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神曲 > 154.斩心魔

154.斩心魔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此为防盗章

虾蟹们纷纷钻回海里去,留下满海岛的夜明珠。瞧着是受到了惊吓,实则一个个心头窃喜,终于不用再配合着老大演戏了。

幻波脚上穿着人类的鞋子,幻化出的身体和人类一般无二,并无妖气。君舒思考过罢,震惊着道:“是汐妖?”

曲悦笑着道:“是汐妖。”

“没想到我们覆霜内竟还有汐妖存在。”君舒感叹,汐属于灵体,只孕育于水灵气充裕之地,上古时比较多,基本一片海就能孕育出好些,现如今已经很罕见了。

曲悦侧坐在剑上,垂着双腿低头笑:“觉不觉着,的诗最后一句有些奇怪?”

“这是韵脚,韵脚懂不懂?”幻波也知道最后一句很牵强,完全是为了押韵。

它又不是真的诗人,只是今日恰好扮演吟游诗人而已,没必要这么讲究吧?

它闲着无聊扮演的角色多了去了,千里独行的剑客、满腹经纶的书生、吃喝嫖赌的纨绔、嚣张跋扈的恶霸、主宰天下的帝王……

反正海里鱼虾多,它想演什么都行,一天换一个故事,演尽人生百态,悲欢离合,随它高兴。

被曲悦拆穿后恼羞成怒,原本想要卷起海浪将他们从半空卷下来,狠狠拍进水里。但他想到了一种可能,心态又平和下来。

她啊,一定是因为先前的“惊鸿一瞥”思之不忘。才不过十几天而已,便迫不及待的前来寻它了。

幻波清清嗓子,嘴角好几次因为内心得意笑的差点咧开,被他强行收回去,从容道:“不是要去王都,为何还没走?”

“我正是从王都来的。”曲悦摸不准它阴晴反复的性格,不敢从剑上下去,坐在高处与它聊天,“前辈应该尚未得到消息,我进了覆霜学院。”

“眼下不是学院……”幻波一怔,“搬的动学院门外那口水缸?”

曲悦给君舒使了个眼色。

君舒忙不迭拱手:“曲先生已是我们的师尊,承诺在八个月后的九国试炼会中,我们会进入前三。”

幻波愣了两三息后,笑的五官疯狂扭曲:“这真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故事。”

曲悦刚从裂隙穿越过来那会儿半点修为也无,它看不透,现在看明白了,她才区区四品。

曲悦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鼻翼:“是吧,我很快就会成为全覆霜,不,是九国笑柄。”

幻波问:“知道覆霜学院已经拿了六十八届倒数第一了么?六百八十年了,书院那群老不死的狗急跳墙了?”

闻得此言,君舒背后剑匣嗡鸣,英俊的脸上泛起怒意,却被他死死压制住,慢慢恢复往常的淡然。

曲悦切入正题:“前辈认为我不行?”

幻波摇摇手指:“不仅不行,换了谁都不行,那群剑修脑袋是空的,肠子是直的,脾气却不小,一个个目中无人。”

曲悦颇为认同的颔首,问道:“倘若我做到了呢,会不会引为一段传奇?”

“那是自然。”幻波道,“覆霜此次若真进入前三,在九国史上都将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所以前辈不觉得这个逆袭的故事很带感吗?”不知觉中,曲悦的声音激昂了几分,“从前,有个连续垫底、宛如一潭死水的国家,来了一位四品小女修……”

她绘声绘色的讲诉起来,将她看过的所有逆袭装逼打脸桥段全都融入进去,使整个故事跌宕起伏波折丛生。

君舒听的直抽嘴角,幻波却沉浸其中,更是随着她的讲诉,脑海里慢慢构建出一套完整场景。

它正随着剧情热血沸腾时,忽然听见一个声音问道:“前辈,您愿意与我一起创造这个传奇吗?”

幻波几乎是没过脑子的立刻答应下来:“我愿意!”

曲悦一拍巴掌:“行!我准您加入!”

幻波:……等等,什么鬼?

幻波满脑子都是懵的,慢慢从故事里走出来以后,脸色阴沉的能掐出水:“又阴我?”

他们汐妖言必行,行必果,更何况修行者当一言九鼎,不然便容易生成心魔劫。

曲悦无辜地道:“前辈,我是在给您一个创造传奇的机会。”

幻波恼道:“我才不稀罕。”

“汐妖其实与我们乐修所修之道相近,修的亦是天地自然。由灵体修出人的实体,需要收集人的七情六欲。”曲悦娓娓道,“所以听故事,从故事中提取七情六欲,是前辈您的修行方式。可是前辈,您修行数百年,真的只甘愿于做一个听众么?”

