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万灵弑神录 > 第三卷 天下布武 第八十六章 御书房谏策

第三卷 天下布武 第八十六章 御书房谏策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就不能送我个人情?”

“嘿嘿嘿!您程大小姐都开口了,这样吧!这顶级的包间价格上,我不给你优惠了,据说有和悬空山关系非常好的三家门派,若是您程大小姐代劳我买二送一如何?一等包间,这个数。”周哲把一根中指比了出来,算是小小的安慰了下自己的内心,反正你们有的是钱,都是民脂民膏,我只好替他们拿回来了。周哲本以为程洛洛还会讨价还价,甚至一走了之,结果程洛洛直接掏出了四颗鹌鹑蛋大小的天然灵石。

“四百万两,只高不低。我需要和凌霄阁同样的待遇。你明白吧?”

“和明白人做事就是明白!好!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周哲伸出一只手,结果缺被程洛洛用白眼给顶了回来。只好尴尬的把举起的手收回了,但让他不曾想到的是,程洛洛站起身来,凑到了周哲的耳边轻语

“便宜你占了,咱们这样准备怎么和辛小姐交代?”

周哲起先闻着程洛洛身上特有的沉香味以为自己交了桃花运,但这后面一句,魂都快炸没了,最毒妇人心,说的就是你吧!唉这个臭老娘们,臭不要脸的,临走还要小算计一把,要是传到辛追耳朵里,可要把我害惨了。

事情果然如周哲料想的一般无二,没过几天,这里的交易便被传播出去了,连带着还有和程洛洛的花边新闻,以及周哲深夜从春风楼带了几十个姑娘回了天书门。

“你瞧见没?周哲果然不同凡响,从春风楼一带就是二三十个姑娘回去。”

“那晚我可亲眼见着的,嗨!那小子伤好了吧!身体真棒。”

这种事情哪能瞒得过辛追?她倒是能猜到那二三十个姑娘肯定是被拉去洗衣做饭的,但这程洛洛就不好说二流。女人便是这样,若是样样不如她的,反倒不会生出猜疑,但这程洛洛事事优秀。你不仁,别怪我不义。周哲你这花心大萝卜,回头有你好看的。辛追恶狠狠的把金步摇捏成了麻花。

这两天从潘倚风那领回的姑娘们被周哲分了两拨,年纪小些的,就跟着穆老九熬香皂,年纪大的,被他送到了李九阳那,找几个老妈子教宫廷礼仪,和一些简单的管理,这以后可都是角斗场的骨干。当李九阳得知周哲收了程洛洛四颗天然灵石的时候,眼睛都要绿了,这还没开张,就把本钱给收回来了,她不是不知道这些个门派有多抠门,年年还抱着大盛属地的名义找皇帝哭穷。这一回,让她觉得,这帮家伙的好日到头了,克星来了。

这种消息和李九阳互通,实际就相当于和皇帝互通,果不其然,第二天周哲便被召唤到了皇宫之中。

当周哲看到这皇宫的时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有些琉璃瓦甚至都是裂开的,哪有什么金碧辉煌。而朝会的大殿青灰色的地砖甚至有不少枯草,哪有什么庄严肃穆。待到被内侍引入了皇帝休息的暖阁,才稍微好一些,家居陈设应该是老古董,但是看着却给人以厚重大气的感觉,也许这便是皇帝的风格吧!周哲只是呆呆的看着这些陈设,直到有人轻咳一声,他才回过神来。

“陛下。”周哲毕竟是武职,抱拳行礼。

“免了,上茶。”李池穿了绣着五爪金龙的常服,头上的黑白相间的头发从帽檐依稀可见,人虽只有四十来岁,却看上去像五六十那么老。

“陛下,不知招我来有什么差遣?”

周哲看着皇帝这么简谱的陈设和常年殚精竭虑后的留下的岁月痕迹,心想,若是你要坐地分赃,那便分吧!再苦不能苦领导,再累不能累皇帝。否则自己花的也不安生。还没等他琢磨明白,李池已经一脸和煦的笑容站到了周哲的面前,上下左右仔细打量着周哲。

“嗯!不错,一表人才。老陈这观人之术我信得过,前些日子险死还生,如今伤势可修养好了?”

