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绝武杀神 > 第112章 难以承受

第112章 难以承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林西严重射出睛光如矢,竟将半步武王的副院长重创,双眼激射血液,几乎目不能视。

这样的重创,要是搁在真正的武王境强者身上,还难以使得对方致盲。

因为毕竟,一旦晋级武王境,识海开辟,哪怕只是修出不多的一点神识,也足以代替肉眼视觉,甚至比之视觉更加看得远,看得清。

因为神识是全方位十方角度在“看”,而眼睛看到的,不过是几十度角这么大一点范围或者空间。

然而,黄建庭不是真正的武王,只是触摸到一点点法则的影子,至多有一点罡气,有着转化为真元的趋势。

此刻肉眼受到伤害,直接目不能视,等于是暂时失明了。

这让黄建庭彻底抓狂,恐惧和愤怒,让他对林西的杀意,刹那达到了极致。

“贼子林西,竟敢伤我双目,这天上地下,谁也救不了你!”

说着,直接从储物袋里掏出玄级中品的疗伤丹药,一气儿吞食了三颗之多。

这个时候,他根本顾不上什么其他,他要恢复视力,要将林西斩于手下,碎尸万段。

强大的药力,只要让他恢复一点视觉,他相信,在小土狗沉睡,灰蛟已无战力的情况下,斩杀林西,不在话下。

至少他在致盲的一刹那,看到林西的眼中,也突然爆出血箭。

能够越一大境界,伤到半步武王的眼睛,这个林西,绝不能留。

而伤到他黄建庭,林西也一样要付出致盲的代价。

在他复明之前,一定要将其斩杀,否则,黄建庭不知道会不会被林西的恐怖吓得连觉都睡不着。

而此时,所有人都惊呆,几乎失去思想。

这怎么可能?

眼睛是气沌境武师的罩门,更是力沌境武者的软肋。

强大的肉身,充沛的真气罡气,可以守护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但是,没有谁能够让自己的眼珠都坚如精钢,牢不可破。

而目射睛芒,激射如矢,直接跨越数百上千丈,射伤了半步武王的眼睛,这简直不可思议,难以接受。

对于武王的各种手段,落花城的人不甚清楚,那个境界离他们很远,绝大多数的武修,这一生都可能遭遇不到一个武王境的强者。

但是他们可以推测。

武王境强者有神识,可以跨越较大的距离,操控战兵宝器战斗,甚至一些强大的武王,神识凝实,更有运用神识伤人的逆天功法,估计那样的话,可以伤到黄建庭的眼睛吧。

但是,神识不是无形无色,目不可见的吗?

据说是这样,是吧?

可是,林西的眼中射出的,可是肉眼可见的青色之中,略带黑色的睛芒。

脆弱的眼睛,竟然射出如此强大的睛芒?

难道这是一种神识技能?

这种技能,能够使得神识借助眼神,冲出识海,远距离伤人?

但是,下一刻,所有人都拒绝这种猜测。

怎么可能呢?

这林西,固然有着种种神奇莫测的能力,但是,他身上连一点真气都没有,那就是说,此时的林西,还是真正的力沌境武者。

一个力沌境武者,连丹田气海都没有开辟出来,就已经开辟出识海,修出神识来了?

至多,他就是能够做到肉身力量离体,疑似上古传说之中的体术罢了。

当然,这个可不仅仅是罢了,上古体术……谁不眼红觊觎?

在场所有人,也只有美女院长凌若曦,在林西目射睛芒之时,感受到了这睛芒的本质。

那根本不是什么神识,所以也谈不上什么神识战技。

那就是纯粹的肉身真劲,通过眼睛激射出去,伤到了黄建庭的眼睛。

唯一让凌若曦难以理解的乃是。

数百上千丈的距离,肉身真劲离体激射,林西他是怎么做到的?

此时的林西,在众目睽睽之下,眼睛涔然淌血。

听着黄建庭的咆哮,他根本置若罔闻。

他默默地将手伸进自己的储物袋,通过记忆,从中摸出那颗黑色石子一般的五级妖兽的妖丹来,按进口中。

妖丹入口,立即滑进胃中。

轰!

“青露,滴落吧……”

……

此时,丘处机的两个眼珠子都在疼痛。

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滋生,让他从而下定决心,无论今天谁来阻拦,都要将林西绝杀于此。

这太恐怖了。

仅仅是一个力沌境的武者,就能伤到半步武王,这刚才要是自己和林西面对搏杀,冷不丁照着自己眼睛来一下,岂不是直接将自己弄瞎了?

原本的打算,还是要将林西擒拿镇压,逼问他的奇遇。

但是,和林西的仇恨结的如此之深,就算是他愿意就此罢手,林西也绝对不会放弃对丘家的复仇。

这个时候,什么劫夺奇遇,都不重要了。

哪怕让这奇遇再次沉淀在历史的长河之中,永不出世,也绝对不能让林西继续活下去。

而此时的朱犹臧,朱家家主。

他的心情更是复杂。

本来,自己家族和林西,并没有多大的仇恨。

甚至说,根本就没有任何交集。

但是自己家族,就是养出了朱大昌这么一个坑爹货。

不但招惹了林西,还将林西的未婚妻绑架逼迫,做他的玩具。

假如林西在落花香酒楼之中,洞穿了朱家众武师的肩骨,朱家就此作罢,也就算了。

毕竟,林西那个时候,手下留情,没要他们朱家任何人的命。

但是朱大昌不行啊!

