悦微笑:“为何敢留下来?”

男修看一眼离开的几个同伴:“我比他们更不怕输,因为我已经没什么可以输的了。”

说着,他伸手去解自己的弟子服系扣。

“不必了,通过了我的初选。”曲悦站起身,示意江善唯拿笔来,“叫什么名字?”

男修一愣,忙不迭道:“逐东流。”

*

“逐东流不行。”居不屈劝曲悦打消这个念头。

学院内六千学生,他根本不知道逐东流是谁,事后仔细问了问,才得到一些信息,连忙命君舒将曲悦找来,“此子祖上曾被魔火侵体过。”

曲悦隐隐听过“魔火”,但覆霜百姓对“魔火”两字惊惧万分,鲜少谈论。她拱了拱手,疑惑道:“居前辈,请问魔火侵体是什么意思?”

居不屈面色一滞,似乎对她不知“魔火”为何物感到诧异:“令尊不曾告诉过?”

“不曾。”曲悦回的利落。

“每隔几百年的大天劫,真的不知?”居不屈觉着不可思议,不过倒也真证明了她的确是一直跟着父亲避世清修。

居不屈对她有个正在“合道”的长辈这一点深信不疑,因为通过几次与她交谈,看得出她学识极为渊博,便是有些上三品的散修,若没有亲身经历过,也难有她这般见识。

包括她那位世交师弟,瞧着不太机灵的模样,试探过罢,惊觉他对丹药一道见解不凡。

这是居不屈愿意支持她“胡闹”的一个原因。

覆霜已是一代不如一代,权且死马当成活马医吧。

不然还能咋地。

“是这样的……”

随着居不屈的讲解,曲悦终于知道了“魔火”的意思。

原来每隔几百年,此界就会有流火从天而降,这些流火宛若流星雨一样,散落在大陆各地。

被流火击中的兽族,如同被催熟的草药,将会体形暴涨、力量倍增,但伴随而来的是性格突变,狂躁嗜血。

哪怕原身仅仅是一只小白兔,吸收流火过罢,也拥有了手撕豺狼的能耐,成为一品魔兽。

故而流火也被称为魔火。

再说魔火对人族的影响,远没有对兽族那样大,各城都有护城大阵,当魔火大天劫到来之时,只需启动大阵,城市上空的结界屏障完全可以将流火隔绝在外。

天降魔火并不是持续性的,只有一波,落地便会熄灭。在屏障保护下,人族躲过一劫,再得数百年安稳。

曲悦连连点头,怪不得这个世界的修道者要以“国家”的形式存在,只有“国家”才能拥有足够的组织力。

她问:“那您说逐东流祖上曾被魔火入侵过,又是什么意思?”

居不屈摸摸下巴上的短须,长长叹了一口气:“即使我们为了抵抗大天劫准备的极是充分,但也阻挡不了一些人和妖物,他们想要成魔啊。”

曲悦明白了,魔火是灾难,也是机缘。

是正道的毒|药,亦是魔道的狂欢。

魔道原本就比正道容易修炼,四品的正道通常斗不过三品的魔道,这是公认的事实。

而魔火入体之后,没有修炼天赋的人也能烧淬出一具魔体,开魔府铸魔丹,走上修炼的路。

如斯诱惑,的确不易抵抗。

“那些甘愿被魔火侵体之人,皆为意志不坚之辈。”居不屈提起此事,目光先冷三分,“每次大天劫过后,九国便会联手扫荡,但那些魔人越来越善于伪装……”

曲悦想起这一路城门上悬挂的铜镜,竟是为了防止魔人入城。

“逐东流的祖上,就曾有人被魔火侵体,处死以后,族中后代便要受到密切监视,若三代内的婴儿都没有魔火传承,就会解除对他们的监视。”

“魔火会通过血脉传承?”

“通常不会,仅仅有一定的小几率。经过数千年的经验,若是会通过血脉传承,也仅限于三代以内。”

曲悦皱眉:“逐东流是第几代?”

“第九代了。”

居不屈说到这里,目色深了几分,“似逐东流这般祖上被魔火入侵过的孩子,学院内每一届都有好些个,我们也都一视同仁。但在六百年前,天风国的国立学院,有一位惊采绝艳的人物横空出世,他祖上也有魔火,他是第七代,得天风学院全力培养……”

“最后,此子入了魔,如今乃魔道三大祸害之一。在此以后,我们依然会收这些孩子入学院,但不会倾注过多心血去培养他们。”

曲悦摩挲指腹,寻思着问:“前辈,只这一个例子么?”

居不屈颔首:“目前为止,只这一个。”

曲悦再问:“确定他是体内魔火觉醒,而非其他原因?”

居不屈皱眉:“不然呢?已在正道修至七品,却突然叛入魔道,这根本闻所未闻。除了体内传承的魔火苏醒,还会有什么理由?”

曲悦在心中默默道,那可说不定啊,也未免太过武断。

居不屈道:“所以逐东流不行,再换一个吧。本座知道看中了夏孤仞,他容易搞,可他那个师父韦三绝难搞,负责搞夏孤仞,本座替去搞……”

曲悦连忙拒绝:“居前辈,既是晚辈挑人,任何问题由晚辈去解决,多谢前辈好意。”

居不屈也就不强求了,提醒道:“就只有八个月的时间。”

心里道:本座最后的脸面可全砸在了身上。

曲悦本还想再说一说逐东流的事情,又咽下了。

*

她从天上城的掌院阁出来,心事重重。

不知魔火大天劫,和“嫌疑犯”君执破碎虚空扔进太平洋的那颗蛋之间,究竟有没有什么关联。

乘着仙鹤落地,回到自己居住的客舍,刚进入院子,就瞧见站在角落里的逐东流。

落日余晖为他镀了一层淡淡的金色,见到曲悦从月亮门拐进来,他收起局促,依然是一副得体的笑容:“曲先生。”

曲悦在门前驻足,一对儿清澈的眼眸与他对视。

看到他眼底正极力压制的不安与希冀,她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口了。

曲悦身处的半尺高台周围俨然是挤不下了。

“白师兄,我下不去,帮我报个名。”

“哎哎!周师弟,也帮我报个!”

