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守望黎明号 > 第五十八章 拉马西斯必须死 上

第五十八章 拉马西斯必须死 上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感谢yf533打赏688起点币!

感谢月琏打赏588起点币!

感谢H7N9灭掉小鸡打赏300起点币!

感谢nxcx打赏200起点币!

感谢处女座的呆毛、填满杯具的人参、藏空夕暮打赏100起点币!

请支持正版订阅!

—————正文——————

当陆远经过身边时,哈巴瑟德林清晰的感受到了陆远的身体周围,那翻涌的精神力量里蕴含的敌意和对立。这让他忍不住想要叹气,他知道陆远再也不会回巫术杂货店——量身定做卓越魔剑的生意……泡汤了。

就在陆远和暮星离开不久,他的护卫和学徒们喊叫着、嘈杂着向他这边涌来,声音里带着无法抑制的惶恐。

“都给我闭嘴!”哈巴瑟德林烦躁的大喊了一声。他看向那几个喃喃着,却不敢说话的人,摇头分开人群,随即他就看见了韦伯奥特的尸体。

他猛的想起陆远最后的那句话“可惜有些晚了,这次真的是一个误会”,他承认有那么一瞬间,怒火和憎恨无法遏制的燃烧起来!他觉得自己脸上就像被反复抽了无数个耳光一样,两边都火辣辣的痛!可是作为一名绝对不会被怒火左右的大法师,他强迫自己弯下腰去,仔细的去检查尸体。可是他越观察,就越是震惊,甚至开始对陆远所掌握的力量,有了一丝害怕!

作为他的侄子和认定的继承人,他在韦伯奥特的身上设置了保命的三重防护——一个是偏斜巨大的撞击力量,一个是阻挡突然偷袭的箭矢,最后一个是在主动激活的情况下,与某个预先指定的人互换位置。

第一重防护,很好的偏斜了陆远的六环法术“比格拜飞击掌”;第二重防护是韦伯主动激发的“易位术”,它将韦伯和艾丽丝交换了位置,让她做了替死鬼。虽然有些多此一举,可也毕竟是把韦伯送出了险地,也算得上成功。

现在毫无疑问,第三重防护也已经激发,只是毫无用处,因为射击的箭矢的力量超乎想象!那一枚箭矢钉在韦伯的额头正中的位置,却像大锤一样砸塌了大半个脑袋!那第三重防护确实阻挡了飞箭,只是没办法吸收掉箭矢上携带的动能,阻挡箭矢的结界被压迫着后退,压瘪了他自己的脑袋。

哈巴瑟长出了一口气,仔细评估了一下这枚金属魔法箭矢的力量,他觉得自己还是能够防御的。相信力量这么大的箭矢,一定是用城弩一样巨大的弩弓射击出来,一次战斗最多能射一次。

索性只要不遇到攒射般的连续射击,问题不大。

他如果知道“冬狼的诅咒”连射弩一轮可以射三箭,一定不会还这么想!

考虑到陆远层出不穷的手段,哈巴瑟德林对于报仇这种事情变得一点兴趣都没有。他仅仅是花费了十秒钟想了一下,就得出一个主意来。“我要是不去报复,他大概也没办法安心。如果我不想自己出手的话,韦伯的那个贪婪的老师就是最好的人选。毕竟,知道我和韦伯关系的人不多,可知道韦伯是那个人的弟子这件事情可谓是路人皆知。就凭那个人的小肚鸡肠,还有韦伯欠下的巨额债务,他也无法忍受自己的弟子被这么干掉。”

想到这里,他指着韦伯的尸体摆摆手,“这个,天亮之后给上城区的拉马西斯法师送去。告诉他……韦伯和陆远在实验中发生争执,随即韦伯在离开后遭遇了可耻的暗杀,这里不要说什么细节,含糊一些。韦伯在博德之门没有亲人,我们只能把尸体交给拉马西斯法师,请他自行处理。我们杂货店不再介入这件事情,剩下的人跟我走,回去。”

说完,他一顿法杖,随着一道光门闪烁,特自己先行传送回了法师塔。

至于韦伯死去的尸体?他连最后一眼都懒得再看。

再有天赋的死人,也仅仅是一个死人,完全不值得自己花费精力关注。

*****************

“他是这么说的?老狐狸!”

