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神曲 > 168.男主角

168.男主角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曲悦和谢无意从阵盘里出来,掉落在天煞星岛外围之外的海中。

因为从前来过,曲悦适应此地灵气,而谢无意六品巅峰的修为,即将步入七品,异界灵气对他的影响也不大。

“天煞星是圆形的,按照咱们城市一二三环的划分,这里差不多有五环。”曲悦坐在谢无意的纸飞机飞行器上,讲解的时候,差点把五环之歌顺口唱出来。

谢无意坐在纸飞机前端,一边画着符箓一边打趣着道:“那房价是不是越中心越贵?”

曲悦笑道:“完全反着的,越中心越没什么人烟。这里之所以适合避难,不只是凶兽遍地,还因为气候怪异,说风就是雨,任性的很。风像刀子似的,能割喉断剑。雨是黑色的,具有强腐蚀性。起雾之时,雾气会令人产生幻觉。严重程度,是从中间向外围递减的,我最深只去过三环。”

谢无意停下笔:“听上去,很像是个高级法阵啊。”

曲悦拢着手摇摇头:“那就不清楚了,正中央还有一座类似火山的山,传说山内囚禁着一位被神族流放的煞神。”

她不太明白煞神是什么意思,据说是天煞孤星,所以这里才叫做天煞星岛。

理由是靠近火山之人,会印堂发黑,气运衰减。

“还听说这座山曾经往外喷过灵珠,山内应有灵矿和宝物,还是有不少人铤而走险,想去一探究竟。”

所以此地除了躲避仇家的亡命之徒,更时常会有寻宝之人出没。

说着话,纸飞机抵达星岛,黑夜里,和海上的风平浪静相对比,岛上云层压的极低,故而难以飞行。

收回飞行器,两人落在地面上,前方是一片森林,能够听到此起彼伏的兽吼声。

“穿过这片林子,后面有个属于人族的城市。”妖多常常占山为王,人多基本形成城市,人比妖更懂得团结就是力量,这便是岛上明明妖物数量最多,却干不过人的一个原因。

曲悦曾经做过一份地图,结案时一起封存进去,此时又派上了用场。她摸出罗盘确定下方位,伸手指过去,“我们进城去。”

