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血妖姬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收获选择

第一百三十五章 收获选择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呲啦——流墨墨丢开最后一条血肉,手掐住黄衣青年,不对,应该是只有脖子以上没有被撕的青年的脖子站着,脖颈下面的身体只身下一点点血肉粘着的骷髅,被一层肉膜包裹着的内脏应为失血过多已经差不多变成灰白,只有那粒挂在肉中的金丹和缓缓跳动的心脏还能看出这人还剩一口气。

“原来的心是红的?我还以为像们这样虚伪的人会是别的颜色。”流墨墨声音淡淡的,然后那只染满鲜血的手按到青年的眉心,不加控制不留情面的直接搜魂,青年的记忆碎片部被流墨墨看了一遍,然后她收回神识,突然把青年的心脏扯了出来;

“喋血帮?原来又是们,对我那么感兴趣,那我不会辜负们的好意,定会上门讨教。”说完流墨墨丢开心脏取下那粒金丹没再看一眼早已被她搜魂把神识搅成浆糊濒临死亡的青年一眼。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人类的生活,我是人性之魂,幸运的被人开启了一丝人性;可惜总是遇到让我的人性沉睡的烦事,真的可惜···”流墨墨好像自言自语又好像对那些惊惧莫名的修仙者们说,她抬起手摸到已经变成黑色的毒罩子;小纯黑色的纯之气息之毒瞬间蚀向她的手臂,可是纯净的雪之气息从她身体上散出,纯之气息顿时消退;流墨墨向前走去,黑色毒罩子立即让出一个出口让流墨墨通过。

在流墨墨出来之后毒罩子立即恢复了原样,在外面晃悠的小纯立即飞到流墨墨肩膀上;

“流姐姐,可以杀他们了么?”流墨墨点点头,然后小纯的蝎尾直立而起,那片笼罩住修仙者们的毒罩子像失去支撑的帐篷哗的倒塌,那些修仙者惊呼着飞快逃离,却一个个在不小心触及到黑色纯之气息后立即没了声音,神魂直接被侵蚀灭亡,只剩下苍白的肉体倒在地上。

“好了,哎呀~流姐姐我去休息恢复毒液了。”小纯懒懒的说着,然后爬到流墨墨的头发上卷住一缕青丝沉寂下去,好像一枚白色的小珍珠一般隐于发间。

流墨墨走回阵眼,驱动桃莲灵决,周围碧绿光雾好像听见号令的士兵,整齐有序的被流墨墨回收,变成三粒杏仁大的淡绿种子;然后游到她的丹田中和那枚半金半彩的金丹一起沉浮。

这三枚墨绿种子是流墨墨修炼桃莲灵决的副产品,她是发芽出来的,她‘出生’的芽壳被他吸收完木源气后剩下的空壳就直接化成三枚木源种,分析了桃莲灵决之后她就直接把那三枚木源种收进丹田中当做本命灵器温养起来;

桃莲灵决中记载,一般突破第一阶段的修炼者都会获得和自己‘一同出生’的木源种,数量不一,至少也会有一枚;而‘一同出生’的木源种就等于是修炼者的一部分,等修炼到后面甚至可以直接把木源种炼成自己的身外身,只要还有一粒木源种,就算主体死去也能由木源种发芽重生出来。

不过这样做的重生就是一个新的生命,虽然有几率会保留生前记忆,但更多的则是直接变回一张白纸,一个普通婴儿;

流墨墨温养许久的木源种目前只开启了阵法之力,能用它布置几种纯木属性的困阵,幻阵和防御阵;攻击阵法也许是温养时间不够还没有开启。

“哎!那些光雾变淡了,大概已经分出胜负;走。”一直等在破魔楼外的众人终于等到结束,一名白衣青年眼尖的看见逐渐变淡的碧绿光雾中伫立着的人影率先冲了过去;然后试探的探出神识试了试,发现没有被吞噬后立即走了进去。

其他人也紧随其后进入破魔楼中,进入的众人看着一地尸体不禁眼瞳微缩,然后都脸色凝重的看向站在破魔楼大厅中心一身血迹的流墨墨和她身后不远出还被七彩灵力罩裹着的灵猫儿和黑仔。

“又是来劫杀我的?”流墨墨看着那十几个金丹期的修真者挑眉说道,破魔楼的楼主青木直接没理会他们,进门后就直接跑到柜台那查看;而锦玉则是一脸犹豫不舍的看着流墨墨,墨梓熏靠着门框一脸好奇的一会儿看看流墨墨一会儿又看看看看那些尸体,不过在看见那具只有脖子以上还完整下面惨不忍睹的尸体和流墨墨一只白皙,一只完染成鲜红的手后直起身子;脸上的奇色更浓,更多的却是一种看见同类的惺惺相惜的炙热目光。

“是何人?”其他人也是打量四周的时候看见那具明显被虐杀的尸体后,交换眼色谨慎的问道;

“们又是什么人?想干什么?”流墨墨刚刚收敛了一会儿的血妖姬之力又蠢蠢欲动起来,黑亮的瞳仁闪出一圈血色;看着她的众人被她身上突然出现的诡异嗜血气息惊的身体一僵,个个摆出禁戒状态。

