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我的系统想要我的命 > 第七十四章:可怖画面!

第七十四章:可怖画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嗯?诺诺你能看到上面有东西吗?”

“大哥哥你看不到吗?上面一只漂亮的鸟儿呢!不过那只鸟儿身上燃烧着大火!它们不疼吗?”

“着火的鸟儿?”

安飞看不到这副画卷上有任何东西,但看诺诺的样子,又不像是在骗人,安飞一时陷入了沉思。

“诺诺,你可以说的具体一些吗?这鸟儿长什么样子?”

“嗯……,它和那传说中的凤凰好像!通体赤红,遮天蔽日,挥动翅膀时蒸腾的火焰让山河大川湮灭,好可怕!”

“你看到的那鸟儿在动吗?”

安飞脸色变了,和凤凰像的着火的鸟儿,安飞只能想到一种鸟——朱雀!

“画面变了!唔~”

诺诺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怖的画面,脸色变的惨白无比,眼中也泛起泪花,眼神中满是惊慌和害怕,要不是安飞用力握住她的手,诺诺恐怕会立即晕过去。

“诺诺,你看到了什么?你怎么手心这么凉?”

安飞被诺诺这突然的变化吓了一跳,除非受到极大的惊吓,不然诺诺不会这个样子,安飞唤起系统,想要查看是何原因。

“系统大姐,诺诺这是怎么回事?她到底看到了什么?”

“由于诺诺含有朱雀血脉,与这太古遗留的画卷产生共鸣,看到了当时的景象”

“朱雀血脉!”

安飞惊讶的看着自己身边的这个赤发红眸的小姑娘,他以为诺诺是因为什么基因变异导致红发血眸,没有想到是因为有太古的朱雀血脉。

“系统大姐,诺诺到底看到了什么?为何她会如此惊慌害怕!”

“已为宿主开启画面!”

随着系统的声音结束,安飞突然发现自己好像置身于另一片时空,当安飞环视这周围一切时,整个人脸色骤变。

此时安飞脑海中出现一处处画面,鲜血染红大地,岑参白骨随处可见,天空碎裂,鲜血自空中裂缝流淌,落入大地,天空各处生灵征战,一只朱雀遮天蔽日,周身法则之火绽放,将邻近的山河大川瞬息蒸腾,消散于天地之间。

此时这只朱雀在与令一位生灵征战,这位生灵周围混沌气漂浮,将其体表包裹,不可窥到真容。

这令柳枫颤栗,如此强大的朱雀竟然有敌!安飞强忍住跪地的冲动,继续看了下去。

朱雀嘶鸣,叫声响彻天地,使周围百里万物爆碎,顷刻消散。

二位相隔数亿万里对峙,身下生灵征战,血染虚空。

不知过了多久,两位动用法则,一道道秩序迸发,周围大星坠落,火光漫天,将一片大界生生打碎。

安飞双眼刺痛,有鲜血流出,显然到了极限,不能再看下去。

安飞不甘但无能为力,他清楚自己继续看下去,双眼可能会爆碎,这已经涉及到了那种存在,不容他这种蝼蚁相观。

安飞从那画面中退出,此时的他双眼已经血红,他望向身边的诺诺,她依旧是那副模样,除了眼神惊慌外,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这是血脉的力量吗?不是那两者的血脉,不能看清那时的画面?”

安飞低语,刚刚那些恐怖的画面给了他极大的震撼,如果说当时飘霜宫雪冰仙与那几个老梆子一战的威力比作子弹,那刚刚那一副画面绝对称得上是核弹!动轴灭世,安飞感觉召唤的雷伊甚至都不是这两人的对手!

“为什么……为什么?”

“诺诺!诺诺!”

安飞见诺诺突然失声呐喊,紧张的用力的摇晃着诺诺的身子,渴望将她唤醒,可诺诺却没有任何反应,依旧那副神情。

“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太古时代的火域吗?为何何现在完全不同?”

安飞有太多疑问,可他却没办法看到了,只有等诺诺醒来才能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

时间一晃半日过去,诺诺终于悠悠转醒,她醒来时像是经历了万古的沧桑,很久才回过神来,整个人神情也低落了许多。

“诺诺,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我不清楚,我只看到了一场恐怖的大战,我看到我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我也看到了大哥哥你!”

诺诺这一句话直接把安飞吓了个半死,他在那画卷里面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大哥哥征战八方,屠戮了许多看不清面容的怪物,这些怪物全部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它们的身躯不可触碰,似乎处于混沌中!”

