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燃血皇冠 > 第一卷 阴谋 第四十七章 鱼儿的一生

第一卷 阴谋 第四十七章 鱼儿的一生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浑然天成的空间内现在只剩下李重离与林总管,温雪眀已经离开此处,再相见不知何年何月,李重离在进屋前,还目送了他几步路,想必温雪眀也感到这束目光。

“林总管,圣堂想刺杀教皇的事,你没跟他说吗?”李重离推门而入,林总管此时正坐于屋内,手中拿着一封信。

在川杨镇遇到圣堂杨长老的事李重离早已让人书信眼前的林总管,虽与教皇没有交集,也无仇无怨,但先不说是否能败教皇,光温雪眀与教皇的深交,李重离也不会接那一单悬赏。

“这件事没必要告知,灵弦是什么人?岂是说杀便杀的,圣堂就算派整个长老会去,也未必能染指灵弦,她背后的人,超出你我的认知!”林总管浑浊的双目在昏暗的屋内显得模糊,不知此时是睁着眼说话,还是闭着眼说话,声音也是细的听不出感情。

李重离知道灵弦的地位与实力,但从林总管口中说出却为何潜藏着一股神秘色彩,随手把门关上,李重离找个位置坐了下来:“既然她这么强,为何当年又会沦落到需要温雪眀相救,十年时间她就能成长到如此高度,上头不忌惮?”

“忌惮?有时候,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敌人的朋友,也可以是朋友,时机还没到,你我无需探讨此事,来说说你接下来的计划吧。”

林总管把手中的信封摆于桌面,推到了李重离的面前,李重离低头看了眼这封还未被拆开的信封,眼神显得有些凝重:“这是我接下来要办的事?”

“关副将关凉,虽然官职不高,但却靠着老不死的关义掌握着浣花洲四分之一的兵权,为人暴戾,果断,身下暂有八名妾室,育有三名子嗣。其中大儿子关鸣已经成年,是个正直,勇敢且智谋过人的好儿郎,剩下两名儿子还未成年,...”

林总管说到此处,声音停顿了一会儿后道:“你没什么要问的吗?”

李重离缓缓拿起桌上的信封,轻轻一划打开了信封,从信封中拿出两张信,一张画着关凉府邸的线路与结构图,一张写着关凉近一年来的习惯,详细到每日几时起床,上午所为,中午所为,下午所为直到就寝。

“这上边写的已经很详细了,我没什么要问的!”李重离看了几眼两张信后,把信收入信封中,放入圆缺佩内。

林总管笑了笑:“这可不像你,平时张口闭口便是赏金的事,这次不问有些不习惯了。”

“嗯..能换灵石作为赏金吗?”李重离闻言,眉毛挑了挑,脸上浮现坏笑问道。

林总管低着的头微微抬起,浑浊双目在黑暗中终于显现出一丝明亮:“你要这么多灵石,意欲何为?”

“我想把路填了之后,去过些自由的生活,看看广阔无垠的天地,品品繁华世间的种种,不知林总管可否答应。”李重离笑着说完了这段话,而话音一落,笑容便消失。

林总管站了起来,拐杖敲击着脚下的木板,徐徐说道:“鸿影,你十四岁那年就被送到这,历经千辛万苦,九死一生爬到了现在,为何忽然又要离开!组织从未限制你游览天地..”

李重离闻言,也站了起来,但并没有接话,而是看了眼林总管后,转身走向门口并打开了门左脚踏出屋去,在右脚紧随着踏出屋后,背对着林总管说道:“我不想再过刀口舔血的日子。”说完,便径直朝着月牙阁大门行去。

林总管看着渐渐走远的李重离,神情有些沉重,口中叹了口气,独自一人在这屋中沉默不语的坐了下来。

李重离很快便离开了龙吟山,出了龙吟山后,并没有朝着原定计划的凤鸣城方向行去,而是朝着川杨镇所在的方向而去。

川杨镇白日里街上零零散散的商旅与各门派下山历练的弟子,刘玉凤的小客栈经营的马马虎虎,店内只空余了几桌。此时的客栈老板娘刘玉凤正在二楼的走廊处双眼迷离看着街上各种年轻帅气的历练弟子,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她的眼帘,正是李重离,李重离穿着蓝白色布衣手中拿着一柄破剑出现在客栈门前。

“李公子,你又出现啦!想死我了...”刘玉凤左手甩着丝巾,笑容满面的朝着李重离叫道。

李重离对于这位老板娘着实无可奈何,年纪都快能当上他娘了,还是未嫁,每日就在这客栈中看着来来往往的年轻男子,还总是能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着没羞没臊的话语。

“老板娘好啊,给我来两壶酒呗!”李重离手中拿出一个空葫芦,微笑着举起朝刘玉凤摇晃了几下。

刘玉凤匆忙地从楼下走了下来,走到李重离身前时还停下多看了几眼才接过他手中的葫芦,媚笑道:“好嘞,李公子有没有想奴家啊,奴家这几日可想死你了,想得茶不思饭...”

