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仙玉尘缘 > 第二百三十章 观战

第二百三十章 观战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极品踏云靴!

流光溢彩,熠熠生辉,静室都沐浴在一片朦胧光芒中。.com文字

林暮取过踏云靴,摩挲数遍,眸中带着喜意,爱不释手。

有此飞行利器,今后在天霄界中,也能来去自由,甚少有人能追上他。

若是遇上之前被人围攻情形,也能自如应对,安然逃逸,无需动用旋月佩。

旋月佩是林暮最大秘密,如非万不得已,林暮实在不愿暴露。

之前他只是无名之辈,所遇之人实力也都普通,是以一直平安无事。

如今他实力足以和最顶尖灵寂期修者媲美,以后对手实力必然更强,身后背景也愈发不凡。

若有人发现端倪,意欲杀人夺宝,必然平添许多麻烦。

如今踏云靴在手,这些顾虑也尽可放下。

骆言见林暮对踏云靴极为满意,面上也是带着微笑:“炼器之道,我已没什么再能教你。《炼器总纲》中有详尽解说,今后你只需大量练手便能进步。咱们在此已有半月,外面比试想必也已进行到紧要关头,这次是你亲自收徒,你需露面。我也要去找掌门商量一下,将五十位炼气期弟子培养到筑基期,所需资源不菲,不能让你一个人出,门派亦要分担一些。”

林暮将踏云靴收起,笑着答应。

两人联袂步出洞府,骆言直奔云霞峰,林暮望着骆言身影,面带微笑,随即施展《御风术》,向千羽峰飞去。

千羽峰人海茫茫,数千人齐聚在此,比试已是进行到最紧要关头。

五位高台之上,分别进行着比试,术法不停施展而出,光芒闪烁。

高台之下,人满为患,围观者指手画脚,品头论足,俨然一派高手风范。其实早早就被人淘汰。

每座高台上空,都有一位执法堂弟子俯瞰,裁决比试胜负。

石头悠闲至极,踩在金影剑上,在五个高台之间来回巡视,不时点头。

这场比试,前四十名都能入选,剩余十人,将由石头根据各人表现选出。

石头幼时便随林暮一起苦修,想法和林暮如出一辙,他选人也不看资质,甚至不看修为,凡是努力苦修者,毅力坚韧者,都有希望入选。

但也有人因此钻空子,平日懒散懈怠,在比试时打不过别人,还苦苦支撑,表现出一副坚韧不拔样子,令人真假难辨。

石头对此是深恶痛绝,他只选出十人,名额有限,若真被这种无耻之人得逞,对其他人来说,实在不公平。许多人虽然努力,但却筑基无望,那些人不学无术,还能占到便宜,的确说不过去。

针对此种情况,石头每看中一人,皆会私下询问下面人群,对入选者的心性,人品,毅力,有个大致了解,然后才会决定是否收下这人。

林暮身形飘在半空,望着五座高台上的比试,微微点头。

这些外门弟子,凡是能入选前四十名者,修为大都在炼气七层以上,距离筑基已是不远。

还有些弟子,修为已是炼气九层,甚至炼气十层,只是苦于一直没有筑基丹,无缘突破。

这些人,年纪都颇大,风烛残年,已是进入生命后期,若不能筑基,也就一命呜呼。

对于这类人,林暮同样欢迎之至。

虽然他们寿元无几,但是对筑基渴望更深,一旦抓住机会,有极大可能筑基成功。

至于年龄,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虽然他们中不少人甚至比林暮都要大,但只要筑基成功,寿元便能达到二百余岁,届时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这些人心智都早已成熟,根本不需林暮浪费什么口舌。明里是收徒,实际上要轻松许多。

奇峰眼尖,一眼看到林暮,剑光一闪,忙迎上前来。

“师兄!”人未走近,奇峰便笑着开口。

奇峰已是灵寂期,却喊林暮师兄,没有一丝不悦。

林暮也并未指正,他实力已是胜过奇峰许多,修真界实力为尊,一切都是顺其自然。林暮若是出言指正,也便显得虚伪,索性由他去。

“比试如何?”林暮身形一动,主动迎上,笑着问道。

“你来得正好。前八十名已是决出,这最后一轮比完,便能选下前四十名。”奇峰笑道。

林暮笑着点头:“劳你费心了,若是得空,我请你去醉心居吃酒。”

奇峰笑道:“那我便不与你客气,安心等着了。”

他如今在门中虽是执法堂首席大弟子,地位尊崇,但并未被时未寒收为弟子,修炼资源比不上那些早早便达到灵寂期的师兄们。林暮现下在门中崛起,地位超然,他之前就和林暮关系不错,如今更是攀上交情,以后若林暮风光,他也能分杯羹。

石头也发现林暮,金影剑剑光一闪,忙飞上前来。

“师傅!”他一身锦袍,华丽无比,整个人更是俊逸出尘。

林暮面带笑意,看来这半月,石头在门中过得不错,之前伤势也早已痊愈。

“这半月在门中如何?”林暮笑问。

“好极了!”石头兴奋道:“那些筑基期同门个个都极为热情,不仅安排住处,还纷纷送礼,伤药,灵石,衣服,送什么的都有。还有许多女修,也极为热情,嘘寒问暖,每日不停。”