安飞不知道诺诺从哪里知晓的这些,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那副画卷中,他给自己的答案是系统将画面映入自己脑海时,也将自己的画面映入了那副画卷中,但自己并没有征战的印象啊?

安飞思来想去也得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这件事也只好放下,看看能否从诺诺的口中得到更重要的结论。

“我从那画卷中得知了一些我从没有听过的东西,大哥哥你要听吗?”

“什么东西?”

安飞眉头一凝,他越发觉得这个画卷绝对不一般,他认真听着诺诺讲述着她听闻的东西。

“朱雀的那场战斗我看不清结果,但那之后,我不仅见到各种秩序纷飞,可怕的是,世界中充满各种元素,更有甚者一些法则碎片中隐隐约约有生灵在咆哮,怒吼!这些生灵虽然并不是真实的,但隐隐约约已经拥有天地间尊者的气势,欲让大地沉浮!”

“系统大姐,把那画面给我呈现一下可以吗?”

“嘟嘟嘟,3000积分已扣除!”

突然,安飞又置身于那片世界中,不过现在的世界已经和那时完全不同,山河大川已经完全崩碎,天空像是被撕裂成无数碎片,散布在各个脚落,天空中无数血水在裂缝中流淌至大地,一幅幅末日的景象让安飞心颤。

紧接着,安飞终于看到了诺诺说的那些法则碎片,可那些太过朦胧,安飞深吸一口气,将所有的精气运到自己的双眼中,欲看破虚妄,看清碎片中到底为何生灵。可安飞累到虚脱也难以窥破分毫,似乎这不是他现在可以涉及的。

可安飞还是不愿放弃,他唤出系统,将自己所有的积分全部送出,就为了知道那个答案!

安飞此时的脸色并不好看,眉头紧皱着,即便有着系统保护,可那种巨大的痛苦也让安飞难以忍受,不过现在他可以看的真切了!

“我看到了法则中的生灵,那些生灵皆是所代表秩序中的顶尖存在,比如那片赤红的火焰法则,当中蕴含着朱雀的道则。还有那片冰晶的道则碎片,里面一头水麒麟在咆哮着,想要震碎这片天地!”

“当一位生灵觉醒位世间的至强者,那他所代表的秩序法则也会铭刻于天地间,我所说的天地是整片天地,绝非某一大界。所以这些生灵每一位都是世间的顶尖存在,任何一位都足可灭世”

安飞从那碎片中得到了这些信息,让他此时还有些恍惚,天地间至强的存在?那是什么?神灵吗?

安飞强忍疼痛继续看去,他想要得到更多的信息,他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迫切,但是身体的本能告诉自己,这必须要知道!

这些生灵是否还存在于世间谁也说不清楚,不过在那些模糊的碎片中记载,朱雀似乎战死于一则大界当中!

“!!!”安飞此时心脏跳动剧烈,想起了当时看到的画面,朱雀在与一位生灵征战!当时血染山河,浮尸大地,两位存在于天地间争斗,似乎要决生死,不过可惜的是安飞能力有限难以窥到战斗时的场景,否则仅仅是两位稍微飘散的战斗印记就可让一位修士收益终生。

朱雀在那场战斗中灭亡了?安飞不敢细想,因为越思考下去就越觉得恐怖,天地间的至尊居然会战死,那与其相争的存在到底有多强呢?那一战役之后他还会幸存下去吗?

安飞越是看去,可怖的事情就越多,不仅元素秩序碎片纷飞,最可怕的是安飞在快要痛到双眼炸裂时,居然看到了一块纷飞的时光碎片。

时光碎片中映照着可怖的场景,安飞见到了一片片残破的大界,一位位至高无上的存在于天地消亡,葬于天地中。整片天地昏暗无光,一群无上存在相争,拼杀,最后消亡!无上消亡时,整片天地为之哭泣,岑红的血代替雨水落下,整片天地发出呜呜的哭声,似乎是在伤心着。安飞突然感觉到自己嘴角有点咸味,用手触去,既然是自己在不知不觉中也留下了泪水。

“我是在伤心吗?为什么我感觉到心里有点堵,时光碎片中的场景是过去还是未来?那个场景代表的是怎样一个时代!”安飞看着自己刚刚触摸着泪水的手心,低语道。

这种场景太过可怕,一幕幕在安飞眼中呈现都如末世一般,这些天地间的至尊,每一位都绝不弱于朱雀,安飞甚至在那画面中看到了一个人型生物,他手持巨斧,一人劈开这天地,可最后却也身死道消……

“这画卷中映照得一切全部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吗?”

安飞自语,他不知,这一切与现在都有着太大的差异!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