幻波皱了下眉。

曲悦指一个方向,示意君舒御剑离开。

君舒没有半句废话,并拢两指,默念法诀,飞剑在半空转了个弯,剑尖戳向曲悦所指的方向。

飞剑载着两人迅速渡海,只留下曲悦的一串声音。

“我此番前来是请您出海相助,学院外那口缸里有海,十分宜居。您若答应,我承诺每七日为您讲一个您认为精彩的故事,且在九国试炼会结束后,赠您一颗造化丹……给您一夜的考虑时间,我在岸上渔村等您,明日一早我便会离开。”

这段话说完时,飞剑已经载着两人飞出了十数里。

“造化丹”三个字不断在君舒脑海里徘徊,那是一种可以提高妖修化形几率的七品丹药,覆霜只有一位七品丹药师,并非学院中人,她找谁炼?

她那位姓江的师弟?

不可能吧,江善唯也才四品,至多炼出四品丹药。

八成又是忽悠这只海妖,君舒心里想,毕竟这只海妖也真是太容易被忽悠了。

……

“老大,不会真想去王都吧?”鲛女从水中露头,趴在礁石上看着它,氤氲着水汽的美丽面容染上一层忧色,“再有十年就可以化形,根本不需要造化丹。”

幻波并未将“造化丹”三个字放在心里,它潜心修行九百年,懵懂时便不提了,自开灵智以后,缠着人讲故事是真,却从未害过一人性命。

它自问化形成功是铁板钉钉的事情,无需任何外力。

但它确实答应下来了,曲悦每七日一个故事的条件也确实令它心动,她真是它所遇到过的最会讲故事的人类呀!

*

上了岸之后,还是曲悦初来乍到时住过的荒废小渔村。

先前拾掇过的屋子还能住,她去抓了鱼回来,君舒已将火生好了,并且接过她手里的鱼,熟练的开膛破肚,串起来烧烤。

一国君主,竟比药神谷的大少爷还更容易伺候,曲悦不由问道:“很有经验?”

“小时候二叔教我的。”君舒提起君执,目光微微黯了下,不再多说。

即使君执是目标人物,曲悦也不多嘴询问。

刚才在海上讲故事时,她隐隐听到了蛟龙的声音。原来自出了王都一直尾随他们的人是君执。

看君舒的模样,应该知道他被人跟踪着,那么君执的目标就不是她。

但许是知道她耳力惊人,君执七品的修为却躲的很远,以至于曲悦在法力没有完全恢复以前,听不到他的方位。

不过,以君执的修为,他的神识能够将他二人看个一清二楚。

曲悦不动声色的坐了会儿,从储物镯里拿出早上得来的木偶,反反复复的研究。

君舒翻烤着鱼,视线也落在那木偶上,张了几次口想要询问,但顾忌着什么,又咽下了。

“我想不通。”曲悦把玩着手里的木偶,凝眉神思。

“先生想不通什么?”君舒恰好可以询问。

曲悦盯着木偶,木偶的脸雕琢的惟妙惟肖,像活的一样:“这位偃师剥了人皮给木偶穿上,用木偶去试探观魔镜,他的目的是什么?”

君舒微微皱眉:“还能有什么目的,魔人一直想突破观魔镜的预警,这样才能进入城中破坏掉护城法阵,等下次大天劫到来时,魔火落入城中,人与妖兽无处容身,到时候遍地都是魔种。”

曲悦道:“可是这种木偶只能远程操控,通常有些道行的修道者很难扒皮,凡人和低等级的修道者,即使入了城,能杀进城主府毁坏掉护城法阵么?”

听她一说,君舒也有些想不通了,拧起眉头道:“那会是什么原因?”

曲悦其实知道原因,此木偶所用的木头不是凡木,是寄魂木。

通常是用来做分|身的,她若是没有猜错,木偶里现在应该藏着一个魔人的分|身。

所以在进城时观魔镜才会响了一下,毕竟人皮包着木偶,本身并无魔性,观魔镜不该示警才对。

随后,附身此木的魔人收到偃师指令,立刻使自己陷入沉眠,于是观魔镜像是坏掉似的照不出来了。

若能蒙混进城,偃师就会解开人皮,将寄魂木取出来,苏醒这个魔。

不巧的是,寄魂木被曲悦拿走了,还走的航空线,平民偃师是追不上的,他需要等曲悦停下来再锁定方位。

曲悦原本准备忽悠了幻波立马就走,将木头带回学院交给居不屈,感觉到君执尾随以后,她选择留在渔村里。

现如今,曲悦只需将手中木偶扔进火堆里,附身在内的魔便会苏醒。

以她和君舒的修为,不是此魔的对手。

这或许是一个接近君执的好机会?

居不屈咂咂嘴,他都忘记自己有多少年不曾见过韦三绝动怒了。

其实这并不算是个秘密,至少韦三绝的同辈中知道的人很多。只不过以韦三绝的岁数,连居不屈九百岁的年纪,都与他称得上忘年之交。

他的同辈要么已是九品大佬,要么早就投胎过不知多少回了,故而世间知道他色弱之人没剩下几个。

即便偶然得知,也不会闲着无聊去嚼舌根,谁会指望拿这个短处去攻击一位九品剑神?

这片大陆上九品已是凤毛麟角,能被推崇为“剑神”的,仅有韦三绝。

谁敢戳他痛处?

上一个令韦三绝动怒之人,还是天风国师。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