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我真不想当皇帝啊 > 第262章 就差一点点

第262章 就差一点点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在场的人之见剑光一闪,何通手里的板斧,顿时化成了两段。

而攥着斧柄的何通,不住滚动的喉咙处,顶着的正是陆鸣的长剑。

短暂的沉寂后,宽广的校场上,顿时曝出了无数道不可置信的声音。

“这……”

“太快了,不可能。”

“假的,一定是假的,对,一定是假的。”

“……”

高台上的姜无界,下意识站起身:“桓儿,此人是谁?”

由于他的位置,与苏文辉等人距离不近,所以根本没听见姜桓等人方才的对话。

笑吟吟的姜桓一拱手,高声道:“父皇,此人是儿臣的护卫长,名叫陆鸣。”

姜无界满意的不行:“好,果然是武艺高强,桓儿手下人才济济,真是大宣之福。”

姜桓谦恭的一笑:“父皇说错了,陆鸣是大宣的子民,日后也只能为父皇效忠。”

坐在高台上的姜无界,顿时哈哈大笑:“好,桓儿说的好。”

姜桓冷冷的朝苏文辉看了一眼:“怎么样,苏国舅,陆鸣的表现还不错吧?”

“趁现在他还没立场,你若想告诉父皇本王作弊,那这就请吧。”

陆鸣方才的一手,早震住了苏文辉,这时候说陆鸣作弊,就等于他承认自己就是个瞎子。

苏文辉干巴巴的笑了笑:“没想到啊,这陆鸣还真有两下子,倒是本国舅小看他了。”

同时他的心里,也在不住的冷笑,别急啊,好戏还没开始呢。

和身边的苏文辉一样,此时的孙焰熊的老脸,也难看的厉害。

他原以为换了陆鸣的兵器,手中拿着废铁的陆鸣,定然无计可施。

可谁能想到,他竟然凭借一把带着缺口和裂痕的破剑,竟一举斩断了何通的斧柄。

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这个陆鸣太可怕了。

好在虽然第一个计划完了,他还有后面的算计,就算陆鸣胜了,姜桓也还是要死。

想到此处,笑容又爬上了孙焰熊的脸:“下一场,洛东徐庆武,对青山城边鸿。”

眼见徐庆武走上校场,苏文辉隐晦的一笑:“好戏终于要开始了。”

而啥也没说的姜桓,也目光灼灼的看着徐庆武,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还没回过神,手持一柄四楞金锏的徐庆武,已经朝对手边鸿冲了过去。

还不到三招,边鸿的长枪就飞了,接着,徐庆武的金锏,就架在了边鸿的脖子上。

苏文辉本能的想叫声好,但为了不让姜桓起疑,还是将所有的话,全咽了回去。

接下来的比试,和陆鸣上场前差不多,依旧乏味的厉害。

午后时分,经历一上午的拼杀后,场上留下的武举士子,也就只剩了四个。

等着打完最后一场,剩下的三个人再分出排名,就能参加明天最后的殿试了。

只见拿着花名册的孙焰熊高声喊道:“柳城肖大江,对长临李锋。”

于是,在姜桓有些疲惫和睡意的目光中,最后两个出战的士子,慢慢走上了校场。

看着姜桓那昏昏欲睡的模样,高声喊着二人姓名的孙焰熊,冷冷的笑了。

他最后的计划,就藏在这二人之中,很快,姜桓的死期,就要来临。

随着一阵沉闷的鼓声,那个手持双锤的肖大江,率先朝手舞长枪的李锋杀了过去。

二人实力相差不大,锤来枪往间,打的也是有来有回。

只是李锋的步子有些诡异,玩命格挡的同时,好像也在不断找着什么合适的位置。

恐怕在场的,除了李锋本人,也就只有孙焰熊知道,李锋究竟想干什么了。

但就在某个瞬间,高高跃起的肖大江,突然狠狠一锤,砸在了李锋的长枪上。

只听咔嚓一声,李锋的长枪,顿时断成了两截。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比试结束的时候,飞出去的枪尖,猛地流光般朝姜桓飞了过去。

看着枪头越来越近,姜桓却还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孙焰熊的嘴角,也慢慢勾了起来。

出其不意的杀了姜桓,这就是孙焰熊的第二部棋,也是他最后、最险的杀招。

昨天被姜桓折腾的七荤八素时,本就跟姜桓有仇的他,早就动了杀心。

于是他趁昨晚军器监没人,就将那杆李锋使用长枪,小心翼翼的做了手脚。

为了确保枪杆断裂,一击杀了姜桓,他特地将力大无穷的肖大江,换成了李锋的对手。

与此同时,将李锋二人的对战,放在最后一场,也是他精心安排的。

他算准了最后一场比试,会在午后开始。

经过大半天折腾,姜桓和他身边的护卫,必定早已疲惫,就连反应恐怕也不如平日。

在如此的突发状况下,他就能暗中借李锋之手,轻而易举的杀了姜桓,一雪前耻。

而最让姜桓做梦想不到的,是面前的李锋,早就被换成了孙焰熊手下的死士。

至于这名字原来的主人,早就已经在昨天晚上,“意外”的失去了踪迹。

最重要的,是这一切看上去就是场意外,只要没人注意断裂的枪杆,谁也说不出什么。

果然,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力大无穷的肖大江,打断了假李锋的枪杆。

而经过假李锋的不断寻找,他也终于找到了最合适的、必然能一举干掉姜桓的角度。

最让孙焰熊高兴的,是姜桓和他的护卫还处在昏昏欲睡的状态,想躲肯定是躲不开了。

姜桓,杀我禁军将士、打本将的脸、坑本将的银子,现世报这就来了。

就如同孙焰熊估计的那样,枪头到了一丈之外,姜桓和护卫们才堪堪有所察觉。

正当孙焰熊不断狞笑,姜桓手足无措,护卫们一筹莫展的时候,远处的第一个陆鸣动了。

此时他的手里,还握着那柄废铁一样的剑。

电光石火间,惊出一身冷汗的他,狠命的将那把破剑嗖的甩了出去。

就在疾速飞来的枪头,差几寸就插进姜桓胸口的时候,陆鸣的破剑终于到了。

当的一声脆响,被撞的偏离了轨迹的枪头,顿时洞穿了姜桓屁股下椅子的扶手。

也正是如此,后背都湿了的姜桓,才死里逃生,堪堪保住一条小命。

而陆鸣那把断成了两截的破剑,也当啷一声,掉在了姜桓脚下。

就差一点点,太悬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所有人,就连场上的假李锋,也已经被肖大江死死按住。

见又让姜桓逃过一劫,方才还做着美梦的孙焰熊,胸腔里的心脏,明显露跳了一拍。

如果姜无界在这个假李锋的嘴里,挖出了实话,等着他的下场,也就只剩下了抄家灭门。

看着姜无界漆黑的脸色,孙焰熊立时大叫道:“竟敢谋害逍遥王,推出去,砍了。”

守在边上的禁军还没冲过去,被按在地上的假李锋,突然露出了嘲弄的笑容。

险些被害的姜桓,带着后怕的瞳孔,猛然一缩:“不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