奇峰在旁面带微笑,石头这一身华丽锦袍,便是出自他之手。

一身锦袍六百块下品灵石,他一下送了三身。

林暮笑道:“不错。比我当初强多了。我那时无人问津,受伤之后,关心者寥寥。你倒是自在。”

石头微笑道:“此一时彼一时,自是不能同日而语。”

奇峰也是面带笑容,附和石头。

当初林暮受伤,正是他将林暮送回,是少有几位关心林暮之人。

林暮想起云梦当初悉心照顾他大半月,心中顿时一暖。只待这次收徒完毕,便回去努力苦修,在结成金丹之前,尽量不东奔西走了。

三人谈笑间,最后一轮比试已是开始。

林暮停下说笑,飞到高台上空,也开始观看。

这一轮胜出的四十人,便都是他徒弟了。

以后十年朝夕相处,林暮自然要提前观察一下。

执法堂弟子不时念出比试之人姓名,每念出一人,便立即有人飞上高台。

随后在执法堂弟子的宣布下,比试开始。

这些炼气期弟子,一般都很少拥有法器,比试多半以术法为主。

术法林暮最为擅长,当初他就是靠着术法,一路过关斩将,成为外门弟子前五。

这些弟子,和当初的他,走的是同样的道路,以后相处,也较容易一些。

林暮兴致勃勃,一连观看两轮比试,已是选出有十人胜出。

第三轮比试开始,林暮蓦然听到一位熟悉人名,他忙向场中望去。

“辛炎,对阵者石坚!”执法堂弟子例行公事,朗声道。

辛炎!

林暮猛然想起这人,当初他在灵膳堂请古辰和云梦吃饭,正是辛炎招呼。那时辛炎只是一位小杂役,林暮看到他,想起过去自己,心中善念顿起,送他几十块下品灵石。

几十块下品灵石,对普通炼气期弟子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

如今数十年过去,辛炎也从当初的小杂役,变成现在的炼气十层修者。

场上比试开始,林暮饶有兴致观看。

辛炎竟然和一般弟子迥然不同,他并不用术法,一下祭出一柄赤红色火系下品飞剑。

和他对决的石坚,也是非同常人,不用术法,亦不用法器,竟然赤手空拳对敌。

林暮立即发现,石坚竟是一位体修。

炼气九层的体修!

他不由这场比试多出两分兴趣。

石坚和辛炎也都发现林暮,见林暮亲自观战,两人心中顿受鼓舞,卯足劲要大胜一场。

辛炎操纵红色飞剑,向石坚攻去。

石坚身形猛然变幻,《神行术》全力施展,如同一抹幻影,直奔辛炎。

体修靠着强大身体,来攻击对手,但也有弱点,他们必须要接近对手,方能取胜。

辛炎心中凛然,他知道一旦被石坚近身,这场比试他便要败了。

体修身体强悍无比,随便一拳,都能开金裂石,一般人根本无法承受。

他忙召回飞剑自救,红光一闪,飞剑飞回面前,直奔石坚而去。

石坚身上光芒一闪,对飞剑不管不顾,仍旧直奔辛炎而来。

嗤!嗤!哧!

一连数声轻响,飞剑刺在石坚身上,阵阵火花从石坚身上冒出。

他炼体境界已是达到第一层巅峰,如石。

辛炎飞剑,只是入体半寸,便无法前进。

不管身上伤口血流如注,石坚战意高昂,直袭辛炎。

辛炎心下大急,飞剑如梭,不停击在石坚身上。

一道道伤口出现在石坚身上,鲜血滚滚。

石坚前行脚步倏然停下,眸中光芒一闪,一道幻影闪过,右手猛然抓住红色飞剑。

徒手抓住利剑!

右手抓住剑柄,随即左手抓住剑身,面上红光一闪,便要将飞剑折断。

辛炎大惊,忙催动飞剑脱身。

红光闪烁,一道鲜血喷洒而出,赤红飞剑猛然脱身。

石坚双手伤口深可见骨,血流不止。

辛炎心下一阵后怕,刚刚若是被石坚折断飞剑,这场比试他必输无疑。

他并未学过《御风术》,只要被石坚近身,便会被淘汰。

林暮当年帮助过他,如今更是前开观看他比试,他拼死也要胜。

飞剑脱身之后,立即在石坚身周游走,一道道伤口出现在石坚身上。

青石地面殷红一片,石坚索性面色坚毅,索性不管飞剑,护住双眼,直奔辛炎。

两人距离迅速拉近,已是不足三尺。

石坚迅速弯腰沉腹,随即出拳,一道白光闪过,拳头直袭辛炎心口。

却在这时,拳头猛然一滞。

赤红色飞剑红光大作,一下刺入石坚腹中,深达半尺,鲜血顿时喷洒而出。

石坚面上疼痛难忍,拳头却是不停,用尽全身力气,一拳轰然砸出。

轰!

石坚一拳击中辛炎小腹,辛炎顿时如同断线风筝,向半空飘去。

砰!

一声巨响,辛炎如同烂泥般,软绵绵坠落在地。

咚!

石坚失血过多,又被一剑刺入腹中,一下昏迷过去,仰面倒在台上。

两人皆是失去战力。

林暮忙飞上前去。~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com文字,您的最佳选择!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