听完丁沐沐带回来的消息,陆远愤愤的骂了一句。哈巴瑟德林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声说出那句话,一方面表示了巫术杂货店置身事外的态度,另一方面也在表示——他会报复,而这个就是他报复的极限。

再没有比这更明确的示好信号了。

沐沐既然一箭射死了韦伯,陆远就不能不让人报复,否则会被人记恨一辈子,这个事情就变成了死仇。

还不如就纵容他报复一次,大家以后还能做朋友……吧?哈巴瑟德林毕竟是一个商人,还是讲究和气生财的。陆远要说自己独立开个炼金店铺,那百分百斗不过他。可是要是陆远破罐子破摔,直接把行业潜规则、黑幕神马的全都踢爆了……那可乐子大了!哈巴瑟也得防备着他用出损人不利己的贱招!

不过,要是能就这么放下……谁信啊?!从哈巴瑟德林那边来说,陆远的灵魂既然换人了,那么原来的性格评估什么的都得作废,这人现在就是个陌生人。从陆远这边来说,哈巴瑟德林说韦伯是他的侄子,可是谁能证明?万一哈巴瑟德林是欧阳锋,韦伯是欧阳克呢?那其实两个人就已经是死仇了。偏偏他到现在也没想明白,韦伯到底为什么要忽然跑来袭击他?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恨恨的说了句“韦伯就是个蠢货!”

“韦伯就是个蠢货!”这时,已经回到巫术杂货店的哈巴瑟德林也同样在琢磨事情的后续,等到他不得不确认双方再也没有合作的可能性之后,也忍不住同样的臭骂了一句!顺便的,悄悄为自己前几天的多嘴稍微有些后悔——不过就是随口威胁一句,要把店铺交给陆远管理,谁都该明白那只是一种变相的激励罢了!?因为陆远这样的人太聪明,也太有能力。店铺真交给他,很快就变成他的了。这种事情,难道韦伯这个蠢货竟然相信了?真的以为我会把财产留给外人而不是亲侄子?这是什么智商啊?!

可惜他和陆远都没想到,韦伯奥特执意要杀陆远,只是因为害怕而已,他被吓坏了。他无法相信陆远真的是一名小法师——那天能独自抡起手杖打倒十几个护卫是怎么回事?能够随意修改四环法术是怎么回事?就算他没有认出来,他的女人也没认出来我?还有博德之门最近盛行的诗歌,里面讲述卡拉图法师戏耍贵族的时候,我可是作为狗腿子法师,怒刷了一遍存在感!这难道不是出于他的指使?就算是之前不知道,听了诗歌也该想起来了!他八成,一直在像猫戏弄老鼠一样戏弄着我吧?

我想说这一切真的是阴差阳错,你信么?……

所以当他偶然间看到陆远进了精灵之歌,预计到陆远必然会听到那些诗歌之后,立刻果断的发动这段时间积累的一切人脉,让自己的床伴艾丽丝叫上她的老情人尼曼,裹挟着几十名护卫当夜就对陆远发动了袭击。

如果再等几天,让他再准备的充分些,或许和陆远有深仇大恨的“亚马逊女孩”冒险团也能够参加,那样把握更大!