寻死卖活,高喊着不能活了,要家族为他报仇。

而自己脑子一热,觉得朱家不能丢这个脸,愤然出手对付林西,以至于今日。

叹息一声,朱犹臧再次看向丘处机,两人都看到了对方眼中无尽而决绝的杀机。

“林西贼子,竟敢在落花武院致伤副院长大人,嚣张跋扈,罪不容恕,我丘处机,要将你性命留下,以维护落花武院的荣耀!”

这个时候,丘处机不说自己和林西之间的仇怨了。

说这个,就是直接承认落花武院就是丘家的,自己在武院想干啥干啥,百无禁忌。

朱犹臧也掣出黄级极品战兵,喷薄无量罡气,砰砰两声,两只巨大的罡气羽翼在双肩肩胛之处炸开。

“林西贼子,束手就擒,否则休怪本家主心狠手辣,将你斩杀于此,以儆效尤!”

扑棱!

朱犹臧此时,心中杀机喷薄,施展家族玄级功法,脚下踏破虚空,双翼展开,疯狂忽闪,犹如一只利箭一般爆射而出,手中青铜剑光芒四射,罡气喷薄,朝着闭着眼睛,伫立不动的林西杀去。

唳!

一声凄厉的鸟鸣响起。

声出鸟到,扑天雕展翅翱翔,以鹰捉之势搅动空气,空气如浪涛翻卷。

直接闪烁,巨翅利喙,爪牙齐上,扑击朱犹臧。

而此时的朱犹臧,没想到这只扑天雕早已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仓促之间,凝聚在青铜剑上的百丈罡气挥出,朝着扑天雕削去。

黄级极品战兵,在以罡气催动之下,其锋利程度,已经超越了黄级应有的程度,达到了玄级下品战兵的锋利度。

剑形罡气,百丈之长,阔约数丈,远远超过扑天雕的身量和翼展。

如此一剑削来,扑天雕根本避无可避。

巨翅与罡气巨剑相触。

嚓——

一声轻微的利响,半只羽翼直接脱离了扑天雕的羽翼,无数羽毛炸开,兽血狂溅,泼洒虚空。

唳轰!

一声凄厉的惨叫,巨大的扑天雕,难以维持扑击的轨迹和姿态,直接斜斜地撞上了一座大楼,半边大楼倾塌,扑天雕被瓦砾活埋。

然而,就是扑天雕的这一阻截,直接打断了朱犹臧对林西的扑杀。

而朱犹臧,此前全力扑杀而来,现在泄气,必须再来一次扑击,才能对林西造成威胁。

“畜生!”

朱犹臧怒骂,震荡丹田,再次蓄力。

当此时也,小土狗沉睡,灰蛟战力全无,扑天雕重创。

林西所有的依仗此时都没有了。

闭着眼睛的林西,此时浑身都在颤抖。

不仅仅是因为青露圆满滴落带来的能量冲击,更是因为,朱犹臧伤到了扑天雕。

此时青露入体,首当其中的就是他的眼睛。

受创的眼睛,此时被青露浸润滋养,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全部恢复到初始状态。

不!

还不是初始状态那么简单。

此时他闭着自己的眼睛,依旧清晰地看到了朱犹臧以罡气巨剑,斩掉了扑天雕半只翅膀的一幕。

这一幕,让他痛欲疯,怒欲狂。

他将小土狗、灰蛟和扑天雕当兄弟,从来不把他们当妖兽。

虽然命运让他们聚在一起,时间不长,但是每一次的生死搏杀,并肩战斗,都让他们之间的感情不断加深。

从小受尽了家族血脉兄弟姐妹的欺凌虐待,使得他对这三只妖兽,有着不一般的依恋。

他不能忍受,为了他,小土狗再一次地伤到本源,沉睡下去。

第一次是慕容辰的罡气玉球,这一次过分到了小土狗难以承受的地步。

丘处机的三个罡气化身,小土狗会不会伤到本源难以恢复的地步?

会不会就此沉睡不起?

灰蛟……

灰蛟第一次在林家大宅之外,以音刃轰击了十九个丘家武师,本源本来难以修复,好在有着蛟母的一块蛟血晶在,否则,灰蛟此时哪有守护他的能力?

而扑天雕!

这只弱鸡一般的飞行妖兽,除了奇快的速度之外,其他能力真的很是一般。

但是,此时面对强大的气沌境巅峰武师,强悍的黄级极品战兵,根本不顾自己的安危,扑击阻截朱犹臧。

断了半只翅膀,基本等于废了。

这个时候,丘处机看到了机会,手持一杆黄级极品的画戟,其上喷薄滔天罡气和杀意,滚滚而来。

“林西贼子,就此伏诛吧!”

这一刹那,林西紧闭着的眼睛,轰然睁开。

“你们……都要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