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万灵弑神录 > 第三卷 天下布武 第八十二章 弱敌,强己,攻!

第三卷 天下布武 第八十二章 弱敌,强己,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从孙国柱的话语里不难看出,他对周哲的底细知道的一清二楚,能开放此等门派要地,也算是真正的接纳周哲入了天书门,只是那一句同一遗迹的残骸,让周哲心生疑惑,难道那灌输入脑海中的记忆是真的不成?周哲触摸这地面和墙壁的建筑材料,和灵媒山内似乎完全一致。

“师伯,这里和灵媒山的墙壁地面果然都是一样的。有什么说法么?”

“哈哈!书中自有黄金屋,在这里,你当多看多学。除了修炼的各种法门,更有记载上古灵兽,食材,药材的各种典籍,当然也有历史,政治,文化。只是能建立如此强大帝国的上古为何却一朝陨落,甚至民间再难发现半点存留的讯息,着实是可悲可叹。”老孙长叹一口气,众人都能感受到他对上古先贤的敬意和向往。“这片的书,你可以找到不少关于上古的记载,不过切记,不可把书带出大阵,否则这书便会瞬间化为飞灰。”老孙指了指一旁的书架上一尘不染的书本告诫周哲。周哲随手拿起一本书,翻了几页,看着上面莫名其妙的记载

“有山,焚之,得剑,谓之千钧,藏于宝库。”

“魔弓审德因,领重骑两万,诛魔龙于定窑,拾其筋骨,制龙甲三千。”

“阵灵师戚心,拓土方,植灵草,研金水,铸以为基。通天塔成。”

看似不着边际,周哲却越陷越深,思维几乎沉浸其中,仿佛看到了他在牌桌前看到的那一幕,难道是真的?回想到那一幕幕,直到山河破碎,大地裂变,那撕开天穹的怒吼仿佛在耳边徘徊。而这巨大建筑的残骸,莫非是那位戚心建造的通天塔?

“师弟?”陈醉疑惑的把周哲拉回到现实,只是周哲眼角的泪花犹在。“你没事吧?”

“没事!触景生情罢了!”

“周哲,这里都是顶尖的传承,哪怕是凌霄剑气,御剑术都有,切记这里的书都无法带出去,你只能在这里看,还有,不能在这吃东西,打理个人卫生。”孙国柱像个图书管理员告诫着周哲要注意的种种。

“陈师姐?什么是打理个人卫生?”

陈醉白眼,“抠鼻子,剪指甲。”

周哲的生活有了着落,他的亲信们自然也有,管他们的不是别人,正是内卫头子杨觉。这是他回京后汇报了皇帝后,李池亲自下的命令,周哲的班底,杨觉自然倾心尽力的去打造,内卫衙门独立的屯驻地,比内卫更高强度的训练。

半个月,周哲每日间便是停驻在书库中,他不需要绝学,绝学再强,诛不了天下的贪念。他更多的是徘徊在那上古历史的区域。陈醉偶尔也会过来,查探医书,每次见着周哲抱着本历史看得津津有味,都是一个大白眼甩过去然后带上一句“不务正业。”

确实算是不务正业,因为周哲苦恼,京城外的一战看似大盛完胜,更是打出名声,但又有何助益?天下仍旧是修灵者的天下,即使这一战四大派顶尖高手全灭,五年,十年后呢?而且他恢复的消息迟早是要宣扬于天下的,再难出其不意。他让辛追采买粮食,预备打一场不对等的经济战,削弱天下门派,但是削弱后呢?若是顶级门派也有压箱底的东西呢?龙蛛的事虽然现在是独家的,但辛追手上那么多的灵石皆是来自北原,保不齐会

有人装扮成游侠一探北原究竟。

周哲算了算去,即使把天下门派削弱到一个一推就倒的时刻,也要有那一推之力,打铁还要自身硬始终都是硬道理,那么多纸面上的实力摆在眼前,可不是杨觉破镜他们便停滞不前,而杨觉的这种优势能保持多久,无法预见。他自己的亲信,王锐,刘茂盛,这些弟兄天资平平,要等他们成长起来,极需要时间,而林小二的成长,可遇不可期。看着自己手上的牌,除了那摆在明面上的十几颗灵石,便只有这满大厅的传承。思维陷入困局的周哲只能苦中寻乐,偶尔逗逗陈醉,和小萌讲讲童话故事,晚上偶尔和兄弟们弄一顿烧烤以解心头忧患。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烧烤局上,谁人都能看出周哲满脸都写着这三个字,可没人能帮他,刘大胡子说的很明朗了,周哲操心的事是你们该管的么?周哲操心也解决不了的事是你们能解决的么?

