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神曲 > 157.第 157 章

157.第 157 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此为防盗章

曲悦朝他游过去,他目露惊恐:“师姐,这、这是怎么回事?”

储物镯碎裂,镯子内的一切物品都将归于虚无。

化虚无的意思是,即使镯子修补好,物品也找不回来了。

“镯子里都放了什么啊?”曲悦诧异。

江善唯心痛的无法呼吸:“一套二十四个炼丹炉,三百多瓶丹药,几十件防身法器……”

曲悦眼皮儿一跳:“江大少爷,家长辈难道没有告诉,空间裂隙内压力极强,只能携带少量物品?”

这是常识,以他的家族背景,曲悦压根儿没想到提醒他。

江善唯一愣,爷爷没有说过,反而叮嘱他出门在外,有备无患,劝他将能带走的都带走,他才将镯子塞的满满当当。

老爷子是故意的??

曲悦见他这副七窍冒烟的模样,懂了。江家是怕他恃宝生骄,不服管教,索性令他一无所有,往后只能仰仗她。

果然财大气粗,不走寻常路。

“师姐,咱们先上岸吧。”水里泡着冷,江善唯稳住心态,期待的目光看向曲悦,等着她取出飞行法宝。

曲悦好笑道:“那又知不知道,去到一个陌生的新世界后,因为灵气属性不同,短时间内,咱们是无法使用法术的?”

说完,瞧江善唯一脸懵怔的表情,显然是不知道。

她真心疼自己,不仅是给这位大少爷当保镖,怕是还要当保姆。

江善唯尝试催动法力,证实果真如此,连神识都放不出来。

他正慌着,瞧见曲悦一个猛子钻下水,在水下面待了一会儿,浮上来后笑道:“附近有一头蓝鲸。”

“师姐难道是在和鲸沟通?” 江善唯惊讶。

“对啊。”曲悦揉着酸胀的腮帮子,“我以前坠海,通常都是找海豚帮忙的,海豚更好说话些,不过这附近没有,只联系上了头鲸鱼。”

江善唯没有惊讶太久,江南曲家本就是乐修世家,乐修和丹修一样,都是极讲究天赋的,比丹修的数量还更稀少。

正想着,感觉到水下有一股力量在澎湃涌动。

一头巨鲸猛地从前方海域中破水而出,海水剧烈波荡,两人被卷入浪中,若非手腕牵着绳,便要被这股力量给冲散了。

但很快两人就被巨鲸从海浪里托了起来,待两人站稳后,巨鲸庞大的身躯紧贴水面,追着落日游去。

*

上岸时,已是第二天傍晚时分了。

曲悦从储物镯里取出两套男装长袍出来,将旧衣服扔进海里去。

岸上不远处有座荒废已久的小渔村,曲悦抓了几条鱼,带着江善唯在村子里过夜。

江善唯在火堆前坐着,看曲悦熟练的烤鱼,自己却像个废人,心情很不美妙。

曲悦将烤鱼翻了个身:“江少爷……”

“叫我小唯就行。”他满心歉意:“师姐,我给添麻烦了。”

“没事,这是我的职责。”曲悦将烤好的鱼递给他,“炼丹师原本就喜静不喜动,而我是一个乐修,修习天地万物之音,自小就在外头野,咱们不一样。”

江善唯接过烤鱼,心情舒服些:“多谢师姐。”

曲悦莞尔,再串一条鱼接着烤。

虽然不谙世事,好在并不骄纵,带在在身边也不算麻烦。

江善唯咬一口鱼肉,暖了胃的同时,心中同样升起一股暖意。

通过这一天一夜的相处,他发现曲师姐真是非常和善的一个人,十分懂得照顾他的情绪。

相貌也很出众,蜂腰长腿,不笑的时候五官清秀,笑起来便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有些可爱憨态。

但他打听来的消息,曲师姐虽很强悍,在异人学院念书时却常被记过处分,连毕业证都没拿到。

进入特殊部门以后,同样是大过小过不断,三年前更是差点儿被关进异人监狱。

完全看不出来。

他好奇曲悦,曲悦也好奇他:“炼制的生发丹很奇特啊,竟能生出一头卷发?”

江善唯的大波浪卷发像是烫过一样,乌黑浓密,散在靛蓝色斜襟长袍上,有些妖异。

他吃着鱼支吾道:“与丹药无关,是我自己的问题。”

曲悦微微一愣,哦,原来是个自来卷。

江善唯纳闷:“有什么不妥?”

