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燃血皇冠 > 第一卷 阴谋 第六十四章 护剑、夺刀

第一卷 阴谋 第六十四章 护剑、夺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剑鸣城内,由于夜深与品剑大会的原因,如今整座城几乎无一活人,甚至连客栈都早早打烊去了鸣兵谷内凑热闹!而此时剑鸣城中的一处秘密地下室内,正端坐着两人。一人是身着黑衣的长袍老者,一人是穿着青衫的鹤发童颜男子。

黑袍老者说道:“唐长老!我就不拐弯抹角了,唐门的连弩,我影月殿全数买下!如何?”

鹤发男子闻言,眉头略微皱了皱道:“全数?你的意思是要我唐门归入你影月殿,成为影月殿的傀儡?”

黑袍老者笑了,但笑声却令人不寒而栗:“唐门做出如此惊人的兵器,难道只想做个局外人?影月殿不会店大欺客,但是不保证他人不会!唐长老,你说呢?卖给影月殿,是你们唐门最好的选择。”

鹤发男子沉默了,他不想得罪影月殿,亦不想惹祸上身!但离开门派前,门主与他说过无需担心任何威逼利诱,买武器可以,价钱到位要多少有多少。但眼前这个老者的背后站的可不仅仅是一个影月殿这么简单!

鹤发男子回道:“唐门不想入局,只想安稳地作为祈月国的臣民!若是影月殿需要连弩,大可说出数量,价钱合适,唐门自当与影月殿达成这笔交易!您觉得怎么样?”

黑袍老者敲了敲眼前的桌子,说道:“不不不!影月殿不仅仅需要连弩...作为祈月国的臣民,理应为帝国的安定着想,乱世总喜欢发生在弱者身上不是吗?相信唐长老也不喜欢在弱小的国度,创立属于唐门的基业吧!”

黑袍老者说完,顿了顿,看了眼沉默的鹤发男子后继续说道:“影月殿需要的很简单!相信唐门一定能够办到,唐门的所有武器,影月殿无条件以高价购入!但...这些武器,不得再出售给任何人。唐长老可以回去考虑一夜,我希望唐长老的目光能放得长远些!”

黑袍老者挥了挥手,鹤发男子身后大门开启,一束火光透射而入,映在黑袍老者阴沉的脸上!唐门的鹤发男子起身,朝大门外行去,最后消失在这束火光中。

“派人跟紧他!我要他活着...”

就算城中暗中潜藏着大量的影月殿影卫军,黑袍老者还是不放心!无论是教团还是圣堂,总有一个需要唐门的武器,得不到!便毁掉!

唐门与影月殿的交谈告一段落,但属于阎梦瑶的挑战才刚刚开始!现在迎来的第十一位挑战者,前面的十位实力过于弱小,在阎梦瑶手中能过两招的仅有两人。

裁判唤来下一位挑战者。第十一位挑战者是一名女子,一副清冷面容,眼神更是如冰锥般刺骨!穿着一身蓝白色碎花裙。

“风雪月,凝霜剑!”

风雪月以冰冷的语气说完,还未等阎梦瑶反应,便化身为一道冰冷刺骨的冰雪朝阎梦瑶刺去!这道冰雪不紧不慢,在离阎梦瑶还有五米的距离时突然炸开,顿时!阎梦瑶的周身十米内下起了茫茫大雪,轻柔的雪花飘飘悠悠地落下。

阎梦瑶伸手接住一朵冰花,冰冷的触感传遍了她全身。雪花下,充满了肃杀!阎梦瑶右手一招,凝霜剑并未如愿来到她手中,而冰雪中,潜伏着的风雪月正悄然朝她靠近。

突然,风雪月显出身形,比之凝霜剑还要冰冷的一掌朝阎梦瑶后肩袭去!这一掌来的太快,阎梦瑶身子往另一边斜去,堪堪躲开!但这一掌的余威并未因她躲开而消散,一股深入骨髓的冷意传入手臂,阎梦瑶摸了摸肩膀处,衣物已被冻结成冰块,附在了肩膀之上。

“风花雪月,这名字可不适合你!”阎梦瑶朝风雪月出手的方向说了句,随后身子如鬼魅般虚虚实实起来!雪花穿过她的身子,掉落于挑战台上,雪中的风雪月没有回应她。

一人在眀,一人在暗。阎梦瑶朝左前方一脚撩起阵阵狂风,吹散了遍地的雪花,却最终撞击在无形的冰雪墙上消失不见。风雪月并没有如愿地出现在她猜测的位置上,此时不知正躲在何处准备给予阎梦瑶致命一击。

