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守望黎明号 > 第五十二章 名曰逐风者的手叉

第五十二章 名曰逐风者的手叉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恭喜H7N9灭掉小鸡成为掌门!

今日加更!只是太忙,容我慢些!

—————正文—————

陆远蹲在地上,仔细的看着眼前竖起的细木杆,让它和视线远端同样规格的细木杆重合,而剑的锋刃则形成一个完美的锐角。当两根细木杆重合,测量出剑的锋刃是一道笔直的直线后,陆远总算是松了口气,拿起本子将数据记录完毕,开始下一项测试,将剑脊支在一个刀锋上,之后是测量密度是否一致,质量是否均衡……

这是他的工作室,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一个铁匠房。

从艾罗娜女神那里借来的神器锤子和铁砧,随意的摆在那里。神器是无法用正常的手段鉴定的,因此不知真相的人,根本不可能知道那两件外表斑驳的工具,竟然是能将精金材料搓扁揉圆的神器!广阔的房间,被几张生铁做的大桌子占得满满当当,除了火炉和锻造处所之外,他工作室的外间看起来就像大公爵的兵器仓库一样。

地上的木桶里插着几十把各种式样的长短剑刃类武器,这些剑有的没有开刃,有的缺少蘸火,甚至有的还只是一根刚刚有剑的形状的铁条坯胎,就被丢在那里。这里装的都是陆远由于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而废弃的作品,完成度最高的也还差着剑柄没有装上,完成度最低的就是那个剑坯,看起来就像是根铁棍。

目前完好的作品都挂在墙上,一共七把寒光闪闪的、各种各样的利剑。有一人高的双手巨剑,也有长不过一英尺的短剑,有纤细如筷子的刺剑,还有宽大的阔剑。更多的,是已经取走的剑,陆远打造的剑几乎都是样子普通,但是平衡感做到完美的作品,这让那些委托者欢喜欲狂,到了打造某位委托者的剑时,那个人总是衣不解带的守在工作室的外面,哪怕陆远回去休息他都不会离开,一定要守着“他的剑”一直到完工。

而且,几乎没有一个委托者能忍受自己的剑就那么挂在那里,他们恨不得立刻拿在手里,睡觉都不要放开!

这七把剑是陆远实验的时候打造的,什么样子的都有,他甚至打造了一把“雷霆之怒,逐风者的祝福之剑”式样的剑,当然没那么大,就是一把单手剑的样子。为了剑有足够的强度和韧性,选材料几乎愁白了他的头发,可是真正造好之后,却挂在那里无人问津。

“陆大师……您,有时间么?”

巫术杂货店的护卫队长凯,不顾蹲在门外那名委托者愤怒的眼神,敲门后走了进去,他局促的站在门边,一面看着陆远的背影,一面扫视着木桶里的那些“废剑”。自从焰拳的总指挥伊尔坦大公爵也在门外蹲了两宿之后,陆大师之名不胫而走,再没人敢把他当成一个新晋小法师看待了。

当然,对于焰拳的总指挥伊尔坦大公爵来说,他派个人来蹲着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可他偏偏要自己来,还带着几十个护卫前呼后拥的跟着,反而让陆远因此成名,虽然陆远也不在乎就是了。伊尔坦大公爵说的很明白,这种等自己配剑出炉的心情,就好像等自己那匹爱马产崽一样,都是一种幸福的煎熬——正因为结果肯定是好的,所以才幸福。至于别人怎想,大公爵才不在乎!

而且他虽然是蹲在这儿名气最大的一个,可他不是最厉害的一个。最厉害的据说是一个传奇战士老头儿,足足在这儿蹲了一个旬月,才抱着自己的剑,像抱儿子一样欢欢喜喜的走了。也就是那个时候,陆大师的名称才正式传出来。

那之后,陆远还没让蹲在外面的人失望过。这也是护卫长凯这次来拜访的缘由……

“陆大师,不敢耽搁您功夫,只是您看……您这儿的垃圾太占地方,是不是我叫几个人上来,给您清理一下?”他一边说话,一边向着边上那个蹲着的委托者抱拳鞠躬,这位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惹不起。那名委托者鄙夷的转过头去,把刚才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垃圾?”陆远啪啦把手里的半成品剑拍在桌子上,心疼的那名委托者“哗啦”一下跳了起来,虽然着急的脸色扭曲,可也不敢闯进去把“自己的”爱剑捡起来,擦上一擦,瞅上一瞅。

只能回头再次怒目护卫长凯。

陆远面含讽刺的随手从桶里拔出一柄剑来,尽管沾满灰尘,依旧寒光四射。陆远打造的时候,不但用的金属都是剑湾罕见的好东西,工艺也比起过去有着天壤之别!别看这些剑是“废品”,拿出去照样打破头。

他挥舞了一下,顺手又丢了回去,“刺啦”一声,剑刃刺穿了木桶,从另一侧伸出了小半截寒光闪烁的剑刃。看到这种情景,凯的眼角一跳。

“也成,就当垃圾”,陆远拍掉手上的灰尘,“一百金币一磅,不还价!”

