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水浒浮世录 > 第三百零二章 落幕

第三百零二章 落幕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傍晚,很快已经到来,而这上党城中的繁华,一点也没有消散的迹象。

这北地的天黑的早,没过多久,夜幕降临,无数繁星点缀着这片夜空,几丝略带燥热的夜风拂过,让人心头顿感烦闷,连游客也到了江边乘凉,或者上了水上的游船。

在这穹顶之下,一派安宁呈祥,和谐美好的气氛。

而此时,城内的一处偏远小巷内,情况,却是截然不同。

两方人马在此处对恃着,每个人的脸庞上,都能看到显而易见的阴沉,毫无疑问,他们的矛盾已经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

陈希真双手背在身后,阴沉地眼神从岳飞和董平等人脸上扫过,内心深处却早已经风起云涌。

而董平只是一脸微笑地看着对面,似乎完全没把他们放在眼里一样,至于他的双手,自然,始终没有离开过沙漠之鹰的扳机。

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这是他戒备心最重的时候,要是觉得找出了破绽而来偷袭董平,那绝对是找死。

陈希真的双臂颤抖着,他死死地盯着岳飞和董平,说实话,他心里恨不得把这两人大卸八块。

然而,眼前的处境,却让他无法凭意气用事。

原本制定好的,经过无数筹备和推论,绝对能将董平和他的手下一举击杀的计划,陈希真是深信不疑的。

正因此,他才会亲自出动,来寻出董平的踪迹,好早日杀了这个灭了海影天大半精锐的仇人。

不想,居然半路杀出了你这个程咬金!

只是不知道,云天彪在山东的行动,如今怎么样了。

眼神凝重地打量着面前这个儒雅青年,陈希真只是冷笑一声,岳飞,你以为你今天来了,就能带着董平全身而退么?

冰冷地眼神从附近掠过,陈希真右手剧烈地颤抖着,眉头也几乎拧成了一条线。

又过去了不知道多久,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心中一横,就要下达命令。

“逆子,居然敢在岳安抚使面前猖狂!”

一声爆喝,随着数十人的涌入,瞬间就把这一触即发的火药库给熄灭了。

只见领头的那个中年人,约摸四十多,身手却是格外强壮,飞起一腿,便把正站在一边发愣的张天平,给踹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他那身后的几十人,转瞬间已经完成了对张天平的包围。

“砰!”

重重地摔在了墙壁上,张天平捂着还在流血的鼻子缓缓地爬了起来,他正想说话,只觉得眼前一黑,又是眼冒金星,一阵天旋地转。

但是,他却不敢还手。

出手的,是他父亲。

“爹,别,别冲动!”张天平哭丧着脸说道:“有话好好说啊!”

“逆子,事到如今还有何话说”张父气的停了手,指着张天平的鼻子破口大骂道:“叫你平日里不要惹是生非,如何要来和岳安抚使兵刃相见!”

“这……不是您……”

张天平正想辩解,一想到了什么,只得把话又咽了回去。

然而他心里,却早已经骂开了锅,不是你说要巴结高俅和陈希真,才要我带人来配合这个陈希真一起行动的么?

到了现在,就翻脸不认账了,亲儿子也往死里打!

虽然如此,张天平也是战战兢兢地坐在地上,话都不敢说一句。

骂了半天,张父也转过了身看着董平,赔着笑脸一拱手说:“尊敬的齐王殿下,如今多说也是无益,但请相信在下,我张剑愿以性命担保,张家绝无和您为敌之意,这一切都是这逆子一人之过,都是老夫教子不严那!”

“与我为敌,你也配么?”董平冷笑一声,却看也没看他,目光只是一直停留在陈希真身上。

张剑的一张老脸一阵青一阵紫,他也只得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而此时,陈希真看着地上那个跳梁小丑一般的张天平,死死地咬着牙,心中几乎是要气的爆炸了。

这个小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要是不来找这个废物,说不定还不会惹出这么多事!