“江家老祖会在城市里闭关?”谢无意从镯子里摸出一条绳子,甩了两下,绳子化为一条小白蛇。

白蛇落在地上,吐了几下信子,顺着曲悦手指的方向往森林深处游走而去。

蛇视力不佳,但感知力极强,白蛇走过一遍之后,谢无意便能同步感知它的感知。

“当然不是了,我是去找那两个天武人。”曲悦根本没打算寻觅江檀的闭关之地。

倘若江檀的危机是邢谚带来的,她只需找到邢谚,将邢谚带走,那江檀危机自然而然便会解除。

找邢谚应该不困难,堂堂天武族少主,拥有逆天的武力值,进城稍微一打听,便能打听出来下落。

毕竟此地面积虽大,人员流动性却不大,来了厉害角色,很快就会传遍。

这也是几年前办案子时,部门不敢派高阶过来,只好让曲悦走一趟的原因。

……

两人沿着白蛇走过的路,避开森林内所有危险物,天亮之后,进入城市中。

这里的城市可没有城楼和守卫,一栋栋形状各异的建筑像被打翻在地的棋子一样,随意散落着。

要打听消息,自然是往茶楼客栈这样的地方跑。

曲悦挑了个人最多的茶楼入内,想着即使不开口,坐着喝一天茶,便能收集到自己想知道的情报。

不曾想坐进去之后,居然和茶楼内其他人一样,被正中央的戏台子给吸引了。

说戏台子并不合适,这些演员们说的都是大白话,像在演话剧一样,还会以法术来变换场景。

一旁还有乐修会根据故事发展奏乐,这些乐修都有四五品的修为,和曲悦差不多,合奏出的配乐自然是不差的,极具有感染力。

尤其是扮演龙君的男主角登场之时,曲悦终于知道为何在座多半是些女子了。

这是当连续剧演的,据说已在天煞星岛上演了几十天了,曲悦不知前情,看了桌面上摆着的前情提要,才稍微知道点。

大概就是一条懒龙和一个佛修少女,通过一个类似通讯器的骨片取得了联系,发展了一段“网”,最后发现两人隔着十几万年的时间海,而在少女所在的时间里,那条懒龙早就死了。

剧情可比幻波给九荒编的那些狗血多了,虐男主虐的肝肠寸断。

戏台子上的男主角,容貌可以打七分,但加上演技之后,绝对可以打九分,少一分是怕他太骄傲。

今儿正好演到虐的地方,已经有不少女修在那里抹眼泪了。

“现在剑修可真不容易。”谢无意颇是感慨的传音给曲悦,“一个九品剑修,竟然都沦落到卖艺赚钱了。”

说着,他也摸出一袋灵珠,准备打赏。

谢无意整日里在符器宗埋头搞创造,很少离开华夏,“我是第一次见。”

“九品剑修?”曲悦惊讶,她看不出来此人的剑气,窥探修为似乎只有四五品。

不过谢无意的话她肯定信。

“那甭说了,我也是头一次见。”曲悦越发多打量那男主角几眼,若偶尔玩票就算了,刚才听小二说,这“戏班子”来星岛三年了,演的这是第五个剧本,剧情不同,但都是血虐男主。

而且这个“戏班子”在周围几个世界很红,多的人请他们演出,男主叫做弥殷,女修迷妹多不胜数。

可他走走停停,从不在同一个地方逗留超过一年。

如今是个例外,怀疑他可能在外头惹了什么厉害角色,不得不入岛暂避风头。

谢无意道:“师妹,咱们继续坐在这里也没有用了,都在看戏,打听不到什么,不如换一个地方?”

曲悦摇头:“我们看完。”

谢无意微微一怔:“真是意想不到,师妹竟然喜欢看爱情故事?”

曲悦并不是为了看戏,本想解释,但看谢无意瞧她的眼神,不免有些好笑:“谢师兄,在眼里我有那么汉子吗?”

“不是。”谢无意也笑道,“要知道,咱们可是学院历年来最无人问津的两大毒瘤。”

“那不巧的很,我这颗毒瘤已经被铲除了。”曲悦指指自己,表示自己有人追求,且名花有主了,眉宇间带着点得瑟,“加油吧。”

“是那位十九洲的荒山君?”

“对。”曲悦回的落落大方,不遮不掩,“听陆叔叔说的吧。”

曲宋不喜欢九荒,八成会和陆滇抱怨。

陆滇从前就爱撮合她与谢无意,肯定会告诉谢无意,“别听我二哥瞎说,我二哥对九荒有偏见,九荒虽是个邪修,但他好着呢。”

谢无意道:“真冤枉二哥了,他什么也没说,我是听部门里的人私下里议论。二哥对荒山君有没有偏见我不知道,我倒是觉得对二哥挺有偏见。”

每次和曲悦聊天,曲悦提起曲宋来就得先翻一个白眼,从来也没说过曲宋一句好话,“其实二哥很疼的,每年生日都要问问陆叔叔,八岁的女孩儿喜欢什么,九岁的喜欢什么,十岁的喜欢什么……”

曲悦喝了口茶,道:“但他连根鸟毛都没送给我。”

谢无意哑巴了下:“可他真的准备了,包括在九荒山那三年,不在家,他都有准备。”

曲悦放下杯子,无奈的一摊手:“但是呢,他觉得我大哥不靠谱,他才是我们的大哥,自然就得承担起长兄如父的责任,送了礼物给我,表现出对我的疼爱,担心我会恃宠生娇,不怕他了,他便管不住我了,所以他思来想去,还是不要送了吧。”

谢无意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看来师妹心里非常清楚。”

“那当然了。”曲悦还真是一提起他就要翻个白眼,“除了我爹,我和二哥待在一起的时间最长。”

知道曲宋是这样的心理,曲悦自然也不去和他多亲近了,否则等他稍后想想,觉得自己没了威势,愈发会端架子。

这样一想,曲悦禁不住想起了母亲,会不会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冷情。只是因为不熟,揣测不到她的想法而已。