凯好像被锤子砸在脑门上一样,头晕晕的一脸的苦笑,“一百金币一磅”……尼玛一百金币至少重达两磅,才能买自重的一半儿“垃圾”……“可是,您这可不都是好剑吧?比如这一把。”凯不死心的指着那根仅仅打出剑刃雏形的铁条。

当然,他是为了整个护卫队采购,要买肯定整体买,分开打死也买不起。这也就是陆远嫌麻烦,也想着一批处理掉,就没拆穿他的用心。而且凯自己看中的那把剑,鹤立鸡群一般的插在木桶的剑丛里,已经基本成型,只要装上剑柄,说是陆大师出品挂个上万金币都不是问题。

“这把?”陆远伸手把那把黑乎乎的、剑刃刚刚成型的铁条,从木桶中拔了出来。略微一挥舞,他就记起来这是一把参杂精金材质的剑,重量上要比一般长剑重上几倍。这把剑当初有个很好的构想,只是后来有了更好的合金配方,这把就舍弃了。“你的剑多少钱?拔出来试试。”他忽然说了一句题外话。

“我的?这把剑是曼尼法师的作品,我是内部价拿到的,一千四百金币。您赏鉴。”凯尊敬的平端着那把剑递过来。

“不用,你拔出来,让我用这根铁条砍一下。”

凯为难的看了一下边上凑热闹的那个委托者,想了想还是把剑拔出来,做了一个招架的姿势。他不知道陆大师会不会用剑,一会儿小心些就是了。自己这把是曼尼大师的得意之作,砍断了他手里的那根铁条肯定没问题,只要小心些不伤着陆大师,估计价钱上就没问题了!他要是知道那把剑虽然看起来简陋,材质却是精金合金的话,绝对不会这么想!作为费伦最坚硬、也是最沉重的金属,精金制造的武器有着无与伦比的赫赫威名。

“准备好了?”陆远看见凯点头,就毫不犹豫的抬手挥剑,黝黑的剑身划过一道曼妙的弧线,砍在竖起的剑刃上,如刀割水,那把明亮锋利的长剑毫无声息的一分为二。直到利剑上半截“当啷”一下摔在地上,凯这才面色苍白的抬起头来,满头大汗的看向陆大师。

他不是心疼这把魔法剑,而是刚刚那有如噩梦一般的情景。刚刚那一刻,他无法移动的看着那把黑色的铁条,划过无可抗拒的弧线砍了下来,那一刹那,他几乎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可是看着陆大师一脸无谓的样子,又开始怀疑起来,是不是自己想错了?

要是在倚天的世界,绝对不会有人干这种“横着剑让别人运起内力砍”的傻事儿。可是这里是费伦,又能有谁知道陆远运足了内力之后,就是根木棍他也能当利剑表演什么是斩铁如泥。

“现在你觉得这个垃圾值多少钱?”陆远像刚刚那样把剑丢进木桶,这次剑没有刺啦一下再穿一颗洞出来,仅仅是撞了一下,就依旧不起眼的躺在那里——这下凯又犹豫了,据说陆大师是位魔法师?

“两千!我要了!”边上那个委托者麻利的拿出一张票据,写了一个数字递给陆远,自己把“铁条”拔出来,跑去门外欣赏去了。完全不顾凯快要烧起来的怒火。

我忍……凯想想自己的经费,只能陪笑着装作看不见门外那个委托者的嘴脸,依旧对着陆远打算继续磨一磨,总不能每把剑都看走眼吧,木桶里那些剑大部分确实不怎么样……

“陆大师,你看,护卫队的大家都是穷人,要不您给个五……”

话才说到一半,就听见门外那家伙发出刺耳的笑声,有些癫狂的大喊着,“精金!哈哈哈哈,两千金币花的真是太值了!这是精金啊!”

凯差点儿没把牙齿咬碎,尼玛你是专业托儿吧!晚说一会儿你会死啊!我……我的精金剑啊!他都快郁闷得吐血了!

“就……就按您说的价钱来!就是……”他只能一嘴苦涩的说了一句。凯一边说着,一边不甘心的四处扫视,忽然指着“逐风者的祝福之剑”说道,“要不您把这个手叉当赠品给我得了。”

“手叉汝妹!滚!”

————————————

PS:开会,一直在开会,连手机都不让用。(未完待续。)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