阎梦瑶索性闭上双目,感受着周围的风吹草动。冰雪的冷意钻入阎梦瑶的脑海,干扰着她的念力,根本无法静下!“你和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不过,你和他比缺少了一样东西!”阎梦瑶嘴巴微张,细声地道了一句。

暗中的风雪月此时正悄然靠近阎梦瑶的左侧,听到这句话后她愣了一下,不过也只是愣一下便再度回到了那副清冷的面容!双手混元成盾,再度向阎梦瑶左肩袭去,这一击不再是一掌,而是一面薄得看不见且锋利的冰块,以极快的旋转速度朝阎梦瑶切去!在甩出这一面冰块后,风雪月迅速离开了这个位置。

“你缺少了他那种随意!”阎梦瑶猛地睁开了双目,鬼魅般的身姿往前一挪,在原地留下了一片残影!

风雪月颈脖处被一股巨力掂起,她甚至不知为何阎梦瑶能抓到她!风雪月被控住,阎梦瑶周身十米内的大雪也逐渐停下,最后在风雪月不停的挣扎中消失不见。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风雪月双手紧抓着掐住她脖子的手,面色被憋得通红!似要断气的模样,艰难地说出这一句话。

阎梦瑶眼神越过她的身子,朝裁判的位置看去,似在询问这场挑战的胜负是否已定?裁判慵懒地看了她一眼,宣布道:“风雪月败!下一位。”

前面十场中,阎梦瑶均是以极快的速度取得胜利,风雪月这场已经算是如今最长时间的一场挑战!

风雪月被阎梦瑶放下后,转身朝凝霜剑的位置看去,眼神中充满了不舍又无能为力。她闭上双眼,不再看凝霜剑!转身沮丧地退出了挑战台。

就在她退出挑战台时,迎面走来了一名年轻男子,身后背着把剑,男子清灵的双目多看了她几眼!

男子约莫七尺高,一头黑发如瀑布般垂直而下,身着灰色长衫,面容坚毅,神色淡然!“在下洛云轩,炎离剑!请赐教!”洛云轩抽出长剑,对阎梦瑶说了句。

阎梦瑶并没有召出炎离剑,而是拍了拍方才被风雪月冻结的肩膀,缓了缓肩上的冰冷感,随后说道:“若你跟前面的酒囊饭袋一样,我劝你现在就退下去!”

洛云轩把她这番话置若罔闻,神色依旧淡然无比,但手中的长剑已亮起了阵阵肃杀之意!整个挑战台内充满了一股灼热的气息,甚至比炎离剑给阎梦瑶的灼热感还要高出一倍之多。阎梦瑶会意,炎离剑飞出,落入她手中!而炎离剑在此等灼热环境之下,竟有一丝颤抖,似在胆怯,又似在期盼。

“星火燎原...起!”洛云轩单手持剑,另外一只手正在结一道奇怪印记,随着口中吐出一句短语,整片挑战台如坠火山熔浆之中!

裁判被隔绝在外,但火山内的景象他能看得一清二楚。阎梦瑶此时眉头微皱,挑战台此时只剩下一条狭窄的直道,她与洛云轩各站于一头,洛云轩已持剑朝她飞刺而来!

洛云轩比之前面的挑战者速度要快的多!阎梦瑶还未来得及施展,他已离阎梦瑶咫尺。阎梦瑶只能选择举剑抵挡,手中炎离剑被她注入一丝难以察觉的魔气,顿时亮起耀眼红光!洛云轩的攻势不减反增,一击长剑挥下被挡,顺势把剑换手,以左手持剑再度朝阎梦瑶的破绽处斩去!

挡下一击的阎梦瑶,被震得手掌酸疼,再想举剑挡下第二击已来不及!她只能选择以左臂去硬抗,虽是不智之举,但现在不是她思考的时候!洛云轩比前面的人强得太多,阎梦瑶甚至要输在自己的大意上。

身后就是岩浆,眼前是一把锋利的长剑,前有狼后有虎,阎梦瑶必须想办法越过洛云轩,安稳地站在这仅存的一块地上!

一道血光溅起,阎梦瑶手臂出传来阵痛,长剑虽被挡下,手臂也受了伤。但她并没有管那手臂伤口,而是借机越过了洛云轩,来到了洛云轩的身后!

