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刺芒 > 第二卷 第89章 那个有钱的小美女

第二卷 第89章 那个有钱的小美女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这一拳,打得“负责人”鼻血横流,口歪鼻斜,打得四周惊呼声一片,也成功打出了一个“故意伤害”的罪名。

毛躁的高小宝没闯祸,嘴欠的孙吉祥也没挨揍,反倒是一直鼓吹“镇定”的佟掌柜,被留在派出所里了。等人家验完伤回来,他也离坐牢不远了。

他只跟耿小庆交代了一句:“别告诉我爸,要是问起来,就说我急着搬家,晚上回不去,来不及跟他说。”

耿小庆惊魂甫定,便匆匆办好手机,四处找关系捞人。这几年来,他们错过的太多了,至于他的人际关系网,耿小庆并不很了解,对他的认知还停留在高中时期。她分别找了孙丞材和陈泽平,他俩也都吓坏了。如果想要和解,那就得准备很多钱,耿小庆预想的是十万,她必须要在几个小时之内凑够这笔钱。

孙丞材骂骂咧咧,说道:“佟童打人,肯定是那人不对。还敢要十万块钱!快过年了,我家囤了那么多货,投了那么多钱……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出事啊!我先给你三万,回家再跟我老婆要点儿。”

陈泽平则面露难色,他本身就是个无业游民,靠父母接济,平时也就是在家里拿个生活费。在出手阔绰的孙丞材面前,他有些相形见绌。他徒劳地清清嗓子,没敢吱声。但又觉得面子过不去,便说道:“跟我爸妈要不出钱来,我问问我姐。”

孙丞材鄙夷地扫了他一眼,耿小庆也觉得这货实在太窝囊,也没搭理他,只跟孙丞材说道:“我有一部分钱放在基金里了,现在还拿不出来,手头能用的大概有四五万,再借个两三万,先把他捞出来再说。”

陈泽平不想显得太无用,便说道:“在他店里打工的那个小美女,不是特别有钱吗?让她帮忙不行吗?”

有钱的,小美女……

耿小庆迅速过滤了这几个关键词,干脆地摇了摇头:“不了,就两三万而已,我肯定能找到办法。”

陈泽平有些讪讪的,继续回家当他的死宅去了。孙丞材无奈地说道:“老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用了?就算出不了钱,他能去医院照顾一下佟叔也好啊。”

“得了吧,他愿意帮就帮,不愿意咱也不能强求。”

在外漂泊多年,耿小庆经历过的人情冷暖够多了,所以对陈泽平的变化一点都不在意。在她认识的人当中,高小宝也没多少钱,甚至连一万都拿不出来,但他愿意倾其所有救老板。

耿小庆想了想,他家还有个老母亲,他总得留一点钱回老家过年,便谢绝了他的好意。高小宝坚决地说道:“在这件事解决之前,我是不会走的。万一那房东趁我离开道馆的时候,把这里东西全给我扔了,我怎么跟老板交代?”

看他的架势,还真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魄。耿小庆赞许地点点头,说道:“要是你十七八岁时也这么出挑,说不定我还真能看上你,跟你交往呢。”

高小宝努力做到面不改色,平静地说道:“那时候的事就不要再提了,我们都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了。”

刚夸了几句,便装起了深沉。在心情最低落的时候,耿小庆却被他逗笑了。如果不是高小宝同样提到了那个“有钱的小美女”,她还能再夸他几句。可他偏偏提了,耿小庆对他的好感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看到耿小庆眼中跃动的火焰,高小宝赶忙鞠躬,道了一句“耿姐慢走”,匆匆把她打发了。

或许还有一个熟人可以帮忙,那就是胡文娟。为了方便女儿上学,她搬到了港大附近,在小区里开了一个小卖部。在看到耿小庆的那一眼,她颇有几分诧异,听她说了来龙去脉之后,她赶忙拿出手机,说道:“我先转给你两万,先让佟童出来。大过年的,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谢谢胡阿姨,牛叔叔还好吗?”

“嗯,挺好的。不过,佟童稳重了这么多年,怎么突然又打架了?以前因为他打架,进了好几次派出所,你牛叔差点儿没被气死。”

耿小庆勉强挤出笑容,开玩笑道:“嗯,要是他知道佟童一把年纪又打架了,能不能被气得站起来骂他一顿?”

胡文娟笑道:“那敢情好!——不过,小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是哪里不舒服吗?”

她被关在漆黑的电梯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脸色能好才怪,直到现在,她的腿还打颤。但是她顾不上休息,她要赶紧把佟童给救出来。

胡文娟叮嘱道:“这钱不急着还,有事及时跟我说啊!或许我能帮上忙。”

老牛两口子对佟童真好,耿小庆心里一暖,真心地道了声“谢谢”。收到转账之后,果果也回来了,她把滑板车往角落里一扔,从货架上拿了一瓶营养快线,咕咚咕咚灌了进去。胡文娟赶忙制止了她:“路上都是冰,你也不怕摔跤?天这么冷,还喝凉的,等着胃疼吧!”