“呵呵...老板娘快些去打酒吧,我想死您...的鸳鸯鼎了!”李重离挠了挠头,瞥了眼路上行人的目光,催促道。

刘玉凤此人心地不坏,就是说话能令李重离感到浑身不自在,毕竟李重离可不喜欢吃老草,化妆化的再美,那也是老草。

“哼!”刘玉凤轻哼一声,拿着酒葫芦转身朝客栈内走去。李重离站在门口也有些尴尬,干脆走到客栈大门的一旁,把剑放下,蹲着等候她。

“听说最近钟金山有妖兽出没,师兄咱们要不要去钟金山瞧一瞧啊。”

客栈中一名青衣黑发男子跟同桌谈话的声音钻进了李重离的耳中,妖兽是这些门派历练弟子最喜欢找寻的猎物,不仅能斩妖除魔,若是妖兽为祸一方,斩杀之后还能在世间留下芳名百世。但大多数历练弟子不知的是,妖兽的实力往往没有他们所想的如此简单,能在世间留下芳名的门派弟子也不是一般的弟子。

同桌的另一名高大的男子放下手中酒杯:“瞧一瞧可以,但是谨记不要随意出手,若是妖兽修行年数过久,你我都不是对手,明白了吗?”

“明白,师兄大可放心,我又不是什么莽夫,不会乱来的...嘿嘿嘿。”

高大男子摇了摇头,继续吃起桌上的食物,两人也不再讨论关于任何事。街上时不时有一两个身着长裙的靓丽女子从李重离眼前晃过,有些手中还持有长剑,锋锐的气息扑面而来,幸好李重离现在只在等酒,要不然肯定对这类长剑多看上几眼。

“李公子,久等了!你这葫芦可太能装酒了,我倒三壶才满。”刘玉凤边说边从客栈中走了出来,然后把酒葫芦递给了李重离。

李重离接过葫芦,给了她一枚金币:“谢了老板娘!”

话音一落,李重离便头也不回的朝城外走去,刘玉凤就这么含情脉脉看着这名少年渐行渐远的身影,一声未出。

川杨镇后山竹林小屋处,这是李重离当年花一百金币买下的房子,虽然破旧,却也能遮风挡雨,李重离在屋中拿出一支钓竿,挂上诱饵朝小湖行去。

这处湖泊中水浅得只有三尺就能到底,鱼儿也清晰可见,完全不需要钓竿便可随意抓取湖中鱼,但李重离却很喜欢无聊时看着鱼儿咬勾,钓上之后又把鱼放回池中,循环往复。

“这破房子不会是你家吧。”

一道熟悉的女子声音从李重离身后传来,李重离闻言并没有转头看向她,而是继续看着湖中的鱼钩与尝试咬勾的鱼儿。

“你倒是挺有闲情的,你看这鱼的嘴都被你钓得都破掉了,说你善还是该说你恶呢?”

来人正是阎梦瑶,阎梦瑶用了两日不到的时间,便从魔界拿着灵石返回了人界,按照李重离给她留下所写信上的位置疾驰而来。此时见到李重离在这湖边钓鱼,两日也没怎么吃东西的阎梦瑶,咽了口口水。

“你想吃的话,我可以现在就把它炖了!”李重离依然没有转头,但是阎梦瑶咽口水的声音却实实在在的传入了他耳中。

阎梦瑶嬉笑的走到李重离身边,左手一甩一鞭落下,随着湖水一阵涟漪,湖中的两条最肥的鱼便糟了灭顶之灾,立即白肚一翻,飘在了水面之上。

“好了,你快去炖鱼吧。”

李重离收起手中的鱼竿,用玄力把飘在水面上的两条鱼吸入手中,并看了眼这两条可怜的鱼,终于结束了自己痛苦的一生。

“鱼儿啊,感谢拍死你们的恩人吧。”李重离边拿着鱼,口中边念叨着。

阎梦瑶背着双手,看着神神叨叨的李重离:“嗯...你也知道自己的做法残忍了,快送他们进入美味的锅炉中吧。”

李重离嘁了一声,不再理会身后的阎梦瑶,拿着鱼走进了破旧的屋子中,门口正对着那被烟熏的漆黑的老虎灶,最上方放着一个瓦罐。

门外的阎梦瑶看着李重离在破屋内的一举一动,思考着瓦罐中鱼汤喝了是否会中毒身亡。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