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神曲 > 156.不好玩

156.不好玩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此为防盗章  不过她若真能化腐朽为神奇,即使被打了脸,他也是无妨的。

见居不屈闭口不语,似在考虑,曲悦趁热打铁:“以晚辈的修为,便是包藏祸心,在学院诸多前辈们的眼皮子底下,又能翻出什么浪来呢?”

居不屈手指点在桌面上,依然不语。

稍稍停顿片刻,曲悦不疾不徐地说着:“晚辈在学院内的一切动静,都愿接受前辈们的监督。前辈们若认为晚辈的行径不妥,随时可喊停,随时可押晚辈下狱,或将晚辈驱逐出国境。”

该说的说完,她便谦恭的立于下,不再多嘴。

居不屈面露愁容,显然是拿不定主意,扬了扬那一沓纸:“曲姑娘,此物留下,本座先安排姐弟住下。”

曲悦暗暗松了口气,看样子有戏。

她并不是完全有把握的,毕竟以她的修为来覆霜学院任教的确是有些惊世骇俗,一般人接受不了。

但这条捷径必须先来尝试一下,万一运气好走通了呢?

走不通再走别的路。

……

为曲悦两人安排住处之人,依然是先前打开学院大门为两人引路的男修。

将两人交给负责客舍的执事后,他本欲走,被江善唯喊住:“这位师兄,我可以问一个问题么?”

男修微笑道:“请问。”

江善唯看向他身上穿的衣裳:“我瞧们白色修道服上镶着蓝边,一道两道三道都有,是不是代表着一品二品三品?”

就像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

他实在太好奇,想来也不算机密问题,忍不住问了出来。

问完偷偷看了曲悦一眼,生怕她认为自己多嘴。

曲悦并没有不悦,她也看向那男修,等着听他的回答。

“哦,是这样的。”男修温文尔雅,“三道蓝边代表着平民子弟,两道蓝边是十二姓贵族。”随后微微抬手,也看向自己宽袖上的一道蓝边,“一道则是王族。”

王族?

江善唯嘴唇颤了颤,他本以为面前此人只是个一年级的杂役弟子。

曲悦态度未变:“师兄姓君?”

男修大方道:“君舒。我是学院的学生,也是居掌院的亲传弟子。”

曲悦点头,“夫子”和“师父”是不同的,“学生”与“弟子”也是不同的。老师与学生之间并没有缔结太深的渊源,师父与弟子之间却有着道统传承的亲密关系。

在这学院里基本都是吃大锅饭,但也有一些身份特别或者天赋突出的学生,会被掌院和长老挑中,收为亲传弟子,享受开小灶的福利。

君舒犹豫片刻,又加了一句:“我还是覆霜国的王。”

江善唯直接愣住了。

连曲悦都不免有些动容。

百姓是不能妄议王族的,一路上曲悦没有打听到多少关于王族的消息。

仔细想想也不奇怪,她此行来王都要调查的“嫌疑犯”君执,是覆霜国唯一敢将图腾雪蛟龙当成坐骑的人,是覆霜国真正的掌权者。

通常一个国家有摄政王,意味着君主未成年,观君舒的状态应是早已成年了,唯一的解释就是君舒尚未突破四品,尚未从学院毕业。

江善唯从愣怔中苏醒,抽着嘴角低声询问曲悦:“师姐,咱们是不是要向王上请安?”

“不必。”君舒笑着制止,“在学院内我只有前两个身份。”

说完颔首示意了下,施施然转身,离开了客舍院子。

“完全瞧不出是个王者。”江善唯啧啧嘴,“对了师姐,十二姓是什么?”

曲悦收回看向君舒背影的视线,一秒切换成“导游”属性:“覆霜之所以成国,是由十三个大世家结成联盟,再共同收服其他世家和门派,最终确定了现在的版图。”

十三世家,君家称王,另外十二家自然是贵族。

江善唯皱起眉头,忽不耻道:“还说覆霜学院有教无类,结果学院内连学生的贵贱身份都要凭借衣裳表现出来。”

曲悦捏捏眉心,好笑道:“已经很不错啦,道不可轻传,越大的修仙门派分的越是细致,亲传、精英、内门外门杂役之类的,们药神谷不就是个例子?”

江善唯还真不知道,他自出生起就跟着爷爷住在山上,没去过谷里,山上除了他和爷爷,只有几个又聋又哑的药仆。

往屋里走时,他又问:“师姐,说学院会留执教么?”