毕竟分别时母亲说过,父亲最后的命劫,她会想办法。

曲悦心里稍稍有了点安慰,目光下移,继续看戏台子上的表演。

待到晌午时分,今日的演出告一段落,那叫做弥殷的男剑修谢幕之后,便匆匆离去。

他在林间有一处竹屋,尚未走到时,脚步慢慢停下:“出来。”

倏地,凭空落下几道黑影,影子落地化为黑袍人。一个个带着面具,但头上长角,是妖修。

“弥公子,我家妖主有请。”

“不去。”

“还不曾问,我家妖主是哪一位。”

“不必问,是哪一位我也不去。”

弥殷抬步继续往前走,就听那妖修的头头喝道:“少给脸不要脸!”

示意手下去绑人。

那些妖修立即抛出一张捕鱼用的网子,试图将弥殷给兜走。

但网子尚未触碰到弥殷,便被他周身突然爆发出的凌厉剑光绞成碎片。

一众妖修惊怔,明白他遮掩修为了!

一刹那纠结是跪下求饶,还是撒腿就跑!

弥殷此时的表情,可没有在戏台子上生动,冷冰冰地瞥了他们一眼。

眸中似有剑气,激射而出,血水从妖修面具下流出来。

妖修倒是想惨叫,却叫不出来,直接倒地化为一滩血水。

弥殷继续往前走,走了没多远,再次停下:“出来。”

这次的语气没有那么严厉,因为追踪他的人,身上没有戾气,应不是坏人。

且这一男一女,方才在楼里看过他的戏。

“弥前辈。”扯掉隐身斗篷,曲悦和谢无意走了出来,拱手请安。

“两位自从出了茶楼,就一直跟着我,能跟上我,们绝非普通人,莫非也是隐藏了修为?”弥殷打量着他们。

谢无意指了指他的肩头,有着零星的乳白色粉末,落在他的白衣上,几乎没有任何的色差。

弥殷用手指捻了一点,感知不出是什么物质,心道即使没有隐藏修为,这两人也不简单,他不想多惹麻烦,客客气气:“无论们找我何事,都请回吧,我不过是个戏子而已,除了演戏,旁的什么也没有兴趣。”

曲悦踩着落叶上前一步:“晚辈只是有一个问题想问问前辈,您修为如此之高,为何要做戏子呢?”

弥殷:“爱好。”

曲悦莞尔:“前辈可曾听过,在上古年间,有一个剑修门派叫做入我剑门?”

弥殷表情未变,轻轻眨了眨眼:“略有耳闻。”

曲悦再道:“这入我剑门有位拥有天工血脉的老祖,打造了十二把神剑,修炼起来十分的折磨人。其中一柄剑名为天恸剑,剑主需要收集眼泪来洗剑,此剑才能不断进阶,而且,还得是旁人为剑主流下的具有真情实感的眼泪……”

曲悦怀疑,弥殷就是天恸剑的剑主。

他年纪不算大,谢无意说他骨龄不足八百岁,可他组建一个话剧团,整天忙着四处演戏,居然还能修剑修到九品,只能说演戏便是他修行的一种方式。

试问这世间,修炼什么剑法,需要依靠如此奇葩的方式呢?

曲悦仅仅能够想到的,只有入我剑门的那十二柄坑爹剑。

而且根据她打听来的消息,弥殷演出的这些话本子,都是些血虐男主的桥段,很容易引人为他落泪。

曲悦猜,应是天恸剑。

弥殷稍稍沉默了一会儿,不承认也没否认:“无论我修的何种剑,我只想知道,姑娘追上来做什么?”

他的回答,在曲悦看来,基本上已经是承认了。

曲悦微笑拱手:“因为好奇呀,晚辈的三哥,修的乃是天贤剑,而晚辈有一位学生,修的则是天残剑。还有一位关系较好的前辈,修的是天坑……哦不,天伤剑。在此之前,晚辈还曾领教过天怒剑……”

提到天怒剑主辛鹭,曲悦的小心眼还没过去,面色稍稍一凉,旋即缓过来,接着微笑,“所以想要碰碰运气,不知今日是否有幸见一见天恸剑。”

听曲悦如此一说,弥殷的态度明显又和善了几分:“姑娘与十二神剑,还真是有缘分。”

他转身,“前面不远处便是我的住处。”

这是再邀请他们。

也等同承认了自己的确是天恸剑主。

“多谢前辈。”曲悦给谢无意使了个眼色,两人跟在他身后往前走。

谢无意传音:“十二神剑?很有意思的样子?”

