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刺芒 > 第二卷 第78章 反杀

第二卷 第78章 反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知道他来派出所的人,除了孟星云一伙,那就只有孙吉祥了。孙吉祥性情古怪,但他绝对不会主动害人。跟老佟说的那个善意的谎言,这主意还是他给出的。所以佟童断定,不是孙吉祥,就是孟星云找人吓唬老佟。

真正犯恐吓罪的,就是孟星云。

想到救护车上生死未卜的父亲,佟童像只发怒的狮子,他说道:“我要去看看我父亲。”

“你这是想逃避责任吗?”

佟童盯着那位方律师,问道:“我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会给孟星云当律师吗?”

“……”

“你明明知道,她平安无恙,只是为了诬陷我,编造了一个又一个谎言而已。”

方律师推推眼镜,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我是她的辩护人,她给钱,我办事,就这么简单。而且,我只相信我看到的,至于你说的那些,抱歉,我并不相信。“”

“那苏太太想要什么呢?”

律师强调她是“孟女士”,但佟童却非喊她“苏太太”,方律师知道他是故意的,便清了清嗓子,说道:“我的当事人不缺钱,她也知道你经济状况比较窘迫,所以她没有要赔偿的想法。”

“那,就是想让我道歉?”

方律师摇了摇头:“不,她只想你被拘留。”

……

民警同志都抬起了头,这女的,也太狠了吧?

于是,有人站出来劝了一句:“你们还是尽量和解,别吓唬人啊!”

“警察同志,我没有吓唬人,我说的都是有法律依据的。”方律师不紧不慢地说道:“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恐吓他人、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的,将被处以拘留、罚款等行政处罚。情节较轻的,拘留五日以下;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当然,罚款也是有的。”

方律师背得一本正经,头头是道,但佟童却觉得,他那副厚实的眼镜后面,隐藏着一双贪婪的眼睛。他的眼神里,甚至带着一丝嘲讽。

佟童想一拳砸过去,顺便把他的眼珠子给打爆。

方律师又说道:“警察同志,我们是坚决不接受和解的,孟女士也不需要探望。只要这位佟先生被拘留,这件事就一笔勾销。警察同志,你们快把人带走吧!”

孟星河的病例全都摆在眼前,在视频中,佟童一步步走近她、向她逼问的情景全都拍了下来,这的确有些百口莫辩。

明明是寒冬腊月,但佟童的衬衣却湿透了。自出生以来,这是他第一次离“坐牢”如此之近。

但不管警察怎么询问,佟童都不肯认罪,警察也有些束手无策。佟童牵挂着被拉走的父亲,却又走不了,急得他团团转,偏偏陈泽平给他发了一条简短的微信过来:“好像情况不太妙。”

佟童急得快要崩溃了,但那位方律师却依旧不紧不慢地说道:“你父亲晕倒了,你这么着急。在你恐吓孟女士时,你有没有想过她的心情?她虽然是一个人,但是身上有两条命啊!”

“我一直跟她保持着距离!”佟童大声强调:“我就怕出什么事,所以从来都没有靠近她。你说的’恐吓‘、’威胁‘,请问这些有证据么?难道警察还能只相信你的一面之词不成?”

“证据?躺在医院保胎的孟女士,难道不是最有力的证据么?”

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阵鞭炮声,好像是在提醒众人,马上就要到春节了。本来父亲健康好转,佟童期待这是一个平静祥和的春节,但是因为他贸然地惹了孟星云,不知道会不会成为一个充满悲剧色彩的年。

佟童眉头紧锁,又觉得这样并不好,便挤出笑容来:“方律师,虽然孟星云只比我大五岁,但她是我的舅妈,这事你知道吧?”

“……”

“从你的表情来看,那就是不知道了。”佟童翘起二郎腿,笑道:“我们家的那些破事,几年都说不完。当时除了我妈,那个家几乎没有一个正常人。当然,你又要说,你只是拿钱办事,其他的一概不管。但是我想问你,孟星云跟她丈夫关系如何,你知道吗?”

方律师清了清嗓子,一时找不到话。佟童微微一笑,更有了底气:“孟星云她丈夫,一次都没有陪她去产检过。不仅如此,几个月之前,孟星云去医院打针,她的丈夫都不见身影。”

“这跟你恐吓她有什么关系?”

“我没有恐吓她,跟她丈夫的冷暴力比起来,我说的那些话就是毛毛雨。她的老公因为暴力有过前科,这个你不会不知道吧?”

方律师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了,但他毕竟是个律师,马上找到了攻击的点:“这些信息你是怎么得到的?你这是在侵犯别人的隐私权!”

