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守望黎明号 > 第七十一章 走向终点的人们 三

第七十一章 走向终点的人们 三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安塔银盾死了,女大公爵莉拉珍娜斯也死了,连焰拳的副指挥官史卡都被猜测已经死掉了。伊尔坦大公爵重病垂危,困守港务局,“贝尔特”大公爵消失无踪。

任何鼓励暗杀手段的政治家都是愚蠢的,铁王座的瑞塔这样老奸巨猾的人,显然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他飞快的将这一连串的卑鄙暗杀归结到安姆的头上,用最激烈的措辞进行了谴责!并且公布已经掌握了杀手的初步证据——那是一对来自南方的杀手夫妻!对于大人物来说,这是个文字游戏,南方的国家和地区多了,卡丽杉港的确是南方,非常南。可对于博德之门的居民来说,南方指的通常就是安姆,而安姆正在和我们闹摩擦。

在高层人物陆续被刺杀,博德之门群龙无首,陷入一片混乱,市民们惶惶不安时!铁王座来了!他们“不顾自身安危”的站了出来,“勇于承担”起保护城市的重任!

有着内通嫌疑的焰拳佣兵,全体被要求停留在营房内,不得离开,不得串联。但是当被要求交出武器时,差点激发了暴动,因此不了了之。安其罗都森掌握的那部分焰拳力量,最终被留在里面,作为掺沙子的手段。他本人现在则主要负责指挥铁王座的武力接管城防。现在铁王座的卫队和挂在铁王座名下的冒险者们,纷纷换上制服,充当起了巡逻队的角色。

再没有人提起安妮刺杀史卡的事情,因为此时史卡正在被黑成罪人。已经去世的安塔银盾和莉拉珍娜斯肯定会获得一个好名声,被高高的捧起来成为英雄。反而是史卡这样的,或许重伤未死,偏偏又是威望素着的人,为了防止他东山再起,恐怕要有无数的脏水泼到他的身上。

还好铁王座守着些许底线,没有将他们掌握的豺狼人、大地精之类的怪物放进城里,所以才没有造成更大面积的恐慌。

当早晨的阳光照耀在街道上时,少了小贩的沿街叫卖,少了商人的熙熙攘攘,蜿龙桥上的铁闸依旧关闭,整个城市显得空空荡荡。

宣传当然不会那么快起到效果,但是只要博德之门与安姆、科米尔这样的王国矛盾加剧,在战争的恐惧下,最终无论是焰拳还是博德之门的市民,都会和自己站在一起。

瑞塔深信这一点。

只要他手里攥着五万人的性命,所有人只能屈服。

大局已定,是时候解决铁王座的内部问题了。铁王座最初是一个小商人的商业联盟,它所采用的也是席位制,有一个类似于议会的组织。瑞塔只是铁王座的领袖之一,其他同等地位的还有布鲁诺斯和萨东。当然,自己现在有着养子沙佛洛克的支持,武力上毫无问题。

他站在铁王座的最高层,向着远方那高大的城墙眺望,很多人忘记了这道城墙的含义。当年博德安正是因为建立起这道城墙,才击败了半兽人,建立了城市。那道建在蜿龙桥上的桥门,正是城市的名字,“博德之门”的由来。

之后博德安自己继续出海冒险,将城市分封给四位公爵进行管理,这就是四执政传统的由来。

我,可不是为了取代安塔银盾,成为他那样的实权公爵。

我想取代的,是博德安啊!