听出谢无意语气兴奋,非常感兴趣,想让她详细讲一讲,但曲悦拒绝:“不,一点意思都没有。”

谢无意:“我想知道。”

曲悦坚定不移的摇头:“不,不想知道。”

谢无意的一些发明,在曲悦看来已经有些“变态”了,万一受到那十二神剑的启发,创造出来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那第一个遭殃的就是特殊部门。

谢无意知道她的顾虑:“我又没有天工血统,不可能……”

曲悦打断:“不要妄自菲薄。”

谢无意便先不问了,回头让他陆叔叔去问曲宋也是一样,他被这十二柄剑勾起了强烈的好奇心:“跟过来,不仅是为了验证的猜测,想欣赏神剑吧?”

那坑爹剑有什么好欣赏的,曲悦心下无语的很:“我是为了做事,他在这里住了三年了,咱们想知道的事儿,找他打听不就完了。”

谢无意纳闷了:“为何不直接问?”

“当然是先套近乎。”曲悦笑道,“正所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忽悠。”

说着话,她手腕上的一线牵有了动静。

曲宋:“怎么样?”

曲悦:“平安着陆。”

曲宋:“我问的事情进展。”

“二哥在搞笑么,刚来半日,能有什么进展?”

“恩。”

曲宋一句废话也没有,便将一线牵掐断了。

瞅瞅,曲悦提起曲宋能不翻白眼么,明明是担心她破碎虚空之后,心脉里的魔虫是否对身体造成了影响,落地之后,有没有遇到障碍,却偏偏爱装大尾巴狼。

曲悦不由抬头望向天空,她在尝试以分析曲宋的心理,来理解母亲。

希望母亲不要太端着,该出手时且出手,毕竟现在父亲有着生命危险。

*

天人境。

凝霜从冰玉池救下风槐之后,魂魄回归身体,刚有意识,立刻被吓了一跳。

她寝殿内的窗下,站着一个人,寒露。

凝霜盘膝坐在床上调息:“是怎么进来的?”

她寝殿有着重重禁制,为了施展秘术,她还特意施法布下了几层结界。

殿外,心腹天女仍寸步不离的守着门。

窗下的寒露转过身来,目光冷冷看着她:“都能够魂魄离体下九霄了,我不过是进的房间而已,有这么难?”

凝霜冷笑了一声,嗓子眼儿一阵腥甜。若不是不愿在她面前示弱,此时已是一口血喷出去,因体力不支而昏厥了。

此番施展秘法,她损耗极大,手套内的两只手,枯槁像是行将就木的老人。

寒露轻描淡写:“再这样折腾两回,即使我不去姑姑面前告状,也会被姑姑发现的。不,可能在姑姑发现之前,已经死了。”

“那可千万要保佑我长命百岁。”凝霜莞尔,“不然的话,风槐便没有顾及,与曲春秋的事情便遮掩不住了。”

寒露往床边走,长裙曳地,一伸手,取出一瓶药给她:“说的不错,我得帮。”

凝霜微微一怔,这丹药她是认识的,保命的神丹。

天人境一千年才能炼出一炉来,一炉共十颗,三大族长一人一颗,剩下七颗都在大祭司手中。

大祭司自己留下三颗,给她与寒露一人两颗。

她的两颗早就吃了,不然她现如今的状态只会更差。

凝霜仅仅犹豫了一刹,便伸手接过来,施施然笑道:“那我便收下了,多谢。”

寒露微微垂头,睨着她:“我只希望不要再针对我的儿女,有冤有仇,去找曲春秋。”

凝霜本来是真的有点生气的,因为风槐这一劫难,是曲宋那个刑子搞出来的。

凝霜道:“那就管好儿子,让他不要在插手风槐与宗权之间的恩怨,我们天人的事情,与凡人何干?”

