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血妖姬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基情无限

第一百三十三章 基情无限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有意思,说她是会把这些人都宰了还是被这些人宰了?”锦玉坐到靠着楼梯侧后面挡住大部分人视线的桌子旁,看着气氛紧张对峙着的众人和流墨墨说道。

“是准备在她被宰的时候英雄救美么?”墨梓熏也坐了下来,一旁伶俐的小二手脚轻快的端上酒菜;

“如果有这机会何乐而不为?虽然她年龄还小身体还没长熟,不过那张小脸可把我这些年搜集的各种美人比下去了。”锦玉凤目里射出一缕精光,带着满满占有欲的看着流墨墨的绝色容颜;流墨墨似乎感觉到他的目光,皱眉朝他们这个方向看来。

“我看估计没什么机会英雄救美了,”墨梓熏笑嘻嘻的说道,锦玉脸上也闪过可惜之色;

只见流墨墨察觉到锦玉的目光后,也再没有耐心和这些心怀鬼胎的修仙者们对峙;转头看来黑仔一眼,黑仔心领神会的迅速动手,一条鬼魅一样的幻影带起片片血雾;有几个身法好的修仙者躲过黑仔的攻击,掠到远一点的地方,掐诀各种法术朝流墨墨攻来;流墨墨顺手丢下一个七彩灵力罩在没有自保之力的灵猫儿身上,然后纤纤十指好像拨弄琴弦一般在虚空中律动。

七彩灵力从她指尖流出,卷成千万碧绿丝涤,轻柔灵动带着拂人心灵的清透叮铃声衍射出去;而那些向她攻击而来的各种御空灵器,符,还有纯粹灵力构成的攻击手法在遇到那些柔弱的碧绿丝涤的时候好像沉入了美人怀,顿时和条条丝线一般的碧绿纠缠在一起;不再进攻也无法后退。

那些发出攻击的修仙者脸色难看的使劲驱决,可是各自的灵器符等好像坠入缠绵泥沼,无法控制无法收回;那些完灵力幻成的攻击则是早在和碧绿丝涤纠缠中被直接分解回归成最纯净的天地灵气被吸收走。

“哼——”流墨墨双手突然交叉挥舞,那些卷在碧绿丝涤中的灵器符直接被完淹没;她手指震颤,一件件严严实实包裹着一层碧色丝涤的灵器符部跌落在她脚下,被她直接挥手收起;

“好胆!居然敢收我的灵器!!”一名灰白头发的筑基后期老者龇牙欲裂,对着流墨墨喝骂出声;而其他的修仙者中的几个金丹期的汉子和少妇则是沉默的对视一眼,眼中满满的凝重和犹豫。

“哼,区区筑基期也敢如此,这临波街的人原来是井底之蛙!”流墨墨冷哼着,看着筑基老头脸上满是不屑嘲讽;然后她两手交叠,原本呈现成瀑布一样的碧绿丝涤哗啦的散开,一缕缕怡人的草木香气飘出,周围和黑仔纠缠着的,在一旁看戏的,还有那波攻击流墨墨的修仙者们突然惊异的发现自己明明身处破魔楼一楼中打斗,却不知怎么的突然置身于森林中,到处是灵气晕染的高树碧草;伸手摸了摸,触感,树内的灵气结构等告诉他们这些都是真实的;可是他们还是知道自己肯定是被困入阵法中了,幻阵?困阵?还是杀阵?没人知道。

“不好!快走!”在那一缕缕草木香气出现的时候锦玉和墨梓熏就脸色一变急忙飞出破魔楼,而他们前脚刚离开,后脚整座破魔楼内部立即被碧绿光雾充塞满;以楼为壁不流出一点。

锦玉和墨梓熏对视一眼,然后试探的伸出神识探入感觉只是纯净无害的碧色光雾中,却在探入瞬间脸色凝重的飞身又退出一大段距离;他们探入的神识在进入瞬间就被一股温柔的力量直接掐断了。

“这是什么阵法?”锦玉脸色难看的看着破魔楼中,墨梓熏正欲说话,却抬起头眯着眼睛看向在破魔楼后面围墙中的众多小院里突然飞起的十多个人,那十几人飞起看见他们后就立即朝他们飞来。

“长老,”十几人落地,锦玉冲其中一名白衣老者躬身行礼,而白衣老者身后几名白衣中年人则对锦玉行礼,“监院大人,”

“师兄们商量好了?”墨梓熏却是一脸随意的对一黑衣中年汉子说道,中年汉子身后有几名和他年纪差不多的黑衣大汉;

“没呢,是···”黑衣汉子的话突然被打断,一名青衣青年满脸怒色的走到锦玉和墨梓熏面前,强忍的怒意声音低沉的说道;

“两位是不是应该给我个交代?”锦玉和墨梓熏对视一眼露出无奈表情,墨梓熏看着对他露出询问目光的黑衣大汉轻轻摇了摇头开口道;

“青木兄,这可不是我们弄的,我们刚才不过是在大厅中坐着看那些修仙者斗法,要不是我们灵觉敏锐现在也被困在里面了。”

“青木兄安心,那些修仙者在里面斗法也是因为其他恩怨,不是我们的原因;等他们斗法完毕后再找他们算账。”锦玉也紧随墨梓熏的话说道,青木眉间的怒意平缓一些,面色却仍是慎重,看了看破魔楼中的碧绿光雾目光微凝;

