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刺芒 > 第二卷 第86章 突如其来的告白

第二卷 第86章 突如其来的告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请“佟掌柜”帮忙时,孙吉祥理直气壮,似乎觉得此事理所应当。在此之前,他还跟别人提过钱什么的,但是在跟佟童讲话时,连钱也没提过。

“你得制裁张垚垚,为我哥找回公道。”

这样一来,倒显得佟童义不容辞了。佟童很是为难:“我爸刚度过危险期,我还有一大堆烦心事没解决,你怎么确定我一定会帮你?”

“因为,你是‘侠士’嘛!”

……

坏了,那熟悉的鸡皮疙瘩,又起遍了全身。

别说佟童了,就连郝梦媛,都感到浑身不适。

孙吉祥的笑容颇有几分诡异:“侠士本就应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孙吉祥,你现在是在道德绑架,知道吗?”

“只要你能帮忙,道德绑架又何妨?”孙吉祥毫不在意地说道:“哪怕你说我死皮赖脸,死缠烂打,只要你能帮我哥,我也认了。”

听到这里,佟童反倒有些佩服他了。“你啊,别那么心急。本来我就想帮你哥的,被你一说,反倒不想帮了。不信你想一想,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你要主动戒游戏,结果你妈妈偏偏又训了你一顿,让你别玩了,那你还戒不戒了?”

孙吉祥才不管,他笑得阳光灿烂:“总之,你会帮忙的,对不对,侠士?”

“……好了,打住,别再喊了,再喊我不帮了。”

郝梦媛一直在场,听到佟童肯帮忙,她也很高兴,但也很为难:“现在测肯定来不及了,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喝的,咱们也找不到证人。”

“大概……能找到证人。”佟童若有所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早上给耿小庆打过电话,说他在酒吧喝酒。接着,他就追到医院来了。我倒没想到他是开车来的,更没想到他会酒驾。”

孙吉祥顿时两眼放光:“那,那个耿……什么,她能帮我们么?”

佟童和郝梦媛相视一笑,但都是苦笑。

他俩都跟耿小庆打过交道,尤其是佟童,太知道她的性格了。她跟“助人为乐”这四个字都沾不上边,更别说见义勇为了。

即便如此,佟童还是跟孙吉祥说道:“我尽量说服她。”

“不用说服,我都听到了。”耿小庆从拐角处露出脑袋来,像个娇俏的小姑娘,她咯咯笑道:“说实在的,我懒得管你们这些闲事。不过想让我帮忙,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佟童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耿小庆巧笑嫣然,说道:“你答应跟我交往就行了。”

……

郝梦媛有点惊讶:“我以为你俩重逢了之后,就开始交往了……”

孙吉祥则说道:“这么个大美人主动投怀送抱,你还不赶紧答应吗?”

郝梦媛不动声色地捶了他肩膀一下,示意他不要乱说话。孙吉祥却丝毫不领情,天真烂漫地说道:“这样一个大美女他还能拒绝?他是不是哪儿不行?”

……

郝梦媛硬是挤出一个微笑,这次也不遮遮掩掩了,明目张胆地将孙吉祥掐得哇哇乱叫。

佟童左右为难,压根没在意孙吉祥的胡言乱语,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那时已经到了腊月二十七了,马上就要过除夕了。佟童一回去,老佟便给他转了五百块钱:“你去买点儿年货,再去看看你奶奶吧!有什么事我就喊护士,你也不用惦记。”

佟童木木的,没收父亲的转账,而是心不在焉地收拾起了东西。老佟问他有什么心事,而他茫然地想了一会儿,烦心事太多了,从哪件开始说呢?

老天生怕他有一点空闲似地,他很快便接到了高小宝打来的电话。高小宝情绪激动,问他门上怎么贴了一张纸,限他今天之内把所有东西都搬出去,如果不搬,那就要强制扔出去了。

“老板,你是突然决定不开了吗?怎么也没提前跟我说一声?你也太不仗义了!”

佟童很是头疼,说道:“是房东决定卖房子,这几天事太多了,我忘了跟你说了。”

“啊?!”

“我最近也没心情管这些破事,你能收拾多少就收多少吧!”

“那可不行,虽说你是老板,但我是元老啊!我不可能那么轻易地被赶出去,你等着,等我给你答复。”

佟童还想叮嘱他别惹事,但他心烦意乱,也有点自暴自弃,心想,爱咋咋地吧!债多了不压人,破事多了,也就感觉不到压力了。

话说,房东答应的违约金还没打过来,佟童正压抑着暴躁的心情,如果他见到房东,说不定真能一脚把他踹进海里。

幸运的是学校那边还没什么动静,想来是快过年了,所有的“账”都要拖到年后再算吧!

为了不让养父担心,佟童暂且到走廊里溜达。他很想帮助孙家兄弟,但他能草率地答应耿小庆的示爱吗?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嘴唇,仿佛那里依旧火热,依旧残留着耿小庆的气息。

被她亲吻的那一刻,要说他没动过心,那肯定是骗人的。

但他那时只有一声叹息,因为他的心思还在另一个人身上。

被他变相拒接了之后,耿小庆便离开了医院。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他表白被拒,那他也会觉得很没面子吧!更何况,还是当着熟人的面。

要帮助孙家兄弟,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通过耿小庆的帮助。但耿小庆又倔得跟头驴一样,被他拒绝,她是断然不会提供帮助的。佟童思索着,怎么才能查到张垚垚酒驾的证据?

