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锦绣承君心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来朝

第一百九十四章 来朝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你当初不是这样说的。”

陆三儿的身影出现在屋内。

锦瑟不知他听了多久,也不知他为何会来,她绝望地闭上眼,有些讪笑地望着前面不远处已然凉透了的祝氏。

“我只答应你会让小若的身体复活,可没保证回来的一定是她!”

辛长乐好整以暇地抿了一口茶,显然对陆三儿的突然而至有些不欢迎。

“我要带她走。”

“不可能。”

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这话便脱口而出。

“萧晟的人马上就回围过来,你信吗?”

陆三儿沉静地说道。

锦瑟瞪大了眼,不可置信地望着陆三儿。

他们二人,什么时候联系上的?

“当日在万山县衙前,我们扔下他,那时候他便往我的手心塞了一枚信号弹。方才进来的时候,我便放了出去。”

陆三儿一一道来。

“如此,岂不是甚好?”

辛长乐却不惧,此时他的眼中已然升起了几丝嗜血的兴奋。

“他萧氏抢了我魏朝的皇位,他萧晟又抢了我的女人,我倒要看看,他能耐我何!”

陆三儿望着他这痴狂的模样,不免有些唏嘘地摇了摇头。

不多时,院外果然传来一阵熙熙攘攘的声音。

铠甲的摩擦,在锦瑟听来竟有些许的悦耳。

“你知道吗?只要你的灵魂不灭,我定有法子叫你回来,且让萧晟找不到。”

辛长乐在她的耳边凉凉说道,他的呼吸之声,仿佛是蛇信一般,吐在锦瑟的耳畔,渗出丝丝寒意。

她的脸上登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之色,那样的灰白,是锦瑟所不曾有的。

灵魂不灭、灵魂不灭。

锦瑟苦笑着畲动着双唇,望着眼前跳动着烛火的灯柱,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

西戎的山火。

那一刻,她仿佛明白了什么。

为何他会选择火,会选择以这样的方式来结束这一切。

锦瑟似被逼急了的兔子一般,冲着辛长乐的耳边就咬了过去。他们离得是那样的近,辛长乐一时不察,被咬下一大片鲜血淋漓的肉。

锦瑟挣脱束缚,似一只扑火的飞蛾,一把推到面前的灯柱。一盏不够,她又将窗纱、床帏等物悉数扔了出去。

灯油顺着地砖的缝隙处蔓延,渐渐流得到处都是。

她执起一盏灯,将火星扔了出去。

火势一下蔓延开来,红红的火光伴着弥漫的白烟,呛得人喘不过气来。

辛长乐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火逼退,只能隔着几步之遥,让她冷静。

“萧晟的人就在外面,你马上就能自由了!”

陆三儿恳切地劝道。

在他心中,已然将锦瑟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锦瑟却摇着头,不为所动。

她脸上的泪水,在灯火的映照之下,显得格外瞩目。

“我再也不想像个怪物一样地活着了,你帮我转告萧晟,云锦瑟今生没办法自在地做云锦瑟,下辈子若是她能以真面目示人,一定、一定会……”

多的话,锦瑟却说不出了,她哽咽着,望着火光之后那熟悉的身影冲过来,心一横,缓缓走向火势最深处。

“锦瑟!”

萧晟匆匆而至,才瞥见她的身影,转眼人便消失于眼前。

“还不赶紧灭火!”

他怒吼着,身后的人早已寻来水桶等物,遍寻院内才发现,这里竟没有一丝储水。

辛长乐哈哈大笑道,“这本是我为自己准备的葬礼,没想到她竟先行了,罢了罢了,我便随她去了。”

说着,竟当着众人的面,扑向那熊熊的火海。

整个房舍的栋梁,都是用的油脂最为丰厚的松柏。一点火星沾着,顷刻便摧枯拉朽而下。

辛长乐前脚才踏进去,后脚整个人便被火苗裹挟,吞没了进去。

他的脸扭曲在嫣红的火焰之下,让人看着心有不忍。

萧晟见他冲了进去,自己也提起脚打算去救人。

可才迈开步子,便被人拦住了。

“陛下,火势渐大,还是先退出去,臣等必定尽心竭力救人!”

董礼噗通一声跪下,使了个颜色暗示陆三儿将他拽下去。

陆三儿倒也敏捷,当即就抱住萧晟的腰,将一把打晕他拖了出去。

大火烧了整整三日,整个槐花巷都受到了波及。

梁王的骁勇之军存在的痕迹在此刻被消磨殆尽。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望着自己好容易安定下来,如今又被焚烧殆尽的家园,伤感地落下了眼泪。

一人起了头,旁的人也心有戚戚,跟着哭个不停。

一时间,盛京似乎都笼罩在阴霾之下。

董礼在烧成焦炭的木头间,扒拉出两具焦黑的尸体,显然便是锦瑟同辛长乐。

最后一丝生的希望,也在看到这两具尸身之后消失殆尽。

陆三儿望着已分辨不清面容的小若,心情竟是说不出的平静。

“还请大人将这女尸交给我,她是我未婚妻,我要好生为她安葬。”

董礼望着萧晟,显然不敢自己做主。

萧晟的眼中,满是灰白之色。听得陆三儿的请求,他只吐出了句,“给他吧。”

便蹒跚而去,丝毫没有半分留恋。

一场祸事结束,万物百废待兴。

那之后,盛京地贵,却再也没人敢买这里的宅子。有说是风水不好的,也有说此乃皇家用地,不能买卖。

又一年,沉寂了许久的皇宫,忽然传来一声久违的啼哭之声。

澧朝的第一位皇子出生了,此乃普天同庆之事,陛下大赦天下。

连带着密谋行刺陛下的兖王也得了恩赐,能够在盛京颐养天年。

只是这皇子有了,皇子的生母却不知是何人。萧晟的后宫之中,皇后之位却一直空悬着不说,连以前纳选的绣女都成了摆设。

等到皇子长到了三岁,他便将后宫都遣散了。平日里除了打理朝政,便是教导小皇子。

勤勤恳恳终是有所回报,这一年,澧朝的声势渐渐大了起来。连一向傲气不肯称臣的狄国,也甘心朝贡,并谴使者来澧学习。

这不,又到了一年的上元节,浩浩荡荡的狄国使臣的队伍行走在盛京的街上,很是招摇。

“你看,那打头的轿撵上坐着的是谁,怎这么好看?”

路人指着轿上的女子,悄声探问着身边的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