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仙玉尘缘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收徒

第二百三十一章 收徒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血染青石,惨烈无比。.com文字

辛炎面色苍白如纸,口吐鲜血,虚弱不堪。

石坚这一拳,几乎令他丧命。

若不是比试有规定,不能伤人性命,他相信自己决不能如现在这般,还能思考。

石坚伤势比辛炎还要严重,浑身大大小小伤口,五六十处,宛如一个血人。

小腹更是被红色飞剑刺入半尺,血流如注。

体修之人,气血要比寻常修者旺盛数倍,受伤流血也要严重许多。

林暮上前大致查看一番,略松口气。

两人虽然伤势严重,但性命皆是无碍。只需调养一段时日,便能痊愈。

两位执法堂弟子飞上前,为两人处理伤势。

执法堂弟子对此伤势已是司空见惯,神色淡然,不见任何惊慌。

但凡比试,便会有人受伤,这是无法避免之事,若是有人伤重而死,也不稀奇。

之前林暮和几位真传弟子比试,情形同样惨烈,万志甚至都死在林暮绝命无影针下。

资源有限,必然会有竞争,谁也无法阻止。

这也是林暮一直在旁静静观看原因,他只收五十位弟子,又定下比试规则,自是不能轻易破坏。

不过,辛炎和石坚实力,林暮都非常满意,他决定将两人都收入门下。

以两人表现,别人也无法有异议。

和两人比试如出一辙,凡是能进入最后一轮比试之人,实力都相差无几,战况也同样惨烈无比。

不少人重伤倒地,有些人虽然胜利,也只是惨胜,浑身挂彩。

五座高台,每批只能有五人胜出,要比八批。

石头之前已是选出六人,还剩下四个名额,如今林暮又选下石坚,十个名额只剩三个。

比试进行到现在,只需再赢一场,便能达成所愿,谁也不愿在这时失败。

不少人遇见强劲对手,知道胜利无望,但也努力一搏,希冀拼着受伤能够打动林暮。

只是他们愿望完全落空了,林暮对他们拙劣表现视若无睹。

真正毅力超常、能够吃苦之人,在举手投足间便有体现,刻意伪装,反而一目了然。

之后一连三批,林暮只是走马观花看过。

这些炼气期弟子实力,已是无法打动他。

他甚至看一眼场上两人,便能猜出胜负。

结果往往如他所料,甚少出现意外。

一切都和预料如出一辙,也便显得无趣。

但是对于那些能够在林暮预料之外,取得胜利之人,林暮都额外高看两眼。

这些人不是暗中隐藏实力,便是心智坚韧,绝不认输,反而战胜比自己强大对手。

一切都按部就班进行,井然有序。

剩余三个名额,林暮也已选出两人,皆是和石坚一样坚韧之人。

最后一批比试也很快开始,意外便在此时出现。

执法堂弟子开始宣布对阵名单:“路原,对阵者古辰!”

古辰?

林暮心下一愣,莫不是重名吧?

但下一瞬间,他这一点疑虑也便打消。

古辰施展《御风术》,缓缓飞向高台。

只是他水平实在太差,《御风术》尚不能掌控自如,刚到高台之上,便倏然落下,跌坐在地。

下面人群顿时发出一阵哄笑。

林暮也是哭笑不得,开始关注这一场比试。

阔别多年,古辰如今修为却仅仅只是炼气八层,实在废柴到极点。

虽说他只是三系灵根,但也比林暮当初要强不少。

唯一合理解释便是,他一直都将时间放在百物阁,甚少有闲暇时间修炼。

事实也的确如此。

千羽剑门如今发展迅猛,门中弟子数目飙升,百物阁生意愈发繁忙,古辰几乎已经完全放下修炼。

他一直醉心于生意,对修炼也并不上心。

直到林暮重返门派收徒,他才幡然醒悟,自己已被林暮撇下太多。

他年岁渐长,若再不努力筑基,只怕以后筑基无望。

灵石再多,若无命去享受,也是无用。

林暮收徒,保证能在十年内让人筑基,他得知消息,欣喜无比。

几乎都未克服什么心理障碍,便报名参加比试。

只是他一直都未认真修炼过,修为也只是炼气八层,实力也并不出色,甚至都未像样学过术法。

他能进入这最后一轮,除了那一点微末实力,还有强大运气。

他每一轮对手,实力都比他还弱,实在蹊跷!

只是这最后一轮,他的运气似乎已在之前用光。

路原面色平静飞上台来,他已是炼气十层,对这场比试势在必得。

下面人群哄笑古辰,他也并未放在心上。

他虽是四系灵根,但却靠自己苦修,硬是修到炼气十层。

这和三系灵根的古辰,形成鲜明对比。

古辰面红耳赤,从地上爬起,不敢再去看下面人群。

一抬头,却是发现林暮凌立虚空,正在看他,他顿时面色一红,羞愧难当。

林暮面带微笑,对他点头示意。

两人都是老熟人了,但造化弄人,古辰想要成为林暮徒弟,都非常困难,几乎无望。

在执法堂弟子宣布下,比试正式开始。

路原双手掐诀,试探性攻击,一个《金针术》施展出,一枚细长金针,直袭古辰。

古辰神色一凛,立即恢复平静,忘记外物干扰,专心对敌。

他一拍储物袋,一张《龟甲符》从中飞出,灵力一催,符篆便被激发。

一层厚厚龟甲覆盖他全身,灰光。

哧!

