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修仙从磕头开始 > 第203章:锦囊妙计

第203章:锦囊妙计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人王宫,方世玉正盘膝闭目修炼,宫外李飘雪抱剑笔挺的站着,傲人的身姿以及凛冽的气质让周遭人断不敢靠近她三丈之内。

就连被萧媚儿怂恿来找方世玉的王妃,都只能在外静静地候着。

李飘雪目光审视地看向应巧巧和萧媚儿。

应巧巧踏前一小步,小声唤道:“师姐,我...”

“陛下正在炼功,有事等他修炼完再说。”

应巧巧看了看左右,又看了看人王宫内,她小声说道:“师姐,我不是来找陛下的,我是来找你的!”

李飘雪眼中闪过一丝狐疑。

应巧巧道:“师姐,是关于师傅的事情,师傅她...”

然而话音未落,方世玉却从宫殿中走了出来,他眼神冷冽地看着应巧巧,吓得她不敢继续往下言语。随着头顶上的武国国运日益渐浓,方世玉的积威也越来越重,这王宫之中她们这些修行者连传音都无法做到。

要不是事出紧急,应巧巧也不会来找李飘雪。

她知道,自己这个师姐向来是外冷内热,师傅遇到了难处想必她还是会帮忙的。

只是应巧巧万万不敢让方世玉知道此事,毕竟陆瑶的死乃是她师傅亲手造成的,方世玉也曾发过誓定要亲手斩杀冷霜月,这是如论如何也不能调和的矛盾。

生死大仇!

萧媚儿见气氛有些尴尬,漂亮的大眼中闪过一抹狡黠。

她上前一步盈盈一礼:“媚儿见过陛下,愿陛下武运隆昌,大道通天!”

方世玉却是越过应巧巧一个闪身来到萧媚儿面前,手一抬勾起她的下巴,语气轻佻的说道:“萧美人来此有何事”

“陛下,臣妾带来了我西山禁区的诚意!”

方世玉瞥了一眼应巧巧笑道:“诚意?若真有诚意,何不拿下佛门,也好还我道家一个清净。”

“陛下,西山禁区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那是哪样?”方世玉收一伸一把揽过萧媚儿的细腰,语气咄咄逼人。

“陛下,不如进殿谈!”萧媚儿脸上浮现红云有些娇羞的说道。

此时的萧媚儿不由自主地催动体内的魅功,眼中秋波荡漾,方世玉心中却是冷笑:“我倒要是看看这萧家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方世玉顺势一个公主抱就将萧媚儿抱入了人王宫。

应巧巧眼神复杂地看着这一幕,当方世玉走远,此时她才有机会与李飘雪单独相谈。

“大师姐,师傅她老人家遇到了麻烦,还请师姐救她一救!”

“不救!”

李飘雪抱剑而去,她可没兴趣听方世玉的墙角。

“师姐!”

应巧巧焦急地碎步赶上。

.....

人王宫内,方世玉将萧媚儿一把丢在榻上。

他好整以暇,面色清冷地说道:“说吧!有何事?”

“陛下,你怎能这么绝情,臣妾多次想要侍寝都被外面那冰山美人给拦下了,陛下难道只独宠师姐不宠爱臣妾!”

萧媚儿红唇如火,衣衫半解,香肩半露,胸前伟岸更是呼之欲出,她这魅功一旦发动却是不能自已。

方世玉一声冷哼,王道之气爆发,萧媚儿如坠深渊,这才冷静了下来。

“本王想不到,你萧家人真狠,对别人下药,对自己也下药!”

萧媚儿羞愧地说道:“陛下,这是老祖宗的意思。老祖宗说,一定要赶在林家小女前面把我送给陛下!”

方世玉眉头一皱,又一个打他主意的老家伙啊。

“说吧,你这次来想说什么?”

“陛下,老祖宗的意思是希望你尽快去西山禁区见他,这对于陛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萧媚儿诚恳地说道。

“什么好处?”

“自然是让陛下快速拔高修为,要知道这天下终将乱了,而陛下也不是真正的无敌之境。唯有去禁区之中,才有希望突破无敌。”

方世玉一听却是来了兴趣,这话不只是萧媚儿给他说过,丘山也曾明里暗里点名此事,只是如今武国征战,他身为一国之君怎能离开都城?

他若离开,定会民不安,军不稳。毕竟,他已经成为这新生国家的主心骨,而今紫峰带兵北上,他自然不能把朝政丢给大臣们了,所以这些日子他除开斩杀了一名元婴后,就一直在宫中待着。

除了修炼就是上朝听一些大臣的唠叨,讲道理前世没有过上社畜的生活,如今当了大王反而过上了这样的日子,方世玉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当然,对于萧媚儿的提议,他也是有些心动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去禁区才能突破,但是能够早点儿成为真正的无敌自然是极好的。

只是,相比于去西山禁区,方世玉更中意南山禁区,因为西山禁区太乱了。

这些日子来,方世玉也不是对四大禁区完全没有一点儿了解。

西山禁区乃是名面上实力最弱的禁区,其中多散修无敌,有佛,魔,道,以及各种散修小势力,当然这个小只是相对于禁区来说。

但凡能够在禁区立足的,没有准无敌的实力,那都不算是上了台面,唯有准无敌才入得了各大世家的法眼。

和其他禁区以世家为主不同,西山禁区更多的是以帮派或者盟会为主,而萧家就是一个大帮派的话事人。

这一次,与其说萧媚儿代表着西山禁区,不如说是代表着萧家。

而西山禁区内部的环境,大概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乱,非常乱。

各道各盟互相攻伐争夺资源以及无敌名额,是的,在禁区无敌的不是说你有实力就能突破,还得去争夺。

众所周知,成就元婴境的五行之灵,在此方天地已经消失,而唯有天柱上才会不时的落下一些,这其中大半被棺材板儿盖在山中的至尊老祖收取,还有小半却是落入了禁区之中供各大世家与散修帮派收取。

