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仙玉尘缘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厚爱

第二百三十三章 厚爱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哧!

紫色符篆无风自燃,化为灰烬,簌簌落下。.com文字

是骆言长老!

林暮倏然转身,祭出极品踏云靴,招呼石头一声,两人直奔紫炎峰。

极品踏云靴流光溢彩,遁速奇快,已是超过石头金影剑。

两人身形迅如惊虹,紫炎峰转瞬即至。

两人刚在骆言洞府前落下,洞府前白雾便是一阵翻涌,骆言声音悠悠飘来。

“进来!”

林暮和石头对视一眼,两人迅速沿着小径,步入洞府。

身后白雾在两人进入后,复又合拢。

骆言坐在洞府中,面前紫檀木桌上放着三杯清茶,犹自冒着热气,清香扑鼻。

“坐!”骆言见两人进来,指着桌旁两张古朴木凳,笑道。

林暮和石头也未客气,在桌旁坐下,并未去动清茶。

“不知长老召我何事?”林暮也不拐弯抹角,直入正题。

骆言轻啜一口清茶,放下紫色瓷杯,平静道:“明日你便离开吧。”

林暮忙问:“发生何事?”

骆言面色古井无波:“徐海不日便要返回门中,他实力在门中仅次于罗通,犹在冷山之上,若知晓你尽败门中真传弟子,必然不会善罢甘休,稳妥起见,你还是尽快离开为妙。”

实力犹在冷山之上!

林暮心下一凛,但心中傲气却也上来,道:“那又如何!我何需惧他,有何伎俩,我全接下便是。”

林暮成功祭炼蓝砂盾和极品踏云靴之后,实力大增,现在对上冷山,不动用神识,也有希望取胜。

徐海实力虽强,也不见得会比冷山强上多少。

骆言微微摇头:“若真打起来,你和徐海之间,胜负也只是五五之数,但我更倾向于徐海胜,除非你还有另外底牌。这只是其一,另外便是,我不希望你与徐海争斗。掌门极为看重徐海,欲要将他培养成继罗通之后的金丹期修者,你若胜他,让掌门威望何存?你若败给他,又对自己名声有损。如此有害无益之事,何必要做?”

骆言见林暮神色变得平静,又道:“再说,门中有望凝结金丹弟子就这么几人。罗辰与你关系不错,冷山已是被你得罪,若你再得罪徐海,以后在门中必然举步维艰。我还能将此事压制下来,令你避过这个风头,日后你实力增强,徐海想要与你比试,也要掂量几分。不若趁他尚未回来之际,尽快离开,你看如何?”

林暮沉吟一番,轻轻点头,他本就要离开,只是却不想因为他人威胁而离开。

如今骆言长老既如此说,他亦无法反驳什么。

他早已不再争强斗胜,与人打斗,若没有好处,还有受伤风险,就如骆言所说,何必呢?

石头在旁却是暗握拳头,有些不服气。

他如今在门中呼风唤雨,人人对他恭敬有加,这徐海尚未回来,便将他风头抢尽。

虽然不忿,但林暮做下决定,他都赞同。

师傅既然如此做,即是有他道理。

骆言见林暮同意,面上露出一阵笑容,欣慰道:“如此甚好。你能如此,我也放心。此次我前去和掌门商量你收徒之事,掌门三心二意,顾左右而言他,显然对你已是有戒心。若不是我厚着脸皮求他,你想在十年内完成任务,怕也不容易。”

骆言话语间,也是略带不忿,显然不满时未寒所作所为。

林暮望着他沧桑面容,心中一暖:“劳烦长老费心,弟子实在过意不去。”

骆言眸中颓然一闪而逝,随即笑容满面道:“你收下五十位徒弟,所需筑基丹便不在少数。但掌门太过苛刻,只愿给你六十枚筑基丹,我磨破嘴皮,才多替你求来十枚。这七十枚筑基丹,你要妥善运用,你所收五十位弟子,资质都很普通,甚至很差,往往一枚筑基丹很难成功。这七十枚,我都觉不够用。反正尚有十年期限,那些炼气十层弟子,你便多让他们苦修几年,将来筑基可能也大些。”

骆言如此说着,面上也是一阵担忧。

由他来培养这些弟子,都不一定能保证让所有人都筑基成功,更别说是林暮。

林暮面色也是变得凝重,郑重点头。

七十枚筑基丹!

以石头资质,都要服用两枚,这还是在百年灵乳帮助下,方才筑基。

若换成一般弟子,筑基难度更大,前景不容乐观。

林暮静静道:“我愿一试。事在人为,凡事皆未注定。”

骆言眸中露出一抹赞赏,林暮所说,正是他心中所想。

凡事成与不成,都不是嘴上说说便能决定。

若是数十年前,他说林暮能够打败冷山,别人一定会认为他是疯子。

但数十年后,林暮却做到别人都认为不可能之事。

凡事皆未注定,事在人为。

骆言不由笑道:“你有此雄心壮志,也不枉我这一番苦功。”

随即取出一枚储物戒,递给林暮。

“七十枚筑基丹皆在里面。”骆言笑道:“除此之外,门中还赠送你上千斤炼器材料,由你帮那些弟子们炼制飞剑。此事是我安排,这些炼器材料,正好为你练手。十年之后,我希望你能成为炼器高手,至少要能炼制出上品法器。”

上品法器!