****************

这是一处非常秘密的城堡,包括安塔银盾在内,只有不超过三个人知道。

现在这里也只有不到十人,安塔银盾大公爵将他的反攻据点安排在这里。

他和他的四个手下,一直在忙碌着。还记得那个在公爵官邸战斗时,一直躲起来,后来又跟着安塔银盾一起来的女人么?威廉一直以为那是大公爵的情人,没想到竟然是他的女儿可儿!而且,这个很可能就是被他定位继承人的女儿,看哈罗德的殷勤就知道了。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大家不知道的——这个女儿是大公爵唯一确定的、是自己亲生的女儿。

最长的一夜过去之后,事情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这个上午,从各处传来的,似乎都是好消息。

首先是他替身的尸体,虽然摔的有些惨,但还好焚烧的并不严重,依旧能够清晰的分辨出他的面孔,所以瑞塔最终还是没有怀疑的认可了“安塔银盾已经死亡”的事实。

北地的战事已见分晓,通过海姆神殿大主祭秘密传来的消息,双头巨魔卡拉的巨魔大军被击败,我方的指挥官史卡的养女维战死——两个好消息,再没有比这更完美的了!海姆神殿大主祭向他保证,只要统和了各个神殿的武装,就立刻掉头“平叛”。作为博德之门实力最强大的海姆神殿,安塔银盾想不出来还能出什么意外。

第三个好消息是“养病”的伊尔坦大公爵那里传来的,他已经和军营里的焰拳军官们取得联系,随时可以发起兵变。而且安塔银盾自己的武装舰队也已经到了博德之门的外海,明天就可以发起攻击!

最后就是他在铁王座的那颗暗子,沙佛洛克准备开始行动了!

在巴尔死后,他的神职被希瑞克获得!希瑞克因此成了拥有强大神力的神祗。所以巴尔教会和希瑞克教会是死敌!绝对没有可能化解的那种!

巴尔之子沙佛洛克,和希瑞克教会的高阶牧师瑞塔,因为神的缘故,两个人天生就是敌人!哪怕他们现在是养父子的关系。所以,他毫不介意的告诉沙佛洛克,自己没有死。

于是两个人做了一笔交易,沙佛洛克帮他干掉自己的养父,清洗铁王座全部高层,然后向他宣誓效忠。为此,他需要同意沙佛洛克的三个条件:沙佛洛克掌控铁王座;沙佛洛克成为大公爵;以及在最短的时间内对安姆宣战!

呵呵,年轻人,总是想通过战争证明自己……对此,安塔银盾根本无所谓。战争可以做到很多平时无法做到的事情,他想要战争,那就给他战争!

安塔银盾现在越来越厌恶和老家伙们打交道,他喜欢有活力的年轻人。哪怕沙佛洛克野心勃勃,他也觉得自己能够控制得住。还有谁的野心,比得上年轻时候的伊尔坦呢?可他到现在都被自己死死的压制着。

这很好,还有什么?

啊,沙佛洛克传来消息,瑞塔要离开博德之门去烛堡,希望我们这边能配合着将某一批人引到烛堡去?不想脏了自己的手,想借他们的手干掉自己的养父么?没问题……

将梳理好的情报丢到桌子上,他疲倦的站了起来,忙碌这么久,他实在有些累了。

“我去休息一下,有消息通知我!”安塔银盾站起来走了出去,几个人恭敬的送别他,包括那个新加入的威廉加斯特。他殷勤的站在最靠近门的位置,腰近乎弯到了地面。这真是过于谄媚了,不过我喜欢!年轻人到底是有前途啊!呵呵呵,他拍了怕威廉的肩膀,笑呵呵的走了出去。

床铺,啊,真是柔软。

安塔躺下的时候,舒服的感慨了一声。真的是年纪大了,这次不过连续熬了不到40个小时,自己就觉得撑不住了。

就在他朦朦胧胧,将要进入梦乡时,一抹冰冷的寒意侵入了他的心脏。

他骤然惊醒,可是……似乎一切都晚了!他看到黎明的晨光从窗后投射进来,将他的影子斜斜的拉伸到地板上——在他的身后,同样有着一个淡淡的影子附着在他的背上,就像幽灵一样!

