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甲武九州 > 第九章 失魂散

第九章 失魂散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

“先生真当我神殿好欺吗?”文彬拦在那里,哪怕是被沈傲君的那股杀意压得喘不过气来,依旧不肯相让。

任由沈傲君出入,那是来自于手中那块至高令符的意志。却不代表着,就真的可以任由沈傲君予取予求。凡事都有底线!

“你让开!”沈傲君步步紧逼。他看得出来,眼前的这人在自己的杀意下,不过是在负隅顽抗罢了。

“沈子,你走吧。也别难为白龙使了,这与他无关。”这时龙香荳开道,眼角的余光向着房内的那张软榻上瞄去。

之前不曾注意,此时顺着龙香荳的视线,沈傲君这才发现,原来在那张纱帘低垂的软榻上,竟然躺着一个人。

圣女香闺,岂容他人亵渎。能如此安稳的躺在那香榻之上的,自然是至亲至近之人。再加上龙香荳方才那眼中的关切与担忧,不由的让沈傲君想到了一人:

剑三千?

一念至此,沈傲君一个箭步便窜到那香榻之前。一把掀开纱帘,闯了进去。

只是,当沈傲君闯入香榻,见得那人的模样,心中正要掀起的杀意,顿时压抑了下来。

因为,这人他虽识得,却不是剑三千。

杜琳琅,魔龙殿五龙使之一。沈傲君一眼便看出,其脸色泛青,显然是中了剧毒。

“这是怎么回事?”沈傲君看着尾随而来的两人问道。

他知道这杜琳琅善毒,如今成了这副模样,这其中必有蹊跷。

那日,龙香荳本在药王谷内。但是当她回到房中,却是发线自己的梳妆台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张纸条。

龙香荳打开纸条,脸色顿时惨白。因为上面写着:杜琳琅垂危,速回!

所谓的魔龙圣女,对于如今的龙香荳来,早已不再重要。为了剑三千,她甚至已经做好了永不回去的打算。

只是,若是毫无牵挂,却也不尽然。因为在那里,有着她的殿主父亲,还有自照顾她长大的琳琅姨。

杜琳琅,虽是位列五龙使。但相较于其他四人,却是并不讨喜。因其性格乖张,对任何人都不假辞色,不论是魔龙殿主,还是她那位高权重的哥哥。再加上终年与毒物为伍,魔龙殿内皆是畏起如虎。

但缘分总是难以捉摸的,对任何人都不假辞色的杜琳琅,却是对那年幼的龙香荳照拂有加。而丧母的龙香荳,也是对杜琳琅分外的依赖。

“琳琅姨,你不能有事啊!”看着手中的纸条,龙香荳的脸色顿时大白。只觉得天旋地转,扶住了那梳妆台,方才没有倒下。

刚刚坐定,龙香荳似乎也恢复了一丝的理智,转念想到:这纸条来历不明,是否有诈?

这念头一出现,龙香荳便觉得好受乐些。可是,那提起的心,又哪里是那么容易放下的。

“我还是回去看看吧。”龙香荳最终决定。

为求心安,便不愿再给旁人添些烦扰。再加上剑三千几人本就与魔龙殿无所交集,龙香荳便决定留书一封,以安其心。

如此,龙香荳匆匆离去。至于后来,剑三千在众人的怂恿下,带着和尚前去魔龙殿,她便不得而知了。

星夜兼程,龙香荳回到了魔龙殿,却也如她早先所料般,遭到软禁。

不过,龙香荳也证实了,那封来历不明的纸条并未作伪。杜琳琅真的受伤了,而且一直昏迷不醒。

龙香荳虽被软禁,但圣女的身份摆在那里。重伤的杜琳琅也被安置在了这圣女殿内,一直至今。

“琳琅姨受了重伤,至今昏迷不醒。”龙香荳语带哀伤,看着软榻上双眼紧闭的妇人。

“让我瞧瞧。”沈傲君着,便走上近前。

沈傲君的医术,有目共睹。龙香荳见他愿意出手,自然欣喜,连忙搬来椅凳。

沈傲君坐在榻前,他之前便已经看出杜琳琅身中剧毒。此时一番检查,竟是发现,这竟然是江湖上失传已久的“失魂散”。

“失魂散”本名“守魂丹”,乃是当年赫赫有名的鬼医仙所创。旨在以药散将人体机能降到最低,吊住重伤患的一气,以便后续治疗。

鬼医仙一生一人无数,让人敬仰。但其仙逝之后,其门下徒众为争夺其留下医书,竟是相互倾轧,致使大量药方失传。而其中最为珍贵的“守魂丹”,虽然得意存留,却也只剩下残卷。