“你可闭嘴吧!”佟童笑道:“我都说了,对你们外人来说,这是隐私;但是对我来说,不过是家事而已。”

方律师大概确实不知道佟童与孟星云的关系,以至于被这些情报弄了个措手不及。他徒劳地翻着资料,嘴里嘟嘟囔囔:“可你恐吓她是真的……”

佟童掏出那个破旧的iphone6,打开语音备忘录,往众人面前一推,说道:“自己听吧!看我到底有没有威胁她。”

众人全都傻眼了。

佟童说道:“说实话,我录音时,没想过别的,只是不想错过她说的每一条信息,反复听,反复琢磨,想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没想到,它居然成了证明我无罪的证据。”

录音放完了,的确没找到什么“威胁”的证据。众民警都有点烦了,想赶紧把他俩打发走。方律师却不想这样铩羽而归,终于使出了撒手锏:“但是你涉嫌偷盗,这个警察同志可以立案侦查吧?”

“偷盗?”

这真是太滑稽了,佟童反而被气笑了:“一个劲儿地往我身上泼脏水,不嫌累吗?”

“孟女士的手机不见了。”方律师皮笑肉不笑:“你有重大嫌疑。”

“……你疯了吧?我偷她手机做什么?”

“刚才你在录音里不是说过了吗?想要找到孟女士妹妹的坟墓。既然问不出来,那你就偷了她的手机,想从手机上找到蛛丝马迹。”方律师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并且再次把监控录像放了出来:“你们看,在孟女士坐下之后,他的确靠近了她。孟女士再站起来时,手机就没有了。”

……

在监控画面上,佟童只是稍微靠近了孟星云一些,身体稍稍往旁边侧了侧,确实没拍到手,这就有些说不清了。

方律师却笑嘻嘻地说道:“实不相瞒,我刚才路过这位佟先生的车,抱着侥幸心理,拨打了孟女士的手机,好像听到铃声了。”

佟童神色冷峻,问道:“你怎么知道哪辆车是我的?”

方律师怔了一下,遮遮掩掩地说道:“停车时听到别人说的,我都说了,我只是抱着侥幸心理打的电话。”

佟童叉起胳膊,冷笑道:“那我如果偷了她的手机,还不赶紧关机?像孟女士那样的阔太太,手机里肯定有不少钱,她不赶紧挂失手机号?你打她的电话,她丢的那个手机居然还会响?”

说罢,佟童又补了一刀:“方律师,是苏太太给钱没给够,还是你本身业务水平就不行啊?”

不得不承认,这个年轻人脑子转得确实快,也可能是方律师想的策略太愚蠢,他又卡了壳。佟童步步紧逼,说道:“如果我告你诽谤罪,你能不能承担得起啊?”

方律师抓起袖子,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佟童又说道:“从昨晚开始,我就觉得很不对劲。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问路的女的,也是你们安排的吧?”

不知是故作糊涂,还是真不知道,方律师一脸茫然:“哪个女的?”

“呵,大晚上的,又快过年了,一个女的独自来陌生城市闯荡?穿着一双限量款的运动鞋,拉着一个‘外交官’的行李箱,却偏要住郊区的快捷酒店?拜托,你们能不能设计得更合理一些?我故意离她远点儿,还非往我身上贴。带到酒店还不行,非得让我送到房间。大概我刚进去,就会有人拍照什么的吧?可惜,这个计划太拙劣,如果我是你们,我就把她弄得更楚楚可怜一些,比如被丈夫或者男朋友打了,离家出走了,什么行李都不带,衣衫不整,哭得梨花带雨,这就足够了,足以激起别人的保护欲了……这样可信度更高一些,我也更容易上钩,听明白了吗?”

别说已经傻眼的方律师了,就连警察都面面相觑——这个小老板以前到底是干嘛的?

“不要用这种恶心的方式来试探我,也别用那些拙劣的伎俩来诬陷我。”佟童盯着方律师,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虽然势单力薄,但绝对不好惹。”

寂静覆盖了调解室,佟童看了手机一眼,说道:“如果没看错的话,那位本该在医院养胎的孟女士,正在她豪宅附近的便利店里买巧克力。”

“你派人跟踪她?你这是侵犯了她的……”

“有种你告我啊!”佟童再度将手机屏幕怼到他面前,说道:“你看清楚了,我喊张永明叔叔,你俩谁的业务水平更高,你应该心里有数吧?要是真告我了,他一定会当我的辩护律师。方律师,你可得好好准备了。”

提起张永明,他几乎是港城律师界的代言人。方律师徒劳地推了推眼镜,目送着佟童潇洒离去。他还是双手插兜,走得飞快,虽然看起来很焦急,但依然有股潇洒从容的气度。

这场闹剧结束了,民警也可以将方律师轰出去了。没想到佟童又回来了,他手里拿着一个还算新的苹果手机,丢给方律师:“可能是我在学校停车时,你们把这个手机扔进去的。但是,孟星云那天拿的手机明明是银色的,扔给我的却是一个玫瑰金色的……记住了,下次做戏做全套,别再露出这种马脚来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