但是他知道,那不是幽灵,那是一个身手高到极点的刺客!那一把多刺的匕首从后面,毫无知觉的穿过脊背,刺中了他的心脏。他能清晰的感觉到,那把匕首上似乎长满了倒刺,将他的心牢牢穿刺,心很痛!而且那个握着匕首的手,非常的稳定。就算他被刺中后,下意识的猛然坐了起来,匕首竟然完全跟随着他的动作,没有丝毫的颤动。

“是沙佛洛克么?”他苦涩的问道,生命已经开始流逝,他知道自己没有复活的机会了。不仅仅是因为实力最强的牧师都被调离,更因为眼前的刺客是个老手,不可能留下这么大的一个破绽!

“猜错了,是陆远。”刺客,一个年轻的女人声音,在他耳边轻柔的说着。

“陆远?!”刹那的震惊让他心脏跳跃急促,几乎差点儿提前结束了他的生命!“为什么?我给他的还不够多么?他完全可以和我做交易!他想要什么?法师塔?土地?大公爵?我给!”一听到是陆远,安塔瞬间感觉到了那一丝丝生的可能。

陆远没理由要杀他!

“阿远讨厌被人当棋子,而你,一直一直在做这件事!”丁沐沐继续轻柔的说着,完全不会惊动屋外面的人。“而且阿远清楚的告诉过你,他更喜欢的是指环,你为什么还不明白呢?”

“什么指环?我给了他……指环。”

“博德安的指环。”丁沐沐手指轻柔的从安塔银盾的左手上,拿走了一枚指环。不是那枚代表了银盾家族权利的红宝石印玺戒指,也不是另一枚强大的魔法戒指。是戴在无名指上的,一枚小巧的普通银戒指,那总是会让人误会成是安塔的结婚戒指。

————————

博德安的银戒指:

这枚戒指从没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据说这是他十八岁生日时,父亲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数据资料:

重量:0

————————

众所周知,博德安是一个海盗,他过去的家庭没有记载,可能也算不上富裕。所以他收到的生日礼物,和魔法物品完全不沾边儿,甚至没有镶嵌任何的宝石,就是一枚手艺还算精湛的普通银戒指。可是当丁沐沐从安塔的手指上取下来时,他的眼皮在不断的跳动,手指几次痉挛的想要抓住指环,他的眼神……就好像看到一生的理想离开了一样。

“我能活么?”安塔压低了声音问道,他依旧镇定,依旧想着反击的办法。陆远这么杀掉他是没有好处的,哪怕他拿着自己的印玺,那些手下也不会听他的。就像现在哪怕是博德安本人回来,也无法掌控博德之门一样。自己的产业,自己的舰队,除了我安塔银盾,没有人能指挥的了!

“不能,因为阿远说过,再也不见!”丁沐沐轻轻的拔出了匕首,安塔银盾在那一瞬间失去了生命!

在丁沐沐手里的那把狰狞的匕首的手柄末端,镶嵌的黑色宝石里出现了一股烟雾,烟雾不时扭曲成安塔银盾的面孔,茫然着,怒吼着!他拼命撞击着宝石的墙壁,一刻也没有安宁!

“灵魂仪式”匕首+2,被该匕首杀死的人,灵魂囚禁在匕首之中。

她没有立刻离开。

丁沐沐取出了另一块看起来类似的黑色宝石,那里面也囚禁着一个灵魂,他看起来和安塔银盾的面孔非常相似。只是他更加安详,没有任何反抗的痕迹。看到安塔银盾的“尸体”,他有些激动的点点头,似乎大声的在宝石里叫喊着什么。

安妮将宝石放在尸体的额头上,念诵了一张卷轴。随着卷轴变成灰烬,黑宝石也碎裂成细渣,囚禁的灵魂向下进入了尸体的体内。只一瞬间,尸体似乎就从苍白变成了彩色,他开始挣扎,开始试图发出声音,破损的心脏也开始微微的坚持着跳动。

