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仙玉尘缘 > 第二百一十八章 重返门派

第二百一十八章 重返门派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两抹流光从天空划过,一闪即逝。.com文字

踏云靴流光溢彩,金影剑金光璀璨。

两人身影如惊虹,刹那数里之外。

灵力光芒闪烁,林暮和石头皆是不留余力。

石头御剑飞行,金影剑又是极品法器,遁速甚至比林暮还要快上半分。

沿途数十个王朝,风光尽不相同。

两人专心赶路,并未驻足观赏。

只在灵力耗尽时,方停下小憩片刻。

九天后。

千羽剑门山门前。

两道人影极速飞来,倏忽而至。

千羽峰浩瀚雄伟,如一柄利剑,直冲天际。

旁边数座山峰,也是如同平地拔起,直冲云霄。

云雾缭绕,群峰在白茫茫云海中,影影绰绰,别有一番风味。

踏云靴光芒一闪,林暮身影倏然停下。

石头跟在一旁,金影剑同样戛然而止。

林暮面带微笑道:“此处便是千羽剑门!”

石头望着云海群峰,一脸沉醉:“果然不愧是五品洞天福地,比咱们湖心岛要大气磅礴数倍!若是有朝一日能在此苦修,修成元婴也是大有希望!”

林暮面上带着淡淡笑意,转头却是交待石头道:“此话只能在此说说,进入门中之后,要少说多看,莫要胡言乱语,免得招人嫉恨。”

石头心下明了,点头答应。

他一低头,却是见到山门下,黑压压跪着一片人群。

人群姿态迥异,千奇百怪。

有少年,有老人,有男子,有女孩,有人穿着光鲜华丽,有人衣衫褴褛,有人形容枯槁,有人昏昏欲睡,有人一脸坚毅,有人眸中精光闪烁。有人沉默不言,有人不住哀求,亦有人大声痛骂,有王公贵族,也有平民乞丐。

有人大彻大悟,亦有人懵懵懂懂,有恶人,也有善人。

这些全然平日在凡尘中,全然不相干之人,如今竟然齐聚一起,跪在同一片土地上。

如今,这些人再也没有地位高下之分,全都处在相同位置上。

许多人双膝跪破,血流不止,流在青石上。

青石在成千上万人鲜血的浸染下,已然发生质变,青中带红,红中渗青。

石头一脸茫然,转头望向林暮:“师傅,这些都是何人?”

林暮面色平静从容,淡淡道:“皆是凡尘之人,有人享尽荣华富贵,早已腻味,有人走入穷途末路,无路可走。有人看破红尘,有人随波逐流。这些平日身份迥异之人,如今全都跪在山门之前,不过是想求得一份仙缘,拜入门中,希望借此修炼成仙,长生不死。”

“只是他们虽在凡尘各有不同,既然跪在此处,却都是同样命运。”林暮停顿下,面色平静道:“皆是因为资质太差,要么没有灵根,要么只是五行灵根或者四系灵根,无缘拜入门中。”

石头心下恍然,望着人群道:“这样跪在此处,会有可能进入门中么?”

林暮神思恍惚,似是陷入回忆,悠悠道:“数十年前,我见这些人如此可怜,心下不忍,求掌门答应,只要在此跪满一年,便能进入门中。但如今看来,当初是我单纯了。这些人资质不行,踏入修真界,也注定是底层之人,任人践踏奴役,反倒不如在凡尘中享受数十年风光。”

石头点头道:“我也有些同情他们。看着这些人,我就想起自己的过去。但修真岂是那般简单,我已苦修数十年,但金丹仍旧遥遥无期,大仇不能得报。更别说修炼成仙,那更加虚无缥缈。”

林暮面色平和,望一眼人群:“各人皆有自己机缘,咱们如今自顾不暇,不必多管闲事。他们资质本就不行,若再连这点考验都经受不住,根本不配修仙。”

随即身影一闪,向山门飞去。

站在雾海之前,林暮吐气凝神,朗声道:“千羽剑门弟子林暮求见!”

声音浩浩荡荡,层层叠叠,向雾海中传去。

山下跪着人群,皆是猛然抬头,望着飞在半空两人,如同望着仙人,皆是一脸羡慕。

人群齐刷刷俯首磕头,一脸神往。

雾海翻涌,如同浪潮,经久不息。

盏茶功夫过后,云雾复又变幻不休。

白雾翻腾,自动向两旁散去。

一条十丈宽通天大道倏然出现,直通天际。

阵阵仙乐从九天飘来,清音回荡。

霞光万道,五人乘着祥云缓缓飘来,如同仙人临世。

时未寒面带笑意,站在最前,骆言一脸微笑,站在时未寒身侧,梁正和慧文面色从容,站在两边,寒冰仙子美若天仙面容,却是冷若寒霜,静静吹奏一支青笛,仙音阵阵。

掌门和四大长老齐至!

林暮面色从容,心下也是一惊。

他没想到自己这次回来,竟然如此轰动。

门中五大金丹巨头,齐齐出来相迎!