“师弟,你真不该这么荒废着天天不务正业了。”陈醉虽然讨厌这家伙天天把她当女仆用,但该提醒的她还是要提醒。

“要不然呢?前面有坐山,山后还有山。难啊!”周哲躺在草地上,看着天空陌生的星河和月亮。

“师弟,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样的烦恼和问题,我只懂得看病煎药的小道,但是师傅说道途同归,解决问题的路可以有很多条,但最后都通向一个方向。看病也是如此,可以医病,也可医人。”

“医病,医人?”周哲想着这个两个有些陌生的词,眼睛开始闪烁,西医治疗,针对细菌,病毒,中医治疗,针对人的自身。那大盛呢?怎么医?仔细一想,周哲发现了不少问题,先前所见,所观,所感皆是往百姓的苦难,往修灵者门派的身上看,这就像是大盛身上的病毒是要祛除的对象,但再反观大盛自己又有什么?京城里那些曾追随李氏定鼎天下的勋戚们只剩下个壳子,大盛的武备更是只集中在西域,北原,京师和无根河上游的天行关,而内部呢?各地带去一波新兵,便散一波,几年下来散出去的兵就废了,没有长效制度。比如苗小萌的爹,退役下来的一线战兵,几年还是三阶,手下的编制有个壳子哪能阻挡那些修灵门派?再像西灵县所见,人浮于事的情况恐怕不是独有。大盛那么大,缺漏洞百出,弊病重生。倘若四大派真的联合起来组建一支修灵者军队,何人可挡?

周哲似乎手脚都冷了一下,这就难怪皇帝想联姻了,解决不掉的对手,只有联合。而修灵者的门派?这个门,那个堂,哪个派,名称,实力都是抓瞎,甚至门派和大盛是敌对还是亲和都弄不清楚,这也不是个事,都说要统战,统一那些心怀天下的门派力量,从百刀门里解救出来的梁裕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身出淤泥而不染,心怀仁义的仁人志士还是有的,包括比三流门派还不如的散修,甚至像马大宝祖上那种的马贼都是可以联合的对象,他们本就是干柴,只要丢进火星,助他们一臂之力也许真的能变成燎原烈火。

大国之争,经济,政治,军事,文化。周哲看清了大盛的这一切,就像找到了一条路,强己,弱敌,攻!

“哈哈哈哈!”从手脚冰凉,到欣喜若狂,周哲一把抱过给他提了醒的陈醉,吧唧一口亲在她额头上“真是我的好师姐!”周围人都看呆了,随后气氛开始冷了下来,连周哲都冷了下来,辛追来了,不知何时就静静在门口看着。白衣浮动,面若桃花,是化了妆的。

周哲几乎慌了神,但又很快冷静下来,我只是兴奋过头了。可是辛追会相信么?

“看来你过的不错,我只是来带小萌回血月堂,省的在这荒废了。”辛追的泪水在眼角打转,好你个周哲,当老娘是什么?王锐刘大胡子几人都不敢说话,这事儿他们也没辙。陈醉虽然吃了亏,但是也不忍心看着这二人徒生嫌隙。

“辛姐姐!”还没说完便被辛追打断。

“高攀不起!”随后冷冷看一眼周哲,带着小萌离开。周哲愣神了一会再追,又哪能追的上辛追的步伐。

“哎呀!我做的什么混账事啊!”周哲追悔莫及,恨不得拿块板砖拍头上以证清白,可是有用么?只能过几天她消消气,送点东西好言相劝了。

但私事是私事,公事是公事,这一切都要从长计议,毕竟在皇帝和朝臣的眼中,周哲始终只是天书门的年轻代,是军中后起之秀,而不是出将入相的人物,他要走得路还很远。

当清晨的阳光重新照耀到京城这片天地,新的气象也将来临。孙国柱将周哲恢复,以及周哲成为天书门陈元厚弟子的讯息通告了各门派驻地。这个重磅消息瞬间激活了京师的城东,周哲没死,而且实力逐渐在恢复。

“天书这一代真是人才辈出,不可小觑。”无数的门派执事发出这样的感慨,然后传递讯息回山门,紧锣密鼓的准备各种对策,一个杨觉,便让他们头疼不已,多个周哲,他们恐怕要更小心了。当然在他们反应之前,大盛皇帝的圣旨便先下来了,前次灵媒山的封赏算是落到了辛追的头上,一个星辰郡主的名号,而这一次,是忠勇侯,和金银无数。这就给人一个讯号,皇帝重视周哲。

“侯爷!恭喜了!”

“侯爷,有空来我府上坐坐。”到天书门以祝贺为名探听消息的人不在少数,有官员,有勋戚,也有各门派。这样的事情周哲虽然早有准备,但还是被这种热情感染。陈醉倒是成了奉茶女主,有些嘲讽的问周哲。

“侯爷,您这府上还缺下人么?小的们马上给您办好!”

“哎哟,师姐,你还拿我开涮,那些什么人你还不明白,当棋子都嫌小,纯粹浪费时间。”

“那您是要闹哪出啊?这伯爵当棋子都嫌小,要不来个王爷?我看齐王就不错。”

“你哪听来胡话,齐王成我可不敢惹。”周哲可是听过李成的大名的,龙泉关在陈元厚之前的主帅,更是京城逍遥居的主人,看似闲散的却有巨大影响力的人物。

“你不知道?你脖子上的凝神珠大家伙都看见了,现在满京城都传遍了,齐王成要招你为婿的流言,你准备怎么应付?”陈醉给周哲上了一杯茶,这周哲刚拿起茶杯放到嘴边,听到这话瞬间一个机灵。

“真的假的?”

