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庶子夺唐 > 第二十六章 太子开宫

第二十六章 太子开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对于武媚娘干政一事,李恪显然是不愿的,就差把“不满”两个字写在脸上了,李恪为了阻止此事,取代武媚娘,甚至不惜置翰林院,武媚娘也就知道了李恪的决心。

若是寻常女子,知道李恪这个意思,早就识趣地退让了,也不会再多提此事,但武媚娘可不是常人,她虽不敢与李恪正面争执,但却能另辟蹊径,想到了通过李璄干政的法子。

李璄是大唐太子,将来必是要往东宫另行开宫建衙的,太子独自建衙后便会开始接触朝政,掌权颇重。

而且太子建衙还与亲王大不相同,太子官属体系虽远不比皇帝那般庞大,但也是个小朝廷了,尤其是太子属官中诸如三师、三少、太子詹事、少詹事、左右庶子等都是朝中大员,甚至是宰相兼任的。

比如说此前李恪的少师便是中书令岑文本,詹事便是尚书右仆射杜如晦,余者诸如王玄策、马周、于志宁、高季辅等也都是朝中要员,这天然就是一股庞大的势力。

如果武媚娘能有通过掌控李璄来掌控东宫,她就等于掌控了这股势力,比起单纯地批阅奏章可有用地多。

至于对于武媚娘能否掌控住李璄,她还是有着绝对的把握的,毕竟李恪忙于朝务,也有不在长安的时候,李璄几乎是她带大的,李璄对于武媚娘的话还是颇为顺从的。

太极宫,立政殿。

“阿娘方才同你说的你都记清楚了吗?”武媚娘坐在李璄的跟前,对李璄确认道。

李璄道:“阿娘放心,儿记得了。”

李璄一向聪慧,这是武媚娘再三叮嘱的事情,他自然是记得住的,武媚娘听着李璄的话,满意地点了点头,笑道:“如此便好。”

李璄抬头看着武媚娘,好奇地问道:“阿娘,儿臣一旦去了东宫的话真的可以随时出宫吗?”

武媚娘摸了摸李璄的头,笑道:“那是自然,你一旦出了宫,就再无宫人管制你了,只要你完成了每日的课业,你就能出宫玩耍,去东市、西市都可以,便宜地很。”

李璄出宫的事情自然不能是武媚娘同李恪说,如果武媚娘这么说了,多半会引得李恪警觉,难以达成自己的目的。

但如果武媚娘告诉李璄,她要他外出开宫建衙是为了掌权,李璄多半是不干的,而且也未必听得明白,但李璄最喜欢去东市玩耍,所以武媚娘另选了法子,告诉李璄只要他去了东宫便可以时常外出了,李璄自然就动心了。

李璄闻言,脸上的笑意多了起来,但李璄想了想,却又想起了一事,有些担忧地问道:“那儿出宫后还能经常看见爹娘还有阿弟吗?”

李璄纯孝,年也才十岁,自然还是贪玩的年纪,但如果因为外出开宫李璄不能再如在宫中一般常和李恪、武媚娘相见,他还是不愿的。

武媚娘一口保证道:“这个自是无妨的,东宫和娘的立政殿就挨着近呢,就隔了个武德殿,只要你想见爹娘,走几步就到了,就算是留在立政殿过夜都是行的。”

有了武媚娘这句话,李璄才算是彻底放心了,笑道:“如此便好,那待会儿儿同阿爹说的时候阿娘可也要帮着儿说话。”

武媚娘道:“那是自然,你只要按娘叫你说的做,你阿爹一定同意的。”

——————————————————

武媚娘和李璄正再次交代着,李恪已经到了立政殿。

“儿拜见阿爹。”李恪进了立政殿,李璄连忙起身,走到李恪的跟前拜道。

李恪抬手扶起李璄,笑着问道:“璄儿快起来,今日在宫中如何,可有好生进学?”

李璄是李恪的嫡长子,将来是要继承皇位的,对于李璄的学业李恪一向都很是关注,这两日李恪因为忙着萧月仙进宫的时候都不曾来过立政殿,故而今日一见李璄便问了学业的事情。

李璄回道:“《论语》儿已经学完了,明日便开始读《尚书》了。”

李恪闻言,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你读的《尚书》应道是孔颖达曾奉你祖父之命编撰的《尚书正义》,《尚书》讲的是先王之道,有些晦涩,你如有不明的可往求教孔颖达。这老学究虽说政见与为父不和,但学问之渊博还是冠绝当朝的。”

李恪说着,又想起了什么,于是又叮嘱了一声道:“你是太子,你去求教他,他想必是极乐意交你的,只是他给你讲的经义你只管听好记下便是,至于他衍生传授的治国之政大多夹带私货,乃书生之见,你听听也就是了,不必当真。”

孔颖达乃孔圣之后,说起来他和孔子的命途倒也颇有几分相似,孔颖达才冠当时,大唐三代帝王对他的文才都极为推崇,着其著书立说,奉为上宾,但也是仅仅限于才学而已,出此之外的治政之法,安国之道一个人都没听进去,李世民如此,李恪也一样。

“你阿爹的话,你可都记下了?”李恪交代完,武媚娘背对着李恪对李璄眨了眨眼,对李璄问道。

李璄看着武媚娘,知道武媚娘的意思,回道:“阿爹的话儿记住了,但有一事儿颇为苦恼,还请阿爹为儿解惑。”

李恪闻言,好奇地问道:“何事?”

李璄回道:“每日进宫给儿授业的几位老师诚然都是当世鸿儒,但同样的一本经义儿每问不同的人,就会得到不同的回答,儿对此很是困惑。”

李璄是太子,将来是要继承皇位的,所以每日教授李璄的师父自然也都是天底下最好的,但好的师父和好的师父加在一起却未必就会有好的结果。

这些师父大多身兼朝中要职,他们自然也希望大唐的储君能够依从自己的治国之道,所以在对同一本经义讲授的过程中都会结合朝政,讲出自己的见解,都会夹带些私货,每个人又各不相同,李璄还年少,听着各家之言自然就越发地迷糊了。

李恪想了想,回道:“你现在学的都是启蒙治学之法,你只需听个大概便好,暂还不需仔细钻研,等你将来稍大些了,为父会另拜少师、少傅为你授业,到时你只需听他们的便好。”

李璄问道:“这要等到什么时候?”

李恪捏了捏李璄的脸,笑着回道:“这些都是东宫属官,待你过几年开宫建衙便可。”

有了李恪这句话,李璄也终于说出了武媚娘之前再三交代他的东西,李璄问道:“那儿可以早些开宫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