现在他死了,留下了一大堆难题给两个男人。

*********

陆远和暮星都在抓紧时间进行冥想,补充法术。

后续的打探消息的事情全部委托给丁沐沐去处理。丁沐沐看着巫术杂货店的人员将街道收拾好,尸体搬走处理之后,才七扭八歪的拐进了盗贼公会。一手提着叮当作响的钱袋儿,一手推开公会的大门,再没有比这里更好的消息来源了。

“打听清楚了”,陆远刚刚冥想好,就听见了丁沐沐有些兴奋话语声。穿着平常的衣服,将全身包裹在斗篷里的丁沐沐推开房门走了进来。“不过不是什么好消息。”

“就像我们之前猜测的那样,韦伯和哈巴瑟德林的关系很一般,他们一直都不亲密。韦伯第一次在巫术杂货店工作时,不止一次的被哈巴瑟称为废物,那时候哈巴瑟德林最欣赏的人是天才尼曼。没人知道他们之间是亲戚。正相反的是,韦伯和他的老师拉马西斯的关系十分密切,据说韦伯是拉马西斯法师最喜欢的弟子。甚至在他出师之后,每个月还要到拉马西斯的法师塔住上几天。他总是帮着他的老师做很多额外的工作,那怕自己透支精力也毫无怨言!”(其实是在打工还债。)

“明白了,那么……大家准备吧!”陆远无奈的说了句。

他从指环中取出一块拳头大的人工钻石,这是他进入之前就委托珂雪制造的。用大钻石替换了魔法杖上的琉璃碎片,再次施展法杖制造术,将法杖还原到最初的形态。杖头的镶嵌宝石提升之后,法杖可以预存的法术位也提高了一环,如今可以装下七环的法术“比格拜擒拿掌”。

他今天能施展的法术位消耗不多,可惜最大的底牌“比格拜飞击掌”用掉了。法师的战斗一向都很节约,因为他们知道法术位有限,所以会避免无必要的消耗。正因为没有像术士那样用魔法豪迈的清台,陆远现在大约保留着近8成的法术战斗能力。至于硬抗死亡一指,纯属无奈——卷轴施法无法被打断,低级法术里根本没有能防御即死法术的,而且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强韧一旦用内功提升,将高到离谱。

在中国古代,阳气旺盛的男子一向被认为是能辟鬼神,何况修炼纯阳属性的武功,更是具备百邪不侵的作用,天然上就能防御负能量的侵袭。他那一瞬间不仅仅是防御负能量的属性高到离谱,也免疫任何的即死伤害。

将新法杖攥在手里试着挥舞几下,陆远站起来说“走吧!”带头进入了夜色之中。

陆远还没沙发过短到将所有冒犯他的人都杀光,但是他不会选择等着别人来报复。

他刚才的时候,用手里的信息,现代人的办法,做了一个风险的评估。从结果就能看出来,除非韦伯是哈巴瑟的亲儿子,否则他仅有10%的可能性会继续报复——双方甚至还有着继续合作的可能。(哈巴瑟德林的下限太高了,他想的那些,面子啊、廉耻啊,在现代人眼中完全没有必要。)

可是拉马西斯法师……从这个人过去的经历就能看出来,他做事情即睚眦必报又非常狡猾!他似乎对任何一件小事都会斤斤计较,但他的报复手段通常又很有法师的特色——阴险且杀伤力巨大。因此,他在博德之门有不少的敌人,而他也似乎明白这一点。他平时的大部分时间,都缩在自己的那个魔法塔里面做研究、教学生,从不抛头露面。

“我今晚有一个必须要参加的行动”,就在陆远和暮星开始准备的时候,丁沐沐无奈的说道。她刚刚返回盗贼公会,通过公会的渠道打听韦伯的消息。结果消息打听到了,她也从同时从渠道中接到了新的命令,是铁王座一个就在今夜的行动指令。通常意义上,只有一些重大的、绝对不能提前泄露的任务,才会在任务开始前将执行者隔离,并在行动前不到一小时的时候,将细节交到执行者手里。

丁沐沐收到的是等待任务的指令,她如果还想真正加入铁王座的核心,那就必须参加。丁沐沐的实力无需证明,相信铁王座的人也明白这一点,那么这个如此关键的任务,一个作用必然是造成重大的影响,另一个作用就是让丁沐沐彻底的加入——做了这件事,她就不可能再转换阵营。

这么一想,可以列为任务目标的人简直少到可怜,丁沐沐结合自己的信息,很轻松就得出结论。

“……很可能是刺杀大公爵安塔银盾。”