“我至于拿着个和你开玩笑么?”

周哲一听,妈哎~~~和辛追的误会还没解除,这新事儿就来了。周哲又冷静思考了下,这流言来的古怪啊!李九阳和杨觉的婚事皇帝已经允许了,也说服了齐王成与凌霄阁联姻。此时周哲刚恢复,便传这流言,大有文章。

“师姐!能不能替我备些礼物,我想见齐王!”周哲下定决心,不管你们是谁,不管你们目的是什么,我先落子。

“师弟,你这样不是坐实了流言?”

“是不是坐实,要看情况,你娘喜欢什么?我晚上还得去看你娘。”

“我娘,嗯!算算你确实也该去看看了,伤都好了,我娘大俗人一个,送东西千万别送那些附庸风雅的字画摆设。她也许会摆在外面,但绝对不会喜欢,金银首饰,珍珠玛瑙在她眼里最实在。拜访我娘,你最好也拜访焦师叔和吕师叔,酒,肉。”陈醉果然和老陈说的一无二至。

“行!都准备!”

“好处呢?我都前前后后替你打理几个月了,真当我女仆不成?”陈醉一摊手,爱莫能助。

“好好好师姐!好处暂时不给你看,过几天给你个惊喜。”

“那还差不多。”

中午,当齐王成收到周哲的拜帖,先是一楞,然后大笑出声,生意来了。

逍遥居,这座名动天下的第一大赌场里三圈外三圈的建筑群在这寸土寸金的京城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置办的。周哲带着几十名亲信到来的时候,齐王成的管家已经在门口恭候,一等人来,便引至后院厅堂,齐王成正在等他,这一幕哪能瞒过赌场里的赌客,而这便是周哲要的,平息流言更好的办法是用更多的流言或者干货,再顺便让各家出点血,何乐不为?

“殿下?忠勇侯到了。”管家汇报后,便离开了。齐王成在主位太师椅上坐着,小眼睛打量着来人,一身白衣俊秀出尘,倒不像个军旅出身,更像个书生,而且几乎和陈元厚年轻时一模一样。

“殿下,在下周哲,殿下?”周哲见李成发着楞,多问了两遍。

“嗯!哦!来世侄,坐!刚才看到你,倒是想起当年,你师傅就这样站在我面前,时光荏苒,匆匆十几年啊!世侄,都不是外人,有什么事儿说吧?趁我还能动弹,有麻烦我能帮,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李成没有想象当中的盛气凌人,反倒是真诚之至,让周哲莫名感动,这样一位为了大盛殚精竭虑的人,不容易。

“最近坊间流言我和郡主的事,还望齐王成明察。”周哲从脖子上掏出了凝神珠“去年蒙格入寇,我偶然之下救驾有功,大师兄送我的。”

“这个事情我知道。杨觉这个小王八羔子,拿我的东西乱送人,也不和我打个招呼。”齐王成风轻云淡一笔带过流言的处置方法,

“年轻人的感情事我也不多问,这流言我自然知道是流言的。但这终究会是个麻烦,世侄,你找我便是为了平息流言?”

“是,也不是。流言他虽然总归是流言,但传的多了便不好,特别是凌霄阁那位,之前我与他动手,随然没说上几句话,但这性格里揉不得沙子。”周哲当然是指叶天一。

“哼!他要娶,我家安安还不一定会嫁呢!谁家还没个宝贝似的。不必和我打马虎眼,直说。”齐王成大手一挥,很是不忿这个未来女婿的脾气。

“世伯,这人的脾气虽然是大点,但他不一定不疼老婆,这个得让凌霄阁表表态。凌霄阁要是不想联姻,那前次李九阳师姐和大师兄的流言流传的时候他们早闹腾起来了,现在不如趁这个契机,交通交通?”周哲挤眉弄眼,李成想想也是,怎么说都是九州说话抖三抖的实力,没摆在明面上闹腾,说明都有意向。李成心动

“世侄,你说?怎么个交通法?”

“世伯,我在龙泉关就听皇子佑曾说过你的赌场冠绝天下,更是日进斗金。但是我刚才也曾路过,不过牌九骰子,若是和凌霄阁一起玩把大的,他们会不会心动?”

“比斗!修灵者的比斗!”周哲说出他的想法“当下,天下顶级门派日益强盛,很多小门小派皆被压制的毫无出头之日,散修更是难上加难。”话不用多,点到为止,李成的手在桌面上有节奏的敲击着,思考着得失,毕竟真开了比斗,势必又是各大势力的角逐之地,他即使联合凌霄阁,恐怕也难镇得住场面,周哲这是一石三鸟,是算计了齐王算凌霄阁,顺带着让齐王去请皇帝当幕后主持。

“事关重大,容我思量。”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