寒露不说话,送过药之后便往外走。

凝霜摩挲着手里的药瓶,喊住她:“究竟有何打算?

寒露驻足:“打算?”

凝霜无法理解:“当真只在乎的几个孩子,全然不管曲春秋的死活?这是我们之间的恩怨,我男人要找男人报仇,我帮我的男人,也应该帮的男人才对。”

她观察寒露的神色,猜测不透寒露的想法。

寒露停顿了很久,才道:“在害怕,怕我?”

凝霜直言不讳:“我以前讨厌,知道与曲春秋的事儿,我又不讨厌了,可现在我又隐隐觉着,在筹谋一些事情。但究竟是为了夫君筹谋,还是为了大祭司的位置,我猜不透。”

寒露不回答,继续走。

“寒露,倘若我是,我的男人心里没有那么多的仇恨,与我还有几个可爱的孩子,什么大祭司,我根本不屑一顾。啊,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正是因为有这种想法,才得不到最想要的。”

撂下句话,寒露开门走出去。

把守在门外的天女惊了一跳:“姑姑,您是何时进去的?”

寒露理也不理,慢步离去。

天女转身便跪下了,向凝霜磕头请罪:“姑姑……”

“没事,起来吧。”

“谢姑姑。”

……

寒露远远瞧见了刚从大祭司殿中出来的刑攸:“刑族长。”

刑攸有心事,两人又隔得远,并没有注意到她。

印象中,这还是寒露第一次主动和他说话,倒是令他有些受宠若惊。

刑攸走过去,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听她问道:“刑族长这是从山海世界回来复命的?”

刑攸嗯了一声:“事情做好了,可大祭司却告诉我一个消息。”

寒露:“恩?”

刑攸道:“先前不是说宗权有性命之忧么,雪里鸿九死一生么,谚儿才会下界。可卦象最近有变化,宗权和雪里鸿的卦象,都变成了柳暗花明。”

寒露道:“这不是好事?”

刑攸苦笑:“可问题是,大祭司又给谚儿卜卦,换成谚儿的卦象出了点儿问题。”

他没有说是什么问题,但看他忧心忡忡的模样,问题应是比较严重,寒露问道:“那族长准备下界去看一看?”

“不去,他早已长大成人,应有处理困境的能力。”刑攸撇开先前的忧心,抿了抿唇,“我当年无数次出生入死,从没有谁来帮过我,更无人为我卜卦。”

听着是调侃自己,语气里却透着满满的骄傲。

寒露顺着他的话道:“听刑族长提起当年,令我也不由想起当年,有句话憋在心中已久,一直想寻个机会问一问刑族长。”

刑攸一怔:“问。”

寒露道:“刑族长后悔过么?”

刑攸不太明白:“后悔何事?”

寒露:“我本是相配的一对,当年我求遣散妾室,不肯,对此,曾后悔过么?”

自从入了神殿成为守护,与他解除婚约,刑攸再没有听她提过两人曾经的“婚配”,稍稍愣了愣以后,他摇摇头:“后悔倒是没有,毕竟那时候,我做了我认为最正确的选择。”

寒露点头:“我明白了。”

见她准备结束这场聊天,去往大祭司殿中,刑攸脱口而出:“但若是现在提出,寒露,我会为休妻散妾,决不食言。”

说出口后,他自己也懵了懵,想再补充一句转圜一下,但这,确实是他的心里话吧。

“有什么用。”寒露并不恼他的唐突,一副就事论事的态度,“待姑姑仙去,我或许成为大祭司,或许……”

“一定会是下一任大祭司。”刑攸打断了她,“殿里那位,一定会将位置传给,因为若是传给凝霜,我会不服。”

最后四个字,他刻意放缓语速,透出不容置喙。

寒露微微一垂眼睫,眼眸分辨不出情绪,半响才慢慢抬起头:“我若继任,休妻散妾有何用?依照咱们的规矩,连守护都必须守身,莫非还想娶大祭司?”

刑攸提起天人的诸多规矩,便满心不忿:“有些规矩,早就改一改了。”

凭什么事事都要听一个老太婆的?

