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仙玉尘缘 > 第二百三十四章 隐心境遇

第二百三十四章 隐心境遇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落霞峰。.com文字

晚霞美丽依旧,映在过往修者面上,人人皆是面色红润如霞。

峰顶青石上,一对对男女修者相偎相依,欣赏天边落日晚霞,极是惬意。

林暮和石头身影如虹,直奔落霞峰而来。

两人行色匆匆,并未在峰顶驻足,直奔藏经阁而去。

晚霞虽美,两人却没有闲情逸致去观赏。

明日便要离去,两人只有一晚时间抄录玉简,时间实在紧张。

林暮带着石头,步入藏经阁中。

天色将晚,藏经阁中,弟子稀少,仅有三五人在一层层木架中徘徊,不时拿起一枚玉简查看一番。

阁门旁边,空空如也,之前隐心所在位置,已是渺无人踪。

阁楼正中,摆着一张方桌,一位白衣青年坐在桌旁,神游物外。

林暮望着坐在桌旁发呆的白衣青年,眸中闪过一抹异色。

凌云!

当年外门弟子排行前五之人,骆言徒弟,擅长炼器,数十年过去,如今修为已是灵寂中期巅峰,距离灵寂后期仅有一步之遥。

林暮当初学习炼制地灵锄,便是凌云所授。

林暮走上前去,轻声道:“师兄!”

凌云顿时从沉思中惊醒,抬头见是林暮,忙起身笑道:“你如今实力已是远胜于我,自是我喊你师兄才对。”

林暮面带微笑道:“骆言长老是我半个师傅,你是他首徒,众所周知,我自然要喊你师兄。”凌云欲要推辞,林暮忙又道:“称呼如何,不过是小节,师兄你就别斤斤计较了。”

凌云苦笑着点头:“是我罗嗦了。”随即问道:“你是来抄录玉简吧?”

他早已接到师傅吩咐,知晓林暮会前来。

林暮笑着点头:“正是。”

凌云笑道:“我已替你备好空白玉简。”

语毕,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大摞玉简,叠放在桌上,林暮略微一看,便知至少有数百枚。

林暮和石头齐齐上前取过玉简,各自装下二三百枚。

林暮一边装着空白玉简,一边问凌云道:“之前一直是隐心前辈看守藏经阁,如今为何换你前来?隐心前辈人在哪里?”

凌云面色一黯,旋即恢复正常,望一眼阁中零散弟子,强颜笑道:“时间宝贵,抄录玉简要紧,若是留有闲暇,我自会告知与你。”

林暮不明所以,压下疑惑,点头答应。

凌云为方便林暮和石头抄录,开始驱赶阁中弟子。

“时辰不早,今日便到这里,尔等速速离去,明日再来。”