洛云轩一剑击中,剑转回右手,迅速转向身后,又是一记迅捷的劈下,正朝着阎梦瑶的面门!阎梦瑶鬼魅般的身影亮起,往后极速退去,使得这一剑劈空。原以为可以轮到自己进攻时,洛云轩的第四剑便再度袭来,不给她一丝喘息的机会!

这一次洛云轩的长剑被他舞动得如同双剑一般,在自己的左右手上来回轮换,阎梦瑶紧盯着他的步伐与手中的幻剑,完全不知他要攻何方位!

长剑再度袭来,阎梦瑶选择挡住右侧,只听一声“叮!”。双剑撞击于一块,泛起星星之火,洛云轩抬头看了她一眼,阎梦瑶回了他一笑!

“这把剑是你的了!”阎梦瑶突然说了一句,洛云轩听了一愣!而裁判也为之一愣,阎梦瑶一招未出,竟然选择认输!

阎梦瑶把手中炎离剑抛给了眼前的洛云轩,说道:“宝剑配英雄!美哉!”

他接过炎离,神色有些激动!他甚至没想到自己会赢得如此轻易,阎梦瑶前面展现出的身姿与剑法,丝毫不输于他,为何阎梦瑶会认输?虽满脑疑问,但他还是为夺得炎离剑而深感激动,随后说道:“谢寒兄赐剑!”

阎梦瑶点了点头,回到了挑战台中原来的位置,她的手臂此时还在流血,但她并未在意!看着洛云轩撤下了布下的阵法,挑战台恢复了原貌,她转身朝挑战台的边缘行去。

裁判与后方等待挑战的人看着她行为甚是疑惑,只见她在挑战台边缘看了一会后,又回到了挑战台内,神色上却藏着一丝常人难以察觉的焦急!还在台上未退下去了的洛云轩,看着阎梦瑶还在淌血的手臂,他收起炎离剑快步来到了阎梦瑶面前,给她递了一瓶药,说道:“寒兄,刀剑无眼,我无意伤你。这是外敷止血散,谢谢!”

阎梦瑶眼神中多了一丝疑惑,随后接过他递的药点了点头。此时裁判终于宣布:“洛云轩胜!铸剑城只剩下凝霜剑,若是不想赢得凝霜剑的,可以走了!”

裁判的话音刚落,阎梦瑶突然发声:“那凝霜剑就由孔英去分了,我有急事先走了!”阎梦瑶形同鬼魅,话一说完便已他人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消失在挑战台上,这一幕是众人第一次见!品剑大会有史以来第一次,竟然有试剑师临时逃走的,这可是一把人人都想得到的神兵啊!

众挑战者议论纷纷,尽在讨论这名逃走的铸剑城试剑师走后,凝霜剑该如何分配?是强夺还是归还铸剑城,孔英也在阎梦瑶离开后,迅速赶到了挑战台上。他此时脸色略显难看,但还是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众位!听我说!众位放心,铸剑城的凝霜剑依然是属于众位挑战者的,至于属于谁!我们明日再论,今夜就先到这里。”

话说完,他便拿起剑匣灰溜溜地消失在众人眼中,只留下一群傻眼的挑战者,众人也只能等待明日再来。而离去的阎梦瑶,此时正在寻找一个人的身影,那位魂离部带黑帽的老者!

她方才在挑战台边缘眺望,就是为了看一眼魂离部这名老者是否还在鸣兵谷中。当时老者并没有出现在阎梦瑶的视线中,所以她略显焦急,甚至未曾告知孔英和拿取属于自己的那份金币便离开了鸣兵谷。

阎梦瑶追到了剑鸣城中,城内行人依然稀少,但已有店铺与酒楼开门迎客,鸣兵谷中凑热闹的人此时也正逐渐离开鸣兵谷。

她在街道上奔走,奋力寻找着魂离部老者的身影,速度快得行人都难以察觉她来过。一炷香后,城中人逐渐增多,阎梦瑶依然没有寻找到老者,无奈的只能停下,打算另寻他法!

突然,阎梦瑶灵光一闪!老者之前在鸣兵谷中请了很多宗门的长老与掌门,想必这些人肯定知道老者的去向,以现在阎梦瑶试剑师的身份,从这些人口中套话还不是易如反掌!下定主意,阎梦瑶朝着剑鸣城中最多人光顾的酒楼行去,那些长老和掌门此时应该在酒楼内用膳。

“没招牌?就一把剑作为招牌!”