除他之外,门中怕是再也没有第二人能有此殊荣。

祥云落下,林暮和石头忙迎上前去。

五位金丹巨头,除去寒冰仙子外,其余四人面上皆是带着淡淡笑容。

林暮忙带着石头躬身行礼:“弟子见过掌门和四位长老。”

时未寒忙上前来,双手虚托,将林暮和石头托起,满面笑容道:“我和四位长老苦盼多日,终将你盼来。”他面上笑容灿烂,热情无比。

林暮面上亦是挂着笑容:“弟子来迟,还望掌门见谅。”

石头面色平静,心下却觉师傅和时未寒都很虚伪。

两人早已没有任何情分,却表现得比谁都亲近。

反倒是之前对自己很好的骆言长老,却是面带微笑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更令他觉得纳闷的是,师傅和时未寒如此说话方式,他心底却很赞同。

真是奇怪!

时未寒面带笑容道:“无妨。”

他随后望着石头道:“这位就是你徒弟石头吧。不错,修为已是筑基后期。第一次见面,我也没什么准备,这枚小千羽令便送与你吧。”伸手取出一枚青色玉牌。

青色玉牌巴掌大小,形如翡翠,一看就不是凡品。

石头忙再度行礼,面带笑容就要伸手接过。

林暮心思一动,忙抢在石头之前道:“这小千羽令却是何物?”

石头听出林暮语气急促,知道自己又莽撞了,忙收回手。

时未寒笑道:“小千羽令,也没什么,不过是能帮助修者更快聚集灵气,增加修炼速度罢了。”

时未寒轻描淡写,淡淡道。

就这么简单?林暮心下大为怀疑,忙向骆言望去。

骆言笑道:“这小千羽令可不简单。除了能增加修者修炼速度,它的另一个功用,却是非同小可。持此令者,无论在何处,只要遇到千羽剑门灵寂期以下修者,便能凭此令差遣他们。若有不从,罪同叛门,格杀勿论!”

林暮心下顿时一惊。

幸好他早有反应,问了一下。

这小千羽令,竟如此厉害!

时未寒明着是送给石头,其实还是送给自己。

如此重要令牌,可以差遣包括筑基期在内的千羽剑门弟子。

时未寒怎么送给自己?难道他转性了?

林暮心中念头迅速闪过。

他早已不是从前的他,这个令牌虽然好处多多,但他已能看淡许多。

时未寒如此转变,实在令他措手不及。

真以为自己如此好骗?

区区一个小千羽令,就想买回自己的心?纯属做梦!

之前恩怨,林暮深深记在心底,绝不会忘。

但是这枚令牌,既然送给他了,不要白不要。

他笑着开口推辞一番,虚情假意。

时未寒却是真心实意送他这枚小千羽令,他半推半就笑着让石头收下。

时未寒送给石头一枚小千羽令,梁正和慧文也都早有准备,分别送给石头一个蒲团和一枚玉简。

这两样,也都不俗,蒲团对修炼大有裨益,玉简中似乎是记载着一种功法,石头也无暇细看。

寒冰仙子也未空手,一下送给石头十几枚玉简,皆是讲解如何炼丹。

石头面带喜色,这才是他最需要之物!

他忙满面笑容,将几样物品收起,行礼谢过。

时未寒笑道:“你二人一路奔波,风尘仆仆,快随我进入门中休息。”转身向门中飞去。

林暮笑着点头,忙带着石头从后跟上。

忽然,一阵嘈杂声从山下传来。

喊声阵阵,脚步声哒哒响。

林暮忙回头望去,却是见山门外,许多烦人发疯般,向山上奔来。

许多人发足狂奔,鞋子跑掉了也顾不得捡起,赤足飞奔。

一位女子踉踉跄跄,跌倒在地。

但根本没人前去扶她,心地稍微善良之人,还能一跃而起,从她身上跳过。

但更多的人却是双腿飞舞,从她身上踏过。

脚步声阵阵,如同雨点般,不停落在她的身上,头上,脸上,手上。

人群过去,她早已没有人形。

浑身淤青,面部浮肿,身上皮肤全被踩破,鲜血不停向外渗出。

却没人回头去关心她,人们发疯般向山上奔去。

许多人在此都跪了三五年,从未见山门开过。

只是偶尔雾中露出一条细缝,有几人从中飞出,细缝旋即合上。

今日却完全不同,山门打开,直通门中。

这可是千载难逢机会!

人群哭喊着,哀求着向山上奔去,企图追上几人,拜入门中。

时未寒回转身来,面色一寒,冷哼一声。

这一声冷哼,如同惊雷般,落在人群耳中。

许多人皆是心神一震,浑身发麻。

但没人会顾得那么多,仍旧发狂向山上奔来。

时未寒面带寒霜,单手掐诀,随手一挥,一个禁制布下。

飞奔人群顿时止住,一面无形之墙突然横亘面前。

许多人一头撞在无形之墙上,顿时头破血流,反弹飞回。

人群被拦在无形之墙外,没有一人能够闯过。

刚刚那位被人群踩过女子,却是跌跌撞撞爬起,踉踉跄跄,向山上走来。

她不停跌倒,随后又爬起,再度向山上走来。

人群站在无形之墙外,哭喊着,但皆是无法进入,最后全都颓然放弃。

但那女子却是不管不顾,身受重伤,体力不支,已是站不起来。

她目光坚定,染血手指扒着山壁,向上爬来。

林暮和石头怔怔站在半空,望着那位女子。

女子努力良久,终于来到无形之墙前面。

她浑身浴血,一头向无形之墙撞去。~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com文字,您的最佳选择!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