“我不怕!要是生病了,佟童哥哥就来看我了——咦,这个姐姐,是不是上次在医院里遇到的那个?”

“嗯。”耿小庆对人类幼崽没啥兴趣,但也耐着性子说道:“等把你佟童哥哥救出来,我们带你玩。”

果果的眼睛瞪得老大:“哥哥出什么事了?”

耿小庆一下子支吾了起来。

果果见她不言语,又缠着妈妈问了起来。胡文娟随口说道:“没事,你佟童哥哥欠了点儿钱,钱凑够了就好了。”

果果闻言,就要把她的存钱罐给耿小庆。耿小庆也不抚慰她幼小的心灵,耿直地说道:“得了吧小朋友,你这点儿钱,连个零头的零头都不够。”

果果很失落,提议道:“但是在她店里打工那个姐姐挺有钱的,她跟我说,要是她成了哥哥的女朋友,我想吃什么,她都给我买。奶茶店,水果店,我随便挑。因为她花钱大手大脚,佟童哥哥还训她了呢。”

……

又是那个“有钱的小美女”。

耿小庆的脸色更差了,她冷冷地说道:“姐姐也有钱,等我跟你哥哥交往了,也给你买好吃的。真是的,买点儿零食能花多少钱,小孩怎么这么好骗。”

虽然借到了钱,但耿小庆心里并不舒服。从什么时候开始,“有钱的小美女”成了佟童的一个标签了呢?她跟佟童可是正儿八经的青梅竹马,什么时候轮得到外人来插一脚?

但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耿小庆凑够了钱,立刻去了派出所,要求跟那个“负责人”和解。但是人家根本不露面,在电话里说道:“我已经决定了,不要钱了,就想让他坐牢。”

……

耿小庆气得炸毛:“那为什么不早说?怎么能这么玩弄别人?”

“跟我受的侮辱比起来,你凑钱这点儿过程算得了什么?”耿小庆冷笑道:“那你也别得意,如果你想走法律途径,那就走到底,要是最后你进了监狱,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佟童已经在派出所待了好几个小时了,看来当天晚上要在那里面过夜了。他倒是挺坦然的,跟耿小庆说道:“如果明天早上我还没出去,那我被拘留的可能性就很大了。少则五六天,多则十天左右。从今往后,我就是有案底的人了。”

刚才还风风火火的耿小庆,一下子就落下泪来。

佟童为她擦去眼泪,柔声安慰道:“反正早晚都有这一劫,躲也躲不过。”

“可以躲过的,如果我不回来,不住在张垚垚家的酒店,你可以躲过去的。”

佟童一直很镇定,他说道:“我总觉得,天无绝人之路,再等等看吧!你先走,跟我爸说,我跟高小宝在搬道馆的东西,太晚了,今晚就在里面睡了。”

耿小庆含泪点头,又突然地环住了他的脖子,说道:“我不可能让你坐牢的,绝对不可能的。”

那一刻,佟童感受到了她强烈的心跳声,那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耿小庆,已经回来了。

“我再说一次,我有可能不用坐牢,如果坐了,你也不用为我伤心。如果不是经历这么多事,我还没这么强的斗志呢。”

耿小庆问道:“你是不是有办法?”

“唉,有什么办法?碰运气而已。”

回到医院,耿小庆给好几个律所打了电话,但都不是很满意。老佟睡了之后,她到医院外面溜达,无意中碰到了郝梦媛,她也是趁男朋友睡着之后,出来透透气。

佟童的遭遇是瞒不过去的,郝梦媛听后眉头紧锁,问道:“所以,这事还是跟张垚垚有关系,是不是?”

“大概是吧。”

“还是平安连累了你们。”

耿小庆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一想起来就很烦,但她还是忍住不耐烦,眉头紧锁,说道:“没事的,你也知道,他这个人就爱出头。”

郝梦媛听出了她语气中的嫌恶,只能抱歉地笑笑,又说道:“我今晚联系下法学院的教授,看能不能找到靠谱点儿的律师,早点儿让佟掌柜的出来才是正事。”

耿小庆没答应,其实也不抱什么希望。郝梦媛像是自言自语:“没记错的话,钱茜茜的爸爸就是在法院工作的,如果她知道了,肯定会帮忙的。但是,我这样跟她求助,又有点不合适……”

“钱茜茜是谁?”

“啊……你还不认识她?就是在佟童店里打工的那个小美女啊!也是我的学生。”

……

不提还好,一提起来,耿小庆又爆炸了。

看来,的确所有人都认识她,所有人都理所应当地觉得,那个“有钱的小美女”,是跟佟童非常亲近的人。

耿小庆更烦了:“不老郝老师费心,堂堂老师跟学生求助,确实不太像话。”

“是吧……”郝梦媛有些赧然,说道:“那我还是找找法学院的教授。”

天空又飘起了雪,远处又传来了鞭炮声,已经是腊月二十七的晚上了,天寒地冻,佟童在那里面怎么过夜?

耿小庆骤然心疼,突然叫住郝梦媛:“那个,郝老师,虽然你联系学生不太好,但是……我可以联系她啊!”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