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修仙从磕头开始 > 第215章:越描越黑

第215章:越描越黑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方世玉突破至武道抱丹的同时,大罗仙境内部也是发生了一番变幻,原本空空如也的镜中世界却出现了山川,浑身裹满金甲的浑球也偷偷地溜出了兵镜。

它是被方世玉那混蛋拔毛拔怕了,如今随着方世玉的突破,身为辅助灵的它自然也是水涨船高,它感觉自己距离炼假成真又近了一步。

浑球嘀咕道:“这小子还是有几把刷子的,算是追平了方行当年的境界,本球还以为他还得打磨个几年。噫,不对,此方天地,怎么有种神古纪元的味儿道。怪不得,这小子能够如此轻易突破。原来是到了一处神古秘境,不知道这秘境中还有没有神裔存留?不行,我得想办法出去看看。既然是神古秘境,我若借助那玩儿意,应该能出去。”

浑球打定主意,却是在谋划着出走大计,当然它一点儿都不担心自己出去后会回不来,因为它身为大罗仙镜的辅助灵,去神古秘境遛一遛还是可以的。

只是相比起真身出游,它得准备些什么。

“要不,忽悠这小子一起去看看?嗯,不错,有这小子顶缸,想必危险程度会大大下降。”

“不对,这小子在干嘛?它的武道金丹怎么是这个颜色,不是吧,这家伙不会炼废了吧!”

浑球借助系统扫视着方世玉的丹田,讲道理随着方世玉的突破,系统的功能会越来越少,毕竟系统只是个辅助,以后系统的功能会逐渐落到浑球的身上,这也意味着,浑球与方世玉的羁绊会越来越深。

甚至到最后,浑球就是方世玉,方世玉就是浑球,二者互为一体。

此事,浑球自然知道,可是方世玉却不知道,在浑球看来如果让这家伙知道了,多半也会像方行一样直接把自己丢掉。

好在他与方世玉签订了万年契约,方世玉只要还活着就跑不掉。

浑球毕竟已经不是生灵,他必须借助方世玉才能真正的活过来。

只是如今,方世玉炼了个奇奇怪怪的金丹。这让浑球打心眼里感觉膈应,总觉得未来会成为隐患一般,当然这不是方世玉的隐患,它隐约觉得会成为自己的隐患。

与此同时,在浑球东想西想之际,外界,方世玉已经和拓拔峰打了起来。

这是方世玉突破抱丹无敌后第一次与人对战,先前他打祝炎兵或多或少感觉还有些吃力,如今他对战比祝炎兵还要稍微强一线的拓跋峰,却是完全不占下风。

这还是他初入抱丹境尚且未来掌握诸多抱丹奥妙之前,强悍的武道金身,诡异的真元法力,方世玉每一剑刺出都会有三种不同的能量向拓跋峰刺去。

武道真元,战气,仙道法力。

武道真元和战气纠缠不休化作浊白色,而仙道法力却是以木行尤为突出的五行法力,呈现淡青色。

一白一青缠绕在青云剑上,宛如两条缠绕在天柱上的神龙,每一次挥剑都向两条神龙在吐息一般。

云雾相随,一剑斩灵机。

而拓拔峰,能成金丹无敌,自然是规则神文掌握了不少,甚至还有几门威力巨大的神通,有与方世玉一样增幅战力的,还有威力巨大的武道神通,最重要的是方世玉居然遇到了一记仙道神通。

这拓拔峰也是仙武双修,而且两条路都已经走到了丹境的巅峰,甚至其武道金丹已经隐约有生根发芽的迹象。

要知道,外界虽然没有武道传承,可是不代表这里面没有,只是比较隐秘罢了,武道抱丹之上,还有一个境界,此境乃是万千武道修士梦寐以求的境界,那就是五气朝元。

如果是武道抱丹之前是炼血炼体,那抱丹之后就是感悟天地大道的时候,修行之道,终究是殊途同归,与仙道修士借助天地间五行之灵重塑先天胎婴一样,武道修士也需要借此吐纳元气。

当抱丹不断壮大时,需要在抱丹中种下五行之灵,以神魂不断蕴养,最终生根发芽,长出一根通天藤,武道修士就是沿着这条通天藤不断向上攀爬。

而这些都是方世玉突破至抱丹后,大脑中自动闪现的,方世玉猜测这些知识的来源可能是之前未尽全功的传神诀。

之前浑球一直在吐槽他不好好查探传神诀的内容,事实上,不是他不想查,而是查不到。

如今突破抱丹后,却是有了下一阶段的修行之路。

可是,看眼前拓跋峰的样子,好像并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走下去。

他反而是用武道抱丹去走仙道金丹的路子,想要在里面化出个武道元婴来。

方世玉不知道是该笑他,还是该佩服他有胆量。

当然,作为对手,方世玉自然不会在此点拨他,他一剑又一剑地感受着砍瓜切菜的快感,而拓跋峰却是黑着脸。

早知道如此,他就不该自持身份等方世玉突破了,如今倒好,对方却把他压着得,要知道他可是林域公认的年轻一代第一人,如此却被这刚刚进入禁区的小子打成这样。

最让他可气的是,对方居然在未入抱丹之前就与祝炎兵有一战之力,那岂不是说对方的底蕴和根基比他还要牢靠。

要知道,他可是有着至尊根基的人,虽然武道没有前路,可是仙道上他还是有继续向上攀登的余力,突破至尊只是水到渠成,百年之后他将是拓拔家又一名化神至尊。

而眼前这个人,来自污浊世俗,却有如此雄浑根基,那岂不是说此人比他的天赋还要强?