“没关系,我们去也没问题。”和威廉之间的交易,丁沐沐是知道的,所以陆远没有为此事多说什么,“安塔银盾要是毫无准备,那他就是自己作死,谁也救不了他。倒是沐沐你要小心些,既然安塔已经知道了有人要刺杀他,那这很可能是一个陷阱。”

陆远一向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推测别人,韦伯的袭击如果不去孤立的看待的话,加上安妮今天连夜和各大神殿的武装一起离开博德之门这件事,以及丁沐沐马上要求执行的任务……这看起来像是一次宏大的海啸之前的序曲,正餐前的小菜。

如果我是铁王座的主使者,发现在计划发动之前,博德之门忽然多了几个关键人物——能够影响巫术杂货店的陆远魔法师,进入焰拳核心层的安妮骑士,和各个善神教会来往密切的暮星牧师,这三个人都站在铁王座的对立面,又恰恰刚刚在锐齿森林联手作战过,那么我会怎么做?

我会竭力去破坏掉这些人掌握的势力:分裂陆远和巫术杂货店的关系,将安妮和神殿势力同时清除出博德之门,不得不说他们做的很好,他们谋划很久的计划一旦实施,无论成败,转眼三个人建立的优势就烟消云散。

没了依仗,三个缺乏根基的人即使还在博德之门的城内,也已经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再也掀不起什么风浪。这时候他们应该降级成次一等级的目标,铁王座下一步要发动的计划,应该会马上展开!如果没有丁沐沐这一条暗线,他们将会被彻底的排除在这场游戏之外。

********

夜色深沉,微风细凉,两个人一前一后行在街上。

已经接近午夜时分,四周即没有巡逻的卫兵,也没有什么行人。

丁沐沐已经提前离开,她要参与的事情更加危险。不过路远稍微盘算了一下,就放下心里的担心,

按着丁沐沐现在的能力和装备,实在不用担心什么。中世纪的防备刺杀的手法,实在是过于粗鄙。国度的安保水平,还停留在出门带几个护卫的程度上。防御狙击?事先侦查路线?遮蔽视线?什么都没有。多数的时候,大人物会在自己身上装备一些防御的魔法物品,这基本就是极限了。还有?还有就是自己多锻炼,多升级,争取被刺杀的时候能独立扛一段时间。鉴于大部分的刺杀,都是刺客傻乎乎的直接近身刺杀,增强自身实力还被认为是最重要的部分。

一个在现代电影里面整天见到的桥段,可能在这个时候都是想都不曾想过的手段。比如两百米之外的狙击,国度的人在这个距离,想的绝对就是一个大魔法轰过去,将对面夷平。

陆远将自己的心思集中到接下来的目标身上。

拉马西斯,韦伯和表哥威廉的老师,一名疑似十级到十二级的法师,也就是掌握着五环和六环的法术!关键是,他拥有一座他老师留给他的法师塔!可以说,正面进攻毫无胜算。

绕过市中心的贸易区,斜着穿过商人聚集的上城区市集南部,随着建筑逐渐的稀疏,道路两边被各种高大宏伟的建筑占据。

在西北的角落,有一座看起来十分显眼的“法师塔”孤零零的矗立在那里——被各种宽大的神殿和官邸夹在建筑的缝隙之间,看起来格外的有些可怜。就像在华夏首府的弄堂里,自己拿帘子隔出来个“三居室”那种——简陋到可鄙,偏偏还要做出一副我其实很牛叉、很醒目的样子。

这座法师塔看起来非常的复合人们对法师塔的幻想,它一点都不像高篱堡或者巫术杂货店外观那么非主流。细长高耸、逐渐收束的圆柱形、七层分节的塔身,外墙被漆成鲜艳的黄褐相间的环形条纹,无论白天还是夜晚都格外显眼——何况它还像努力伸直脖子的大鹅那样,努力的从周围建筑群中探出一个头儿来,展现着自己的存在感。