刑攸微微偏头,余光瞥一眼大祭司的神殿,不屑之意几乎要从眼底漫出来。

他调侃似地道:“寒露,想不想做咱们天人族第一位嫁人的大祭司?”

寒露冷道:“刑族长慎言,饶是我不怕灰飞烟灭,不怕们天武人动乱?不想守规矩的是们天武人,拿着规矩当令箭的,也是们天武人。”

“谁敢。”刑攸总觉得寒露虽然态度冷漠,却话里有话,他捉摸不透。

“话总是说着容易。”寒露似是不愿在与他说话,绕开他离去。

刑攸背对着她道:“做着也一样容易,寒露,我若让他们都闭嘴,嫁不嫁?”

寒露没有回答。

*

天煞星岛,曲悦两人跟着弥殷来到了他的竹屋外。

解开门禁入内之前,弥殷骤然转头,目光透着戒备,望向来时路。

曲悦两人也跟着转头。

瞧他的模样,似乎还有人跟踪?

曲悦放出耳识散去方圆,听不到任何异常。

弥殷迷惑着慢慢收回神识,他只捕捉到一刹那的气息,瞬间便消失了。

若不是他感知出了错,便是对方修为远远在他之上,渡劫中后期或者是合道期,这样的前辈,跟踪他做什么?

弥殷保持着警惕心,启动门禁入内。

曲悦与谢无意也跟了进去。

……

“爹,差一点便被发现了。”

一棵树下,摆放着一个小木匣子,这是九荒凭着天工谱打造的空间匣,躲进去之后,等同与世隔绝。

丹田内的漩涡膨胀的速度越来越快,他便躲在匣子里,让叶承锡提着他,以免不小心吸了别人的剑,被曲悦发现。

现在,他和叶承锡正脑袋抵着脑袋的蹲在匣子里。

叶承锡完全无法理解他的想法:“儿子,为何我们要躲在暗处保护她?”

九荒道:“我和六娘说过不来,又反悔跑来,万一她以为我是因为不喜欢她与师兄单独出行,认为我小心眼,那就不好了。”

叶承锡道:“与她不是已经定过情了?”

“恩。”九荒紧紧绷着唇线,显出几分害羞。

不是他要向叶承锡显摆,曲春秋还活着,按照辈分,必须叶承锡亲自去提亲,才足够正式和重视。

叶承锡更无语:“那就算小心眼也是正常,哪里不好了?若是我,直接便提出来,要她往后与旁的男子保持点距离。”

九荒不理会他。

真不知他爹像谁,一丁点儿也不懂如何去爱人,怪不得一直也没能打动师父。

……

进屋之后,弥殷请他们落座,沏了一壶茶。

尔后干净利索的从识海内抽出一道白光,并在桌面上划了一道支线。

随着他手指划过去,显现出银白色的剑鞘。

“请。”弥殷兀自喝茶,示意曲悦自行欣赏。

曲悦握住剑柄,往外稍稍一提,眼眸中流露出些许惊艳来。

目前以她见过的神剑,这柄剑的颜值真的是最高的了,剑身竟是透明水波状的,有气流拂过,剑身波纹也在微微荡漾着。

谢无意同样露出惊讶之色:“这些莫非都是眼泪?”

弥殷点头:“恩。”

谢无意惊叹:“太神奇了。”

弥殷放下茶杯,表情冷淡:“初见时,我的表情和们一样。”

曲悦并未将剑完全抽出,只抽至一半,仔细欣赏。

等曲悦欣赏完,弥殷本想收回天恸剑,因为只要一看到这柄哭包剑,他的心情便极为烦躁,然而谢无意一直目不转睛盯着,便先忍下了,询问曲悦:“姑娘风尘仆仆,应该是从外界刚来此地,追着我认剑,是有事想问我吧?”

曲悦忙回:“是这样的,前辈,我们师兄妹两个是进来找人的。”

弥殷:“何人?”

曲悦:“两个天武人,一男一女,女的不知道,但男人武力极强,八成也是能手撕蛟龙那种。他应该不会在人族的地界上生事,不知岛上妖魔聚集地里,近来可有什么异动?”

