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神曲 > 159.愧疚心

159.愧疚心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此为防盗章

根据曲悦的经验,大部分的修真|世界都是以门派和家族为主,这是由“道法万象”和“道不可轻传”决定的。

但也存在修真国,本质意义上来说,修真国就是一个超大的修真门派。

通常修真国存在的地域,都是非常凶险的,生存环境极度恶劣。

他们有着共同的敌人,且敌人数量庞大又十分彪悍,才能让“道不同不相为谋,道相悖不死不休”的修道者们摈弃成见凝聚起来。

她又问:“第四,可知道君执的相貌?”

幻波似乎抱着手臂:“我只听故事,不看长相。”

曾经它听了一个故事,被男女主人公的爱情感动的辗转反侧,忍耐不住,冒着干涸的危险跑去岸上,找到了故事里的男女主人公。

尔后它从满心感动,变成满脑子问号:女主人公眼睛是不是瘸了?

从那以后,所有故事里的男主人公它都脑补成它自己。

曲悦再问:“第五,覆霜王城怎么走?”

“此地向北三十里,有个望海城,那里有直通王都的官道。”幻波顿了顿,“我瞧们的衣裳不伦不类,应该不是覆霜国人,没钱买代步兽的吧。在国境内,平民是没有资格御宝飞行的。”

曲悦正要说话,只见虚影一抬手,一枚硬币大的透明结晶体落在岸上,“这是覆霜币,拿去吧。”

曲悦跳下礁石,将那枚湿漉漉的钱币捡起来,有些纳闷它的态度。

“今晚讲的故事精彩,这是应得的。但……”它话锋一顿,海面升腾起阵阵雾气,涌向海岸。

曲悦被那团雾气包裹住,氤氲中瞧见一张貌美精致的脸。

听它继续说:“记清楚我的相貌,等着,欠我的眼泪,待我完全化形可以长久上岸,一定去找讨回来。”

说完,雾气顷刻间散去。

曲悦想起一件事,连忙喊住它:“哎!等等……”

幻波早已沉入海中,离岸很远了。

它听见了曲悦那声“等等”,得意的很,自己这张即将化形的脸果然极品,绝对是故事中风华绝代的男主人公的脸。

呵呵呵。

“惊鸿一瞥”,“一见幻波误终生”这些故事里的词句,似娟娟溪流,从它脑海里流淌过。

它开心的化为一条小鲤鱼,在海中哼着小曲,摇头摆尾。

摇摆了小半个时辰后,鱼尾僵住,它忽然想起来,啊,只顾着营造惊鸿一瞥了,她的名字!

……

曲悦之所以喊住它,正是打算如约告诉它自己的名字,不曾想它居然跑的那么快,生怕她追上一样。

她在原地等了会儿,没见它回来。

这就不能怪自己失约了,她折返竹屋,将睡梦中的江善唯叫醒,去往北面的望海城。

*

接近望海城,古修仙世界的底蕴,终于慢慢展开了它的一角。

时不时有骑着异兽的人从旁经过,这些异兽中的大多数,地球上要么没有,要么早就灭绝,江善唯看的眼花缭乱,曲悦在旁一一解说它们的名字、习性和力量。

既保镖和保姆以后,曲悦开启了自己的第三个属性,导游。

不给涨工资天理不容。

入城时不需要出示任何身份证明,但曲悦发现城门上挂有一面铜镜,应是个照妖镜,若有什么异族入内,会发出警报。

进了城,曲悦就不准江善唯再问东问西,她需要将注意力集中在打量环境上。

从一座城市能管中窥豹,了解覆霜国的基本情况。

与她曾经去过的修仙国差不多,覆霜国同样是凡人和修道者混居,因为是边陲城市,此城里的凡人所占比重很大。

“师姐,咱们要留在这里打探情况么?”

“不用,咱们直接前往王都。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曲悦用幻波付的故事钱采买了两头据说身怀龙血的麋鹿,还被店家找回一袋子颗粒状的钱币,这才知道那枚币是覆霜国流通的最大额钱币。

骑着麋鹿顺着官道一路走,途径二十几座城,曲悦对这个世界也差不多有了一定了解。

距离王都不远时,她手里的钱币所剩无几,不能坐吃山空,便放缓步子,做了个琵琶,换回女装,去街头卖艺。

原本花销使用的钱是妖怪给的,江善唯没有感觉,如今依靠曲悦卖艺赚钱,他心里难受。

法力虽然稍稍恢复一些,但他只会炼丹,储物镯又碎了,没有丹炉和灵植。

爷爷常说“不劳动者不得食”,所以他食不下咽,日渐消瘦。

曲悦与他相处也有十来天了,自然知道原因,于是街头卖艺的时候带上他,让他躺在自己脚边,用仅有的那点法力调控呼吸,装尸体。

蒙上一层白布,再竖个“卖艺葬弟”的牌子,赚来的钱旋即翻了一倍。

曲悦虽有一些不齿欺诈,可她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他还能做些什么。

而江善唯完全不为自己的欺骗行为感到羞耻,每次装过尸体,便露出满足的笑容,吃饭都能多吃一碗。

排队进入王都之时,他还在说这事儿:“师姐,有些路过的修道者明明看得出来我是装的,为何不拆穿?”

