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方寸道 > 第四百七十二章·不过杀鱼放血而已!

第四百七十二章·不过杀鱼放血而已!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看着这个悍然朝着自己举起手中破剑的许之,叶天祁先是愣了一会儿。而后放声大笑。

这是今天他听到的最最狂妄的话语,也是他这辈子见过最最好笑的一幕。

一个半步筑基,不知道靠着什么才来到这里的一个老头,举起手中应该是随处都可以见到的残破小剑,说着要试一试能不能以他的修为杀了自己这样一个来自天底下最最强大的承天道盟的绝世天才!

这世间真的找不到比这还要有趣一些的笑话了。

这空的山洞之中便只剩下了叶天祁孤单的笑声,和站在他面前没有丝毫犹豫的许之。

过了一会儿,许之也笑了,开口道:“我知道你瞧不起我,我甚至都瞧不起我自己。我对这世间的一切都忍耐了太久太久,久到已经忘了自己还能反抗!今天.........你要熄灭我生命中的这一道光,我不想失去她........所以我必须要站出来!不管结果如何,至少我不会因为我今的懦弱而悔恨什么,我对得起我的光,对得起我心中不平!”

许之不敢向强者出手!因为有自知之明,自己就是最最底层,甚至都算不得一个正经的修行之人,只是修行者之中的仆役罢了。他只敢杀鱼,但是这一次他突然明白了一些道理。有时候........这人啊,看起来还不如那些只会挣扎着跳来跳去求生的鱼儿。

疯狂的笑了许久,叶天祁的神色慢慢沉下来,看着丝毫没有畏惧的许之冷然开口:“我多给了你一点儿后悔的时间,也多给了你一点儿活下来的时间,看来你不过是将这世间当成了你准备迎接自己死亡的时间罢了。你应该知道,我只要出手,我出手的瞬间,你便会死去。”

许之默默点头,他知道对方宛若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但是那又如何?

初霜此时已经完全不在乎那些了,到了这一步再怎么做也是徒然。许之能回来,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又有几人能够面对生死还能这么从容不迫?有这样一个人在自己最最绝望的时候陪在自己边,两人一起去死的话.........倒也算是一件幸事。

今生不悔,与你相遇!

看着那个明明只有半步筑基修为的许之,却一脸坚毅的挡在自己前,初霜竟然有那么一刹那觉得这一切似乎没有那么难以接受,至少这世界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让自己感受到了丝丝温暖。

看着这个面无表的许之,叶天祁再也没有一点儿耐心,自己只要随手一挥,他那可笑的躯便会随着他那可笑的破剑一同湮灭。但是那又如何?为什么他就不能有一些畏惧?有一些对生命的留恋?像自己一样!为了活下去,做一些违背自己本心的事有什么错吗?他应该向自己求饶,继续说着那些绝对没有任何可能的恳求才对啊!

想到这里,叶天祁的心中又多出了许多的烦闷,顿时不再耽误分毫!直接悍然出手!

火属灵气瞬间从体之中爆发开来,手中一道火环直接冲向了那个可笑的老头前。

哪怕只是面对一个半步筑基的废物,叶天祁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手,毕竟那个废物老头的存在似乎是在为了嘲笑自己!为了别人他都敢慷慨赴死,而自己为了求生却做出这样的违背本心之事!叶天祁绝不许这样的东西存在来恶心自己,于是直接用出了全力,这一击之下,许之甚至连同他后那个少女都会一同形神俱灭!

可是叶天祁却从未想过,或许他口中所谓的正道,并非他真正的本心.........

看着这汹涌而来的火焰圆环,许之没有任何的办法。

凭借自己那微不足道的半步筑基的灵气,想要挡下,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更何况只是方才那疯狂的奔跑已经将他体内本就稀少的灵气消耗殆尽,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的自保能力.........

他有的只有中这短小的破剑。

但是许之却并没有多少慌乱,只是默默的将自己的小剑提起,用力的劈了下去!

此时的自己已经不能做什么了,只能尽自己所能,把自己能做的都做了!这样就算以后发生了什么,自己至少也不会后悔。

随着许之小剑的挥出,这柄平平无奇的破剑之上突然缠绕上了一缕淡青色的气机。瞬间与那势不可挡的火环接触,火环微微一颤,便直接四散开来,而那柄破剑却直直的继续前进。剑尖直指高高在上叶天祁的脖颈处..........