在拓拔峰眼里,实力比他强不算什么,因为在这茫茫禁区,有太多的强手,但是天赋一道他却是极为自信的。

他自诩不比林家南北双尊差,外加上他向来十分刻苦,要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仙武双丹,拓拔峰的名号可不只是在林域流传,就连隔壁的上官域都有一大群崇拜者。

可就是这样一名天赋异禀的奇才,此刻居然被污浊世俗的人按在地上摩擦。

那些围观的少男少女倒是没有因此感到怒意,祝炎兵被踩丢了颜面,现在拓跋峰又被踩丢了颜面,如此正好,他们就有出头的机会。

在禁区中,人只崇拜强者,但是崇拜的同时,也想着如何把他们拉下马,这才是人之常情。

适当的嫉妒与竞争,是禁区能够保持高度战力的根本因素。

与此同时,方世玉与拓拔峰的战斗也呈现出白热化的状态。

方世玉头字神通开到了极致,只见他周身衣衫鼓荡,手中青云长剑迎风而长,他此时想试一试青云剑灵所传的扶摇剑法。

一剑而出,扶摇直上九万里。

与丘山的神通刀来有异曲同工之妙,方世玉虽然领悟“剑”之神文,但是他的剑道可谓是个渣渣。好在眼前有个免费的陪练,方世玉若不逮着机会好生磨练一番,那么他就是蠢货。

他已经感受到远方有股若有若无的神识在观察着这一切,那股神识极为隐匿,但是哪怕他只是露出冰山一角,都宛如繁星般浩瀚,又如泰山般厚重。

方世玉猜测,那就是所谓的至尊。

毕竟他作为客人,总不会让他在这儿被打死吧。

有他看着,方世玉却是大胆出手,丝毫不担心收不住手。

只见,方世玉手一扬,手中青云剑顿时以化十三,其一为真,其余十二柄剑皆为气剑。

随着一声轻啸,方世玉并指一挥,十三柄断了一个缺口的青云剑向拓跋峰极速飞去。

拓跋峰有林域年轻一代第一人的称号,自然也不是吃素的。

他取出一枚小盾,这枚盾眨眼间就变成门板般大小,小盾之上玄光赫赫,有龟甲符文闪烁,这是一面天柱山喷发宝物,由拓拔老祖赏赐于他。

事到如今,谁还会管什么外力不外力,拓拔峰算是看出来了,方世玉手中的那把剑也颇为不凡。

他没有信心接住这一招,但他有至尊老祖啊,至尊可不仅仅代表着一个境界,还意味着能够在此界获得更多的资源。

果不然,这是一面颇为不俗的盾牌,方世玉的十三道剑光落入盾牌之上,宛如雨击石头,毫无作用。

当然,青云剑本体却是在盾牌之上留下了一道裂痕,好歹也是帝剑,哪怕是被封印威能的帝剑也不是一面不知来历的盾牌可以全部挡住的。

方世玉欲再引剑刺去,他这个人有个好习惯,打人得把人打服气了,否者后续的麻烦很多,方世玉可不想一天天和这些人耗着,打了小的来老的。

但就此时,一人驾云而来,他一挥手却将方世玉与拓拔峰隔了开来。

“住手!”

此人中年模样,一席紫袍,还别说与林妙妙却是有几分相像。

众少年少女却是立马躬手行礼:“见过林堂主。”

林妙妙也恢复了欢快少女的模样一把扑了上去。

“爹爹,女儿苦啊!”

林妙妙一边抽咽,一边诉说着这段时间的遭遇,时不时地瞥一眼方世玉。

林堂主,听着听着却是面色一沉。

他走到方世玉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可是你欺负了我女儿?”

方世玉看着脑海中鉴定面板上的一堆问号,却是拱手道:“前辈何出此言?妙妙于宫中并未受到委屈。”

此时林妙妙见靠山已来却是指着方世玉说道:“你胡说,你明明把人那个...”

说道一半,林妙妙却是吞了回来,一个女孩子家家被人吓尿这种话,她万万是说不出口的。

只是林妙妙欲言又止,羞红脸蛋儿的模样,像极了某个方面。

这让众人产生了极为不好的联想。

方世玉一听,也是黑着脸说道:“林妙妙,饭可以乱吃,你话可不能乱讲,你怎能凭空污人清白呢?我明明没有!”

林妙妙咬着银牙:“你有,你明明就有!爹爹,你得为女儿做主啊!”

方世玉看着眼前这位不知修为几何的林堂主,却是一个头两个大。

只见林堂主沉声:“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要敢当,我林西的女儿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林妙妙一听却是挥舞着小拳头,心中暗道:“看吧,还是我爹爹疼我。”

只是当林妙妙把目光扫向四周,此时她才发现大家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突然林妙妙恍然大悟,他急忙解释道:“爹爹,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然而众人已经先入为主,就连媛媛看她的眼神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最终林妙妙还是越描越黑。

(ps:诸位看官老爷,新的一月,请给小白一点儿激励吧,不然如此写下去,小白多半要自闭咯。今天三更,晚上还有一更)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