曲悦和江善唯顿时忙成陀螺。

这在曲悦的意料之中,剑修是众道中最听话又最不听话的,只需一个有分量的人物带头,想压制住他们的“本性”是不可能的。

诚然,覆霜学院在团队试炼取得倒数第一的原因很多,但覆霜剑修太有“个性”,绝对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覆霜气候环境恶劣,又贫穷,国民在九国中是出了名的骁勇善战。

来王都的路上,途径一片雪原,江善唯看到几个毫无法力的普通百姓,竟能联手打死一头一级异兽,当场就惊呆了。

连普通国民尚且如斯彪悍,更别提国立学院倾注心血培养的拔尖人才。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覆霜传承的剑道。

虽因修剑者剑骨不同,剑意剑决也千差万别,但覆霜的剑道从总体呈现出一种状态:刚正。

是曲悦喜欢的道,能看得出风骨。

但过刚易折。

……

报完了名,曲悦让他们明日一早来大广场集合,参加她设下的预选。

晚上在客舍内,她翻看着从居不屈处借来的资料,江善唯敲敲门入内:“师姐,我刚才听说,今天那些三品弟子不敢报名,是受到一个叫做云剑萍的女修警告。”

“云剑萍出身十二贵族,自恃貌美,十分张狂,在学院里有许多追求者。肯定是嫉妒师姐的美貌,故意找师姐麻烦。”

看他说的义愤填膺,口干舌燥,曲悦倒了杯茶递过去,笑着道:“她一个弟子,在学院里有这样大的能耐,压制所有三品?”

江善唯咕嘟嘟喝了几口茶:“那就是妲媞前辈干的?听说妲媞师尊是她的小姨。”

他自说自话,“有可能!毕竟在师姐到来之前,她是学院唯一的女师尊,一定是将师姐视为了竞争对手。毕竟现在到处都在谈论俩。”

曲悦好奇道:“谈论我俩?”

江善唯倒豆子一般:“我去食所吃顿饭的功夫,听见学生们都在谈论俩。有的说师姐比不上妲媞,有的说师姐不施粉黛,若也好好打扮起来,未必比不上之类之类的。”

末了忿忿不平地道,“好歹是位七品修道者呢,也太没肚量了。”

“是啊,一位七品修道者,岂会这样没肚量?”曲悦支着头看向江善唯,眨了下眼睛,“所以小唯,看事情不要看表面,也不要听风就是雨。万一有个第三人,故意在学院里挑拨是非呢?”

“师姐的意思是?”江善唯茫然。

“想想看,在这些流言蜚语中,云剑萍若也像为我抱不平一样,为她小姨恼火,认为我来学院证道是假,实则是想踩着妲媞前辈扬名,往后处处针对我……”

曲悦淡淡一笑,“这事儿若是闹大,旁人不会指责初出茅庐籍籍无名的我,只会去嘲讽妲媞前辈没有容人之量。”

江善唯似懂非懂:“所以对方是冲着妲媞前辈来的?”

曲悦没说是,也没说不是:“都有可能,有人不想我留在学院,放出风声不准弟子报名。有人就浑水摸鱼,煽动舆论,将脏水泼在妲媞前辈身上。当然,也有可能的确是妲媞前辈看我不顺眼……”

“总之,人多的地方免不了是非。咱们只需做好自己的事情,旁的由着他们去。”

……

客舍上行的一座浮空岛上,一位蒙着面纱的女人正倚着一株桃花树昏昏欲睡。

似是饮过酒,带着几分慵懒,伸出半截粉白的手臂随意拨了拨散乱的头发。

举手投足,动静之间,媚态天成。

“小姨,您究竟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云剑萍涨红着脸,气愤不已。

“知道我没听,萍儿又何须继续喋喋不休?”妲媞被她吵醒,伸了个懒腰,不满的嗔她一眼。

微微一个侧身,披着纷扬飘落的桃花瓣,竟又睡了。

*

翌日一大早,曲悦换上执事拿来的衣裳,与众人的白袍子款式相同,没有蓝边。

客舍内备的有胭脂水粉,她揽镜悉心妆扮一番。

出门时,站在门外等待她的江善唯眼睛骤亮,赞叹道:“师姐真是适合古装。”

不过为何突然打扮起来?

若非曲悦昨晚教育了他,他怕要以为她是去向妲媞前辈宣战的。

不解其意,他张嘴就想问,忍住了,动脑筋思考。

他们虽还未曾见过妲媞前辈,但听闻是位极妩媚的美人,曲师姐虽也美,却是属于小家碧玉类型的,两人并没有可比性。

那些有心人既然拿不施粉黛说事儿,师姐便打扮起来,平息这场风波。

此刻的广场上,已是人山人海。

但与昨日报名时的乱象不同,剑修们站的整整齐齐。

曲悦一眼望过去,前面七八排都是十二姓贵族,再往后则是滚了三道蓝边的平民。

夏孤仞站在第一排。

曲悦侧耳倾听,除了广场上等着接受她试炼的剑修,还有许多人窝在不同的地方注视着广场。

曲悦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最高处的天上城,出入那里的,都是学院“有头有脸”的人物。

如今也很嘈杂,声音纷乱的涌入耳中。她的法力只恢复两成,无法分辨的很清楚。

只知“嫌疑犯”君执此时应该在场,因为她听见了一声“孤”。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