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继承山头后我和群鬼一起蹦迪 > 第六十四章 选择(二)

第六十四章 选择(二)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哗啦啦……’

水声响起,躺在床上双眸禁闭的女人微微皱起眉头,长睫微颤,缓缓睁开眼睛,带着几分水意的眸子看向发出声音的方向,只觉得额头青筋直跳。

昨天折腾到清晨,刚睡没多久,这会儿又被吵醒,她本来就有起床气,加上没睡好,只觉得脑门像是被人打了一拳似的。

又疼又涨,难受无比。

慢慢起身,坐在床上,揉了揉泛着酸的太阳穴,直到舒服点,这才下床。

心里暗暗给这男人又加了个差评回帖。

按理来说,她禁欲也没多久,顶多也就个把月,身体不该这么虚弱!

再加上她平时也在锻炼,跆拳道黑带那是标配,散打也是有的,怎么这一晚上睡的那叫一个四肢酸疼。

仔细感受了一下,不是事后难受,更让她疑惑了。

是她最近没去健身房,体质变差了?

不应该啊,这个最近,才三天啊!

看来还是要加强锻炼啊!

这么想着,景谙拿起一旁的睡衣穿上,换掉身上昨天穿了一晚上的衣服。

只一触摸,她就觉得不对。

衣服料子不对!

触感非常不好,手指摩擦间,虽说衣服料子是舒适类型的,挡不住料子在她看来,还是太差。

这样的衣服,她什么时候买过?

别说买,就是看一眼都不会,更别提会去穿!

还是说,在她睡了一晚上之后,她就破产了?

破产到身无分文,只穿的起这样的衣服?

景谙猛地打了个哆嗦,甩掉脑海中的胡思乱想,穿着酒店的一次性拖鞋走出卧室,向着水声处走去。

一门之隔,外面坐着一名身材健硕,面貌俊朗的男人,男人一双清澈的眸中定定的看着景谙走出来的方向,景谙昨晚的记忆回归,瞬间了然,这是在记恨昨天她撞了他的命根子呢。

三两步走到男人身旁的沙发上坐下,抬眼仔细打量了一眼余绶。

从上到下,不放过一处细节。

身着某家定制款衣服,袖口是h家的,领带是y家的,脚下那双皮鞋是f家的,腕上那只手表是t家的,这是穿了一身的人民币啊。

景谙挑了挑眉头,这人应该是那家小公子,不知怎么就被她嚯嚯了。

“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怎么可能会没事?

他昨天疼了半晚上,这女人睡的那叫一个香甜。

碍于面子,他没让人联系医生,好容易忍到不疼了,这才坐到天亮,等着这女人醒来。

咬了咬牙,余绶瞪着景谙,眼神丝毫不挪开。

“没事?”余绶声音微抬,一双剑眉皱了起来,“景小姐,求人要有求人的态度,你昨天已经把我的态度给我看了,放心,你求我那件事,我会好好办的!”

说完,他起身走到景谙身旁,微微弯腰,抬起景谙的下巴,眯了眯眼睛,“我等着景小姐过来求我。”

说完,他转身离开。

看着余绶消失,景谙眨了眨眼睛,有些莫名其妙。

这都是些什么鬼哦

刚刚那个男人说的每个字她都认识,合在一起,她怎么就听不懂了呢?

作为华夏首位女首富,她怎么就搞不懂那人的意思呢?

正在想着,脑海中突然出现一抹机械音。

【宿主已清醒,第二章剧情投放中】

宿主?剧情?投放?第二章?

这都是什么鬼?她果然是还没睡醒!

景谙分神想着,那脑海中所谓的剧情投放却没有停止。

第二章共计3482个字,忽略了标题,以及书名,那显眼的标红书名,[天才宝宝:迷糊妈咪带球跑]景谙一目十行,大概意思是景谙没有为齐谨拉回来投资,反而挨了一炮,没脸回齐家,就带着身上为数不多的钱,去了趟酒吧,打算喝个酒,消消愁。

没想到愁没消,看到契约婚姻对象,齐晏在酒吧和一个女的聊的火热,手都上人家身上了,她妒嫉不已,却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没脸去阻止,就这么偷窥似的看到结束,直到齐晏带着女人走了,她把自己灌了个稀醉。

到这里,剧情结束。

然后是任务:对小说内容进行更加!

景谙抽了抽嘴角,什么鬼的剧情,还有那什么鬼的名字。

还天才宝宝,这带着古早气息的虐恋文标题,竟然落在了她身上!

想起宝宝二字,景谙猛地打了个哆嗦,昨天晚上不出意外,就是那个鬼的宝宝的降生时间了。

还好还好,她昨天一膝盖把宝宝他爸给顶废了。

想起任务,景谙好奇不已,“这任务我完成有奖励吗?比如,完成多少奖励可以回原世界什么的?”

【完成任务脱离原剧情,将避免女主挖心伤身放血等一系列遭遇,不更改剧情,将体验一次虐身虐心大礼包。

宿主原世界身体已死亡,无重新回到可能,友情提示:建议宿主配合走完剧情,届时将有惊喜赠送。】

神他妈的虐身虐心大礼包!

景谙无语片刻,果断的起身走进浴室,视线落在镜子上,看着镜中映射的面孔。

瓜子脸、大眼睛、高鼻梁、樱桃唇,五官精致秀丽,眉眼中多了丝妩媚动人,少了清纯,除却眼角少了那抹鲜红的泪痣,和她本来的面孔和身体可以说是很像了。

除了那头金灿灿的头发!

回到原世界成为了不可能的结果,她何不让自己在这个世界过的舒服。

景谙比较好奇,她现在算什么?借尸还魂?夺舍?还是穿越?

各种想法在她脑海中翻滚,竟然把她给逗笑了,她披着浴巾走出浴室。

不管是那种猜测,都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她年方三十,要钱有钱,要势有势,家庭和美,要是她能发表意见,怎么也不会同意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处境。

可惜的是没人给她这个机会!

在看原身,

之前穿的衣服是什么不用她去想,之前稍微捏过,料子极差,款式极差,还不时夹杂一两根线头,穿在身上,景谙都怕这衣服上有针,稍微不注意就会扎到她。

综上所述,原身应该是个穷逼!

富了一辈子,她景谙什么时候落魄过?

还是落魄到这份田地!

想想以后只能喝两块钱的豆浆,吃两块钱的包子,她就……感觉很新奇,

唯二遗憾的是,她以后不能装逼!不能以以前的生活方式享受美好生活了!

柳眉一皱,微微上挑的嘴角耷拉了下来,颇有几分嫌弃的扯了扯身上的衣服,拎起一旁的手包看了起来。

身份证、劣质化妆品、手机、银行卡、外加一张公交卡,就是没有现金。

索性这个世界和二十一世纪同步,支持网络支付,不然她怕是不好进行下一步了。

去酒吧里喝个稀醉……

那是不可能的!

系统只是让她更改剧情,又没说让她按照原书更改,齐晏爱玩酒吧妹,那就让他去玩。

于是,景谙打了个车,又问系统要了齐家的地址,打车去了齐家。

鉴于系统只告诉她下一章剧情,不涉及到剧透,她只能依靠为数不多的情节以及穿书之前的经验来判定。

1.她很穷,属于时下最经常见的灰姑娘。

2.她契约的未婚夫家很有钱,非常的有钱,她还是一只一脚迈进豪门的灰姑娘。

之所以会得出这个结论,是因为她现在所处的地方。

景谙抬头,看着年前的五层别墅,眉头皱了起来。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