每一次几乎都是打得你死我活,而西山禁区因为某种原因,至尊老祖不能直接收去五行之灵,至于西山禁区所有的五行之灵都得靠争,靠夺。

无数年来,却是弄得民风彪悍,一言不合就动手的那种。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天下间盛行的五行丹就是西山禁区的魔道修士捣鼓出来的。

以五行丹成就伪元婴,虽然战力不算太强,但是好歹也是元婴境,而西山禁区中的魔道修士还能通过其他方法弥补这个缺陷,当然那也是用人命去堆叠的。

所以西山禁区就是一个大泥潭。

方世玉现在可没兴趣陷进去。

方世玉看着萧媚儿,他如是说道:“去,不是不可以!但不是现在,行了,你下去吧,本王还得处理朝政。”

萧媚儿有些失落,但紧接着她却大胆问了一句:“陛下,臣妾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方世玉眉眼一横:“但说无妨。”

萧媚儿俏皮的说道:“那我就可说了,陛下可是一国之君可不许治臣妾的罪。”

方世玉手里捧着一封奏折,语气极不耐烦的说道:“赶紧说,本王赐你无罪!”

萧媚儿欺身而上,在方世玉耳边说道:“陛下可是身怀隐疾?”

方世玉一听,手里一哆嗦,手里的奏折却是碎了个稀巴烂。

他故作镇定地说道:“何出此言?”

“陛下乃是一国之君,三宫六院,七十二嫔,更有美人儿无数,可是陛下据臣妾所知陛下尚未宠幸任何一人,所以,臣妾揣摩陛下是否有隐疾....”

方世玉一听却是一愣,是啊,按照常理正常男人当了大王,后宫一堆,那该为所欲为才对,而他呢,好像个圣人一般。

萧媚儿又来了个暴击:“陛下,此事非是臣妾一人所想,而是后宫姐妹们均是如此。就连王后都是完璧之身....臣妾听闻隆上城也有风言风语。”

方世玉额上溢出冷汗,他暗道:“有这么严重吗?我不过是操劳国事,再说了后宫中的那些家伙谁不是包藏祸心,我秘密这么多,怎敢让人亲近。但总是这样,也不是个事儿,不如天下人岂不笑话我不行,男人怎么能不行呢!”

“咳咳!”

“你且退下,此事本王已经知道,本王近日不过是修行一门禁欲功法,不日就能完功!”

“陛下,原来如此。可是这样,传出去,反而有种欲盖弥彰的味儿道!这天下间哪有什么禁欲功法,就连佛门也知阴阳合一为天道。”

方世玉一愣,他急忙问青云剑灵:“前辈,此间没有禁欲功法吗?”

青云剑灵沉吟半响才幽幽地回道:“确实没有!”

方世玉宛如被当头一棒,讲道理前世的他几乎是白看了,好吧,世界不同,不能以常理度之。

方世玉继续板着脸道:“之前没有,不代表现在没有,本王自创的不行吗?还有,本王不日就能完功,到时候第一个叫你来侍寝。”

萧媚儿笑颜如花:“臣妾,求之不得呢!要不,陛下现在就试一试!”

方世玉板着脸道:“滚!”

萧媚儿“咯咯”的退了出去,她貌似发现了方世玉的软肋,不管方世玉如何强势,他终究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啊。

萧媚儿扭着细腰得意洋洋地走出了人王宫。

而看着萧媚儿的丽影,方世玉脸色阴沉地说道:“失算了,失算了!我方世玉英明神武的形象,岂不是要毁于一旦,不行,等天下安定,等我不再顾忌谁是探子的时候,老子定要一展雄风,布种天下!”

方世玉雄赳赳气昂昂地说道。

.....

与此同时,远在苏州之地的九仙楼的九位正在为方世玉打天下。

只是,这一次他们却遇到了麻烦,应军师所令,他们一路北上,穿过九天城要塞的探查范围,来到了后方,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些人正在忙着转移,原来那横亘在前方的要塞不过是障眼法。

自从大营出发已经有三日了,这三天里他们不断躲过敌方的岗哨以及袭击,虽然都没有受太重的伤,九人却也是疲敝不堪。

老规矩,彭厨对红壶儿说道:“老红,麻烦你走一遭!”

红壶儿有些抗拒地说道:“不是说不要叫我老红吗?要叫我小红,小红懂吗?”

红壶儿虽然语气声音已是中年大叔,可是架不住他有着一个少男的身与心啊!

其余七个兄弟却也是见怪不怪。

但唯独彭厨执拗的叫他老红。

“乖,别闹,赶紧去,别耽误了军师的布置!”

红壶儿捧了捧肚兜儿,一个土遁向远方的遁去,然而当他遁入土下时,却被弹了出来。

紧接着,天上落下一张巨网,在众人尚未来得及反应之际就将九人一同擒拿。

根据军师的交代,彭厨立马打开其中的一个锦囊。

只见锦囊上如是写道:“若是被擒拿,只管投降!”

彭厨一愣,“这..这算哪门子锦囊妙计?”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