曲悦摇摇头:“我从没见过修道者之中有自来卷的。”认真想了想,“见过树妖,一头绿色的长卷发,也没卷。”

“怎么会,如来佛祖就是卷发。”他的手指在头顶上画着一个个小圆圈,“卷的还很厉害,比我厉害。”

曲悦被他逗笑了,佛祖头上那可不是头发,是佛祖的肉,佛家三十二相之一的顶肉髻相。

“师姐,我出去下。”

吃完烤鱼后,江善唯站起身,神色带着几分尴尬。

曲悦看出他内急,周围她都打探过了,没有异常:“别走太远。”

江善唯应了一声,快步走出屋子。

曲悦收拾完鱼骸以后,便开始围着火堆打坐。

估摸着过去一刻钟,江善唯如厕回来了,左看看,右看看:“师姐,屋里只有一张床,睡床,我睡地上吧。”

曲悦慢慢睁开眼睛,凝视着他:“好。”

虽然无法使用神识,但她听力惊人,放心江善唯独自出门,自然一直听着他的动静。

他如厕之后一直在屋后不远处打转,起初她不懂,现在知道了。

江善唯被困住了,眼前的似乎是一只……小妖怪?

曲悦不动声色的走去床边,脱鞋躺好。

妖怪则在角落里的干草堆里躺下,先前,当它经过火堆旁边时,原本欢畅跳跃的火苗似被电到一般,猛地缩了回去,屋内光影一个明灭。

曲悦恍若不知:“小唯,睡觉不脱鞋么?”

妖怪头枕着双臂,翘起二郎腿:“睡地上哪有那么多讲究。”

曲悦闭口不语,从腰间的小布袋里取出一片竹叶,捏在指间把玩。

这是她先前在查探周遭环境时,从地上捡来,留着防身的。

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屋子内沉默下来,妖怪一直等到火堆完全熄灭,才开口说话:“曲师姐,我睡不着,给我讲个故事吧。”

“讲故事?想听什么故事?”黑夜中,曲悦的声音十分轻缓,像夜风温柔拂过脸颊。

“随,但故事必须精彩,不精彩的话,我会吃掉哦。”妖怪舔舔嘴唇,“真的吃掉。”

“调皮。”曲悦轻笑一声,“那师姐给讲一个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吧……”

宛如说书人一般,她饱含感情的将《梁祝》讲了一遍。

讲完后问那妖怪:“怎么样,故事精彩么?”

妖怪没有回答,惆怅着微微叹了口气。

“这便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曲悦说着话,手里的竹叶缓缓凑到嘴边,吹出一连串的音符。

其实妖怪觉得这个爱情故事特俗,真的俗。

它依稀听过类似的故事,比这个更加波折重重,愁肠百转。但曲悦讲故事的声音太具有感染力,每个字都充满了力量,令它不自觉沉浸其中。

此刻听她吹响竹叶,旋律凄凄惨惨,更使它心中涌出无尽悲意。

咦,怎么感觉脸上湿漉漉的?

它伸出手一摸,竟然满脸的水。

这是眼泪吗?

妖怪怎么会有眼泪??

太惊悚了,妖怪被吓的跳了起来!

便在此时,曲悦咬破舌尖,竹叶顷刻染上舌尖血。

她身影似蛇一般窜下床去,一个箭步冲到妖怪面前,将染血的竹叶贴在妖怪眉心。

妖魔鬼怪为阴,人为阳。舌尖血乃至纯至阳之血,何况她还是个修道者,舌尖血的力量更是不容小觑。

妖怪骤然中了一击,浑身剧痛,变幻而来的身体瞬间崩溃,不可思议,这明明是个没有法力的小姑娘!

它灵智已开,旋即明白自己没能蛊惑住她,反被她一步步给蛊惑了!

究竟谁才是妖怪啊!

无耻的人类!

“臭丫头,给我等着!”妖怪艰难的撂下一句话,化为一缕白烟哧溜飞出竹屋。

它刚一离开,困住江善唯的阵法旋即消失。

江善唯脱了困,心急火燎的跑回来:“师姐!”

他一叠声的喊着,瞧见曲悦好端端蹲在火堆边添柴生火,放下心来。

走到火堆边坐下,他喘着粗气:“我被一个小迷魂阵困住,见也不出来寻我,还以为出事了。”

曲悦拍拍手上的灰:“此地破败,不会有大妖怪的。”

一般的小海妖,没法力她也能收拾。”

江善唯嗅到屋里有血味儿:“是个什么小妖怪?”

“喏,就是那个。”曲悦指向角落里的干草,草堆上有一双运动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