“谢陛下关心,都好了,只是我这实力时好时坏,不太好使。”周哲可不敢随意显露那背后的灵阵,眼前毕竟是皇帝,而不是陈元厚杨觉。

“人没事那便好,那便好!坐下说来!”李池把周哲按在了暖阁内的椅子上,才回到自己的位置。“实力即使没恢复,我大盛也当有你一席之地。你是灵媒山的功臣,又在京城外大挫了那些个门派的锐气,我本该给你更高的奖赏的。但是一来,我要照顾那些勋戚老臣的感受,二来,也是勉励你再立新功。辛追的事你也知道,封个星辰郡主也是让她能安定下来,这孩子不容易,算起来咱们大盛都算欠他们家的。”李池说起这些,也是唏嘘不已。

“陛下有陛下的难处,微臣明白。”周哲这话虽然违心,但是理智告诉他,当年那种情况,要稳定大盛的局势,保住四义,便要割肉求和。

“好孩子!好孩子!你明白就好。本来呢!我是想让你多休息休息,多在孙掌门那学学自家的绝学。我那不成器的女婿还能操持操持,但是你既然落下了子,我自然是要过问的。这次角斗场你究竟有什么打算?别告诉我你只是想卖点位置赚些银子,这不像你风格。别和我打马虎眼,”李池吊着个眉毛“上次辛追能在京城立派,我可是全程一点没落下在观看,复盘了好几次才弄明白。这次,你想做什么,事先得和我通通气。”

周哲把四颗鹌鹑蛋大小的灵石掏出,放在了桌子上,一脸谄媚的对皇帝说

“陛下,这里说话方便不?”

“没事,但说无妨,这里有大阵,周围除了我的老奴黄却,再无外人。”李池指了指站在门口的老内侍,正是刚才引他进门的那位。

“陛下,前些日子京城外一战,看似我们大盛胜了,重挫了四大派的锐气,但是陛下。”周哲顿了顿“咱们哪怕是完胜,将他们一网打尽又如何?若还是现在这样,5年,甚至要不了十年,他们又能重新打造一个顶尖的战团。又有何意义?我曾给陈大帅的信,也密折送达了陛下,不知道我猜测的可曾对?”

“不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那封信我看完就烧了,当时便觉得你这个小子不简单,十几年前我同孙先生,吴先生共定的国策便如你信中所述,把百姓拉过来,现在咱们也做了那么久,也许代代这么做下去,终会成功吧!”李池似乎是回首过往,那正值壮年,意气风发。

“是啊!只争朝夕!可是陛下,您是一代圣君,但您的子孙呢?您子孙的子孙呢?而且各门的实力与日俱增,到了几代以后又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呢?”周哲的素质三连将李池问僵住了,他不是

没想过这个问题,头发都花白了,也没想出个门道来。最后只能长叹一口气

“为之奈何!何以教我?周哲,你即使臣子,也是我的晚辈。和我不必卖关子。”

“弱敌,强己。”周哲站起身来,像一个演说家,像是商鞅见秦王“首先便是弱敌,把百姓拉到大盛这边来,用龙蛛打击他们的经济,但是不能保证他们不会有类似那种灵兽的养殖,毕竟这天下辛密众多,没到最后一刻,便不能确保万一。所以我想了一个办法,让更多的修灵者门派站在我们这一边,即是强己,也是弱敌。陛下已经先行下了子,与凌霄阁联姻。我自当以陛下马首是瞻,因此我找到了齐王,请求他说服陛下,同意角斗场的事。角斗场看似一个生意场,咱们也卖酒水坐位门票,但是全天下那些有着传承,想立派天下的散修不在少数,想扬名立万的高手亦是数不胜数。真到了角斗决胜负,四大派肯定不会错失良机招募高手,有天赋的人,他们看上的传承也会去争夺。咱们便是要放任这种争夺。”周哲说的口沫横飞,李池听得也很认真

“放任是什么目的?”

