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尘魔道 > 第一百八十三章:河?盾?

第一百八十三章:河?盾?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头颅断落可那身子却还依旧在动弹着,在其身旁的一人直接便接过了那头颅而后顺手给按了回去,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的伤口让夜阳感到有些头疼

只不过玄阳境界之人本就如此,丹田不废、头颅不灭只要达成了这两点哪怕是四肢被斩,心胸被穿,重新长出来也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一击无死,夜阳随即再度变化,若说其他数次战斗他都有所保留,这一次便是将在场五位生有杀心的人当成了磨刀石,磨炼自己对于那七式雷刀的熟练程度,即便那最后轮转以及逆式流云刀始终变不同之外...

“雨雷!白河!鹰天击!”

话于心底里响起,可那手中的刀剑却是所有人都能够看见,将原本的化雨流溪变成了以爆发力更为可怕的雨雷白河,再加上那一剑便能够与两记雷法相媲美的鹰天击

空间微微的扭动半分,可也仅仅只是半分便恢复了稳定,但也就是这么一扭动却使得那面前的五人内心皆寒

根本就来不及避让,而硬抗也只有死路一条,夜阳先前那些个什么蓄势不过是为了引他们上套,那让金羽为他阻挠另外两人也只是为了让他们放松警惕而让他更好的为接下来的试探性战斗做准备

他们想明白了,可一切都来不及了,那一团乌云没有从多高的天上形成而是笼罩着整一个战场包括,那些围观的玄阳修士在内无一避免

那就好像一块大石般压在他们心头上的乌云,如同虚幻之物任由他们怎么挥手驱散也不过只是瞬息

而这一切的源头便是那在此刻竟打破了先前那冰冷嘴脸开始微微笑了起来的夜阳

在那不算很高的乌云上逐渐有着白色的雷光如同雨液一样往地上落去,那落地时溅起的朵朵电弧好不美丽,而响应着真正意义上可说为雷霆雨的是夜阳那快到空间都有所动荡的身影

刀抛而后,人持剑前

金羽那拍打着的翅膀动作在那一刻便顿住了,而夜阳也保持着那抛剑的动作仿佛一切都因为他的那一下抛剑而静止了。

与他一样静止而住的还有着包括王霸道、罗恒乃至那天上观望着的闫都等人

只有那雨雷还在落着,就好像它在告诉众人其实一切都是能够动弹的,只是他们不愿意去动弹,才造成了如此这种局面罢了。

四朵血雾在那雨雷中飘出了焦味儿,而也在那血雾的升起之后所有人才瞳孔一缩

他们用尽了所有的能使得肉眼看清那一剑的武技乃至神识技也只是捕捉到夜阳的进攻痕迹,换而言之,即便是换做他们上场最终结果也不过是炸成一团血雾亦或者如同那现在被夜阳一手抓着后颈而后一剑刺入了丹田已然死不瞑目的人一样的下场

如此可怕的一幕大大的打消了许多人想要再缠着夜阳要那石子的想法,可也有着许多逻辑怪以及愣头青不知道主角光环的力量大声的说道:

“如此可怕的一剑必然用尽了他灵气!纵使他有着再快速的恢复方法,但只要我们够快他便只会死于我们的手中!”

话语落下,有着些许疯狂的人在往前冲去,他们被吓得连武灵都唤了出来,而也有些本来已然打算悄然退去的人在这样的气氛感染下而一时头昏脑胀,往前冲去

一时间那铺天盖地的各种武灵,同族的不同族的,直接便将整一个战场铺满了,就连那纠缠着王霸道的五人也忍不住跑了过去可乐文学

罗恒等人当即来到了王霸道的身边开启了那装模作样的模式

他们不敢上,也不能上,被王霸道拦住了的他们甚至再退去了三百多米,只有见识过夜阳全力使出白河的王霸道才知道相比起那以速度称最的鹰天击,白河的可怕完全就是灭世雷霆

数百武灵朝着夜阳齐齐冲去,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只是瞬间便占满了整一个战场将那乌云下的荒漠照得与白天一般

可却没有人去注意到此刻他们那未曾踏到的地面上出现了一条看起来很是平和的白色河流,不知其源何来而不知其去何处,可就是这样的一条河却也是夜阳此刻最大的依仗之一

“白雷!”

一声大喝,金羽消散白雷腾空而出,虽然多道武灵有些罕见但在万才榜中却也有着接近千人有着如此奇特力量,但武灵的力量相距终究不会相差太多,金羽和白雷的实力也不会说一者过强一者较弱

白雷的出现没有唬住任何一人,可那灵气攻击的出现却已然近在咫尺

随着白雷的一声怒吼,那在地上原本平静着的白色河流直接便穿过了虚空出现在了它的身体周遭

或说海纳百川,此刻的白河便有着如此的可怕力量,就好像滴水落海一样,那些个攻击都被不断回旋在白雷身体周遭的白河吸收而去,成了养分使得白河的规模越发之大

此等防御的出现却也是其他人不曾想到的,而就好像罗恒的不解一样

狮子武灵不曾罕见,但能够唤出狮子武灵的武技必然是以攻击为主的或是大开大合或是迅猛致命,但夜阳的白雷此等情况着实让人为之一懵

人是懵住了,可手上的攻击却是未曾弱上半分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防御,任何东西都会有崩溃的一天,即便是反手间拍灭星球的圣人也有陨落民间传闻

而他们越是攻击,王霸道却拉着罗恒越往后退去

他至今都还忘不掉白雷的电他时他狼狈的样子以及龙龟在看见白雷时所给自己的异常情绪,而后他便在脑海中看见那踏在雷河之上的一头白色狮子,虽然那白狮比眼前的白雷大上太多

但就好像有着前世的记忆,也或许龙龟看见了夜阳使出此招时的恐怖而后反馈于他

总之这一景象便深深的刻在了王霸道的脑海中,直到夜阳与他别离数千百年才将此事淡忘而去,而后再想起来时也是作为下酒话题在侃侃而谈

他的内心,夜阳看不见也听不见,只是在面对着这么多的攻击的过程中,夜阳兴奋着也有些牙疼

他不知道自己来不来得及逃离白河爆发的范围,往常的每一次测试,除去前数次自己被炸之外,夜阳便在使出白河且让其爆发时都及时的逃开了。

但能够逃离的条件也是基于他将夜影都使了出来,而且那白河所蕴含的灵气还只是他一人之力

不过四个手榴弹大小的爆炸范围被他躲了过去,但这一次所得到聚集的灵气显然是之前的百倍不止,那武技无处发泄在那白河之内互相碰撞着,白雷对那雷河的爆炸天生便免疫,故此到也没有多少情绪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