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黑暗噬界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幻灭

第一百一十七章 幻灭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一股寒意如蛇般窜过风逍遥与龙啸天的心头。

那灰袍老人出现的没有任何征兆,仿佛一直就在那儿站着一般,并且将轩铭那毁天灭地般的攻击轻易化解,衣衫都没有丝毫破损!而真正令二人感到恐惧的是,他们竟然感知不到灰袍老人的实力,甚至连大致区间都无法判断。灰袍老人无声无息地站在那儿,仿佛不存在一般!

这时,在黄沙堡垒的方向上,突然想起乐器之声,伴随着滚滚烟尘以一种极慢的速度向着众人走来...

走近之后,众人才得以看清:那是一众身着彩袍,脸戴鬼怪面具,手拿各种奇形怪状的乐器的巫师,一边歌舞着一边绕着圈行进。粗看之下,这些巫师约有上百人。在巫师歌舞的圆圈中央,有着几十个黑袍影子围成一圈离地数尺漂浮着。在他们的头顶上,一颗珠子散发着柔和的光晕缓缓浮动。

巫师们走到那个灰袍老人脚下停止了歌舞。

天空之上,轩铭缓缓降落下来,看了一眼被巫师们与黑袍影子供奉着的那颗珠子,然后看向突然出现的灰袍老人。

“是何人”轩铭依旧面无表情,但语气中却严肃至极。

“一转眼已过去七十余载,当年记得老夫的人大多已经入土了吧。”灰袍老人轻抚银须,感叹道。

轩铭皱了皱眉,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瞳孔逐渐扩大...

“是...虚王”

“虚王...”,灰袍老人似是回忆般,“...那是七十年前老夫的称号,现如今老夫更愿意被称为邪皇。”

轩铭瞳孔骤缩。

“老师,您终于突破至皇级了?”毒王走上前朝老人微微鞠躬,脸上露出笑容。

“托那颗珠子的福,老夫旧伤痊愈后终于顿悟,一举晋入皇级!这些年辛苦们了。”灰袍老人说道。

“我等恭祝老师成皇归来!”四王弯下腰齐声说道。

“罢了罢了,一切先等老夫解决了眼前之事再谈”,邪皇扫了一眼底下众人,视线再度落到轩铭身上,“小小年纪实力便已达到王级巅峰,加上圣属性的天赋,比起当年的老夫也不遑多让啊。”

“邪皇...”,轩铭眼睛虚眯,“...已晋入皇级了?”

“呵呵,实属侥幸”,邪皇手一招,被巫师们供奉的珠子飞到其手中,“明王珠,本应为北域共用,数百年来却被皇室牢牢握在手里,让其蒙尘。如今落到老夫手里,也算是缘分吧。”

“当年四邪宗落败,也没了声息。现如今再次现身,有何目的这么多年又躲在哪里”轩铭盯着邪皇,神情凝重至极。

“当年老夫被众皇室高手重创,这么多年来一直躲在四邪宗幕后。如今老夫不仅痊愈,而且成皇。放眼整个北域,能与老夫抗衡的又有几人?亦或根本没有”邪皇的眼神逐渐变得冰冷,“七十年了,是时候拿回本属于老夫的东西了!”

这时,一个巫师突然离地升空,与毒王站在一起。此人摘掉面具...正是刚才离去的毒王之子毒墨千!

“老师,我,血王,骨王的子嗣都死在了他们手里,此仇不报我等...不甘心啊!”音王声泪俱下地哭诉道。

“是啊老师,望您为您的徒孙做主啊!”血王瞥了轩铭一眼,附和道。

邪皇抬起手,二人立马闭上了嘴。

“等此事了结之后墨千由老夫来教导。至于们丧子之仇,老夫自然会给们个交代。”

这时,风逍遥与龙啸天来到轩铭身边。

“没想到当年一战虚王竟然没死!这下我们怎么办?”风逍遥低声说道。

“换作多年之前我或许可与其一战,可现在他已经成为邪皇,就算是我们三人加起来胜算也依旧很小。”轩铭语气有些不甘。

“皇级与王级之间的差距有那么大”龙啸天同样心有不甘。

“只有到了王级巅峰才会知道想再有所进步是有多么困难!我在这级别已经停留了数年,却丝毫触摸不到皇级的门槛,甚至连一丝感悟都没有!虚王也是耗费了七十年的光阴才堪堪晋入皇级!这等级别放在北域毫无疑问就是最强!我们现在只有一个选择...”

“什么”

“...丢下下面四人逃跑。这是当下对于我们的最优选择!”

风逍遥与龙啸天对视一眼...

“苏城主与仁九特使并未死亡,而且还有两个孩子。如果我们现在逃走,先不论从已经成为邪皇的虚王手中逃走的概率有多大,即使成功逃走,后半辈子我也都会活在愧疚中的。”风逍遥看着底下...仁九,苏鼎和冥落都生死未卜,苏依无助地抱着苏鼎哭泣,雪白色的衣裙上沾满了泥污。

“如果逃走,传出去世人会怎么看我们!堂堂王城城主,为了大义,即使把这条命扔在这儿又如何!要逃俩逃吧,我龙啸天誓与邪皇死战到底!”一股昂热战意从龙啸天身上散发出来,天际之上隐隐有着怒雷嘶吼。

“呵呵,有骨气!”邪皇踏前一步,“逃们是别想了。今日,们就陪老夫活动活动筋骨吧!”