据说这是拉马西斯的老师,一个接近传奇的大法师留给他的从威廉那里了解到的信息来看,这个法师塔本质上,应该是一个烂尾楼。拉马西斯的老师雄心勃勃想在博德之门建起自己的法师塔,但随着权力斗争的加剧,他陷入到财政的拮据之中,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哈巴瑟德林那么能赚钱的。

所以这个法师塔的工程仅仅完成了三分之一不到,没有塔内空间拓展,没有连接元素位面的元素池,没有强大的防御法术……与其说是法师塔,不如说是大雁塔。其中仅仅有少量的魔法设施能够正常使用,并且在博德之门大公们真正竖立起权威之后,法师塔的工期变得障碍重重、且遥遥无期——大公们根本不想在腹地有这么一座强力的法师塔!

在拉马西斯的老师失踪之后,法师塔的工程彻底停了下来。

所以,在夜里看到法师塔上面那强烈的魔法灵光时,即使陆远都觉得拉马西斯有些可怜。据说,基于某个扯淡的理由,拉马西斯不得不拆除了法师塔的大部分防御法术。那上面的魔法灵光,不过是一种专门用来散射魔法灵光的附魔效果,这个工艺是专门用来制作魔法赝品用的,现在拿到法师塔的外壁上,更加显得一股子色厉内荏的味道。

“啪~啪~”敲击门环的声音,在夜里远远的传出去。陆远放下手里的门环,站在门边静静的等候着,暮星隐藏在他身后建筑的阴影里。

“谁在那儿?有什么事?”一个年轻的声音响起,一个年轻的学徒从小窗口探看出来。

为了解决自己的财政危机,拉马西斯这位法师也不得不“工作”。他一面担任着安塔银盾的私人魔法顾问,另一方面,也用“培养魔法师”的名义进行着敛财。就像巫术杂货店大量使用学徒进行炼金加工那样,这里的学徒数量虽然少一些,可每个人都能带来大量的金钱——不榨干,是没机会成为正式的法师的。

就像陆远的表哥威廉,虽然已经“出师”,同样要去巫术杂货店工作来偿还巨额债务。

学徒拿着琉璃罩的马灯从小窗户探出来,照亮了门口一小片方圆的空间。

他看到一个年轻的、穿着法师袍的男子站在法师塔的门前。虽然男子的面孔遮掩在兜帽中看不清楚,但只要注意到那身旅行用的便捷法师袍和看起来就是精品的魔法杖,就不难推断出来者的身份。他的目光在男子身上搜索着,希望找到能够识别身份的物品。他很快就看到陌生法师腰上挂着的一个小袋子,上面有着一个熟悉的标志。

“巫术杂货店的法师么?请问有什么事情?”学徒语气客气的询问了一句,却没有打开门的意思。拉马西斯法师现在正在顶层工作,现在还在法师塔里的四个学徒,没人敢于在这个时间去打扰他。不过由于有着很多“师兄”在外打工还债,经常有陌生的法师来这里拜访,特别是巫术杂货店的法师,所以学徒也没有特别在意。

看到男子没有说话,他只能干笑了一下,“是来捐赠的师兄么?师兄请在这上面填写好数额,然后留下钱袋就可以,我一定会原样转交给老师的。”说着递出一个厚厚的本子,自始至终都没有开门的意思。

“我看起来像是来送钱的么?”那个男子低声嘟囔着,仅仅是撩起兜帽看了他一眼。兜帽掀起的瞬间,学徒看到了一张平凡的面孔和一双神采奕奕的眼睛,和他阴沉的打扮格格不入。可是就在他想仔细看那人的相貌时,那人看了他一眼。

随即他就像被重锤击中了胸口一般,喷着血飞了出去,昏倒在门房里。

男子放下兜帽,修长有力的手指夹起门环。

“啪啪~~!”再次将它用力的叩击在垫铁上。

——————————————

PS:发上来之后才发现,为了将最长一夜的事情交代清楚,这一章说明略多。周末赠字数做补偿吧。(未完待续。)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