金针刺入龟甲一寸余深,便立即止住,光芒一闪,随即消散。

龟甲挡下这一击,光芒也是黯淡许多。

路原不再客气,双手如幻,法诀一个个施展而出。

《火球术》!

《水箭术》!

《金针术》!

三系术法齐发,团团包围住古辰。

古辰面色一慌,一拍储物袋,又是几张符篆飞出。

两张《龟甲符》再度为他覆上两层龟甲,三张《火弹符》直袭路原,亦是发起反击。

三张《火弹符》在半空化为三个火球,遇上路原的火球,水箭,金针。

两者威力不相上下,一阵光芒闪烁后,都又归于虚寂。

路原眸中光芒一闪,手中动作不停,法诀施展更为迅速。

《金针诀》三连发!

《水箭术》四连发!

《火球术》五连发!

短短几息功夫,便是十几道攻击袭来。

古辰也不再隐藏财力,一拍储物袋,一下数十张《火弹符》飞出。

轰!轰!轰!

数十个火球在空中炸裂,火球,水箭,金针全都消弭无形。

余下二十余个火球直奔路原而去。

路原大惊,如此密集攻击,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他忙施展防御术法抵挡,双手不停变换,一连三道土墙出现在他面前。

火球打在土墙上,第一道土墙立即破灭,炸成碎屑。

第二道土墙也未坚持多久,便轰然倒塌。

余下三个火球,一齐砸向第三道土墙。

土墙一阵摇晃,火球熄灭之后,土墙也未倒下。

路原面色微松,忙施展《金针诀》,攻击古辰。

古辰不甘示弱,一拍储物袋,又是数十张符篆飞出。

这一次,数量更多,足足有五十张《火弹符》!

符篆流!

下面人群早已收起轻视之心,个个赞叹不已,议论如潮。

“古辰师兄真有钱啊!”

“上百张符篆啊!”

“浪费啊!”

“五六百块下品灵石就这样没了!”

“我一年才收入二十块下品灵石啊!”

“太打击人了!”

“路原真可怜!”

“实力强有屁用,灵石才是王道啊!”

“符篆流威武!”

……

林暮听着人群议论,会心一笑。

古辰在百物阁数十年,如今身家丰厚无比,远超这些人想象。

区区六百块灵石,并不算什么!

当初林暮买下一件青铜炉,便花去三千块下品灵石,古辰提成十分之一,也有三百块收入了。

这些年来,怕是不知攒了多少灵石了。

不过,对于普通炼气期弟子来说,在一场比试中花去六百块下品灵石,代价实在太过高昂,一般人根本无法承受。也只有古辰这样生意人,才会如此挥霍。

路原虽然竭力抵挡,但在数十个火球攻击下,还是被数个火球击中,被砸倒在地。

符篆流在低阶修者比试中,占有绝对优势。

路原实力虽强,也很刻苦努力,但也不得不吞下失败苦果。

他内心一阵绝望。

身上火辣辣疼痛,也恍若未觉,只觉一切都远离他而去,此生无望。

却在这时,林暮飞上台来,将他扶起。

林暮一眼看出路原眸中颓废,心下不忍,便对他笑道:“无需难过,你表现极好,已是入选。”

路原失望眼眸顿时转为狂喜,欣喜莫名,连身上伤痛都已忘记。

一位执法堂弟子走上前来,为路原敷上清火丹,他伤势不轻,没有一月,休想下床走动。

其他四座高台上的比试也陆续结束,这场收徒比试完美落幕!

四十位胜利者,和十位表现优异者,都已选出!

五十位炼气期弟子,在奇峰安排下,齐聚千羽大殿。

林暮站在殿中,望着五十人,面上却是没有一点喜色。

这五十人中,有十五人修为已是炼气十层,炼气九层者十六人,炼气八层者十三人,其余六人修为不一,年纪最小的景奇,修为仅仅炼气三层。

这些都不算什么,只要丹药充足,炼气期修为提升极快。

林暮担忧的是这些弟子的伤势,五十人,至少受伤四十人!

有二十人更是身受重伤,如路原,如辛炎,如石坚。

这么严重伤势,即便悉心调养,也要一月有余方能痊愈。

若是现在贸然返回湖心岛,怕要伤势加重,留下隐患。

林暮思虑一下,便决定在门中再留一月,等这些人伤势痊愈再走。

他也顺便在此期间,祭炼蓝砂盾和极品踏云靴,以防在途中遇到不测。

主意已定,林暮面色便恢复平静。

在奇峰安排下,这些弟子在千羽大殿中,齐齐拜林暮为师。

一番繁冗寒暄、礼节过后,林暮望着下面包括石头在内的五十一位徒弟,面带喜意。

下面弟子,同样一脸欣喜。

林暮望着五十人,微笑道:“今后我便是你们师傅,别的不敢说,十年之内,必然让你们筑基。在千羽剑门,谁若敢欺侮你们,便是与我过不去,我定不饶他。”林暮话锋一转,声音又恢复平静:“话虽如此说,你们在这一两月间,也莫要惹事,安心养伤。在此期间,我需祭炼几件法器,无暇照料你们。你们有何事,可找大师兄林石,或者找奇峰也行。”

石头在旁笑着答应,他年纪最小,却成为大师兄,奇峰亦是面带微笑点头。~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com文字,您的最佳选择!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