“应该会吧。”曲悦关门之前说道,“毕竟,他们真的不会更差了啊。”

江善唯瞧见她在说这话时捂了捂嘴,似乎在偷笑。

曲师姐真是既漂亮又聪明又可爱啊,他在心里默默想。

越来越不懂那些“疯子”、“神经病”、“迟早进异人监狱”的形容词是哪里来的。

人红是非多,统统是污蔑。

*

曲悦的到来,像是在覆霜学院丢了个炸|弹。

最先爆炸的是长老会。

看出居不屈有留下曲悦的意思,一大半长老都跳了起来,毕竟他们中有一些同时担任老师。

但也有一小部分人表示赞同,与他们争执的厉害。

“区区一个四品,简直是胡闹!当我们国立学院是什么地方,撵出去撵出去!”

“四品怎么了,术业有专攻,人家小姑娘有这样的魄力找上门证道,咱们的魄力莫非还不如她?”

“这不是魄力的问题,她挑来参加试炼的学生都是咱们覆霜日后的肱股之臣,万一被她教歪了……”

“哈哈,若短短八个月,区区一个四品,能将咱们悉心培养二十几年的苗子教歪了,咱们也别修炼了,一起去乡下种田吧!”

居不屈完全没有听他们争执些什么,等他们传阅完曲悦写的那份简略方案后,他喊来一个亲传弟子,命弟子送去给摄政王君执。

尔后,他木然的在议事厅里坐了半个下午,直到弟子带回一个口信,最终坚定了想法。

“各位,本座有话说。”居不屈一撩袍子,站起身。

众长老都将目光投向他,他用一句话结束会议:“摄政王说,哪位敢以心魔劫立誓,这次九国试炼咱们覆霜不再是倒数第一,就立刻撵那小姑娘走。”

……

长老院炸完之后,轮到学院炸。

毕竟覆霜学院基本算是个剑修学院,绝大多数都是糙老爷们。

而那些占少数的女剑修,比他们更糙。

如今来了个女修,女乐师,大美人,学院不炸是不可能的。

听闻美人明日将在广场上摆下一个台子,请众人前去报名之后,几乎整个学院的男修都蠢蠢欲动。

八个月后参加试炼的人选早就定好了,如今推翻重选根本来不及,更何况她的修为只比他们高了那么一点点罢了,不知掌院是出于什么考虑,但他们图个好玩,还是想去报名。

但却在当晚纷纷收到“上头”的秘密警告,不许他们参与。

曲悦一大早便在天上城下的大广场上,摆好了桌椅,竖起了大旗,写上“报名处”三个大字。

但等了一天也不见一个人报名。

莫说平时在广场上练习御剑的学生,就连仙鹤都不见一只。

曲悦可以感受到很多神识在她身上打量,不必侧耳听他们窃窃私语,她也知道是学院有人不想自己留下,故意给自己难堪。

江善唯再不谙世事也明白有人使坏:“师姐,要不要去告诉居掌院?”

“以为掌院不知道么。”曲悦原本也没想过会一切顺利,她托腮,手指哒哒点在名册上。

“那怎么办?”江善唯等的有些焦急。

曲悦沉吟片刻,眼看太阳即将落山,她起身在旗帜上写下四个字:“但求一败。”

正关注她动静的众人议论纷纷。

“这是生气了,改踢馆了?”

“啧,美人生气的模样都是这样令人赏心悦目。”

“也未免有些狂妄,觉得自己是四品,以为能赢过咱们这些三品?”

“哇,夏孤仞!”

曲悦听见“夏孤仞”三个字,唇角微不可察的轻轻一提。

此剑修出自十二贵族,是覆霜学院这一代的第一剑,一个极端好战分子。

曲悦想引出的正是他。

只要他肯签下名字,便会打破“那人”的封锁局面,接下来便好办了。

耳闻剑鸣铿锵之音,她慢慢抬起头,目望一道白影自天上城御剑而下,潇洒落在她竖起的旗帜面前。

脚下的飞剑归鞘后,被他抱在怀里,睨着她道:“韦师尊座下弟子夏孤仞,接受的挑战。”

见到曲悦坐着不动,他皱眉:“曲姑娘?”

曲悦打量他:“不是我对手。”

穿着滚两道蓝边的白袍,夏孤仞微一歪头,不怒反笑:“知道我是谁么?”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