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六零俏佳人 > 第725章 旁听

第725章 旁听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这天晚上,杜宝琴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这是她第一次动心,以为陆洋将会是她后半生的伴侣,曾经有多么欣喜,现在就有多么伤心。

唉,但缘分这东西真不能强求,求也求不来。

当鸡鸣第一声时,杜宝琴抵挡不住困意来袭,陷入了香甜的梦乡里。

杜家大哥特地跟家人打过招呼,让他们别去喊杜宝琴起床上学,他亲自到京大给杜宝琴请假,顺便见见那个天天被妹妹挂在嘴上的人——盛夏。

盛夏能察觉到有人在暗中观察着她,那股视线若有似无,她坐在第一排不好回头去看,只当是刘易阳又在背后瞪她。

说来也是可笑,刘易阳是个不折手段的小人,他将所有人都跟他一样,为达目的不惜一切手段。

杜家大哥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暗中观察着盛夏和刘易阳。

他发现刘易阳对盛夏抱有敌意,看她的眼神很是不善,这就有意思了。

根据他对盛夏有限的了解,这女同志是个很低调的人,不显山不露水的,实际上是个特别有才华的人。

她在六零年代考上了大学,后来休学去当文艺兵,因腿伤而转行去当编剧。她所写的剧本有几部是大火的,为众人熟知。

很多人会记得那些在台上表演的演员们,却很少人会注意到编剧和其他的幕后工作者,再加上盛夏一贯低调不张扬,知道她有这本事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像她这么有能力的人,没必要再回到大学的校园里学习,回到校园里应该也就是为了镀金。

在没见到盛夏之前,杜家大哥心里是这么猜测的,他习惯了从各种功利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当他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默默观察着盛夏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

盛夏从上课的第一分钟到最后一分钟,她始终保持着认真听课做笔记的良好习惯,这不是演出来的,而是真实的。

杜家大哥对盛夏的好奇更甚,他暗暗决定了找个机会单独跟盛夏聊聊,想了解她更多的事情。

难得他的妹妹交上了个从各方面衡量都非常出色的朋友,他这个当大哥的,必须要更加谨慎小心,不能再给妹妹带来伤害了。

杜家大哥悄悄地来,悄悄地走。

班上的其他同学对这种不熟悉面孔来学校旁听的事情,早已见怪不怪了。

这些旁听的学生们都很自觉,从来不会在教室里喧哗,影响到其他人。

讲台上的老师们对此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了其他人来旁听。

除了那个混乱的年代,有文化有学识的人是很受人尊重的,愿意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前来学校旁听的人这种求学的精神是很可贵的。

京大的好些老师都曾有过不太好的遭遇,他们比任何人更清楚知识的力量,哪怕他们曾经以为自己再也不能走出黑暗,赢回光明。

等到杜家大哥走了,那股奇怪的视线就没了。

盛夏回头看了看,没看到刘易阳的身影,越发肯定是刘易阳盯得她。

想到这里,盛夏无奈地摇了摇头,她挺冤枉的,什么坏事儿没干,刘易阳就给她判了刑。

她揉了揉太阳穴,放松放松心情,很快将这些烦扰给抛开,再度沉迷到课业中去。

比起那些正值青春年少的同学们,盛夏在课业上要轻松一些,她比这些年轻的学生们多了十多年的生活经验,看过的书走过的路都比他们多了不少。

老师们设定的教学计划是面向大多数人,而盛夏并不在这一列,她只需要在课堂上认真听讲,做好作业,就能轻轻松松地完成每天的学习任务。

她习惯在学校时将每天的作业都写好,不会再带回家里。毕竟她有家庭和孩子,还有事业,她得空出更多的时间来做学习以外的事情。

中午放学,杜家的小洋车出现在京大校门口,杜宝琴穿着一袭漂亮的洋裙站在小洋车跟前,香车美人,引人注目。

“夏夏!”

盛夏正想着回家的路上给家里的小皮猴们带些零嘴,忽地听到了杜宝琴的声音,她往四周看。

“宝琴,你今早怎么没来上课?”

杜宝琴羞赧地红了脸:“我,我睡过头了。”

她不好意思跟盛夏说她跟陆洋的事情,倒不是跟她生分,而是觉得丢人。

陆洋移情别恋了,她却还为他伤心掉眼泪,这丢人的事不能让夏夏知道。

盛夏的视线在她的黑眼圈上划过,没有揭穿她的谎言。

杜宝琴生怕她追问,赶忙岔开话题:“夏夏,我可以去你家里做客吗?”

“可以啊。”盛夏看了眼那辆小洋车,嘴角勾了勾。

杜宝琴瞬间大喜过望:“太好啦!夏夏,我昨天烤了好多饼干,都在车里放着呢。上车吧。”

盛夏没推辞,跟着杜宝琴上了车。

刘易阳满头大汗地从学校食堂里冲出来,他听人说杜宝琴在校门口等人,什么都不顾就跑出来了。

他知晓消息的时间太迟了,等他冲到校门口,正好看到盛夏跟着杜宝琴上了那辆让他流口水的小洋车,看着小洋车消失在视野里。

“贱人!贱人!”

小洋车里,盛夏突然打了个很响的喷嚏,吓了杜宝琴一跳,惊吓过后她欢快地笑起来。

盛夏看她笑得那么欢,那点子尴尬就没了。

丢点脸不要紧,能博得美人一笑,值了值了。

杜宝琴不只是带着饼干,还带了个十二寸的蛋糕,都是她亲手做的。

苏老爷子眼馋得不行,偏偏医生让他忌口,不能吃这些太过油腻的东西。

老段一直在给苏老爷子使眼色,希望能打消他吃蛋糕的念头,可他眼睛眨得快要抽筋了,苏老爷子都当做没看到。

盛夏注意到了两位老爷子的眼神官司,她给苏老爷子切了一小块,只够他吃一口。

苏老爷子登时横眉竖眼,没好意思张口讨要,只能比口型。

盛夏当做没看到,送完东西就转身,动作飞快将蛋糕分下去,每人一份,人人都有。

至于份量嘛,那自然是不一样的。

苏老爷子看看自己碗里的小块,再看看老段碗里的足足是他的三倍大!!!这太不公平了!

老段见状,端着碗后退几步,惹不起躲得起。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