“我们是这里的住客,只是感受被阁下刚才布阵的气息好奇过来一探而已。”白衣老者皱着眉隐晦的对黑衣汉子使了眼色,然后平静的说道;原本是商议等结束就把活下来的人直接灭杀,可是在真的结束以后发现存活的竟然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女,那些躺在地上的尸体,尤其是那堆金丹期和那具惨不忍睹的尸体让他们犹豫了;有一人灭杀一群金丹期的手段的修仙者就是他们对付起来也不是那么轻松的。

而且流墨墨身上蠢蠢欲动的血妖姬之力更加让他们忌惮无比,所以犹豫一下就暂时放弃之前灭杀的决定。

“是吗,”流墨墨把白衣老者和黑衣汉子的互动看在眼里,虽然不高兴那些人对她的敌意,可是刚刚布置毒灵阵使用了许多灵力,现在丹田中只剩原先的五分之一灵力,还有小纯也半沉睡去了;这么多金丹期而且身上气息根本不是之前那批人能比的,流墨墨考虑一下决定暂时忍了;等恢复到最佳状态,要是那些人和地上那些尸体一样,她不介意再大开杀戒一番,打不过大不了开启血妖姬之力或者让血姬冷出来溜溜都行。

“老板在吗?我要住店。”流墨墨转头走到破魔楼后面看着内院一座座被光罩笼罩的小院声音注入灵力喊到,在查看柜台翻看在玉牌的青木抬起头看了看流墨墨一眼,然后开口道;

“不知道友要住哪间?”流墨墨惊异的回过头看着一脸肉疼看着大厅中破碎桌椅的青木,然后走了过去;

“有些什么院子?价钱怎么说?”青木把玉牌递给流墨墨,然后取出另一块白色石板,一脸郑重的说道;

“道友且慢,请先赔偿在本楼斗法破坏的物品费用。”流墨墨挑眉看了看青木,然后点点头;突然想到什么一样走到大厅各处尸体的地方探身把尸体上的储物装备,身上穿戴的灵器防具;只要带着灵气的东西被流墨墨剥了下来。

那些站在门口的金丹期修真者也反应过来,后面一些年纪轻点的都露出贪婪目光看向那些尸体,尤其是那堆金丹期的尸体。

最边缘的黑衣男人脸上露出狞色,在他脚下几步外那具尸体上那条泛着微微黄光的储物腰带似乎朝他招着小手;他犹豫的看了一眼慢条斯理把一个筑基女子身上似乎是灵器级别的纱衣脱下来,然后解着似乎也是一件灵器的肚兜的带子没有朝这边看一眼的流墨墨;抬起脚向那句尸体走去。

啊——噗——流墨墨啧啧的赞叹着蹲在那把一件件是灵器的衣服抖落干净收了起来,没想到一个筑基后期女子身上的衣服连鞋袜都是灵器;把那具剥成白羊的女子尸体拨拉到一边后她才站起身,似笑非笑的看着站在门口怒意翻滚的修真者们。

“我的东西不喜欢别人碰,就是我不要了,也不能碰;”那名试图偷偷去拿流墨墨战利品的黑衣男人被一条手指粗的血色小蛇把两只手臂部削落,脸色苍白的被另外两个男子拖走帮忙止血包扎。

“——哼,道友好狠辣的手段,不过我手下有错在先,走——”带头的黑衣汉子看着盘踞在那具尸体上的血色小蛇脸上满是忌惮,冷哼一声后强忍怒气大步带着一众黑衣男子走进内院;

白衣老者也是脸色异常难看,连话都没说直接一甩袖袍大步走进内院。

原本靠后依着门边的锦玉和墨梓熏却没有动身,众人离开后顿时流墨墨眼前一亮,先是打量了一番白色锦衣,气质温雅,一双凤目带着奇怪目光看着自己的锦玉;然后又看了看身着黑色绸衣,随意用带子系着慵懒靠着门框带着好奇炙热目光的漂亮桃花眼同样肆无忌惮打量自己的墨梓熏。

“主人,”后面黑仔和灵猫儿身周的七彩灵力罩终于消耗完灵力破碎,黑仔立即跑到流墨墨身旁站着说道;灵猫儿也立即跑了过来,琥珀猫眼却是不高兴的瞪着站在门口的两名美男子。

“主人看中哪个?”黑仔看了看那两人也是眼前一亮,瞬间明白流墨墨的心思,开口问道;流墨墨把手里的一堆衣服收了起来,眼睛又在他们两人身上转悠一圈,指了指锦玉;

“那个白衣服的不错,气质非常吻合;”在门口的两人一听流墨墨的话顿时楞了一下,然后锦玉瞪大的眼睛带着难以置信和疑惑看了墨梓熏一眼;墨梓熏却是黑了脸,原本看着流墨墨的炙热目光顿时消散不见,他说不介意锦玉找女人,可是他却非常介意女人找锦玉的。

“哦,那我就要黑衣服的那个吧,虽然看上去肯定是个非常花心的东西,但是还能将就着用。”原本黑着脸瞪着流墨墨的墨梓熏在听到黑仔的话后气的眼前一黑,止不住的怒火翻滚而出;

那个漂亮少女也就算了,可是那个长了六只手的黑小子是怎么回事?!一脸还没断奶的样子居然说要我?!还说什么将就着用?!!叔叔可以忍,婶婶不能忍了~!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