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六道崩坏 > 第八十六章 亲信

第八十六章 亲信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七月二十一日,安泽阳刚死,就立即有人继位,明事理的人心中都有定断,只是人无敢言。

新上任的府主叫安华池,今年仅仅十六岁,是安泽阳的小儿子,原本并不具备资格,可是他偏偏就做了这宣化府的新府主。

安华池喜欢穿蓝色袍子,精通音律和四书五经,虽然年幼,却带着一种天然的气势。

——

柳翰林给他的家人每人绣了一双鞋子,唯独没有自己的。

楚岚将所有的鞋子从纳戒中取出,细细数了一下,共有十三只,而刚才柳翰林说这是最后一只鞋子,也就是说还多了一只左脚的鞋子。

那么,这些案件中,有一次案子,不是绣花大盗做的。会是哪一次那?

楚岚一拳砸在旁边的土地上,在距离几个小土丘不远处砸出一个小坑,将已经气绝的柳翰林轻轻放在其中。

阳光很刺眼,天气很炎热,有风吹过,楚岚也觉得闷热的可怕。

将柳翰林的尸体放进那个小坑之后,他检出一只左脚的绣花鞋子,其余的全部做了这一家七口的陪葬品。

楚岚将小坑埋上,本来大大小小的坟头现在又多了一个。

然后走到一边的树林中,一拳打断一株大树,霸钢剑胎上剑气喷吐,转眼已经被他削成了一个又一个长条。

然后他并指作剑在上面龙飞凤舞的刻画着。

“江湖百化生柳翰林之墓。”

“柳翰林爱妻之墓”

“柳翰林生父生母之墓”

“柳翰林亲子之墓”

“。。。。”

做完这一切,他又随手在山上摘落一些野花野草,洒在一边。

红衣大盗虽然犯了十几起大案,可是楚岚对他充满敬意。才精致的做了这一切,楚岚弯腰躬身,一辑到底。

柳翰林生前没有跟儿女亲人团聚,现在死后却聚在一起,也许是最好的结局。

“鬼神可怕,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在背后操作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你们的报应要来了,该是做了断的时候了。”

————————

宣化府内,众人白衣素袜,恭敬凭吊上一任府主的安泽阳,整个宣化府都埋在一种压抑的氛围下,谁也想不到,那么壮硕的府主,竟然会被人杀害,英年早逝,而当天参与巡逻的护卫已经全部被撤职,有新的一批护卫顶上。

本应跪坐在父亲灵堂前面守孝的安华池,却在金碧辉煌,奢华无比的府邸内负手踱步。嘴角挂着淡淡的笑,丝毫没有因为父亲的死亡而有丝毫的悲伤。

他穿着淡蓝色镶嵌宝玉,纹有锦鲤的贵重袍子,细长的眸子中满是狂热,和刻意掩饰的兴奋之色。慢慢走着,就像是这个世界的王在寻觅自己的疆土一样。

在他的背后,有两个人自始至终跟着,一个是大腹便便,留着几绺小胡子的杨胡生,一个是身穿白衣气息凌冽,已经走出阴霾,在黑暗中自己创造出更加绝妙剑招,实力更上一层楼的范文星。

即使有人对现在这个新府主的轻慢态度感到不爽,却也只能憋在心里,没有人敢对他不敬,因为在他背后的二人,一个是宣化城最有钱的人,一个是目前宣化府修为实力最强的人。

范文星剑术造诣惊人,仅仅几天时间,就已经摸索出了不依靠视力就能夺人性命的剑法。从被人唾弃,即将跌下高位,到十招之内击败灵轮九品修士,重新夺回了宣化府护卫首领的位子。

楚岚易容之后,悄悄回到杨胡生的那家酒肆。找到了正在抱着鸡腿啃得满脸是油的杨环。

抓住她的小手,从窗口跳出,掠出城外,有人上来想拦,楚岚直接用剑柄将其敲晕。

然后便带着她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

杨环小眼瞪得溜圆,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古灵精怪,要不然也没法在红衣大盗的手中逃出。

她并不感到害怕,因为知道,一般抓她的多半是想威胁她的爹爹,杨胡生的资产之雄厚,整个宣化城的人都知道。

所以一般绑票的不仅不会伤害她,还得好好的供着她。只是杨环现在有些郁闷,楚岚刚将她放下来,她就嘟囔道:“我说你们绑票的还是一条龙服务咩,我刚逃出来,你又把我给抓来了。”

令楚岚哭笑不得的是,杨环竟然示威式的挥了挥小拳头“我告诉你哦,你可不能伤害我,我可是会功夫的,很厉害很厉害的功夫。”

楚岚不想跟她继续嘻嘻哈哈,因为他现在时间很紧,凌然剑气混杂着杀气突然释放而出。

杨环顿时觉得如坠冰窖,身上起了一层细密的小疙瘩。

她不再像之前那般淡定了,如果不老实听话,眼前这个人真的会杀了自己。这种寒气她好像感受过,可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杨环语无伦次,声音颤抖“你,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乖乖我,我,我还年轻,以后一定会是一个大美人的,你可不能辣手摧花。”

楚岚强忍着笑出来的冲动,故作凶狠的说道“看你细皮嫩肉的,蒸煮一番,肯定很合口。”

杨环吓得一激灵,眼前这人竟然吃小孩!