完成这一切后,“坚持住!”丁沐沐在新的安塔耳边说道,顺便抬手打碎了桌子上的台灯。

台灯掉落的声音显然惊动了外间的诸位,慌乱的跑步声向着这边过来。

丁沐沐再次拍拍那人的肩膀,随即黑猫阿福带着她,跃入阴影。

****************

沙佛洛克,荣获最少出场机会奖的大反派。

脱掉他那身恐怖的铠甲,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魅力十足的武斗派大汉。光看那魁梧的身材、锃亮的大光头和没心机的笑容,谁都会觉得这家伙是个直肠子的豪爽汉子。

其实老沙是个很聪明的人,有时候精明的可怕。

瑞塔非常的信任他,把最重要的武装力量交给他,就是看中了自己养子的“忠心耿耿”。

的确,看表面上,瑞塔的实力远远超过沙佛洛克,他没理由进行一次必定失败的背叛。

瑞塔有一群在各个位置都经验丰富,人脉广泛的手下。沙佛洛克有什么?他只有一群激进的年轻人。瑞塔身后站着希瑞克教会,他其实是希瑞克教会本地区的秘密魁首。沙佛洛克呢?他只和巴尔教会关系紧密,那个神已经挂了,神职被希瑞克夺走的惨淡教会。

沙佛洛克的一切对他都是公开的,所以他也极其的信任这个养子。

可惜的是,唯独一点他不知道——沙佛洛克是巴尔之子,并且他自己已经通过梦境知道了这一点!他如果战胜了全部的巴尔之子,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他夺回杀戮之神的神职,登上巴尔的神座;或者巴尔从他体内复活,自己夺回神职!无论哪一种可能,都会彻底得罪希瑞克。

由于巴尔教会非常的看好沙佛洛克,对他的支援是无限的,这一点远胜于希瑞克教会对于瑞塔的支持程度。

其次他只看到沙佛洛克的手下都是一帮愤世嫉俗的年轻人,根基浅,人脉少。却没有看到这些人都能力十足,而且对久居上位的老家伙们十分反感!

——————————

沙佛洛克:

烛堡举行的己方会谈,我希望你能够参加,见证这一时刻!

要知道,只要我结束了安姆和科米尔的战争威胁,将和平带给博德之门,所有人都会对我顶礼膜拜。

孩子,那个时候,我会支持你竞选焰拳的大公。我知道对于成为大公爵,你期待已久!

我将在烛堡等候你的到来。

你的父亲瑞塔

——————————

瑞塔发来的短信在几个人手里传递,不时有人看后发出轻蔑的笑声,他们都是沙佛洛克的心腹,知道老沙对他养父的真实想法。

“瑞塔和几个首领都离开博德之门?这真是个好机会!我们一口气除掉他们吧!”有人建议道。

“会有人去做的。”沙佛洛克自信的说道,“我不想沾脏自己的手。现在我需要把这个事情推掉,他们死的时候,我不能出现在烛堡。”

“我来安排”,一个幕僚回到道,他的整个团队都朝气蓬勃,活力无限。

“那么,我们下一个敌人是谁?安塔银盾么?”他手下的幕僚们,眼神发光的问道。

沙佛洛克要比他的父亲,甚至大公爵们有气度的多,他并不搞什么秘密政治。很多事情和谋划,他都会和自己信任的手下们坦诚,然后一起商议。说起领袖魅力,他大概是博德之门最合适的那一个。

“安塔么?他已经死了。”沙佛洛克把玩着手里的一块黑宝石,没有解释什么。“血色玫瑰”将黑宝石交给他的时候,他几乎认为这是一个玩笑!后来终于确认了,尽管宝石里的灵魂已经死去,但用神术分辨后,那确实是安塔银盾的灵魂!由神祗确认的答案,不容置疑。“我们的下一个敌人是安姆!准备战争吧!诸位!”

“战争!建功立业就在此时!”

一群年轻的手下热血沸腾的相互击掌,热情憧憬着!

PS:伸手,泪目……(未完待续。)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