阁中挑选玉简弟子,闻言纷纷做下决定,有人放下玉简,径直离去,有人拿着玉简,来凌云这里付上灵石。片刻功夫,阁中弟子便走得干干净净。

凌云随手一挥,藏经阁大门便轰然关闭,阁中顿时一阵昏暗。

凌云连续打出十几道法诀,墙壁四周《微光阵》立即启动,阁中顿时明亮如昼。

林暮和石头两人,便开始忙着抄录玉简。

两人商量一番,便决定先从心法开始。

心法是修炼灵力的基础,品级越高,修炼速度便越快。

林暮刚入门时修炼的《九方心法》,便是二品心法,修炼效果很差。

周天运转缓慢不说,每运转一个周天,增加灵力也是不多,远远无法和《五行心法》相比。

林暮所收五十位徒弟,资质皆是普通,灵根也是五行皆有,对心法需求也是不一。

林暮和石头在一楼心法类木架上,查看良久,发现大多都是二品心法,偶尔才有一两枚三品心法,两人当机立断,离开一楼,直奔二楼。

二楼心法果然比一楼精深许多。

几乎全是三品心法,甚至偶尔还能找到一些四品心法。

三品心法,对于炼气期弟子来说,已是足够用。

两人按照五行分类,五系灵力,每系皆抄录七八种三品心法,五系皆未落下。

心法抄录完毕,两人便又分工。

林暮抄录术法,石头抄录剑诀。

对于术法,林暮是来者不拒,但凡他认为有用术法,不分品阶,一概抄录。

五系术法,从低阶到高阶,皆有涉猎。

林暮相信,若是有人能将这些术法全都学会,运用自如,打败剑修也不是什么难事。

显然,这很不可能。

每一种术法的学习,都要耗费大量时间,若想达到精深地步,还要进行千万次的练习。

修者尤其是低阶修者,寿元有限,根本没有太多时间来学习术法。

相反,剑修便在这方面占有很大优势。

只要选好一部剑诀,便能从头开始学起,随着修为慢慢提升,对剑诀领悟也越来越深,最后悟出剑技也是大有希望。

剑修强大攻击力,也是远超术修。

筑基期修者,可以祭炼上品法器增强实力,逆阶和灵寂期修者战斗。

术修想在筑基期施展出高阶术法,难比登天。

这也是剑修愈发盛行,术修越来越没落的原因。

术法胜在变化多端,剑诀胜在专注,攻击力强大,各有优劣。

相比较之下,大多数人还是选择修剑。

石头修剑数十年,所选剑诀个个不凡,皆是三品剑诀。

五系剑诀,他每系也只抄录七八种,即便如此,算下来也有三四十枚玉简。

林暮抄录术法,数量远胜石头剑诀,从低阶到高阶,足足有一百五十余枚玉简。

除此之外,两人还抄录了一些杂修类玉简。

比如炼丹类玉简,制符类玉简,炼器类玉简。

体修因人数稀少,修炼玉简也被划分到杂修类,林暮想起石坚所修便是体修,也抄录了几枚。

千羽剑门毕竟以剑修为主,这些杂修类虽有涉猎,但收录并不完善。

有些杂修类玉简,内容甚至都有缺失,也无人去填补缺失内容。

林暮和石头不管这些,抱着聊胜于无的想法,凡是觉得有用处的玉简,一律抄录一遍。

此外,林暮还别有兴致抄录一些奇闻异志类玉简,多是前人游历趣闻,或者感悟心得。

这些玉简,内容凌乱,全是思考碎片,只能当做消遣来读。

若不是其中一些奇思妙想令林暮也是拍案叫绝,他根本不会抄录。

破晓时分,林暮和石头方满头大汗停下。

两人折腾一夜,总算将所需玉简全都抄录一遍。

心法,术法,剑诀,杂修,应有尽有,足够五十位弟子所学。

其中有不少内容,林暮也是大感兴趣,准备闲暇时研究一二。

两人清点一遍所抄录玉简,发现数量竟然高达五百枚!

五百枚玉简!

真是疯狂的一夜!

藏经阁一楼和二楼玉简,但凡内容稍微重要一点的,大多都被两人抄录下来。

千羽剑门绝学,除去三楼最顶尖绝学之外,余下皆被林暮得到。

努力抄录一夜,松懈下来,两人皆是局的一阵疲惫。

抄录玉简极为耗费神识,即便林暮神识已是灵寂期巅峰,也觉头脑一阵发晕。

石头更是不堪,已然昏昏欲睡。

林暮将所有玉简收入储物袋中,疲惫眸中闪过阵阵喜意。

一转眼,却发现石头已是歪倒在木架旁,呼呼大睡。

林暮笑着摇摇头,并未叫醒石头,转身却向一楼走去。

藏经阁一楼。

凌云正盘膝打坐,努力苦修。

林暮下楼轻轻脚步声,已是将他惊醒,他忙从入定中醒来。

“已经抄好了?”凌云见林暮面带喜色,笑问。

林暮微笑点头:“累得够呛,数百枚玉简,耗费神识实在太多。”

凌云笑着点头,他对此深有体会,他在此看守藏经阁,抄录玉简不在少数,每次皆是头昏脑胀。

“石头呢?”凌云见林暮一人下来,笑道。

“睡着了。”林暮笑道:“他修为毕竟尚浅,已是坚持不住,迅速进入梦乡。”

凌云讶然笑道:“那便让他睡会吧。”

林暮面色一正,望着凌云,郑重道:“隐心前辈到底发生何事?”

凌云面上笑容敛去,愁容惨淡道:“实不相瞒,隐心师伯已是油尽灯枯,命不久矣。他之前虽是金丹期,但硬生生被掌门打落回灵寂期,已是经脉寸断,这么多年,伤势虽然恢复,但修为却是无法再度提升,眼见重回金丹期无望,他心思郁结,已是成疾,现下卧床不起,已是等死。”

林暮心下一愣,一阵黯然。

隐心对他极好,当初若不是隐心出面提醒,他早已被时未寒出卖,死在御灵宗之人手中。隐心所赠《五行心法》,亦是他修为根本。

当初他只是炼气期,隐心却并未轻视他,将他和时未寒相提并论,并让他帮忙,除去时未寒。

这一切种种,林暮想来,都唏嘘不已。

但仅仅过去数十年,自己才刚刚筑基后期,距离金丹尚有一段距离,隐心却已坚持不住。

林暮心下不由一阵难过。

半晌之后,林暮抬起头来,眼眶微红,道:“隐心前辈现下在哪里?我想去探望一番。”

凌云擦去眼角泪水,道:“掌门已是将他安排在望云峰调养,说是调养,其实无人问津。如今掌门势大,师傅独木难支,我虽有心探望,但师傅却不让我前往,怕引起掌门嫉恨。你如今虽然得势,但稳妥起见,还是莫去为好,免得师傅为难。”

林暮面色一沉,冷声道:“别人怕他时未寒,我却不怕他。既然如此,我便独自前往。”

凌云张开口,想要劝说两句,但望着林暮阴沉眼眸,却是无法开口。

“石头便在此处歇息,麻烦你照料一二,我去去便来,不惹事便是。”林暮留下一句话,便打开藏经阁大门,出门而去。

只留下凌云呆呆站在原地,面上表情变幻,愧疚,犹豫,挣扎,无力,叹息,一一闪过。

泪水顺着他脸颊,滚滚滑下。~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com文字,您的最佳选择!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