如此要求,林暮不由一阵头痛。

炼器和炼丹一样,博大精深,入门虽易,精进太难。

上品法器中所刻阵法,至少是三品阵法,他现下连一品阵法都未学过几个,三品阵法对他来说,实在太过遥远。门下弟子灵根不同,所需法器也便不同,阵法种类自然也千变万化,更是大大增加难度。

若是林暮闲来无事,自然不需为此担心,他有信心做到。

但他要在十年内,努力修炼,种植灵药,炼制三品丹药,他至今还未学过炼制三品丹药。培养弟子,这也是一项耗时工作。除此之外,他还要抽空赚取灵石,欠下孤云六十万块灵石,一直是他心病,心里极不自在。

如今又在此基础上,加上炼器,实在强人所难。

可以想象,以后日子都将忙碌无比,没有空闲。

但骆言既如此说,自是殷切希望,林暮也不好拒绝,只好答应:“我尽力而为。”

他略微用神识查探一番储物戒,发现里面竟有许多不错材料,寒铁,赤铜,妖兽皮毛,爪子,青竹,长藤,土晶,赤红色石头,五系材料,应有尽有,许多林暮也不认识。

仅仅这些材料,便价值不菲。

林暮心下一阵感动,骆言虽是长老,但要一下拿出这么多材料,定然还需时未寒同意,其中必然是一番明争暗斗,诸多不易。

林暮暗下决心,定要在炼器上有所成就,不让骆言失望。

骆言满面笑容:“你既如此说,我便还告诉一个好消息。”

“是何消息?”林暮不由凝神细听。

“我已征得掌门同意,你可去藏经阁抄录玉简,除去藏经阁三楼你无法进入外,一楼、二楼玉简,你皆可随意抄录,但只限于今日,所抄玉简也只能传与本门弟子,切莫外泄,不然后果严重,我亦无法保你。”

林暮顿时陷入狂喜,忙点头答应。

抄录玉简!

藏经阁玉简可随意抄录!

如此好机会,林暮绝不会错过。

藏经阁中,心法,术法,剑诀,杂修玉简,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林暮深知这些玉简价值,当初他购买一枚低阶术法玉简,都要上百块下品灵石,如今除去三楼之外,一楼、二楼玉简皆可随意抄录!

这其中所代表财富,简直难以估量!

林暮记得仅仅是一楼,便有许多珍贵术法,他当时虽然看中,但并未有多余灵石挥霍,只得放弃。

如今竟有免费获取这些玉简机会,实在难得。

林暮至今都未去过二楼,也不知二楼玉简已是达到什么品阶。定然更高!

林暮此次所收徒弟亦是各不相同,有剑修,有术修,有体修,灵根也是不同,所需剑诀,心法,术法,也都不同,林暮如今正缺这些,骆言如此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只限于今日,眼下已是暮色降临,他明天便要离去,时间已是无多,林暮心下焦急,作势便要告辞离去。

骆言却是不慌不忙,笑道:“莫急,我亦有礼物送你。”

林暮身形顿时停下,又坐回木凳。

骆言面带微笑,取出三枚玉简,递与林暮:“这是三部四品剑诀,是我平日搜集得来,我已是用不到,一并送与你吧。你父母和石头、云梦皆是修剑,一部四品剑诀,能大幅提升他们实力,我亦很开心。”

林暮心下感动,面带笑容接过。

略用神识查看一番,三部剑诀,皆是精品。

火系《星火剑诀》,水系《葵水剑诀》,金系《玄金剑诀》,皆是繁奥无比。

石头是主修金系,《玄金剑诀》堪称为他量身打造。

林母和云梦皆是水系,《葵水剑诀》正好合适。

林父所用是火系飞剑,《星火剑诀》同样适合。

望着这三部四品剑诀,林暮都有修剑冲动。

骆言面带微笑道:“这三部剑诀,都属不错。若是领悟透彻,悟出剑技,施展开来,威力还要胜过冷山潇湘暮雨。”

骆言如此说,石头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冷山剑技尚不能收放自如,威力也无法完全发挥出来,就能将极品法器土临盾打成筛子,林暮实在无法想象,若是石头和父母、云梦四人领悟剑技,威力会强大到何等地步。

至少不会比冷山差!

林暮和石头对望一眼,两人眸中皆是弥漫浓浓喜意。

骆言微笑道:“我能帮你便只有这些,一切还要靠你自己努力。”

林暮忙行礼道谢:“长老所作所为,弟子铭记在心。坐拥这些资源,我自信不输任何人。”

骆言笑道:“如此甚好。你且去抄录玉简,明日自行离去便可,无需来同我告别。”

林暮再度施礼,石头也在一旁照做,三人寒暄片刻,林暮方和石头告辞离去。

两人走出骆言洞府,互视一眼,面上皆是带着抹不去笑容。

林暮招呼一声,两人便驾起遁光,向藏经阁飞去。~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com文字,您的最佳选择!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