楚岚沉声问道“你爹得卧室在哪里?”

小女孩楞了一下,大眼睛眨了眨,睫毛颤抖了一下。“你,你不应该问我爹将钱藏在哪里吗?”

“说!”楚岚厉声道

“就在酒楼后方二层左边的第一间房子啊,可是他一般不住在那的,我也不知道他天天在忙些什么!”

楚岚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看见已经被吓得瑟瑟发抖得杨环,心有不忍,伸出手掌揉了揉她得头发,然后便化成了一阵风,眨眼间已经消失不见。

小女孩伸出手摸了摸自己已经被揉成鸡窝得头发,她突然笑声道“这丫的我绝对认识,不过,是谁那?Emmm”

酒楼二层杨环所说的那个房间内。

楚岚扭动一块青花瓷瓶子,然后就听见咔哧咔哧一阵响,床底下伸出一个小柜子,被一把锁锁着。

他没有药匙,只能将灵力灌输到霸钢剑胎上,凭借犀利的剑气劈开了这块材料不凡的小柜子。

在里面有一本账簿,几根绣花针和一些丝线,红色的丝线!

————————

楚岚听说了安泽阳身死之后,他的小儿子安华池继位的消息。

他看过整个宣化城府的设计图,因此知道安华池的房间坐落在哪里。

现在已经变成府主的安华池房间里面,有一个黑影闪过,刚刚扬起的帘子,还没有放下,黑影就已经消失。

大堂内,范文星,杨胡生跟着新府主踱步到此。

满堂宾客都穿着丧服,白茫茫一片,就像燃烧很彻底的烟灰一样,都在大声痛哭,涕泗横流,只不过是真心实意,还是虚情假意,就很难说了,毕竟人心是非常复杂的东西。

安华池看着他们为了奉承自己,故作悲痛的狼狈摸样,心中冷笑,心想自己的老爹生前基本跟自己没有什么交集,他对于安泽阳就像是陌生人一样。

所以这些假装哭的特别厉害的人反而让他觉得厌恶。

一阵风吹过,并不像自然形成的,安泽阳灵牌下的长明灯都一阵摇曳,差点熄灭,然后就有人连滚带爬的跑上前去,用手指捂住,生怕有不好的兆头。

安华池低头轻淬一口,抬起头时,大堂内已经多了一道人影。

黑衣黑袍,长身直立,没有拔剑,却已经是剑气凌然。

杨胡生瞳孔一缩,范文星已经将手摸到剑上。

安华池细长眸子眯起,大喝了一声,非常具有威严,这刚继位没多久,就已经有了府主的架子。

“你是楚岚?你好大的胆子!”

楚岚没有带灵狐面具,而是以真面目示人,他要在今天,当着诸位宣化城有头有脸的人物的面,揭开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

他冷笑了一下,淡淡的道“我胆子再大,有你为了上位而弑父胆子大吗!”

楚岚声音不大,但是在众人耳中却如同一道玄雷炸响。

在沉寂了一会后,就已经是一片哗然。

“什么,这个人在说什么胡话?”

“他就是红衣大盗,大家别听他的。”

可是还是让很多人感到动摇,安华池不是嫡子,更不是嫡长子,所以由他来继承府主的位子,本就让很多人心生怀疑。

不过界于对杨胡生跟范文星势力的畏惧,没有人敢当面提出疑问。

现在这个被称作红衣大盗的年轻男子一提出来,自然让很多处在角落的人议论纷纷。

“不会吧,这可是一件大新闻啊,新任宣化城主弑父,这样的人怎么能做城主。”

“还真有可能,本来安城主的死就很蹊跷,宣化府守卫这么严密,怎么能有人无声无息摸到他的房间里,并且将他击杀那?”

“不过,这都不好说,毕竟一面之词,不是说红衣大盗曾经无声无息盗走宣化府内库的数万两金银吗,那他多半有这种实力。”

楚岚知道自己这样一句话,非常的苍白无力,他们只是怀疑,肯定不会相信,不过这已经足够了。

安华池目光森寒,眼中已经满是杀气,他看见众人议论纷纷,脸色阴沉,对着列阵一旁的守卫喊道。

“来人,把这个满嘴胡话,罪大恶极的人给我拿下。”

数百位灵轮境界的高手修士缓过神来,拔出利刃,矛锋指向楚岚,正在一步步将他围在其中。

楚岚叹了口气,看来不杀一个朗朗乾坤,是没有机会取得话语权了。

正在双方战争一触即发的时候,只听得堂内一声苍老的大吼。

“府主亲令在此,我看谁敢动”

人群中走出一个脸色沉重,穿着白色丧衣的老年男子。

在他的手中高高举着一块黑色的令牌,在白色的海洋中,显得非常刺眼。

吊唁的宾客呆立原地。

甲胄森寒的几百宣化府护卫已经齐齐跪倒在地。

“城主亲令,只有每一任城主最信任的亲信拥有,见次令牌,如见城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