由后人得其残卷,想要还原。却是阴差阳错间,练就了那令人闻风丧胆的“失魂散”。

“失魂散”的出现,在当时的江湖中,委实掀起了一番惊涛骇浪。最终在各大门派的围剿下,方才绝迹江湖。却没想,今日这杜琳琅,似乎是中了此毒。

“唯有找出下毒者,依循药方调配解药。不知毒龙使此前可曾与人结怨?”沈傲君问道。

这失魂散乃是源自守魂丹的残方,有着数个配法。所以想要解毒,便先要知道毒方。

对于沈傲君这个问题,龙香荳却是不知该怎么回答。她之前也曾试着从这方面着手,却发现杜琳琅竟是已经将这魔龙殿上上下下,都得罪了个遍。

而今听沈傲君又有此一问,却不知该怎么回答,顿时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尴尬。

看着龙香荳的脸色,沈傲君这才想起,他与这杜琳琅也不是初识。想着她的秉性为人,顿时轻咳了一声,“无妨,这失魂散虽是剧毒,却并不致命。我们可以慢慢找寻线索。”

“那一切便有劳沈公子了。”龙香荳欠身一福。平日里她也会随着剑三千几人叫沈子。但此时此刻,一句公子方才能道出她的感激。

“剑三千可曾来过?”将杜琳琅的事情暂且搁在一边,沈傲君终于回到了正题。他千里而来,本就是为的找寻剑三千与了贫和尚。

“他来了?”龙香荳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惊喜。

魔龙殿毕竟是她的故里,虽然早已离去。但在龙香荳的心底某处,依然埋藏着这么一丝的幻想和野望。有朝一日,可以与自己至亲至近之人,于此把臂同游。

可她转念一想,那至亲至近之人并未见着。顿时脸上的那丝欣喜,又化作了眼底的一丝落寞:“他在哪里?”

既然龙香荳都没见过剑三千,那就真的没见过。这让沈傲君更加的忧心了。这意味着所有的线索到此便断了。何去何从,沈傲君却是彻底没了头绪。

不过,既然到了这里,沈傲君也不急着离开。就冲着龙香荳的面子,他也要想办法将杜琳琅给救醒。

话,沈傲君到了魔龙殿的同时,就在与魔龙殿毗邻的一个叫做龙头镇的镇外,一座荒废的山神庙内,一道身影从庙外走了进来。身上下都笼罩在一层浓雾内,看不清面容。

就在这雾人进入山神庙时,也有一道身影从那破旧的神龛后,转了出来。一身黑袍,同样神秘。

两道身影各自掏出一物,在确定了彼此的身份之后,那雾人开道:“羊已入圈,只待宰杀。”

“刀未磨砺,还需等锅上架。”那黑袍人道。

“夜长梦多,莫非要等到发霉?”雾人不悦道,似乎有些急切。

“这锅若是砸了,可再难打造了。”黑袍人道。

“哼,难不成我们就只能这么干巴巴的看着。”雾人不忿。

“机会难得,还需好好把握。”黑袍人道。

那两道身影也不知聊谈了多久,欢喜还是不忿。最终,山神庙还是过于宁静。

有人杀上魔龙殿,这事很快便在魔龙殿内传开了。特别是当人们知道,杀上门的那主,不仅安然无恙,而今更是呆在了圣女殿内。

殿主的权威虽然至高无上,但并不代表着会得到所有人的赞同。只是碍于殿规,不敢表露于外。但是暗地里做点手脚,却还是有的。

沈傲君坐在距离圣女殿不远的一处凉亭内。那里毕竟多为女眷,他也不好总是呆在其中。所以,他便择了这么一个凉亭,也算是有了个落脚之地。

沈傲君拿起手中的茶具,正要轻抿一,却在嗅到那股茶香时,眉头微微一皱,茶水有异!

这不是沈傲君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江湖中的暗杀手段,虽然是层出不穷,但沈傲君本身便善医术,再加上常与黄泉府的杀手打交道。所以,只是这轻轻的一嗅,他便已经知道了这茶水有问题。

不过,在这一皱眉后,那搁在唇边的茶水,还是被沈傲君泯进了中。甚至,他还意犹未尽的再喝了几。

“哈哈,什么绝顶高手,还不是抵不过爷特制的蒙汗药!”一个少年从亭外的一个大树后探出了脑,看着亭子里那道伏在桌上的身影,得意的笑着。

天境高手并不畏毒,但蒙汗药并不算毒,更多的像是一种强力麻醉剂。

尽管亲眼看着亭子里的那人喝下茶水,但这少年依旧心谨慎,探头探脑,步步为营,只要察觉到丝丝的不对劲,便马上转身逃离。

这是一个大胆且谨慎的少年。***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