“算账稍后再说,们先说说里面的事。”锦玉点点头,把流墨墨和那些修仙者对掐的前因后果大概解说了一下;青木和黑衣汉子,白衣老者对望一眼,脸色却有些不愉起来。

“锦玉,照这么说,她极可能是大门派的弟子,要是她知道了我们的事上报门中···”白衣老者的话没有说完,众人却很明白要是这样的后果,皆面色凝重起来。

“等他们斗法完毕,要是那个少女出来那就把她···”黑衣大汉面露狰狞,锦玉却犹豫一下脸上带着些微不舍说道;

“这些都是我的猜测而已,也许她不是什么大门派的弟子呢或者她只是路过这里,有其他事情不是知道我们的事··”锦玉在说出自己猜测流墨墨是大门派弟子后就有些后悔了,流墨墨虽然身体还没长熟,但那张绝色的容颜早就把他到处收获到的美女姬妾比下去了;自己这样貌似是搬石头砸自己脚啊,那样一个那么绝色的美人要香消玉殒么?而白衣老者一脸不悦的直接锦玉打断他的话,

“好了,就这样决定了,就算她不知情也要以防万一,万一消息传出去了,整个修仙界和修魔界的人可不是吃素的。”锦玉张了张嘴,却颓然的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虽然心疼美人,可到底是我们的谋划重要还是一个小美人重要?好啦,要是实在难过就赶快回院子里去,的姬妾可是时时刻刻盼着疼爱她们呢;虽然她们比不上那少女的质,可胜在量多。”墨梓熏笑嘻嘻的搂住锦玉的肩膀说道,锦玉一脸冰霜的拨开墨梓熏搂住他的手;

“我记得我说过很多次我不喜欢男人,要是那么忍不住,我送些男童给好了;”墨梓熏桃花眼微眯,然后脑袋凑了过去,粉红娇艳的薄唇挨到锦玉耳朵旁;

“我也说过很多次呀,我喜欢就行了啊,我不介意那些姬妾,又何必在乎我是男是女?等这次事了,就跟我回血月域,何必在这虚伪的修仙界盘横?相对那些稚嫩的男童我还是喜欢···”墨梓熏声音极轻,漂亮的桃花眼波光流转,朦胧的水雾涌出;他的粉唇呼出热气瘙的锦玉耳朵痒痒的,在锦玉脸色越来越难看正欲发作的时候,墨梓熏的粉唇突然凑近擦过锦玉的耳垂;惊的白玉一把掀开墨梓熏,黑着的脸配着红的像涂了胭脂的白玉耳朵,这情形怎么看都是暧昧。

“咳咳——”一旁一直刻意无视他们的白衣老者和黑衣汉子还是忍不住咳嗽提醒他们注意点;他们身后的众人都露出各异表情,而原本一脸怒容的青木却对这一幕熟视无睹,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破魔楼不知在想什么。

黑衣汉子无奈的叹息扶额,他早就知道墨梓熏喜欢男人,在修魔界本来就自由,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他也一直觉得喜欢女人还是男人不都一样,自己高兴就行;墨梓熏在修魔界的时候就肆无忌惮要是看上那个男子就直接掳人,这次来修仙界为了正事,却没想到一起来的墨梓熏在看见锦玉的时候就看上人家了,双方还没开始谈呢他就直接动手打算把锦玉掳走;可惜墨梓熏虽然修为略高,他们打过好多次,每次墨梓熏都舍不得真正伤害锦玉,导致每次都打成平手;而开始的时候墨梓熏虽然看上锦玉,但是还是满收敛的;可谁知道墨梓熏居然直接窜去锦玉院子里对正在和姬妾欢爱的锦玉表白,然后被狠狠的拒绝;后来墨梓熏就越发肆无忌惮起来,就比如现在这么多人在他就一点不顾及直接凑人家耳朵旁边调情,虽然声音极小,可是对于都是金丹期以上修为的众人来说,那些话都清晰无比···

白衣老者也是一脸古怪和无奈的看着锦玉和墨梓熏摇摇头,暗自腹诽,修魔界的人真不愧是邪魔外道,男人居然喜欢男人,要不是他们要合作,自己是绝不会容忍他继续纠缠锦玉;男人怎么会喜欢男人呢?!锦玉可是门中少数几个天才之一,等这次事了就果断和这些修魔界的人断个干净,决不能让那个男人把锦玉勾搭走!呸呸呸!是不能让那个男人把锦玉强行带走!

锦玉却是一脸发黑的看着肆意对自己露出笑颜的墨梓熏冷哼一声扭过头看着破魔楼,脑海中还是挂念着流墨墨的绝色,可是耳朵的火热许久还没有消退,那个柔软火热的触感忘都忘不掉,锦玉脸色愈加难看起来;那个男人怎么会那么缠人,那些违背道德常伦的想法是怎么搞的!虽然他挺喜欢看那双时时刻刻注视着自己水雾蒙蒙的桃花眼···不对不对,是因为他的眼睛比一般女人的还迷人漂亮,所以自己才会喜欢那双眼;等得到一个比他魅力大的绝色美人以后就一定不会再有这种想法吧?等这次事了,他回到修魔界他们俩也不可能再会见面的;到时候就可以不再被他烦扰了,可是一想到这锦玉脑海中就浮现那双水雾莹莹的桃花眼。

不管了,直接无视!锦玉脸上一冷,直接驱逐了脑中的胡思乱想,专心关注着破魔楼。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