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大明第一祸害 > 第460章 和事佬

第460章 和事佬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正堂下列成两队。几乎都穿孝服的原辽东武官们,与蒙古部族首领泾渭分明。

朵颜三卫的地盘接壤辽东。朵颜三卫和辽东都司,从永乐朝起的百年来,发生的恩怨情仇数也数不清。辽东武官恶狠狠看向朵颜三卫。朵颜三卫不带搭理他们。朱寿威仪万千,两方人不敢在他面前撒野。

朱寿长长叹了口气,对卷入走私案的武官们说,“朕听说了你们的不满。你们不满朕对外族人比对你们好。你们扪心自问,朝廷对九边如何?九边是大明的屏障,朝廷敢不对你们好吗?说兵饷少,没有粮食的,要朕把前几朝的账本从户部翻出来?”

“太祖在时,辽东军屯可养活辽东所有的军户。如今呢?你们私吞了多少军屯!吃了多少年的空饷!朕对你们还是手下留情的。若太祖在世,按你们做下的腌臜事,人人都得剥皮充稻草。”

辽东武官们羞愧低下头。新皇年纪虽小,数次领兵。对军队的情况了如指掌。

“你们会说天下所有的卫所武官都私扣军屯、把兵当成免费佃户、吃空饷捞银子。你们战斗在最前线,守卫大明疆土,更应该拿是吗?”朱寿厉声说,“所以朝廷不应该为了杀良冒功、走私治你们的罪?”

“怎么不想想你们有如今的高官厚禄,也是朝廷的恩赐!朝廷还允许武官世袭,荫蔽你们的后人。可大明缺人吗?缺了你们一个换个人、换个家族当官就不成了?”

“心大就要匹配相应的能力。你们若是有本事把鞑靼人打回捕鱼儿海,早就封爵封妻荫子了!你们不敢打男人,杀老弱妇孺冒功,都是一群软蛋。还有脸说苦劳!朕随便从军户里提拔一个,会比你们差?”

朱寿骂得口干舌燥,猛地茶水。

武官们齐齐下跪磕头请罪:“臣等有罪,甘心接受陛下责罚。”

“人世间永远不缺少争斗。从黄帝、炎帝、蚩尤开始,朝代更迭了多少。看看大明的版图。南方岭南开发了多少年?西方藏区唐朝还是吐蕃的。北方呢?从匈奴、东胡、乌桓、鲜卑、到蒙古,蒙古还分瓦剌和鞑靼。千百年来,中原和草原间只有有一方弱势,另一方必定会要他命。但也别忘了,唐朝皇帝有鲜卑血统。你们中多少人敢说没有草原人的血脉?”

“太祖建国颁布《北伐檄》。‘曰:如蒙古、色目,虽非华夏族类,然同生天地之间,有能知礼义,愿为臣民者,与中夏之人抚养无异。故兹告谕,想宜知悉。’杨指挥使的祖上便是那时投靠太祖的蒙古人。杨指挥使是蒙古人还是大明人,真的分得清吗?”

脸上有疤的武官憋红着脸想说话,被身边的人扯住。

朱寿眼珠子一转,走到他身边。“朕知道你是谁,你觉得朕说的都是大道理,是国家层面的。你的官职承袭自你父亲,你爷爷、父亲、叔伯死在蒙古人手里。你和蒙古人有血海深仇,是吧?”

想说话的武官认同地点头。

“那你告诉我,你参与走私,把货物卖到草原。买家是不是蒙古人?说不定还是你的杀父仇人!你为什么要参与走私?”朱寿目光如炬。

武官发愣。

“元太祖年幼时,父亲被其他部落的人杀了。草原上的部族和中原一样,相互也是杀来杀去。知道为什么吗?大家都是为了生存。”朱寿拍拍此人的肩,“你战死的祖上,和蒙古人打仗,为了保护大明的土地和百姓,也为被朝廷重用,让家人好好的活下去。杀你祖上的蒙古人,为的是抢东西安渡过冬天。说穿了大家都一样,为生存而战。”

“蛇饿了找鸟吃,鹰饿了吃蛇。到底谁错了?大家都只想活下去而已。”

“如今朕能让草原人不缺吃穿,他们还会对中原举起屠刀吗?”朱寿笑问。

脸上有疤的武官回道:“不会。”

“错!等大明国力衰落了,他们就会!”朱寿高喝一声,“如果能有办法一举消灭草原势力,朕也不会善待蒙古人!”

朱寿当着花当等人的面毫不忌讳。

花当等人苦笑不已。天可汗,果然和别的皇帝不一样。表面功夫都懒的做。就当做信任他们吧。

“强者为尊、肉弱强食就是世道运转的法则。朕尚且弱冠,不是在座任何一位的对手。可朕手上握有你们无法对抗的百万大军,你们就得对朕俯首称臣。”朱寿威风凛凛地站在两队人中间。

“合则两利,分则两败。大明想要更加的强大,前提是有安定的边疆。朕帮助草原人发展,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为的是让他们帮我们建立屏障,保护中原的安。你们无法一举消灭草原,就要接受和解。”

“你们理解也罢,不理解也罢,这是朕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说出心里话。今后尔等之间不可再生摩擦。如若想报私仇,朕在京师圈擂台。擂台上生死由天,家人朋友不可寻仇。”朱寿下了最后通牒,“若是尔等敢做出有损大明利益的事,别怪朕无情。”

朱寿再次拍拍年轻武官的肩:“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出来。说不得很快又有仗要打了。水师那帮人,出去抢地盘竟然被人揍回来了。丢死人了。”

“陛下!这次是水师轻敌了,而且他们身在陌生的海域,不占优势。”惠安伯是军机处大臣,有责任替水师说几句好话。

朱寿冷冷一笑:“达延汗也是轻敌了才被朕打败。失败就是失败,没有借口!”

“大明水师也会败?”花当有幸在辽东海港见过大明水师的宝船。一条船的个头就有几十个他高。他折服于大明皇帝的霸王之气,也折服于大明强大的实力。

朱寿大笑:“中原和草原为了一点点土地和粮食,打了多少年?大明在海外发现一块比整个大明还大的好地方,会花死力气抢的。这才是第一次试探。”

“比大明还大?”花当张大嘴巴不可置信。

朱寿和花当勾肩搭背:“这次先别急着回去。反正大宁城也不会出什么乱子。等辽东疫情消除,朕带你去海上开开眼界。世界很大,别眼里总是草原那一亩三分地。”

花当哭笑不得。他做梦都没想过拿下大明皇帝眼里的“一亩三分地”。最有希望统一“一亩三分地”的达延汗,已经被大明皇帝弄死了。

“本王能去吗?”阿儿脱歹小心翼翼地问。

曾经的蒙元差点征服了世界。后世子孙连大海也没见过。

朱寿大笑:“船上能装很多人。你们想去都可以。前提是不要晕船!”

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对蒙古人最大的打击是,让他们清醒意识到:大明瞧不上草原那么一丁点儿地方。

蒙古人消停,辽东消停,背后安定了。他终于可以腾出手走向星辰大海。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