阎梦瑶口中嘀咕,这座人来人往的酒楼此时正迎来一批又一批的客人,而招牌上只横挂了一把样式精美的长剑。

她径直走入酒楼内,小二见状走上前来说道:“客官这边请,这边还有位!”而阎梦瑶并没有理会小二,随手给他扔了十枚金币后说道:“我找个人,马上走..”

小二看着手中散散发光的十枚金币,顿时笑得合不拢嘴,哪还管她来此作甚!阎梦瑶一眼就定在一名穿着灰色长袍的中年男子身上,快步地朝他走去。男子也发现了阎梦瑶正朝他行来,他稍微思索了一下,立即起身笑着迎接道:“寒兄弟!真是贵客啊,寒兄弟是找我有事吗?来,坐下说!”

面对中年男子的邀约,阎梦瑶回以笑意,在他的桌前坐了下来,说道:“卓大哥,跟你打听个事啊!你刚才不是去了魂离部那吗?我想问魂离部的那人,现在还在剑鸣城内吗?我也想....”

阎梦瑶是在品剑大会前的酒宴与此中年男子有一面之缘,这名姓卓的男子是宗门长老,想认识阎梦瑶易容的寒英试剑师自然是为了铸剑城的兵器!二人相谈甚久,阎梦瑶当时随口答应为他在铸剑城低价拿一把宝剑,二人就这样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暂时的朋友。

“魂离部?寒兄弟也想去见识见识那柄断刀?寒兄弟,不是大哥不帮你,那把断刀邪门的很!它不光吃血啊,还吃不饱!我劝你还是别去了,再说现在魂离部的人已经离开了剑鸣城,你也没有机会了。不如...想想办法去铸剑城....嘿嘿!”中年男子说着说着双手摩擦了起来。

阎梦瑶神色顿显焦急道:“离开了?朝哪个方向走的!?”

中年男子见她焦急,指了指身后道:“朝南北面走的,走的时候火急火燎的!哎...寒兄弟,别走了!寒兄弟记得答应大哥的事啊....”

阎梦瑶在男子还未说完话前,就起身迅速离开了酒楼,朝着南北面飞速行去!很快,她便踏出了剑鸣城。现在夜色已深,除了月光以外,四处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而恰巧阎梦瑶在黑夜中的行进速度比最快的千里马还快!

在月光的照耀下,只能看到她那如鬼魅般闪烁的身姿。身边没有了人族,她甚至不再压制魔力,释放了自身五分之一的魔力助力她前行,本就行进速度很快的她,现在身影也无法被肉眼捕捉...

一条宽敞的大道上,正有一辆马车正在行驶,马车前方有四匹马拉着,周边还围绕了八名护卫!每一名护卫的腰上都夹带着一柄长剑,看起来就不是江湖人用的普通长剑,正在月光下散发着淡淡的黑气。

“吁~”

行走于前方的两名护卫紧了紧手上的缰绳,口中发出一阵颤声命令马儿停下。两名护卫的前方,正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身高竟有九尺,此时她的周身正散发着淡淡的魔气!

“哪来的妖怪?”其中一名护卫发出了一声疑问,另一名护卫已经抽出手中的长剑!

而身后停下的马车内探出了一个头,正是魂离部老者,他问道:“前方发生何事?怎么停下了?”

离马车最近的护卫朝前吼道:“前面怎么回事?”

“有..有..妖..啊!”

一阵颤抖且凄惨的声音在前方传来,六名护卫瞬间知道前方有敌袭,抽出腰间的长剑,下马谨慎地护在了马车周围!

高大身影在两名护卫还没反应过来,已被她诛于马下,虽有一个人死前叫出了声,但并不影响她要让现场九人全死的念头。

这名有高大身影的“妖怪”正是阎梦瑶,她现在释放了五分之二的魔力,还变回了魇魔族的原型,此时她在这些只有七尺高的护卫面前,宛如巨人一般,在月光下拉长的身影更是狰狞可怖!

“魔族!”黑衣老者看出了眼前的“妖怪”并不是真的妖怪,而是来自魔界的魔族,虽只有月光,但她身上的魔气已经证明她的实力不弱于场上的任何人,包括自己!

黑衣老者走出马车,站于车头问道:“阁下可是为了这柄断刀!若是给你断刀,能否放我们一条生路,我们绝不会透露出阁下一丝一毫的信息!”