孙吉祥一个劲儿地给他发语音,让他赶紧答应那位美女的告白。佟童明显感受到了他的焦虑,因为他从最初的请求,变成了骂骂咧咧,最后干脆问道:“我给你多少钱,你能勉为其难地答应她?”

尽管知道他的为人,但佟童依然有些生气,没有搭理他。估计他也被“哥嫂”给教训了一通,也不再骚扰他了。

当天晚上,佟童躺在陪床上,依然愁得睡不着觉。他无聊地刷着朋友圈,还给钱茜茜上传的照片点了赞。还是大小姐的生活好啊,无忧无虑。她大概会在泰国待上二十天左右,等她一回国,发现自己失业了,她会作何感想?

到了十点多,高小宝打来电话,开玩笑说他闯了一点祸。佟童无力地问道:“你是不是打人了?”

“咦,你还真聪明,料事如神。不过,我是打人未遂。”

按照高小宝的陈述,是他打算在道馆里死耗到底了。那天晚上,房东看到道馆还亮着灯,又过来催促了一番,让他赶紧卷着铺盖走人。高小宝挽起衣袖,有意无意地露出了一块刺青,强硬地说,一切按照合同来,他不接受违约金,更不会搬走。

房东比他更蛮横:“那就别怪我不客气,我要把这里的东西全给扔出去。”

“那你找人来啊!”高小宝一脚踹在门口的桌子上,那桌子立刻发出了嘎吱嘎吱的破裂声。房东吓得后退了好几步,高小宝又冲他挥了一拳头,不过,拳头落在了墙上。

但是这一下,已经足够房东战栗了。高小宝适时地威胁道:“我以前在市体校练跆拳道,只要我愿意,我能叫一帮运动员兄弟来。你不是要喊人过来,把这里的东西全给扔出去么?那你定个日子,我也喊他们过来。大老爷们敞亮点儿,两帮火拼,赢的就留下来,行不?咱也讲点儿武德!”

房东一边骂他“神经病”,一边后退。退到门口,忙不迭地跑了。高小宝不敢睡,像个气定神闲的大师一样,盘着腿,坐在那里,等着房东喊人来报复他。但是等了半天,只等来房东发来一条短信:“我跟买家说了,最晚拖到大年三十。要是还不走,那我真喊人了。”

高小宝得意洋洋地跟老板汇报道:“你看,该强硬的时候就得强硬,跟这些流氓讲什么道理?把我逼急了,我直接动手。不过,要是打了人,还得跟警察打交道,那就更麻烦,所以我克制住了冲动,还为你争取到了时间,我厉不厉害?”

“厉害!”面对他的“邀功”,佟童毫不吝啬自己的赞赏。不管怎么说,争取到了几天时间,算是一个好消息。于是,他发自肺腑地说道:“谢谢你。”

“诶,见外了啊!大言不惭地说,这家道馆是咱俩共同的心血,我不会轻易退步的。”高小宝顿了顿,似乎有些害羞:“别发愁,不管发生什么事,我肯定站在你这边。”

挂了电话,一束月光照了进来。在无边的黑暗中,他总能看到星星点点的光亮。

第二天一早,耿小庆就来找他了,她不再是那幅光彩照人的样子,看起来很憔悴,还有一丝惶恐。见到佟童之后,她毫不犹豫地扑进他怀里,说道:“水桶,你要保护我。”

“怎么了?你被人欺负了?!”

“张垚垚……他未婚妻好像出事了。”

本来昨天应该当新娘的女孩子,被未来的婆家给放了鸽子。她在空无一人的酒店礼堂坐着,大概是眼泪都流干了吧!待家人发现时,她已经浑身是血的晕过去了。

耿小庆住在那家酒店,听说这件事之后,吓得一晚上都没睡着。她无法形容张垚垚一家的冷血,女孩还怀着他们家的孩子,怎么就能对她不闻不问?让她自生自灭?

佟童抱着她,问道:“那女孩怎么样了?”

“听说还在抢救。”

“听谁说的?”

“张垚垚。”耿小庆毫不掩饰地说道:“他给我打过电话了,旁敲侧击地问我,昨天闻没闻到他身上的酒精味,我就装糊涂,说只闻到了他身上的香水味。我不想再被他问下去,就问他未婚妻怎么样了。他说,孩子缺氧太久,没保住。他未婚妻还在抢救,没脱离危险。你没听到他的语气,真的像是在说说别人的事情。那个小生命,是他的亲骨肉,他怎么能这样啊?”

佟童拍着她的肩膀,说道:“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以后跟他保持距离就行了。”

“我以为糊弄过去了,但是他妈妈把电话抢了过去,说是想跟我谈谈。”耿小庆抬起头,楚楚动人:“水桶,我没怕过什么人,但我真害怕他妈妈。我不想住在他家酒店里了,你要帮帮我。”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