岳飞等三人静静地站在那里,什么话也没说,而岳飞的眼中,却是闪烁了几下,随后嘴角露出了几丝微笑。

张剑正无地自容地站在那里,却感觉有人拍了下他的肩膀,回头一看,才发现是岳飞。

微笑自若地看着他,岳飞只是保持着微笑说道:“我听说你们是中原最大的药材和铁器商户,而齐王殿下那里正却些类似的,你若是能帮助殿下他,岂不是两全其美”

张剑不愧是个老油条,事实证明,能做到垄断整个中原的药材市场,称霸山西的大家族的掌管者,绝不会是个傻子。

刹那间,他就明白了。

于是,他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为之震惊的举动。

原本还以为张剑要拼死一搏的陈希真,和影天众杀手,此时都是一脸懵逼。

张剑,比跪拜祖宗还诚恳,干脆利落地跪在了比他小几十岁的董平面前。

他猛地往前一扑,直接跪了下来喊道:“齐王殿下,小人向来敬仰您和岳安抚使,此次的误会和冒犯,小人愿以全族之力,供殿下随意取舍张家资产,无有二话!”

“另外,这个逆子,就随殿下处置!”张剑指了指远处一脸懵逼的张天平,继续赔着笑脸说道:“殿下如果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随意说便是。”

这姓张的,倒不愧是个老江湖,人精了,董平眼神冰冷地看着地上的张剑,双手抱在胸前,心中只是暗自冷笑。

顺着岳飞的台阶一下,然后再这么一表现,他董平确实也不好说什么了。

好个张剑,这样就把他自己和陈希真的关系撇地干干净净了,这一招不可谓不高明,董平暗自笑了笑。

那个张天平没什么用,不过是一个纨绔子弟罢了,而这个张剑,却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拿来引为爪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而张剑心中却是七上八下,只怕董平一个不高兴直接废了他,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却听到了董平的声音。

“喂,看在岳飞兄弟的面子上,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

保持着双手抱在胸前的姿势,董平眼神阴沉地盯着张剑,语气淡然地说着:“别忘了你说过的话,另外……”

董平上下打量着张天平,这突然一停顿,却把他给吓得不轻

“你儿子的命,我还看不上,让他来我这里做事,我给他个从头做人的机会。”

抛下这句话,董平理也不理张剑,直接一转身,拿着沙漠之鹰走向了陈希真。

而张剑就像是捡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猛地站了起来,眼神激动地看着董平和岳飞。

此时,陈希真看着近在眼前的董平,他却是一言不发,只淡淡地看着董平,什么也不说。

那些影天的杀手早已经把董平和岳飞等人所包围,几乎是气得快要爆炸了,纷纷用眼神疯狂地示意陈希真。

欧阳寿通就在陈希真的身边,他也一直往陈希真那边暗示,然而陈希真就是一句话不说,他们也毫无办法。

此刻,气氛,已经变了。

岳飞和刘锜,张宪三人都站在董平身旁,虽然没说话,但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斥着期待和坚定。

显然,就算要战,他们也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陈希真不想放弃。

他为了这一次揪出董平,报这个深仇大恨,已经疯狂地寻找了不知道多久了。

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他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然而……

看着对面的四个人,陈希真又死死地咬了咬牙,心中烦躁不已。

岳飞,你是一定要和我们作对是吧,陈希真眼神似刀子一般从岳飞脸上扫过,暗自怒骂不已。

到时候,可别后悔!

眼神猛地一颤,陈希真心中低喝一声,就要大手一挥。

“那个,怎么这么热闹,都聚在这里做什么呢?”

一声轻松的笑容,打断了陈希真的所有思绪。

他原本准备好的所有思路,随着他的眼前突然闪现过的一个人影,彻底给打断了。

看着那个人,陈希真死死地咬着牙,沉默了半天,才语气低沉地喊了出来:“怎么,楚江林,你也想来搅这趟浑水”

而此时,影天众人也放下了手中的兵器,把目光投向了外边。

很快,他们的目光已经开始剧烈地颤抖着,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岳飞和董平也被这道声音所吸引,一转身看向了那道声音所在的方向。

在众人视线的交汇处,是一个缓缓走来的儒雅青年,他身穿一袭白袍,手中拿着一副水墨画折扇,面容清秀,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怎么,这么热闹,董兄,连你也在啊。”

儒雅青年微笑地走到了包围圈边,那些杀手看陈希真没什么反应,只得给他让开了一条道路,儒雅青年一直走到了董平前面,才停了下来说道:“不好意思,在城外买马,耽误了这么长时间。”

董平笑着微微点了点头,却是什么也没说。

又笑着看向陈希真和董平,岳飞,青年只是说道:“既然是要开派对,怎么不叫上我楚江林呢?”