在这荒郊野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想逃也无处可逃!他只能虚与委蛇,待离开了这里,再想办法夺回断刀!可阎梦瑶并没有与他们多交流,而是一声尖啸,顿时整个马车范围亮起了一层淡紫色的光罩,光罩把老者与护卫团团围住。

阎梦瑶在光罩内,身后亮起两条散发着紫光的长鞭,似两条坚硬的尾巴正在月光下晃动着,随时都可夺取眼前七人的性命。

老者现在自知说得再多已无用处,只能以死相搏。他揭开黑帽,露出了满头白发与一脸皱褶的面容,眼神浑浊却炯炯有神。

作为魂离部的铸剑师,他有着人界的圣魂境界,在人界中也是数一数二的领军人物!若是阎梦瑶压制魔力,以常人的姿态定然不是他的对手,但释放了五分之二魔力的她,再来两名圣魂境者也不是她的对手!这便是魔界的力量对人界力量的压制,在神界不插手的情况下,人界就如一头待宰的羔羊。

老者褪下了黑帽,身后顿时响起数道实质剑影,一道道剑影围绕着他的周身缓慢旋转!他率先发动了攻击,一道道剑影如雨水般朝阎梦瑶落下,六名护卫也在此时冲了上去。

只见剑影还差一寸距离便全数砸于阎梦瑶身上时,阎梦瑶高大的身姿瞬息消失在原地,随后出现在马车顶棚之上,双目散发着浓浓杀意地看着老者!一鞭直下,对准了老者的后心处,不过老者也不是吃素的,他竟然迅速的躲开了这致命一刺,并双手挥舞,剑影再度朝阎梦瑶袭去!

她挥鞭往前一扫,剑影尽数崩碎!而就在她与老者相斗之时,一名护卫朝天空射出了一发信号!阎梦瑶在川杨镇见过这个信号,这是呼救信号,附近若是有人见到此信号,定然会迅速朝这个位置而来。

阎梦瑶不再手软,双鞭在身后舞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刺入了两名护卫的心脏处!这一幕来的太快,连老者还未看清,护卫就已经失去了生命。

紫色光罩内响起两声破空声,又是两名护卫被阎梦瑶身后的长鞭穿过心脏。老者此时有些慌了,他不停地丢出剑影,还时不时放出一记强大的剑招劈向阎梦瑶,常人根本无法躲开的一击,阎梦瑶一眨眼便躲开了!

在紫色的光罩中,在光罩内的阎梦瑶就如同掌控世间一切的掌控者,没有她躲不开的攻击,也没有她杀不掉的人,除非此人能突破这层光罩!

显然这里的人都突破不了,只能任由阎梦瑶宰割,又是一道破空声,老者的八名护卫此时已是尽数被阎梦瑶诛杀!只剩下他一人,此时他已燃起了必死之心,不仅身体暴涨,实力也突飞猛进!

老者周身的实质剑影变幻,瞬间覆满了整个光罩的上空,封死了阎梦瑶所有可躲的位置。老者脸色涨红,一手挥下,实质剑影瞬间落下!阎梦瑶嘴角微微翘起,身上亮起一道薄薄的紫光,落于她身上剑影尽数被紫光隔离在外。

老者使完这一招后,脸色瞬间煞白!他现在体内玄力已被掏空,已经无力再与阎梦瑶对抗,只能站在这等死!不过他似乎没想放弃,只见他双手结印,双眼爆发出白光,他要自爆!阎梦瑶迅速钻入马车内拿上断刀,飞身逃离。

“嘭~”

一道冲天而起的光柱,顿时照亮了整片荒野,收到信号正往此处赶的各大宗门强者纷纷停下了脚步。

十息之后,光柱逐渐暗下。这一记自爆,炸平了这条大道,炸出了一个一尺宽,两尺深的大坑,令人触目惊心!

而阎梦瑶处于自爆的中心点,她此时并不好受,虽已及时逃离并开了防护罩,但还是受了很严重的内伤!现在随便来个圣魂境都能把她当羔羊宰杀。

她趴在自爆不远处的地上,正艰难的坐起,口中吐出了血,脸色煞白的吓人!她先是把身上的魔力收敛,然后一瘸一拐地站起来,看了眼手上那柄紧握着的断刀随后朝最近的密林行去...

“咳~咳~咳咳~”

一阵咳嗽声,阎梦瑶再度吐血,体内的经脉非常紊乱,并伴随着刺骨的阵痛传来。阎梦瑶眼皮难以睁开,随即倒在了夜色中!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