“既有争夺,各大派便有矛盾,有杀戮,与其咱们让他们的流血让矛盾压在咱们身上,不如让他们自相残杀。”周哲说的杀气毕露,李池听得眼红心热“那些意图靠着自家绝学或者天赋谋求上位的门派,便会寻求依托,而陛下只要伸出援手。”

“如何?”李池的呼吸都粗重起来,显然是被周哲掉起了心气。

“划定等阶,评定绝学传承。给他们名正言顺的爵位。他们便会视陛下为再生父母,可供陛下攻伐天下。”周哲一作揖“陛下,此消彼长之下,四大派互相流血多年,他们的地盘上那些门派,只要稍加利用便可分而瓦解。拔了毛的鹰,它还是鹰么?到时候是杀是俘,全凭陛下一言。”

“好!昔年祖宗得天书门,天道门鼎力支持,方定鼎天下,而我,得周哲,当如先祖奋发图强,安定天下。”李池站立起身,毫不吝惜赞美之辞。周哲又是一揖到地。

“陛下谬赞,我说的这些也要建立在大盛强大的基础上。俗话说的好,打铁还需自身硬。一个强大的大盛,才能够让众派归附,天下归心。比如御林军,比如地方团练,比如各地县府。”周哲的话无疑是振聋发聩的。李池冷静了很多,又坐下,

“该当如何?”

“陛下,食用箸,酒用觞。范公乃是文臣之首。”周哲还没那么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有那么大能耐解决那么多的弊病,他只能在他擅长的领域才能发挥出自己的光亮。

“哈哈!好!既然这样,也有些事和你通个气,凌霄阁的叶天一和叶子瑜已经启程入京了。切记不可起大的冲突,为大局计。至于这次的比斗,我会着人去布告天下,三阶,四阶,五阶前十者,都会得到大盛承认的身份地位和奖励,也会在朝堂上议,你可安心去做你的事。若是有为难的可以来找我。黄却,给他腰牌。此事的封赏,待到事了,定会给你个交代。”李池的命令下,黄却弓着腰进了暖阁,领着周哲离开,当到了宫门口,黄却把金色的腰牌递给了周哲。

“小子,我可记得你了,来要从正门走,带上腰牌。”黄却阴恻恻的说完,便回去了。周哲掂量着手上纯金打造的腰牌,虽然只有半个烟盒大,确实极有质感,更是代表着皇帝的信任。一朝风雨云和月,待得花开见日明。身份地位,皇帝的信任,兄弟他都有了,现在他便要带着大盛这飘摇风雨中的花骨朵走向光明。

事情如想象中一般在发酵,杨觉这两天出奇的忙,都在整理京城这些天来各种报告,特别是城东的驻地一条街分外热闹。三五成群的执事们聚集在一起不是联手准备买下一个位置,便是联手准备共同压价,但是这样的情况始终不可能有统一的意见,因为人心本来就是不齐的。更何况出了凌霄阁这个狗托一号和悬空山这样的狗托二号。聪明点的已经在想方设法的联络山门筹钱买个包间了,只有傻的才会认为集体抵制高价包间或者联手压价能成功。周哲在这种发酵的情况下更像是一头蛰伏的野兽,躲在天书门的书阁里,时不时去看看香皂做好没有,小醉给的三天时间要到期了。要是再熬不出个东西来,恐怕真的得找杨觉寻个地方安置了。

“将军。这就是您说的那香皂?”终于掌握些诀窍的穆老九有些不明白这些东西用来干什么,一堆动物油脂熬化了加碱,再熬出的膏药一样的淡黄色玩意,还有股子怪味。

“现在还不香,弄点那百合花的汁水加进去,再把他们压起来,把水吸走。去。”都说香水百合,这花的味道大,能遮住一些不好的味道,毕竟是试验品,要些时间才能发育好。穆老九就当是做糕点,一块一块零零散散的肥皂被他用个大漏勺捞出来,用拆板压扁了,再用干抹布去了水,再一刀一刀切成块。才拿到周哲面前。周哲有些惊喜,已经有些模样了,可以啊!还有百合的香味。小试一把,感觉还不错。数了数,二十块。不多说,准备开送,李九阳,师娘,辛追,陈醉,一人送两块。剩下的等着拿去推广,各门派那么多女弟子,每天练功练的衣服都臭了,我就不信卖不出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