说完,他只是微微摇了摇折扇,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却是没有再说什么。

凶狠地目光盯着眼前的这些人,陈希真的一张脸彻底阴沉了下去,双拳都握地铿锵作响,似乎浑身都要气炸了一般。

“我是没什么,只是老陈想留着我陪他玩玩而已。”董平仍然双手抱在胸前,笑着说道:“楚兄,你既然来了,就当个裁判如何”

说完,董平双手的沙漠之鹰保险一松,早已经微微抬起,在这黑暗中,甚至没什么人发现。

“砰!”

“砰!”

两声巨响过后,陈希真背后的两块巨石已经彻底爆裂,几乎是一瞬间,地上就多了一地的碎石。

那帮影天的杀手几乎是要气炸了,这个董平分明是在显摆,明明能随时把他们杀了,却一直在耍他们。

眼睛一红,他们就要冲上前去和董平拼命。

“都给我回来!”

猛地一声怒吼,让眼看就要把董平一刀两断的那些人,硬生生地止住了步伐,他们不甘心地往身后望去,看到陈希真阴沉的面庞时,他们只得咬着牙退了回去。

“看样子,你今天是要和我陈希真为敌了。”陈希真眼神阴沉地说着:“楚江林,你已经想好了么,你们山西,是要和我们成为死敌对头了么?”

“呵呵,不要说的这么难听啊。”

昂着头走到了陈希真身边,眼看着那些杀手都围了上来,一脸凶光地看着自己,楚江楼只是笑了笑说:“我只是董平的朋友,仅此而已。”

“不过,谁要是想杀我的朋友,那,他就得承受我的怒火了。”

说着,楚江楼又按了按脸上的面具,右手猛地一抖,龙翎剑早已出鞘,寒星陨铁制成的剑身在月光的照耀下,散发着阵阵的寒意。

他晃了晃脖子,只是一脸淡然地看着陈希真。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早已经紧绷,显然,任何人要偷袭现在的楚江楼,都是天方夜谭。

“而且,我奉劝你们最好注意点,不要这么高调。”楚江楼脸色略微沉了下来,他只是淡淡地说着:“你们影天名义上可是朝廷的下属机构,我们山西只是忠于朝廷,不是忠于你们太尉府,你可记好了。”

“呵呵,楚兄,事到如今你还跟他说什么。”

董平双手握着沙漠之鹰走了过来,昂着头看向陈希真,冷冷地说道:“陈希真,我知道你们在做什么打算,你今天发动这么大的阵势来暗杀我,却已经暴露到了这个人尽皆知的地步,大大出乎了你的预料吧,你和高俅是打算,现在就和我全面开战么!”

“你做好觉悟了么,还是说,你能代表宋国的意思!!”董平眼神一震,眼神死死地盯着陈希真,突然大喊了出来。

“呼……”

刹那间,夜风也大了,卷起许多风沙,让人有些睁不开眼,不知道多久过去,众人才发觉这小巷外边已经聚集了许多百姓,在远远地往这里指指点点。

陈希真的眼神如同带着杀气,要把岳飞,董平,楚江楼,刘锜和张宪给挫骨扬灰了一般,始终不曾离开,尽管如此,也是徒劳无功。

看着附近的人,以及远处那些围观百姓,陈希真握紧的双拳过了半天,终于还是松开了。

“走!”

猛地一转身,面对着董平等人,陈希真径直走向了巷子口的另一边无人处出口。

那些杀手自然给他让开了一条路,尽管他们的眼神中被强烈的不甘所充斥,但钢铁一般的纪律让他们没有任何多话。

“今天的事,我都记下了,董平,岳飞,楚江林,我不会忘记你们的。”

在擦肩而过的同时,陈希真眼神坚定地直视着前方,只是丢下了这一句话。

随后,他双腿爆发般发力,在众人惊叹的眼神下,他双手一撑附近石壁,整个人已经翻上了屋顶。

“这话,你还是自己好好想想再说吧。”岳飞眉头皱了皱,他身子挪了挪,看陈希真并没有马上离开,他便语气低沉地说道:“我们也不希望到处树敌,但是面对侵犯者,我们绝不会手软!”