速度不快,但偏偏令人难以反应,似乎这一瞬间,时间默默安静了下来。

只剩下了四散开来的火光,慢慢斩去的破剑,以及一脸狰狞的叶天祁!

瞬息过后,一切恢复如常!

许之的躯突然出现在了叶天祁的后,而迎接死亡的初霜却是看到那本应将自己和许之都一同焚尽的火环已经在不远处直接碎裂成渣,没有了丝毫的威慑。

正一脸惊奇的想要询问许之之时,却发现许之已经莫名其妙出现在了叶天祁的后。

也看到了那个一脸惊恐捂着脖子的叶天祁!方才还在高高在上的他,此时眼角竟然生出了一丝的绝望。手掌仅仅的捂住脖子,但是其上还是不住的渗出鲜血。

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喉咙之中却只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初霜满脸震惊,看着那个缓缓回头的许之,到底发生了什么!

许之慢慢的开口:“我呀,就是杀鱼的!只会杀鱼,我把他当成了鱼!第一步!放血!”

许之话音刚落,叶天祁捂住的脖子再也不能坚持,鲜血透过掌心喷涌而出!

云望舒看到这一幕大惊,连忙飞奔至叶天祁的旁,手足无措的看着紧紧捂住自己的脖子却于事无补的叶天祁。

云望舒连忙开口:“快用灵气压制血气!我喂你回元丹!”

云望舒有些不解,这样的伤势对于凡人是致命伤,但是对于一个修士,只需要将灵气汇聚在脖子上,那便绝对算不得什么大伤!为何叶天祁会变成这副模样。

叶天祁死死捂住自己的脖子,同时也竭尽全力的催动自的灵气试图将这喷涌的鲜血止住!

可是无论用了多少的灵气,用怎样的方法,竭尽自己所能的修复这道并不是很大的伤痕,却也没有任何效果,鲜血仍然猛烈的喷涌。随之而去的.........还有自己的生机!

叶天祁能够感知到自己的生机在快速的消逝,这让叶天祁感受到了无边的恐怖!

自己所作所为不都为了活下去吗?这是什么.........自己明明都已经做了这么多!牺牲了这么多!

为什么那样一个废物,一个半步筑基,他的一剑自己都挡不下!不!甚至说那一剑自己都没有资格去挡........

看着边那个一脸慌乱的将自己的灵气输入自己体内的师姐,叶天祁眼角的泪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我........真的不想死啊!

云望舒很快也发现,自己输入进入叶天祁体内的灵气宛若石沉大海,没有一点儿效果出现。

那鲜血依旧还在快速的向外流淌。没有一丝一毫止住的痕迹。

看着叶天祁眼角流下的泪水,云望舒也完全慌乱了,嘴里只能不断的喃喃着:“不要!不要!不要啊!”

初霜看到这一幕也是连忙跑到了许之的旁关心的问道:“你没有受伤吧?”

许之挠挠头说道:“我没事儿!”

初霜这才疑惑的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是怎么挡下那样的一击,又是怎么把这个人伤成这样的?难道你是隐藏的大佬?在隐藏自己的修为?之前的一切都是骗我这个小辈玩的?”

看着初霜脸上的怀疑,许之瞬间慌了神,连忙不住的摆手,慌张的解释道:“不....不不!绝对不是!我从来没有骗过你!咱真的一句谎都没说!我骗谁也不会骗你的!我只是把他当成了一条鱼罢了!杀人我不敢杀,但是鱼.......我敢!他所行之事在我看来还不如一条鱼!所以我便用杀鱼的步骤来挥出了一剑,那一剑叫做..........放血!”

此时许之才回头看向了那个已经因为无法止血已经双眼失去光芒的叶天祁..........

原来再坏的人,到了将死之时都会对这不怎么可的世界有那么多的眷恋啊.........

可惜........

鲜血不止!生命流逝!

看着怀中慢慢失去所有生机的叶天祁,云望舒满眼通红,她知道,那个跟在自己股后边叫自己师姐师姐的小男孩已经永远的离开了自己!

只不过在那名老者一剑之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