弥殷微微一皱眉:“妖魔领地近来并无异常,也不曾闻说岛上来了天武人。”怔了怔,“是天武人,不是天武后裔?”

曲悦:“天武人。”

“没有。”

曲悦心里一个咯噔,难道邢谚两人没有过来这里,江檀也不是在岛上闭关?

那完蛋了,眼下唯有让曲宋开启一线牵询问父亲了。

弥殷又道:“不过,前一段时间,岛中火山倒是有一些异动。”

曲悦眼睛一亮:“怎么说?”

弥殷解释道:“内部突然爆响了一声,不知道和那两个天武人有没有关系,毕竟若是天武人的话,他们在岛上可能不怕气流,可以飞上云层,绕过我们直接去了火山也说不定。”

还真有这种可能,邢谚是来找宗权的,大祭司算出宗权有难,他肯定会往最危险的地方去,火山是最危险的。

曲悦往这边指,是让他从五环杀进一环,清理一下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妖魔领主。

能飞行这事儿,她忽略了,因为听闻合道期的大佬们来到此地,也一样是飞不起来的。

曲悦忧心忡忡站起身:“打扰了,晚辈告辞。”

弥殷问道:“要去火山?”

曲悦微微颔首:“晚辈必须找到那两个天武人,将他们带走。”

弥殷劝一句:“连我都走不到火山,怎样去?”

曲悦没有回答,雪里鸿的天人翅在她手上,邢谚可以飞过去,她是不是也行?

唯独怕去火山之后,被邢谚瞧见,那便要暴露了。

曲悦推一下谢无意的肩膀:“靠我师兄。”

谢无意只顾着欣赏天恸剑,完全没注意两人在聊些什么,此时一脸莫名:“恩?”

“走了师兄。”

“恩。”谢无意不舍的将目光从天恸剑上收回来。

弥殷几番欲言又止,最后依旧没有说出口:“那两位保重。”

将桌上的天恸剑收入鞘中。

曲悦看着他,控制不住内心的冲动,想要问一问他修此剑的感受,究竟是乐在其中,还是痛不欲生。

毕竟其他剑主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而弥殷是半个面瘫,看不出来。

弥殷回望过去:“姑娘看什么?可还有其他疑惑?

曲悦讪讪道:“前辈在私底下,瞧着是个颇淡然的性格,与在戏台之上的生动,判若两人。”

弥殷的视线,转到桌面上的天恸剑上:“生活所迫,无可奈何。”

八个字,道尽一生酸楚。

曲悦顿时明白了他内心的凄楚,想想也是,好端端一个九品剑修,居然要靠卖艺修炼,硬生生将自己逼成了一个职业演员,拿奥斯卡小金人都不过分那种。

曲悦佩服道:“前辈竟能想出这样的办法来收集旁人为您流的眼泪,真可谓是奇思妙想。”

为他所演的角色真情实感的流泪,也算为他流泪,这同样属于钻空子。

但这种行为和辛鹭是不一样的,毕竟他付出了辛勤的劳动以及精湛的演技,这些眼泪算是给他的报酬。

“那我能怎么办?”弥殷终于忍不住苦笑一声,“在修道者的世界里,谁会轻易为一个人流泪呢?”

最初之时,他为修炼此剑,伪装成凡人,融入普通凡人的生活中,做了一名教书先生,故意制造意外,舍命救自己的学生,靠装尸体换取学生们以及学生父母的眼泪。

他还演过忠臣,为民请命,遭受奸臣陷害,刑场上六月飞霜,换来百姓们的眼泪。

“后来我认为我的行为与骗子无异,每天都在演戏,那我还不如直接做个戏子,们说呢?”

曲悦真心夸赞道:“前辈真的很有气节了。”

与饮朝夕和辛鹭师徒俩对比,弥殷简直是天使。

弥殷看出她眼底的真诚,心中便知她见过的另外几柄剑的剑主,应也是为修炼奇计百出,焦头烂额。

他愉悦的扯了下嘴角。

这抹笑容落在曲悦的眼睛里,忽地有些理解饮朝夕为何会有坑一个是一个的心态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