“呵呵,我也告诉你一句话。”

眼看着那帮杀手跟着陈希真借助钩锁,往屋顶上飞速离开了,董平只是冷笑一声:“要是你敢再对我的兄弟和家人出手,那么,就别怪我不给你留任何情面了。”

“哦,我到要看看,你是如何不给我留情面的。”陈希真也来了性致,他头也没回,站在屋顶只是大笑了几声。

“要不是看在我岳飞兄弟的面子上,我今天就会让你死在这里。”

董平双手抱在胸前,昂着头看向上方,语气中仿佛已经带上了来自地狱深渊的寒意:“记好了,再让我碰到你,我可不管你代表谁而来。”

“我会杀到东京,让你的一切势力,你引以为傲的一切,彻底崩塌毁灭!”

“我们走!”

话音刚落,董平右臂一挥便向前大步走去,他手中的沙漠之鹰早已经收了进去,与此同时,岳飞等人也不说话,跟着董平便离开了这里。

感受着燥热的夜风拂过,陈希真沉默了片刻,随后他只是仰天大笑了起来。

随后,他什么也没说,腿下爆发出一股强横的力道来,不过片刻间,在屋顶处几个起伏,他已经消失在了这漆黑的夜色中。

“父亲,他……他们都走了没”

张天平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尽管已经过了这么久,他的右臂还是不停地哆嗦着。

“蠢货,要不是你,怎么会惹出这么多事端!”

猛地一脚把张天平踢翻在地,张剑只是冷笑一声:“记好了,刚才我说的那些话,一个也别忘了!”

“父……父亲,你不能这样,我是您唯一的儿子啊!”张天平还有些发愣,一想到要去董平那里做苦力,而且随时可能性命不保,他就吓得快哭了:“饶了我,孩儿知错了,知错了啊!”

“蠢货!”

又是一巴掌把哭丧着脸的张天平给打倒在地,张剑指着他骂道:“老子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不长脑子的傻子,你不知道这一次,我们占了多大的便宜吗?!”

“啊……啊……”张天平只觉得一脸茫然。

“董平可是连当今天子都敢打的人,今天多亏了那个心肠软的岳飞,我们得罪了齐王殿下,张家还能保留下来,已经是万幸了,如今只是给我们这么点教训,你这傻子还不知足!”

稍微顿了顿,张剑又指着张天平怒骂道:“是不是非要我们所有人死光了,你才后悔啊!”

“既然陈希真和高俅败了,我们也只能跟着董平卖命,才有可能保命,要不然你以为以那两个老贼的心狠手辣,会放过我们张家么?”

丢下这一句话,张剑一声不哼,便往前大步走了。

张天平默然不语,也觉得有理,他只得跟着张剑,从巷子的另一头灰溜溜地离开了。

而那些围观的百姓看到这一切,尤其是那个之前倒在地上,平时不可一世的张大少,以及大失脸面的张剑,早已经都吓住了。

“我……我的天,那个张家大少,称霸山西的世家大族,居然被人打得这幅狗样子啊!”

“那个人……好像叫董什么啊,该不会是山东那个齐王殿下董平吧?”

“谁知道,据说之前那些黑衣杀手,好像是传说中的影天吧?”

“董……董平这么厉害,那个传说中的影天,和那个据说武功独步中原的陈希真,一起上也不是他对手吗?”

“你瞎猜个屁,那个董平据说有妖术,是个妖人,能飞天遁地,莫说张家了,就是当今天子他也敢杀,何况其他人了!”

就在这边的群众还在吵吵嚷嚷的时候,已经赶到城外聚贤居的董平等五人,早已经准备吃饭了。

而董平听到楚江楼的一句话时,整个人,瞬间就愣住了。

如果是以后的董平回想起来,他这波澜壮阔的一生中,像那一次在聚贤居听到的那么让人震惊的消息,绝对是屈指可数。

至于从现在的感觉来说,灵魂仿佛被抽空,也丝毫不为过。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