邪皇伸出那只干枯的右手陡然握下,瞬间,以其周身为中心,方圆数百里的空间里的光线都发生了偏折。

“空间封锁!”轩铭见状,眼中闪过一抹隐晦的光,“不愧是皇,竟能瞬间封锁体积如此庞大的空间!这下们想跑也跑不了了!”

“那就背水一战!”

龙啸天怒吼一声,银芒在其周身闪耀而起,天际之上,一道道雷光如蛇般在云间穿梭闪灭,仿佛是在呼应这个男人。

“哈!”

刺啦一声,犹如一道雷光闪过,龙啸天瞬间出现在邪皇面前,硕大的右拳重重轰出...

轰!雷光四溅,但那雷拳却在离邪皇面前一尺的地方停了下来,再也进不得丝毫!

龙啸天厉吼一声,旋身一记膝击再度狠狠地甩向邪皇...但依旧在半空停了下来,仿佛邪皇周身一尺的范围有一层透明的屏障,不容任何东西侵入!

邪皇手指隔空一弹,龙啸天犹如受到了重击般倒飞而出,然后被轩铭接住,一口浓血重重喷出。

“没用的,寻常攻击根本碰不到他”,轩铭扫了一眼邪皇周身的空间,说道,“只有极致的攻击才有可能破开那道屏障。”

“是么...”,龙啸天站稳身形,擦去嘴角的血迹,“...既然如此,那就舍命一战吧!”

天际之上的雷光突然嘶吼起来,空气被震得嗡嗡作响。

“这是......”,风逍遥见到这一幕,先是一愣,继而眼中闪过一抹哀伤。

“没别的选择了!也来!我的联合攻击才有可能伤到邪皇!”

龙啸天周身银光闪耀,然后仰天怒吼一声...

哗啦!无数道雷光划破天际,钻进龙啸天的体内...

龙啸天面部因为痛苦瞬间变得扭曲,但其硬生生地咬牙坚持下来。双掌颤抖着合在胸前,皮肤之上隐隐渗出血来······

风逍遥一咬牙,闭上了眼。一股无形的波动以其为中心扩散开来······瞬间,沙漠之上狂风大作,天地间瞬间便暗了下来。无数沙尘暴在沙漠之上肆虐,人甚至连眼睛都无法睁开。风逍遥周身,一个足有百米粗细的黄沙龙卷贯通了天地,仿佛鬼哭狼嚎般呼啸着······

“老师,趁现在赶快解决了他们!等他们完成招数后就来不及了!”血王看到风逍遥与龙啸天的架势,慌忙说道。

“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老夫用教!”邪皇撇了血王一眼,血王瞬间噤若寒蝉,“那应该是他们的最强招数。正好,老夫就趁此机会让他们也让们见识见识王与皇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禁咒·雷神之矛!”

“禁咒·末日飓风!”

龙啸天双臂张开,一根三米之长、跳跃着道道雷光的银白色长矛出现在其手中。龙啸天厉吼一声,将其狠狠地投掷出去······同时,环绕风逍遥的巨大龙卷也肆虐着席卷向邪皇······

“这才像点样子嘛!”

邪皇那皱纹横生的嘴角微微一咧,明王珠脱手而出,然后双手接住了那两道瞬间便来到面前的攻击······

轰!

一股无与伦比的风暴扩散开来,甚至将邪皇身后的五人也逼退数十丈。天地间,雷芒四溅,风暴肆虐,沙漠仿佛迎来它的末日般哀嚎着,颤抖着······

“很不错的攻击,对们来说...”邪皇的白须与灰袍被吹得猎猎作响,“...可惜还是差点儿。”

两股灰色的气体从邪皇手中钻出,蔓延到雷神之矛与黄沙龙卷之上,犹如木遇强酸般,瞬间二者便被腐蚀而去,完消失。

天地间恢复了光明与宁静。风逍遥与龙啸天却面如死灰,胸口犹如受了一记重锤,一口浓血喷出,双双从半空中掉落······

“这混蛋!”

轩铭突然出现在邪皇背后,右手闪耀着白芒抓向邪皇后颈...

“再过几十年可能连老夫都不敌。可惜没有那机会了。”

邪皇那苍老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一只干枯的手在轩铭惊恐的眼神中破膛而出...

“咕啊!”

殷红色的血从轩铭嘴里狂涌而出,轩铭瞳孔中倒映着邪皇那无法触及的身影从半空中掉落······

至此,皇室方面五位王级强者灭!讨伐四邪宗的行动彻底溃败!

邪皇扫了下面几人一眼,干皱的嘴角微微一扯,转身朝四邪宗走去...突然,邪皇手指指向底下某个方向,一抹灰芒暴射而出······

“这个让人感到不舒服的小子,老夫助彻底解脱吧。”

一道雪白色的人影突然张开双臂出现在冥落面前...

灰芒贯穿了那道犹如雪莲般的身影,再度穿过了冥落的心脏!

冥落那死灰般的瞳孔中倒映出一副泪水模糊的凄美笑容。

“不!!!”

······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