“因为不屑。”曲悦轻声说着,抬头打量着恢弘城门上悬挂的铜镜,王都的铜镜与其他城市果然不同,铜镜边框盘着两条蛟龙。

江善唯又问:“进城后,咱们是先去卖艺,还是先找客栈投宿?”

曲悦道:“去覆霜学院。”

江善唯一时没想起来是个什么地方,倒是周遭排队者听到,纷纷惊讶的看向她,上下打量。

江善唯终于想起来,覆霜学院是此国的国立学院,是个培养修道者的地方:“我们去做什么?”

曲悦小声道:“投考。”

经过她了解的情况,想尽快接触到君氏王族,最快的方式就是进入覆霜学院。

而且想迅速掌握高端信息,没有比国立学院更好的地方。

其实最简单的办法,是以美人计直接攻略君执。

曲悦年少无知时曾用过这个办法,那人如今被囚禁在异人监狱地下十八层,不但成了她的黑历史,更成了她的一块儿心病……

“姑娘,现在不是投考的时候。”她正陷入回忆,排队者中有人好心提醒,“每年四月才是。”

“不是可以破格录取么?”曲悦回过神,微笑着望过去,“我听闻只需搬动学院外的一口水缸,便能破格入学?”

那人愈发打量她:“莫非姑娘搬得动?”

越来越多的人朝她看来,包括几个守城官。

这正是曲悦想造成的效果,她摇摇头:“搬不动。听闻那水缸里装了一整片海,我怎么可能搬得动。”

江善唯眼皮跳了跳,莫说现在修为没有恢复,便是恢复了,他们也不可能搬得动。

那人无语:“搬不动水缸,是没办法入学修习的。”

曲悦无辜的眨眨眼:“这位大哥,我没说去做学生啊。”

那人楞了楞:“姑娘去做什么?”

曲悦牵着麋鹿跟着队伍前行,再次抬头看一眼那蛟龙图腾,微微笑道:“我去投考夫子。”

人群静了一瞬,有些轻笑声传出,并不是嘲笑曲悦不知天高地厚,反而认为她有趣极了。

队伍排的长,难得有人说笑话解闷。

但在进城时,曲悦询问过守城官学院的位置后,直奔学院而去,众人才惊觉她不是开玩笑。

江善唯在她身后亦步亦趋:“曲师姐,是认真的?”

“见我开过玩笑?”曲悦侧着脸,眼尾余光瞧他惊诧的模样,笑道,“小唯,莫说水缸搬不动,搬得动也不搬,去投考夫子,比投考学生不知简单多少倍。”

江善唯茫然不解。

曲悦不答反问:“一个不知来历的陌生人去药神谷,是想学习们的丹方容易,还是送们一张丹方容易?”

江善唯一怔,眼瞳里的困惑慢慢散去:“我懂了,赠予比索取更简单。”

曲悦莞尔,大少爷阅历少,却并不蠢。

江善唯忽又僵住:“可是师姐,覆霜学院的夫子,应该都是覆霜国最顶尖的修道者,的修为……”

在这个世界里,修行等级分为下三品、中三品、上三品。

学生都是下三品,突破中级才能毕业。而在学院教学的夫子,自然都是上三品。

他和曲悦算是四品,勉强刚毕业的水平,更别提现在只能使用一点点法力。

曲悦截断话茬:“小唯,这一路见过的修道者中,哪一道人数最多?”

江善唯想了下:“剑修,十人里有九人是剑修。”

曲悦问:“由此可知……?”

江善唯试探着道:“覆霜国很穷?”

修道者圈子里有这样一句话:穷的只能去修剑了。

曲悦点头,覆霜国非常穷,这是她逛过大小符箓、法器等店铺,结合覆霜国物价得出的结论。

连入门级的补气丹都很贵,而所谓的高品质,连华夏的中级品质都比不上。

曲悦猜测,覆霜国可能出现过什么大灾难,断绝了大量道统传承,才会导致眼下的局面。

相比较华夏,地球虽然灵气日渐稀薄,但数千年道统延续至今,修道者虽少却精。

江善唯眼睛一亮:“如此说的话,我也能当夫子,我手里的丹方……”

“我正要与说,丹药是修道者必需品,可大可小。往后除了我要求的,最好不要轻易炼丹。”曲悦提醒他。

江善唯是药神谷老祖的亲孙子,自小跟在老祖身边培养。江老祖比她父亲年纪还大,也是个游历三千界尝尽无数灵植的渡劫期大佬。

“我记住了。”江善唯连连点头,也不问为什么,反正曲师姐肯定是对的。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